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兵:Publisher就像星探,需要对未来有预知和判断力

中国音乐财经CMBN |  2016-08-24 11:12 点击:
【字体: 】   评论(

坐标位于法国戛纳的世界唱片工业大会(MIDEM)是一个基于音乐版权的音乐产业大会。

整理丨李禾子

编辑|董露茜

坐标位于法国戛纳的世界唱片工业大会(MIDEM)是一个基于音乐版权的音乐产业大会,原来在每年的一月举办,后来挪到了每年夏天的六月初举办。现在,它已经走过了整整半个世纪,今年是它的五十周年。

知名DJ、骑鼓唱片创始人倪兵今年去了戛纳,在这一次旅行中,他收获了什么新的观点呢?他看到了哪些新的现象,他如何看待国际上的版权代理及交易趋势?

倪兵于2015年8月在北京创立了电音厂牌骑鼓唱片,旗下拥有一大批年轻新锐的电音制作人。

以下内容为倪兵的分享内容:

在去戛纳之前,我在巴黎呆了好几天,拜访了一些唱片业的同行。我得知很多唱片公司都没有参加MIDEM,整个大会他们没有摊位,可能有的只是在Showcase的时候做一些展示。对于很多独立厂牌来说,他们已经觉得MIDEM越来越没有用了,谈不了什么厂牌合作,而且因为法国南部是富人区,在那里吃、住都很花钱。

不过因为今年MIDEM改到了夏天,我感觉去的人还是很多的。可能也是因为很多音乐活动都在这个时间举办,大家就顺路去了,很多唱片业的人也都喜欢这样“打包”行程。而且在今年的MIDEM上,中国政府也出面组织了一个代表团,一些比较大的中国音乐公司也都去了。

在整个MIDEM的现场,可以看到的美国音乐很少。美国人好像不是很在乎这个,他们本国市场就已经很大了。而且美国也从来没有政府资助音乐这回事,音乐本身已经生存得很好了;它的商业化程度也已经很高了,在美国音乐也不叫音乐,而叫entertainment,娱乐产业。我参加了一个讲如何进入美国市场的讲座,很有意思,其中讲如何去申请美国的工作签证就花了二十多分钟。

所以很多大牌音乐家最终都要搬到洛杉矶、搬到纽约,拿美国绿卡,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北美市场才是整个唱片工业最大的市场。如果你总是在这里被当做一个外国人,那就永远没有办法进入这个市场去好好发展。

为什么法国每年会在戛纳做这样一个展会呢?除了因为戛纳本身就是一个展会之城,从电影到街头舞蹈,有很多展会都会在戛纳做;另外一个原因我觉得就是,法国在音乐上其实和美国、英国、德国都有大量合作,所以虽然法国人有时候做事不是那么“靠谱”,但在办展会上他们总是没有敌人,他们的文化是很开放的。而且参加展会,人们都喜欢去一个风景等各方面都很好的城市,戛纳就是这样的一座城市。

在这次大会上我们也谈成了一些版权合作,而说到版权,我觉得现在是进入到了一个新的战役。可能普通观众对此没有什么意识,尤其是国际版权,但在国内的几大平台之间,已经是硝烟弥漫,战局也比较乱。版权意识在中国可以说才刚刚开始。

我也发现了一个现象,即使这个国家再大,但是它每年的版权产出效益还是太低。所以我们在MIDEM去谈版权交易的时候,很多大的整合商还是更愿意通过他们之前在东亚的一些整合商,譬如韩国、香港和台湾,再去转签中国。这说明他们对中国市场还是不是特别重视,这个市场孕育的版权也好、演出也好,产值还是太低了。

现在圈子里也有很多拿所谓版权“混钱”的公司,他们宣称自己拥有多少多少曲库就是为了拿到投资。但实际他们拿到的版权内容质量如何又是另一回事,只不过是在浑水摸鱼。好的发行一定是好的厂牌。

刚才我提到一个词“整合商”,他之所以出现就是因为很多大小厂牌没有办法独立去运作所有的发行。就像我们的骑鼓唱片,在国内我也都是交给看见音乐发行。所以我觉得在未来,独立唱片要生存,大家还是必须捆绑在一起。其实推广的工作非常重要,不是说我把你的音乐签下来放到这个平台上就完事了,如果没有人推还是没人知道。音乐人还是需要很多这样的宣传推广,不太可能靠一己之力完成。

在中国,包括很多业内人士在内都不是很了解什么是Publisher(版权代理商)。其实在国内,到目前为止都没有什么特别好的Publisher代理公司,能够和国际接轨的代理公司就更少了。所以很多音乐人都选择通过日本或香港的公司来发行自己的音乐作品。

其实Publisher有时候也像星探一样,你需要对艺人的未来有一个预知和预判,而且你也必须有一个非常好的律师帮你打点所有的合约。这些我觉得都是中国很欠缺的地方,包括我们知识产权保护的法律和意识也比较淡漠。

近年来,我总能在MIDEM这样的大会上见到很多律师,或是律师出身的唱片公司的老板,我发现在这个行业里拥有最多话语权的人都是律师,这是让我非常吃惊的一个地方。最终一个合约能否给你带来保护或是收益,可能真的就是靠这些律师帮你去预先设定一些条款,这些条款是非常重要的。

在中国,由于整个产业的低端发展,导致行业里非常多相关从业人员的素质欠缺,缺乏专业的音乐版权律师,包括做厂牌的人也好、创作音乐的人也好,很多利益都得不到保障。

这次在MIDEM,我也发现台湾和韩国有政府的文化部门出面,有大量资金来支持他们的宣传。台湾金曲奖在MIDEM就有一个很大的展台,来介绍台湾的音乐,还有很多showcase演出。在这里可以看到台湾文化部的作用,它把很多台湾本土的音乐人都团结在了一起,来把台湾的音乐推到世界。但在MIDEM上,我看到中国的展位却是一盘散沙,完全没有什么管理,去的人能谈成合作的也很少。

韩国人做得就更机智了,他们觉得MIDEM不是一个推主流Hip Hop的地方,更适合独立音乐推广,所以就带了几组女子朋克和一些电子的部分去,有讲座也有论坛。韩国从政府层面到独立的经纪公司、唱片公司,都有很多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

不过我觉得很多国际上好的音乐制作进入中国,跟中国的音乐人形成全面合作的通道还是通的,只是看你愿不愿意得花这个钱。所以有志于进入唱片行业的人,不论是做版权也好、做发行也好或是做后期也好,还是应该多去参加MIDEM这样的国际大会,能够帮助你入行。

另外我也建议很多从业人员在去之前,应该做好功课,把自己的会议档期排满,如果十个会议里能有三个有成果,你也不虚此行了。我也觉得最好学会西方人的交流方式,与他们聊天交朋友,别那么害羞拘谨。

本文由知名播客大内密谈和倪兵授权发布文字版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倪兵, Publisher, 唱片, 音乐版权,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