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哈融合体”创始人李海钦:“嘻哈超越民谣和摇滚,我们有信心!”

宋子轩  | 中国音乐财经CMBN |  2016-08-12 11:53 点击:
【字体: 】   评论(

我们和正在进行千万级的Pre-A轮融资的嘻哈融合体创始人聊了聊……

文|宋子轩

2006年4月17日,清晨第一道曙光升起时,一位名叫ComeLee(本名:李海钦)的嘻哈文化爱好者和小伙伴,带着他们“嘻哈融合体”这个品牌从深圳启程,开始了前往北京的徒步之旅。

那年春夏之交,嘻哈一心想着把每一座城市里那群嘻哈艺人的真实生活和工作状态都记录下来。历时8个月,《嘻哈在中国》这部嘻哈主题纪录片于2007年5月1号正式诞生。

“我96年开始跳舞,那时候还不知道什么是嘻哈文化,什么是Hip-Hop,只是看着欧美演唱会的MTV学着跳。”直到2001年,ComeLee组建了深圳第一支街舞组合BOF,才算是正式踏入到嘻哈领域。

尽管ComeLee大学主修计算机专业,毕业后去了深圳人民银行做了3年HR(人力资源)。但在这三年时间里, ComeLee始终没有放弃跳舞,他一直坚持做街舞的排舞、培训和演出等工作,还曾带领BOF获得过全国街舞大赛的冠军。

随着时间的推移,“嘻哈”这个词在他内心的分量也越来越重。

2005年,ComeLee选择离开了深圳人民银行,加盟华娱卫视做节目策划。但这份工作只坚持了一年多,由于工作节奏非常快,时间都被工作占满,他不得不放弃街舞的一系列活动。

“在华娱工作后,实在太忙了,我不得不放弃很多自己热衷的事情,这一度让我非常迷茫。”

2006年,ComeLee毅然放弃了在华娱的工作,心怀四野、拎上背包开始了自己的“徒步嘻哈之旅”。 8个月,12座城市,上百个城镇,徒步行走4000多公里,只为了做一部嘻哈纪录片……

徒步旅行是ComeLee从小就有的流浪情怀,对他来说,自由奔放、无忧无虑,体验生活、锻炼身体的同时,还能做一件对嘻哈文化有意义的事情,为什么不去做呢?

从北京完成纪录片的拍摄后,为了继续推广嘻哈文化,ComeLee在07年找到了腾讯,和腾讯合作开设了一个嘻哈的网络电视频道《Hip Hop Fusion》,除了每天24小时播放嘻哈的视频之外,还实现了很多大型街舞比赛的线上直播。

而就在那一年,ComeLee也在酝酿着更大的事情——属于中国的“嘻哈颁奖礼”。

“在完成《嘻哈在中国》纪录片的过程中,我认识了非常多的朋友,他们其实都有一个共同的诉求,觉得各行各业都应该有自己的表彰大会或者是颁奖典礼,为什么嘻哈没有呢?”ComeLee回忆,从那时候起,他就想建立一个平台,创造一个认可并鼓励中国嘻哈音乐人继续发展的平台。

华娱的工作经历以及与平台方腾讯的合作,为ComeLee举办“中国嘻哈颁奖典礼”以及创办“嘻哈融合体”文化公司奠定了坚实的基础。经过2007年一整年的筹备,第一届中国嘻哈颁奖典礼在2008年诞生了。

回想起8年前这历史性的突破,ComeLee感慨万千:“在那次典礼过后,我们得到了非常多积极的反馈,整个行业都认为我们做了一件对嘻哈文化有很大推动力的事。”

自此,ComeLee和他的团队一路坚持了下来,从拍摄纪录片、创建嘻哈融合体到现在已经有10个年头了。在这10年里,“中国国际嘻哈文化节”、“中国嘻哈颁奖典礼”、“中国南北街舞对抗赛”、“嘻哈全明星歌会”、“Listen Up说唱歌曲创作大赛”、“SMC DJ大赛……等全部9个品牌相继问世。街舞剧《当街舞爱上芭蕾》、歌舞电影《青春方程式》、音乐合辑《龙咆》、电台节目《中国嘻哈榜》也陆续上线。

随着近两年嘻哈音乐渐渐起势,“嘻哈融合体”的业务布局也已经扩展到了各个领域:音乐制作、版权代理、影视制作、广告设计、电视综艺、舞剧编导……


ComeLee表示:“嘻哈融合体绝对不是一个独立厂牌,也不是音乐公司,我们更多的会把它定义为一个平台,所有关于嘻哈的内容我们都做,为的就是把整个嘻哈文化都能融合在一起。”

而对于日后的发展规划,ComeLee对音乐财经透露,嘻哈融合体的趋向是成为一个嘻哈领域的媒体,致力于整合行业的资源,去帮助嘻哈艺人、厂牌、公司更好的发展。

据音乐财经了解,嘻哈融合体目前营收来源主要有三个方面:

第一、活动:最主要的业务是通过主办嘻哈融合体旗下自己品牌的活动,诸如中国国际嘻哈文化节、中国嘻哈颁奖典礼、中国南北街舞对抗赛等等。此外,嘻哈融合体还会承办一些商家对嘻哈文化的定制活动,相关品牌的嘻哈派对或是街舞比赛。依靠赞助、门票、衍生产品以及广告获得营收。

第二、撮合:为包括演出、排舞在内的众多与嘻哈相关的活动提供艺人资源;

第三、为品牌创作嘻哈音乐。此前,嘻哈融合体帮两大游戏《英雄联盟》和《王者荣耀》分别创作了10首嘻哈歌曲。“之后,我们还计划做嘻哈歌曲的版权代理和运营。”

如果按照营收比例来看的话,活动策划执行是嘻哈融合体最大的收入来源,占70%左右,为艺人演出牵线搭桥以及为品牌创作嘻哈音乐分别占到了20%和10%。

目前,嘻哈融合体的团队已经扩大到了10人,当前正在进行千万级的Pre-A轮融资,这是他们第一次融资,此前没有天使融资。

你所理解的嘻哈文化和嘻哈音乐是什么?

ComeLee:嘻哈其实是作为Hip-Hop中文的代名词,从台湾那边引用过来的。起源于美国的街头文化,它包括说唱、街舞、涂鸦、DJ四大要素。无论是嘻哈音乐的创作、街舞的编排、DJ的技法还是涂鸦的创意都充满了原创性,而正是因为这种原创性,嘻哈在我看来是一种非常积极向上的精神。

如果单看嘻哈音乐的话,只要这个音乐、歌词表达的是真实的自己,这就是嘻哈。国内有一些艺人,明明没有经历过枪支、毒品、黑社会,却偏偏把自己写成一个匪帮的形象,那都是虚的,没有灵魂的。

有人说嘻哈音乐马上就会迎来爆点,也有人说还需要两到三年,你对嘻哈音乐市场前景的预估是怎样的?

ComeLee:我个人判断,嘻哈音乐会在明年迎来爆点。最近两年,我跟很多媒体人、音乐人还有音乐公司以及经纪公司都有过这方面的交流,大家目前都非常关注嘻哈文化这个领域。

而且,韩国的嘻哈市场对我们也有一个非常好的带动,你看K-POP在韩国那么火,其实它就是Hip-Hop与电音还有韩国流行元素结合后演变成的一个新的音乐类型。很多韩国团队都会跳街舞,玩说唱。所以我们要做的就是要把一首歌、一个人做成一个爆点,来让更多的大众喜欢这种音乐风格。

《Show Me The Money》目前在韩国非常火,不少underground的说唱歌手都因此成为了大众明星,国内越来越多的人,尤其是那些韩粉已经因为这个节目关注到了嘻哈音乐。

我觉得国内目前就是缺这样一个有大众传播力和影响力的节目,缺一个说唱届的”周杰伦”和“董小姐”,只要有一个说唱的艺人或者一首歌曲火起来,肯定能带动整个行业的发展。

当然,一个可以整合各方资源去推动嘻哈文化的平台也是目前所缺少的。我觉得综艺节目、艺人、歌曲、平台这四个要素,只要有一个爆发,那么嘻哈音乐在中国就会迎来一个非常大的突破。

音乐财经:民谣、摇滚、电音的在国内的发展似乎都要比华语嘻哈音乐好不少,在你看来,大众对于华语嘻哈音乐的接受程度到底怎么样?

ComeLee:目前Hip-Hop在欧美是超主流的音乐类型,那些创收最高的音乐人也是以嘻哈艺人为主体的。国内已经有了一大批欧美音乐的听众,他们没有被引流到华语嘻哈领域,是因为目前没有很好的渠道和平台让他们去了解华语的嘻哈歌手。

嘻哈音乐目前还没有那么火,并不是因为嘻哈是小众,群体不够大。而相反的是,整个嘻哈文化的四大要素:说唱、街舞、涂鸦和DJ都有各自的群体,如果加在一起的话,整个嘻哈文化的受众体量就会非常的大。

比如街舞领域在国内其实就有一个非常庞大的群体。目前,国家体育总局、中国舞蹈家协会也都各自成立了街舞执行委员会,专门做街舞文化的推广。

虽然很多街舞爱好者认为他们的介入束缚了街舞的自由和个性,但不得不说的是,更多的学生群体通过他们接触到了街舞。参与的人多了,这个文化才能真正形成,才会涌现更多的专业舞者去挖掘更深的文化内涵。

潮流服饰其实也是嘻哈文化中的组成部分,当嘻哈音乐在国内还没有起来的时候,街头上就已经有穿嘻哈风格服装的人群了。而嘻哈文化中的各个元素也越来越符合当前年轻人的娱乐观和消费观。所以对于嘻哈超越民谣和摇滚,我是非常有信心的。

音乐财经:既然嘻哈文化包含了那么多可以和商业结合的元素,似乎办一场嘻哈音乐节并不缺少商业模式,可是目前办一个摇滚音乐节就要比办一个嘻哈音乐节要保险的多,你如何看这个问题?

ComeLee:其实我们就一直在规划做一个大型的嘻哈音乐节。不过从艺人的角度来看,国内还没有太多大牌的嘻哈艺人可以给到大众。如果纯粹用华人嘻哈歌手的话,目前还不具备这样的号召力。所以举办一个嘻哈音乐节,除了需要聚拢国内的优秀艺人,还需要邀请欧美和韩国的艺人来撑场,这样才有机会做得起来。

除此之外,做一个大型的音乐节成本会非常高,所以一个嘻哈音乐节,就不能仅仅是嘻哈音乐,应该还有嘻哈文化的各个元素,以及街头文化的元素都应该在里面。嘻哈音乐节更应该办成以嘻哈音乐为主导的嘻哈嘉年华,这样它的群体才会足够大,才能做起来。

好的现象是,这么多年我们一直在做嘻哈类的活动,可以看得到是各类活动的票房在这两年有了一个跨越性的发展。台湾嘻哈艺人蛋堡今年在深圳的演唱会爆满,还在LA读书的上海嘻哈歌手Lu1在深圳的演出也有五六百人,市场确实是在不断扩展中。

最近两年,一些嘻哈艺人,比如像南征北战就在慢慢转型做主流音乐了;之前非常火的谢帝,如今似乎也没有了两年前的热度,您也谈到了目前华语嘻哈艺人还没有那么大的号召力,你是否觉得现阶段华语嘻哈艺人进入主流还是非常难?

ComeLee:虽然很多人认为南征北战做的东西不是嘻哈了,但是在我看来他们的根、思想、甚至是生活状态其实还是非常嘻哈。只不过他们音乐的呈现方式加入了很多流行的元素,跟一些大众的平台和渠道有了更多的结合,所以大家才会有了这样的看法。

而谢帝的热度下降其实很大程度是因为他不愿意离开四川去北京发展,以及坚持方言说唱这种形式。当时不少人看到了他可能会成为引爆嘻哈的那个点,不过真正的爆点一定还是会在更有传播力的国语说唱上。

不过值得肯定的是,谢帝那首《老子明天不上班》确实引起了大众的共鸣,是一个好的作品,哪怕它是方言说唱,它火起来也是因为有《中国好歌曲》那样的大众平台推动。所以只要有好的内容,只要有平台做一个推动,嘻哈音乐就可以影响到非常大的群体。

其实目前嘻哈音乐在国内整体的创作水平,以及艺人的综合素质,相比以前已经有了非常大的突破和提高,越来越多专业的嘻哈音乐制作人投身在了嘻哈音乐的创作上,国内嘻哈作品的质量已经有了非常高的跨越和提升。

你觉得目前国内嘻哈艺人存活下来的主要收入来源是什么?如何看待不少艺人纷纷抱团成立厂牌的现象?

ComeLee:现阶段国内嘻哈艺人的主要收入就是在演出,以及为一些品牌或者对嘻哈音乐有需求的公司创作嘻哈歌曲。哪怕那些顶端的嘻哈艺人也是这样,他们现在还无法像大众明星,有那么多的机会去做代言,拍电影等等。

当然,有一批有实力的嘻哈艺人,会自己成立一个厂牌,经营一些艺人,谋求共同的发展。不过这些艺人大部分都是因为爱好就聚合在一起,但是并没有实际运营独立厂牌的能力,从一开始就没有想好怎样去发展,去创收,这的确是目前的一个现状。

行业需要发展,不仅仅需要我们的一腔热血和情怀,也需要我们不断地去学习,抱怨环境永远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为了把嘻哈融合体经营好,我在10年到14年完成了在深圳清华研究院项目管理的硕士课程,我清楚无论哪个行业都需要专业的知识、技能还有人才。

不过,目前还是有一些做得不错的厂牌,像“精气神”、“说唱会馆”、“Sup_Music”等等,最近新晋厂牌“Freedom Plant”的势头也很猛。

作为我们,希望可以对接一些大的音乐公司和嘻哈厂牌,给到大家一些好的指引。我们也计划做一些联盟,定期举办论坛和讲座,让这些组织厂牌的主理人聚在一起去探讨嘻哈厂牌该怎么去运营。

有些人会觉得一些做得有点意思的嘻哈音乐人没有话语权,会被上层建筑的人一票否认,而那些真正有能力做资本运作的人,又根本不懂嘻哈,你如何看这个现象?嘻哈音乐在国内的发展还有哪些困难?

ComeLee:其实发展中有各种各样的困难,但是无论面对怎样的挑战。发展的要素是不变的,首先要有好的音乐人做出好的音乐;其次,要有好的平台、商家以及资本的介入去推动这个文化。

在我看来,其实国内并不缺有实力的嘻哈艺人,无论是说唱还是街舞。其实中国已经有很多街舞的世界冠军了。我们缺的就是既懂得嘻哈文化,又懂得如何去经营它的人、公司和平台。有了他们,投资人才有信心把资金投放到嘻哈文化中,从而给到这个行业真正的帮助。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嘻哈融合体, ComeLee, Hip-Hop, 中国嘻哈颁奖典礼,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