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政府愈发重视音乐产业,一场“音乐之都”争夺战正悄然进行中……

于墨林  | 音乐财经CMBN |  2016-08-18 11:05 点击:
【字体: 】   评论(

今年五一期间,2016成都之春室外音乐会也如期举办。这是由成都市文广新局、成都传媒集团和四川音乐学院单位联合主办的音乐会,也是一场肩负了当地政府“打造文化之都、音乐之都”使命的音乐活动。

文丨于墨林

编辑|董露茜

今年五一期间,各大音乐节“酣战”之时,2016成都之春室外音乐会也如期举办。这是由成都市文广新局、成都传媒集团和四川音乐学院单位联合主办的音乐会,也是一场肩负了当地政府“打造文化之都、音乐之都”使命的音乐活动。

在今年元旦时,成都市打造了一场室外音乐节,随后在4月份,成都市音乐发展领导小组人员也得到确认,将“成都室外音乐会”作为城市打造“文化之都、音乐之都”的重要文化品牌。

最终,2016成都之春室外音乐会吸引了35万人次参与,带动周边节日消费近3000万元。今年元旦期间,成都东郊记忆文化园区18个舞台举办的305场演出和活动,则一共吸引了成都市民和游客17万人次参与。

自去年底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出台了《关于大力推进我国音乐产业发展的若干意见》后,地方政府对音乐产业的关注度就有了质的提升。成都更是其中的积极响应者,官方频频表态要打造音乐之都,还在政策和资金方面给予音乐公司实实在在的支持。

今日,成都市继续发力,成都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发稿表示《成都市人民政府关于支持音乐产业发展的意见》(以下称《意见》)已于近日出台。

《意见》确立了到2025年成都市的发展目标——培育出一批引领全国音乐产业发展的产业园区和领军企业,形成高端的、优势显著的现代音乐产业体系,年产值突破1000亿元,成为领先全国的音乐生产地、乐器及音乐设施设备集散地、版权交易地、演出聚集地,成为具有世界影响力的现代音乐产业领军城市。


据了解,一座占地近3万平方米、总投资19.7亿元的城市音乐厅建造项目已经启动设计招标工作,该城市音乐厅中将包括一座音乐厅、一座歌剧院、一座戏剧厅及多个配套建筑,附属配套建筑包括艺术培训中心、艺术主题酒店等。

这个将成为成都新地标的城市音乐厅,将坐落在四川音乐学院旁边。为了完善其周围的音乐教育配套,原本的川音附小用地改为幼儿园,在附近再建一座新的小学校园。

四川音乐学院院长林戈尔表示,“打造音乐之都要求城市必须有配套的硬件设施建设。”

《意见》中还指出,被成都纳入“全市音乐企业目录”的音乐企业,可享受支持高新技术企业、文化企业、“双创”小微企业发展和现代服务企业税收优惠政策的最优选项。支持音乐发展资金也将从市文化产业发展专项资金中切块安排,自明年起列入市文化产业发展专项资金预算。

成都政府已经给了音乐产业一个大大的拥抱,你说创业者们心动不心动?比如酷狗宣布打造的产业孵化基地就于近日落户成都,该基地占地3000多平方米(政府提供场地),酷狗深度参与孵化”,集音乐训练、直播、创意孵化等服务于一体。

我们看到,今年成都的商业音乐节市场也特别抢眼。草莓音乐节今年继武汉、北京、上海、深圳、西安之后,在成都还带来了咖啡、皮具、纹身、文学、精酿等各种年轻且优质的生活方式。百威风暴电音节今年7月1日也首次登陆成都。

除了成都,其它各地方政府也正在加强对文化领域的关注度和扶持力度。西藏建立了音乐产业基地、哈尔滨推出旅游演出季、厦门投资5亿元打造音乐文化配套服务设施、宁波与北大青鸟文化产业集团签署音乐产业基地合作协议……

无论是在宣传稿中还是实际行动上,越来越多的城市都把音乐产业的发展放到了城市发展的计划中,甚至明确提出要打造“中国的音乐之都”。


话说回来,有了好的扶持政策、健全的基础设施,更重要的还是在于音乐文化氛围培育的耐心。音乐财经曾写有一篇文章,总结出一些成功音乐城市共同的核心特征:丰富的艺术家和音乐家资源、浓厚的音乐氛围、具备适合音乐演出的空间和场所、热爱音乐的受众、唱片公司和相关音乐业务的良好发展。

1991年,美国奥斯汀荣获“世界现场音乐之都”称号时,城市音乐项目主管唐·皮茨(Don Pitts)表示,“建设音乐城市是一个长久的过程,很难迅速就建立一个数十亿美元价值的产业。城市音乐的发展与城市本身血脉相连,因此城市起着相当重要的作用。”

音乐在奥斯汀已经达到了一个无与伦比的高度,从机场到杂货店再到市议厅,已经有超过250个地方有各种类型的场地可以做音乐演出。这意味着,建设奥斯汀的同时,他们也在培育一种全新的文化,或者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就是一种独特的音乐文化。


在这方面,一直默默传承着古典音乐发展的哈尔滨确实拥有一些优势。中国第一支交响乐团诞生于哈尔滨,2010年联合国授予了哈尔滨“音乐之都”的名号,美媒分析这与当初哈尔滨存在的犹太社区相关,因为当时丰富多彩的文化场景,培育了对音乐有着独特认知的一代中国人。

“哈尔滨人对于高雅艺术有一种完全不同的态度,”斯坦福大学教授蔡金冬对《纽约时报》表示,“中国的所有城市都在尝试寻找自己的特殊定位,显然,哈尔滨早早就发现了它。”同时在哈尔滨演出过的莎拉·布莱曼也曾对工作人员说道,“没想到哈尔滨观众的音乐素养这么高!”

然而,曾有哈尔滨当地的独立音乐乐迷对音乐财经表示,“中国本土摇滚和民谣音乐在哈尔滨几乎发展不起来,一直想在家里弄个Livehouse就怕会水土不服”、“在哈尔滨想看个正经演出很难,多数人从民众到酒吧夜店的从业者,都很难接受独立音乐的演出,设备购买之类的也很困难,多数乐队都依靠培训学校发展,然后找机会去北京打拼”……

今天也有业内人士(莫非MoFei)整理出一个数据,在今年Summer Sonic期间,日本东京约150家Livehouse(不含业务人士演出的餐厅酒吧等)就有1000多场演出。所以,即使是在北京上海这样的一线城市,也难以与东京、奥斯汀这样的音乐之都相提并论。

奥斯汀超过十年的发展,才从普通城市晋升成“世界现场音乐之都”。中国的“音乐之都”的称号会归谁呢?总的来说,要培育一座城市的音乐文化,还需要一步一步踏实地走。特别是众多在音乐上并没有积淀的城市,要想成为名副其实的“音乐之都”,就更需要政府长期投资的耐心了。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音乐之都, 成都, 奥斯汀, 哈尔滨,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