华语嘻哈音乐“艰难蓄势”

董露茜  | 中国音乐财经CMBN |  2016-09-08 10:30 点击:
【字体: 】   评论(

小众嘻哈音乐人的春天来了吗?

文丨董露茜

小众嘻哈音乐人的春天来了吗?

今年,华语嘻哈音乐人Lu1备受瞩目,多位业内人士都对音乐财经聊起过他。这位出生于上海14岁随父母定居美国洛杉矶的华语爵士嘻哈新人,不过在2015年才发行其首张专辑《男孩》,随后的全国七城巡演就已场场爆满。今年,他联合上海地下说唱音乐人Cee推出了新专辑《午夜列车上的告别》,随后在7月启动了Lu1xCee的全国巡演。

“Lu1平时在美国,也就是网上发发自己的EP而已,就这么火了,后来做巡演,竟然每一场都卖爆了,让我对这个市场很好奇。”上海独立厂牌竹露荷风主理人了子古古马上就会做一个嘻哈厂牌,这源于去年7月Lu1在Onstage的一场现场演出,现场来了近200人,还有人挤不进去,了子古古当时就被现场的火爆和热情的乐迷惊到了。“上海本身嘻哈的受众群体就蛮大的,我赶紧签了三组组合,分别是杭州的U180,上海的GALI 和KOZAY。”

9月4日,出道已经十年的老炮儿、新街口组合在北京乐视体育生态中心(原五棵松体育馆)举办了专场演唱会。过去这些年,新街口组合几乎每年都要发行一次新专辑,最近两年举办了17个城市的巡演,还做了近50场的校园巡演。

2016年初,嘻哈中坚力量小老虎宣布加入乐视音乐负责嘻哈频道。在刚刚结束的八月,小老虎就身穿品牌美特斯邦威的服装来了一次“音乐+品牌”的商业合作。

今年6月,嘻哈厂牌精气神十周年北京专场在751东区故事.DLive生活馆举行,现场火爆,摇滚教父崔健也来捧场。今年4月,乐视音乐把美国号称最潮的嘻哈厂牌Stones Throw请来北京办了专场,这场演出还吸引了窦靖童,这位当下炙手可热、冉冉升起的新星当晚去了后台。此外,乐视准备了Stone Throw的一箱黑胶唱片,现场五分钟就被抢光了,这大大出乎乐视工作人员的预料,“我自己也很吃惊,原来嘻哈已经形成了一条很成熟的产业链,只是之前没被主流关注到而已。”乐视音乐CEO 尹亮对我们感叹。

一手推动优土嘻哈活动的优酷土豆音乐中心总经理李宇看到,90后00后已经进入潮范儿,下一波音乐潮流就是EDM和嘻哈音乐了。2013年,土豆音乐开始打造国内第一个专注嘻哈音乐的平台,2014年由土豆音乐主办的“卧虎藏龙嘻哈之夜”,也进一步尝试推动嘻哈音乐的影响范围。2015年优土合并举办了嘻哈巡演的“原创橙live夏日演出季”,今年除了播出节目,优土还联合主办并直播了“中国嘻哈颁奖礼”。

张震岳和顽童MJ116的大渊

“Hip-Hop早前虽然是穷人玩的音乐,但是现在不一样,欧美排行榜上大部分都是Hip-Hop,反观我们华语音乐大部分还是主流的情歌,要死不死的,很无聊。”张震岳在启动华语乐坛少见的Hip-Hop演唱会上曾如此对媒体表示。“兄弟本色”是由张震岳与嘻哈歌手热狗MC HotDog、顽童MJ116所组成的嘻哈团体,由热狗担任团长,于2015年正式“出道”。

顽童对音乐财经说:“华语嘻哈音乐正在准备爆炸的阶段,我们也看到内地很多年轻人玩饶舌,把自己的作品放到网络上,这是一个很有创意的时代,任何人都有机会成名。”在顽童看来,饶舌歌手最大的价值就在于每个人的个性不一样,每个人把自己的观点讲出来,有的人认同,有的人不认同,这也是嘻哈好玩的地方。

文化的神奇之处在于它可以无声地发育。经过十多年的发展,嘻哈音乐在中国现在已经有了数量不小的受众。网易云音乐上的“中国嘻哈榜”,在6月10日更新之后3天已经达到272万次的播放量,美剧《嘻哈帝国》第一季在搜狐上的总播放量达到2925万。现在你在百度搜索“嘻哈”二字,会出来“嘻哈中国”、“中国嘻哈榜”、“嘻哈后院”、“中国嘻哈阵地”等等和嘻哈相关的网站、榜单,它们每日及时更新、从未间断,已形成自己的小生态。


嘻哈文化如何“生根发芽”?

大约在上世纪90年代,嘻哈文化进入中国,但发展一直非常缓慢。直到十年前,嘻哈音乐才算在中国掀起了第一个小高潮。

“我十年前开始做龙门阵唱片,小老虎那会还在传媒大学上学,我签他来和Wootacc做了一个爵士说唱组合C.O.U.,我当时确实是非常想做中国版的Def Jam。”野马现场创始人、资深乐评人李宏杰一直很喜欢嘻哈音乐,Def Jam是美国一个非常传奇的嘻哈厂牌。当时李宏杰在朋友、“麒麟童唱片”厂牌程进(曾是唐朝乐队经纪人兼红星唱片创始人)支持下,做了中国第一家嘻哈厂牌“龙门阵唱片”。

“那时候我们做的几张唱片在中国嘻哈音乐历史上还是能被记住的,我们做系列演出,每个月都在星光现场演,当时地下Hip-Hop圈的音乐家基本上都在我那演过。”李宏杰回忆,当时他主理的龙门阵签了刘佳、MC肆[MC4]、张楠、李俊驹等当时一批非常优秀的嘻哈音乐人,那几年,龙门阵陆续出了《龙门阵合辑》、《Crazy for  Hip-Hop》、C.O.U.的《有机》、李俊驹的专辑《牛A的弟弟》、隐藏的《花天酒地》、李小龙的《我不是Hip-Hop MC DJ》等。

“还算是比较成功的嘻哈厂牌,Nike那时常年赞助我们穿的衣服和鞋子,我带龙门阵团体也去了英国的皇家大剧院演出,这可能是嘻哈音乐人登上的最高级别的舞台。”我们问起当年那些事时,李宏杰哈哈笑,还挺怀旧。“那个时候出了挺多人才,虽然最终没有变成一个大生意,但做了一些事情,奠定了中国嘻哈音乐的基础。”

实际上,2005年-2008年期间是嘻哈音乐在中国内地的一次小高潮,现在比较火的小老虎、南征北战那时候就已崭露头角,阴三儿、隐藏、爽子等就已经非常活跃。

2006年,大二学生苏子涵做了一个论坛OURDEN,专门讨论Hip-Hop音乐。苏子涵回忆,“开始我们就自己瞎搞,今天你发点东西,明天他搬张专辑,都是一些很'土'的事情,但没几个月忽然就发现有很多人来注册了。”这个社区坚持到2009年,尽管积累了几十万注册用户,但是随着微博微信崛起论坛时代的一落千丈,OURDEN也不得不结束了它的历史使命,选择转型成为专注嘻哈音乐视频的字幕组,品牌得以延续发展。

2007年,小老虎出了自己第一张爵士嘻哈专辑《有机》,获得广泛好评。之后从2012年开始,小老虎保持每年一张专辑的速度,探索嘻哈音乐,交出自己的实验作品。小老虎也是那时候两届龙虎斗的冠军,现在Battle的视频网上依然可以搜到,“非常好看”,李宏杰说。

推动嘻哈文化发展的力量,除了像小老虎这样的音乐人,也有像孔令奇和陈尔宁这样的忠实乐迷。2006年,孔令奇和陈尔宁,出于对Hip-Hop文化的喜爱,在北京做起了中国第一个关于Hip-Hop的广播电台节目——嘻哈公园电台节目。

为了做一部嘻哈纪录片,2006年,“嘻哈融合体”创始人ComeLee(本名:李海钦)毅然放弃了全职工作,拎上背包开始了自己的“徒步嘻哈之旅”。从北京完成纪录片的拍摄后,为了继续推广嘻哈文化,ComeLee在2007年找到了腾讯,和腾讯合作开设了一个嘻哈的网络电视频道《Hip Hop Fusion》,除了每天24小时播放嘻哈的视频之外,还实现了很多大型街舞比赛的线上直播。

自此,ComeLee和他的团队一路坚持了下来,在这10年里,“中国国际嘻哈文化节”、“中国嘻哈颁奖典礼”、“中国南北街舞对抗赛”、“嘻哈全明星歌会”、“Listen Up说唱歌曲创作大赛”、“SMC DJ大赛……等全部9个品牌相继问世。街舞剧《当街舞爱上芭蕾》、歌舞电影《青春方程式》、音乐合辑《龙咆》、电台节目《中国嘻哈榜》也陆续上线。

小老虎

2013年,小老虎在《逍遥客》专辑的发行的同时开启了全国大规模巡演,在那一次巡演中,他见到了全国各地的说唱组织,而在此之前小老虎也未曾想到说唱文化早已在中国生根发芽。

小老虎说:“十年前大概只有北上广有一些自发组织(成立)的Hip-Hop组织,都是半地下的状态。但是现在每一个地区由方言作为基础、由本地城市的乐迷作为根基,形成了很多自主创造力、组织能力特别强的组织。”

“数来宝”与“纯正性”

关于中国是否有嘻哈音乐这个话题,一直存在争议。在百度上,关于“数来宝”与说唱,到底差在哪里?如何改掉说唱数来宝?这样的问题比比皆是。过去,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周杰伦相当于现在韩国BIGBANG,真正用嘻哈音乐元素做到了本土化,把自己做成了一个IP。

到底什么是Hip-Hop?张震岳对音乐财经定义道,“Hip-Hop本身就是早期的黑人音乐,就是用蓝调、早期的R&B、爵士搭配出来的一种音乐,所以Hip-Hop是个很黑的东西。”

知名乐评人、DJ张有待看到嘻哈在中国发展有许多局限,第一、因为嘻哈的文化属性太强,现在这一批人听的只是R&B和现在美国流行的那些Hip-Hop音乐,然后去模仿,不关心Hip-Hop音乐的根源在哪里,没有再创造力;第二、Hip-Hop音乐对人的要求会非常高,无论是Flow的掌握,还是词的内容,都不容易掌握。张有待说:“现在的问题是口水太多,没有什么有深度的东西,这也是对Hip-Hop在中国发展最大的局限性。”

“如果单看嘻哈音乐的话,只要这个音乐、歌词表达的是真实的自己,这就是嘻哈。国内有一些艺人,明明没有经历过枪支、毒品、黑社会,却偏偏把自己写成一个匪帮的形象。” ComeLee在谈到他对嘻哈文化的理解时表示,没有必要去硬搬黑人的东西,那都是虚的,没有灵魂。

Lu1

对于Lu1和小老虎这一类比较受市场欢迎的嘻哈音乐人,一位90后乐迷对音乐财经说,“Lu1的爵士说唱风格比较城市,还是在小圈子里火。国内很多年轻人很喜欢这种平和的Hip-Hop,因为节奏感好,不骂人。”不过,这位乐迷个人还是比较偏爱那种街头范儿的说唱,觉得平和的说唱很做作,“因为我本身是重庆人,不爽就骂的方言说唱听起来就会很接地气。”

南征北战组合龙(赵辰龙)强烈反对“中国没有嘻哈音乐”的观点,他说:“电灯也是国外发明的,那谁都别用了,这种观点太狭隘。我们原来从嘻哈这边沿袭过,想替嘻哈发声,可是我们还不够格,够资格发声的人也许根本就不屑,然后就会说我们中国没有,这是黑人音乐,那Eminem也不是黑人。嘻哈乐的始祖级人物也会去其他国家宣传嘻哈文化和音乐,使其传播。所以这早已成为了一种年轻人的文化,包括舞蹈、打扮穿着和生活态度,而不只是简单的音乐形式。”

乐视音乐高级副总裁姚谦对于“数来宝”持有不同见解,他认为“自己的再定义很重要”,Hip-Hop需要找到本地化的解决方法!姚谦正在试着说服一些恨不得认为自己就是黑人的说唱歌手,“说唱最大的意义是通俗化,台湾Hip-hop这些年已经开始接‘地气’了,更多的闽南语、更多的当下事件(时事)。韩国的Hip-Hop更本土化,大陆还没有。”

“北京普通话有相声的传统,一不小心就掉到数来宝那里去了,所以为什么大家一直愿意学黑人就是觉得更洋气一点,实际上我觉得那也是一种Hip-Hop本地化的解决方法。” 姚谦说,在周杰伦还不Rap之前,你要Rap稍不留神就会很土,会说你很“台客”,周杰伦实际上把台客高雅化了,他就是典型的台湾国语。

姚谦还聊起了最近台湾的人气饶舌乐团玖壹壹。突然有一天,姚谦发现计程车司机上都放他们的音乐,“他们最早在台中表演,音乐是从台中的计程车司机中间红起来的。因为他们的歌词有点搞笑,跳舞跳得不地道,MV 特别简陋,但就会很有趣,唱的是二十几岁钱不够又娶不上媳妇的状态,这群年轻人就会很喜欢,突然有一天YouTube上他们MV的点击量就破纪录了,大家才知道,哦,原来司机们放的音乐是这个叫玖壹壹乐团的。”

南征北战

在中国,很多业外人士对嘻哈音乐的未来并不乐观,最主要的原因是“骂人”很难得到主流的认可,比如去年文化部下架的众多低俗歌曲中,就有不少是说唱歌手的作品。“我觉得是外界对嘻哈的误解比较深,去年下架的很多歌曲都是偏早期的作品。”黄木佳解释道,其实现在嘻哈音乐人做的歌蛮主流的,是非常悦耳,也比较流行的音乐。“比如广州的讲者,他就是一个玩十年以上的嘻哈人,词也很有意思。”

南征北战认为嘻哈音乐走上主流有两大挑战,一方面,一些做得有点意思的嘻哈音乐人没有话语权,会被上层建筑的人一票否认,而那些真正有能力做资本运作的人,又根本不懂嘻哈;另一方面,很多人哈黑人那一套不好的东西,流于表面形式,觉得那才屌,玩是纯正黑人的Rap,实际上是在伤害嘻哈文化在中国的发展。

“为什么黑人的歌词不错?因为说的都是他们的生活,他们要用音乐发声,他们有诸多的生存问题和时代背景,有情有理不是在无病呻吟。但是现在一些人说的东西没有任何让你深思的内容,里面没有故事。”龙认为宋岳庭的歌词就很好,虽然他坐过牢,别人没坐过牢,但他在词里说下班后打开冰箱吃冰冷的食物就会很有共鸣,而现在很多人的词是这样的:“我最牛X,我有车,我有钱,吹牛、炫耀,通过贬低他人提升自己,说一堆乱七八糟没有共鸣和想法的东西。也许你翻半天字典堆砌出来的双押韵让人觉得天花乱坠,但在这背后,你的歌词有任何意义吗?”

汀洋和尼成两个人都不喜欢网上那些“对骂”的视频,汀洋说:“我们不应该有那么大的愤怒,喝着酒,抽烟,什么正事都不干,在音乐里说点脏话,回家了还有奶奶疼,爸妈可能骂几句,这个时候就觉得家庭不如意怎样的……这不可能出好音乐。你不能让消费者花150元进场,听你这种东西。可能我花了一次钱,就不会有第二次,那市场就别更聊了。”

南征北战的音乐里带着很多“正能量”,特别是在他们渐渐脱离单纯的嘻哈元素,从嘻哈升级到多元流行后,他们在主流市场和电影音乐市场闯出了一片自己的天空。在电影《唐人街探案》片尾曲之后,今年南征北战为好莱坞大片《忍者神龟2》量身定制主题曲并上阵演唱拍摄MV,把说唱元素融入到电影主题曲中。

热狗发展出来一套他自己的特色,所以热狗的歌里面更多是喜怒哀乐,这种情感其实更丰富。他的音乐里会有Party的舞曲元素,也会有比较愤怒的歌词,会有比较温馨的故事,他的音乐带有中国人内敛式的反省和批判。热狗对音乐财经说:“美国的Hip-Hop会更直接,歌词中有很多有争议的问题,比如毒品、性、枪支等,他们可以明目张胆地去宣扬,但这些东西在我们华人世界里肯定是不允许的,我会觉得写这些进去不适合,所以要有一个筛选,这就是文化的不同。”

在Lu1眼中,爵士饶舌在内地市场很有希望,原因在于美国的嘻哈节奏感很强,律动感很强,美国人喜欢旋律感没有那么强的嘻哈。但是东方音乐注重旋律,所以爵士饶舌是一个很好的向大家介绍嘻哈的一个突破口。

南征北战对于嘻哈的心情特别矛盾,在南征北战三个小伙伴看来,嘻哈音乐还没到主流市场里,他们希望嘻哈音乐圈能够出来一个代表嘻哈的音乐人,目前看到很多好苗子,但不知道是否能坚持下去,毕竟市场真正起来需要的是大树,不是几朵蘑菇。

MC HotDog热狗

嘻哈生意渐兴,却也难做……

2016年,一些业内人士们开始希望为嘻哈文化制造一个爆点,把这个早该进入主流的小众文化推出去。小老虎说:“主流音乐不该只是港台口水流行歌,很多大牌歌手的音乐早就融入了Hip-Hop或者爵士风格,现在的小众类型才是未来的主流音乐。无论是群众基础还是行业力量,中国已经具备了发展的实力,现在就缺少一个大事件把各地串联起来了。”

确实如此,今年乐视和优土等互联网视频平台都在做Hip-Hop,Livehouse里的巡演增加了很多Hip-Hop演出,票房都不错,不少音乐节也在增加Hip-Hop舞台以及Hip-Hop艺人的演出。

我们还看到,在香港和台湾,说唱已经渐渐成为了主流音乐的一种。广东周边就有很多嘻哈艺人唱方言,表达自己的日常生活,已经形成了有商业收入来源的圈子。至于川渝地区,更拥有着数量庞大的说唱歌手。一些独立厂牌和综合性的音乐公司也在着手布局嘻哈音乐。四川的明堂唱片、广州的易听唱片和香港的 LYFE MUSIC 旗下都有各自的嘻哈音乐人,摩登天空也正在布局嘻哈音乐领域,去年 5 月,摩登就与“爽子与瓷”乐队签约。

热狗认为,(华语嘻哈音乐)正发芽,现在很多流行歌手、偶像歌手也在做Hip-Hop音乐,他们会借用Hip-Hop元素或这种音乐形式做他们的歌。热狗说:“这是大家看到的台面上的现象,其实台面下面是风起云涌,非常多的年轻人在做Hip-Hop音乐,他们通过网络、社群、媒体来经营自己的音乐。

乐视音乐今年拿下了《Show Me The Money》第五季的转播权,中国版也即将与巨匠文化合作投资,集合全国各地的Rapper制作。《SMTM》是在韩国成功播出了4季的综艺节目,这档于2012年开播的节目,在开播之初并没有形成大范围的影响力,但随着节目制作的成熟,到了第四季,其话题热度甚至超过韩国国民综艺《无限挑战》。

不过,一名嘻哈音乐人对音乐财经透露,这档节目的中国版由于条件不够成熟,今年可能做不成。“从我们的数据看,韩文版的《SMTM5》比一些中档的电视台综艺节目收视率还要高。”尹亮解释道,中国版的《SMTM》还一直在筹备当中。

时间往回推到2015年4月底,一支名叫“说唱家”的APP创始团队参加了在北京Modernsky Lab举行的“影响城市之声”论坛。在侧厅舞台上,我们第一次见到带着鸭舌帽、酷酷地“说唱做路演”的创业者。这款APP可以让用户上传原创伴奏、录制原创的说唱作品并分享,是一个聚集了全国说唱歌手和说唱音乐粉丝的垂直社区。不过,令我们遗憾的是,目前“说唱家”的 iOS 的应用在 App Store 里已经消失。安卓商店中应用还在,不过已经不能使用。

曾经的说唱家APP截图

为什么接连投资签约三组嘻哈艺人?了子古古说:“U180在杭州本土有些知名度,自己自主制作发行了第一张专辑,感觉他们挺稳定挺认真的。KOZAY他是之前Busy Gang(上海挺有名的嘻哈组合)的主创,挺有才华的。GALI算事嘻哈圈90后中比较出挑的,各方面条件都不错。”

了子古古希望通过公司的运作能让这三组嘻哈音乐人有所提高,比如会投资他们的音乐,邀请优秀的嘻哈音乐制作人给他们做歌,企划MV,拍宣传照等。不过,了子古古也很清楚投资音乐根本收不回成本,主要的收入来源还是要靠现场演出。

自从2007年、2008年迷笛音乐节和草莓音乐节开始增设“Hip-Hop舞台”,嘻哈音乐在音乐节市场就逐渐找到了自己的一席之地。

2015年,华语乐坛极为少见的嘻哈专场演唱会(“兄弟本色”演唱会)顺利举办,票房火爆。2016年4月中,“兄弟本色”演唱会又开到了北京的首都体育馆,当时据主办方非凡京奇透露,由于这次是热狗第一次在北京正式举行演唱会,票房也很火。

“我们的演唱会气氛特别热烈,大家都会站起来跳舞,不是只坐着跟着唱或者挥舞银光棒,说夸张一点,大家都想带酒进去喝,这也是我们一直在做演唱会的原因。” 热狗说,“现在不管是内行人,还是外行人,喜欢Hip-Hop的,还是不喜欢的人,后来会被朋友拉进来,他们看过之后也会渐渐爱上这种音乐形式和表演。有人说Hip-Hop是全世界最屌的一个外交政策,因为世界各地每个地方都会有一群年轻人,拥护和喜欢这种音乐和文化,在中国也一样。”

不过热狗一路走来十分辛苦,他坚持做Hip-Hop演唱会,可毕竟不是所有人都会一开始就喜欢他们,之前几场演唱会的票房也并不理想。但热狗觉得一定要持续不断的做下去,不停地去中国各个城市做巡演,只要有华人的地方他就会去。

总的来说,中国内地一年超百场的音乐节仍以摇滚乐和民谣阵容为主,今年电子音乐节也非常火热,但没有专门的说唱音乐节。演唱会以流行为主,说唱演唱会也很少见。

龙对嘻哈音乐节抱悲观看法,最根本的原因是他认为圈里人的素质还没有提升:“其实之前有嘻哈音乐节,我们也看过一些嘻哈组合很没有素质,一个人在那霸占舞台N久然后被演出方赶下台,主办强行把电拉了。其实我会觉得,哇,很丢人!外人看到会觉得这个圈子的人都这个样子,这怎么会有市场?”

尼成说:“投资方或者想要做嘻哈音乐节的人,可能以为中国的嘻哈就是这样,所以做這个事情就是想尝试一下,我觉得应该会失败。”

汀洋是组合里最先觉得嘻哈没用的音乐人,2009年,他厌倦了只做一种音乐元素,他开始琢磨怎么在嘻哈的基础上,突围到主流市场去。“你要做出自己的东西,你就必须先突破到市场上,而不是说点消极的东西就觉得能引起共鸣,其实你可以写很多可以引起大家共鸣的歌。”

龙认为,所有国家的嘻哈市场能发展起来,都是因为做出了符合自己国情的音乐,韩国日本法国德国的嘻哈都不一样,本土化做得非常好,中国也应该是这样,他们希望中国的嘻哈也是正能量的。

什么是应该往好的方向去发展?南征北战的态度是,首先,音乐审美上要有内容,词要写好,音乐必须是原创;其次、把音乐的后期做好,质量起码要达标;第三、有演出一定要把演出内容做好,其实如果一个声音从头到尾一直在那里‘说’,会非常容易审美疲劳,舞台、音响设备做好,要对得起观众;第四,把前面三点都做好,再来谈怎么把嘻哈市场做起来。

“我们这代音乐人要带着点使命感,你先让大家都喜欢你,接受你。现在平台上总能拔出几个不错的蘑菇,但蘑菇也是软的,我们要的是大树。”南征北战整体的观点是,嘻哈和市场还是好好磨合吧,不管做什么音乐,都要勤奋,先把自己磨好。

一些从业者正在等待合适的时机,希望推出专场音乐节,李宏杰心里就为嘻哈音乐节筹划了好几年,但一直没出手。后青年旗下的Hip-Hop厂牌希望能在深圳打造一场中小型的Hip-Hop音乐节,小老虎也提到了Hip-Hop音乐节,对于领域内的人来说,他们已经深入参与到推动嘻哈音乐商业化的大潮中。

黄木佳比较乐观,他说:“中国Hip-Hop受全球影响在这两开始发展起来,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都接触到嘻哈这种文化,我们在最近的演出中也发现90后和95后的观众最多,也出现过不少00后的中学生来买票看演出。”

一些独立嘻哈厂牌也正在崛起,譬如精气神、说唱会馆、Sup_Music、Freedom Plant、明堂唱片等,相信未来随着内容的繁荣,会有更多嘻哈厂牌涌现起势。同时,我们看到每年出现很多新的Hip-Hop厂牌,前几年不再活跃/停运的厂牌也很多。

“有才华的小孩都不好管,你得有专业能力,懂他们,和他们打成一片,让他们服气……”在李宏杰看来,做嘻哈厂牌对人的综合能力要求很高,一个人单玩还行,真要去帮助别人经营事业就会非常难。

向美国嘻哈巨头学习

说到嘻哈商业文化,我们不如看看《嘻哈帝国》这个故事的背景地——美国。

在唱片业萧条、营收下降的时期,说唱歌手Jay-Z和Dr.Dre未受过多影响,反而登上了福布斯富豪音乐人榜单。这与他们专注嘻哈文化、多元化发展的商业路线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

在唱片工业时期,好歌手的成名都靠业内人士的发掘与推广,无论是Dr. Dre还是Jay-Z,都在自己的音乐得到认可后进行了商业化的探索。被MTV评为“有史以来最伟大说唱歌手”第一名的Jay-Z,曾经靠毒资出专辑一炮而红,之后在2009年与Live Nation建立了经纪公司Roc Nation,签约了众多说唱歌手和制作人,日婆Rihanna被Jay-Z一手捧起,侃爷Kanye West为Jay-Z制作了《Blueprint》才获得了更多的关注度。

Kanye West

之后Jay-Z也拓展了公司发展的方向,建立了体育明星经纪公司Roc Nation Sports,买下了音乐流媒体Aspiro整合成Tidal。尽管后来Jay-Z的大部分投资都与说唱没有什么关系,但无论是经营服装潮牌还是体育公司,都是嘻哈精神的体现。

另外一位捧红Eminem的说唱界大佬Dr.Dre,也几乎是同一条商业化线路。早期通过自己的西海岸痞子说唱而成名,之后与朋友共同建立的Death Row Records厂牌,签下了当时的超级新星2Pac,后来自己单独新建的公司Aftermath,更是签下了Eminem、Snoop Dogg,培养了这些现在的天王级说唱歌手。当然,Dr.Dre在2008年与Jimmy lovine共同建立的Beats,成为了其后来大赚一笔的好生意。

2015年8月,阿迪达斯和侃爷Kanye West合作的球鞋Yeezy Boost 350在上线一小时后被抢售一空。根据统计数据,2006年-2014年,阿迪达斯在美国的零售份额已经从18%下降到了7%,而与侃爷的合作正是阿迪达斯高层做出拯救零售额的策略之一。

除此之外,Drake主理的服饰品牌October’s Very Own人气也一直居高不下。2015年OVO和乔丹合作的球鞋OVO x Air Jordan 10发售后,被歌迷从300美元竞拍到了10万美元,除了对Air Jordan品牌的认可,也是最后这位女歌迷对Drake的支持。

Drake

如果稍加总结就会发现,Jay-Z和Dr.Dre都是先以音乐才华成名,再挖掘艺人把说唱做大,最后跨界商业,多元化合作产生巨大收益。此前国内众多个人运营的嘻哈平台,未能成功的原因一是因为没有足够的爆点,二是没有强大的资金支撑。

2015年11月,Vice出品的一条关于陈冠希的纪录片《触手可及》火爆全国,镜头下,陈冠希展示了他的嘻哈生意如何给自己带来源源不断的美元和安慰。陈冠希深谙街头文化的玩法,他说:“现在我们每年都有1000万美元的营业额。”

“其实我们养了三年嘻哈音乐市场,但接下来我觉得还需要再有三年。目前嘻哈在各个城市都有自己的圈子,都玩得挺好但没有全国性的,所以比较难出来一个偶像式的歌手。”李宇对于嘻哈音乐的态度是乐观中带着理想,嘻哈要真正起来还要再养养,差一首好歌曲,差一个爆点,毕竟《董小姐》出来之前,民谣也是一片死寂。

摩登天空创始人沈黎晖看到,中国的Hip-Hop音乐人缺一个超级明星,所以现阶段也很难做专场音乐节,去发现在说唱上有天赋、有可能走上主流市场的年轻人,商业上取得成功也就顺理成章。“嘻哈得有自己的明星,现在这个阶段还是循序渐进吧。”

嘻哈是否能走上主流?未来还会有更多观点及争论。不过,在主流与分众之间,我们反而比较清晰的能够感受到分众的吸引力,未来“大众”只会越来越少,嘻哈不一定会成为主流,但它一定是具有强大吸引力的“分众”之一。

事实上,嘻哈音乐在中国从来都不仅仅是一个关于外来音乐流派落地生根发芽的故事。有时我们知道一些事情正在被一些人的努力所改变,争论一直在发生,谁在聆听、谁在演绎、谁在努力、谁在创新?都是鲜活的、真实的、正在发生的和值得尊重的。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嘻哈音乐, 精气神, 龙门站, 小老虎, ComeLee, 中国嘻哈榜, Hip-Hop, L,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