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做好音乐社交,它们用尽了洪荒之力,却依然失败了……

李禾子  | 音乐财经CMBN |  2016-08-10 13:17 点击:
【字体: 】   评论(

昨日消息,音乐视频社交初创公司Eyegroove正式宣布破产,公司CEO Scott Snibbe在其网站宣布了这一消息。

文丨李禾子

昨日消息,音乐视频社交初创公司Eyegroove正式宣布破产,公司CEO Scott Snibbe在其网站宣布了这一消息。此前,这家主打音乐视频社交的公司曾获得来自Matt Papakipos、Roger McNamee、Amarjit Gil和Bill McLean共计350万美元的天使轮融资。

消息显示,Eyegroove团队大部分人将会加入Facebook,继续“致力于为人们营造彼此创造、分享和连结的新体验”。

音乐一直在人们的社交生活中扮演着重要角色。近年来,更是有不少初创公司加入到音乐社交创业的行列,譬如音乐社交先驱Smule、分享电视及MV片段的社交App Whipclip,主打音乐社交的流媒体CUR Music等。

与此同时,许多音乐流媒体也在加紧对音乐社交的布局!譬如,Spotify已在今年收购了Soundwave、Cord Project和CrowdAlbum三家社交平台;一些社交巨头也打起了音乐社交的算盘,Facebook正携手华纳音乐对其新的音乐社交产品Slideshow进行测试,著名的“阅后即焚”社交网站Snapchat在推出了音乐节故事分享功能Live Stories之后,在去年又与现场演出巨头Live Nation达成了合作,进一步开发其音乐社交功能。

但正如Eyegroove的境遇,音乐社交一直都是一个比较艰难的创业方向。

音乐社交APP的早夭“怪圈”

近日,另一家音乐社交初创公司Crowdmix同样在其内部宣布,由于融资失败,公司将进入破产管理程序,运营业务也将逐步停止。两个月前,联合创始人兼CEO Ian Roberts的出走为Crowdmix的未来画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此前,Crowdmix总共筹集的风投资金已超过1400万英镑(约合1850万美元),在最巅峰时期曾有160名雇员,在伦敦和洛杉矶均设有办公室。在破产前,这家公司正在进行第四轮融资。

Crowdmix原本计划在今年第一季度正式推出其音乐社交App,而此前该App一直处于测试阶段,这款App曾一度被看作是音乐领域的Instagram。

按照Crowdmix设想,它将成为连结音乐爱好者们的桥梁——其中还包括2000多名具有影响力的人(包括艺术家和名人)。他们通过在该应用内发布状态、分享他们喜欢的音乐(通过诸如Spotify的第三方应用),来达到和其他用户互动的目的。

Crowdmix称,“以音乐为纽带,用户可以在这里找到‘组织’、找到和自己趣味相投的人,从而能够更好地享受音乐、享受丰富的社交乐趣。”而这款应用在App Store里的介绍是,“在这里,人们将能够通过他们喜欢的东西得到连结。”

有资本在手,Crowdmix挖到了一大批有识之士的加入,如环球唱片的前全球数字业务负责人Rob Wells于去年加入Crowdmix,担任公司的首席商务官以及美国分公司新的CEO。

那么,诸如Crowdmix和Eyegroove这样的音乐社交初创公司究竟为什么会破产?音乐社交为什么总走不出早夭的怪圈?

我们或许可以从另一家名为Bkstg的公司找到答案。

追求速度却忘了质量

Bkstg同样是一家音乐社交领域的初创公司,成立于去年7月。目前Bkstg的创新之路虽然艰难,但它仍在努力维持运营。

与Crowdmix不同的是,它在今年4月已经正式推出了自家的音乐社交App。Bkstg预计在2016年将能获得1000万美元的营收,超过120名艺术家将会进驻该平台。

Bkstg这样介绍自己,“在这里,粉丝们能够看到在别处看不到的视频、听到在别处听不到的音乐,成为第一个买到限量版周边或VIP门票的人,还能够和其他的粉丝直接互动。”

这家公司此前曾吸引到了来自Live Nation和Scooter Braun Projects 2000万美元的启动资金。Scooter Braun Projects曾是Justin Bieber、Ariana Grande和Kanye West所属经纪公司的母公司。

Bkstg公司CEO Ran Harnevo和总裁兼首席财务官Erika Nardini曾于上月共同离职,这给Bkstg带来了不小的打击。不过,Bkstg向媒体表示,很快会有新的高管来补足缺口。

Harnevo和Nardini的双双出走不是没有理由的。在美国一家做企业点评与职位搜索的职场社区Glassdoor上,Bkstg仅有1.1分的评分(满分5分)。

今年3月,Bkstg出售了Justin Bieber全球巡演的VIP“礼包”,其中除了门票外,还包括与Bieber大合照(925美元/人)和与巨星单人合照(2000美元/人)的服务。这自然吸引了许多死忠粉购买,然而不幸的是,在几月后Bieber和他的团队取消了巡演全站的所有见面会。

消费者全体炸毛,当然这不能全怪Bkstg,但是接下来它提出的退款机制,还是引来了大量吐槽——要么把票没收退回全款,要么保留门票只退部分现金,而退款的金额为375美元(原925美元“礼包”)和500美元(原200美元“礼包”),粉丝们失了望,还只能拿回少部分的钱,真是绝望了。

一位曾供职Bkstg的员工在Glassdoor匿名表示,“公司总会做很多许诺,但最后都没有付诸实现。公司的前景非常不明朗,产品定位也不是非常明确。

另一位Bkstg的前员工则抱怨,“公司管理总会采取一些不是那么正当的手段,这使得公司并没有团队协作共同进步的感觉,反倒是向现实版的‘饥饿游戏’”,他还补充,“公司的产品知识其实非常缺乏,他们也不是非常乐意去听员工的意见。他们太急功近利了,总想着快点出产品、快点卖出一个高价,而不是说尽可能去改善用户体验。

管理差,产品定位不明确,急于做出成绩而忽略用户体验……

Bkstg或许给出了一些解释,毕竟跑得快就容易被绊倒,所以创业公司还需要让自己两只脚受力均匀的落地才好。

“三好生”Musical.ly

说了这么多家音乐社交做得不好的“失败”案例,但近期在美国青少年中十分当红的一款主流音乐社交App Musical.ly,却是个不错的学习样本。

不久前,这家总部位于中国上海的初创公司刚刚获得了1亿美元融资。上线仅仅两年时间,Musical.ly在AppStore中已经获得了超过50万次的下载,在19个地区的App Store免费应用中都排名第一,且注册用户已超过9000万,可谓是目前音乐社交App的佼佼者。

Musical.ly也为音乐社交初创公司们提供了很多有益的经验。

运行机制上,Musical.ly拥有一个“feature”的机制,联合创始人朱骏曾介绍,“假设看到一个用户的内容比较好,我们就feature,保证所有在当天打开这个应用的人都能看到TA的短视频,等于把所有的流量都给了TA。如此一来,大家看到后,都会纷纷地创建同样的内容,也就很容易通过这种计划经济的方式来打造明星和潮流。”

Musical.ly在社区方面也有竞争化、潮流营造的核心机制,在流量引导完成后,Musical.ly接下来会刺激用户为上热门榜主动发现好内容,并且会主动判断某些视频某首歌曲将可能成为爆点,进行主动的推广和引导。

文化建设上,Musical.ly联合创始人、联合CEO阳陆育说,他们更看重“情感、态度和共鸣”。Musical.ly的用户会称他们自己为“Muser”。而相比于作为运营主体,Musical.ly更倾向于作为连接的平台,将运营活动的主动权交给用户,鼓励用户自主发起活动。

比如在菲律宾,Musical.ly用户会主动组织活动,Musical.ly才是被邀请参与活动的一方。“社交平台实际上只是在做一件事,那就是连接人。”这些都无疑增加了Musical.ly在用户群体当中的影响力。

领投了Musical.ly两轮融资的GGV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Hans童士豪说,“最聪明的创业者是向用户学习,找到他们需要什么。现在有很多人说要向乔布斯学习,定义用户的需要。这其实并不可行,因为大部分人成为不了乔布斯。他们应该在用户身上多花功夫,了解用户的需要。”

明白用户需要什么,或许正是Musical.ly成功的关键。

初创公司的进步总是十分艰难。内部管理是否得当?产品是否能够得到用户认可?是否具有自己的独特文化?初创公司想要真正在垂直社交领域开辟出一片新大陆,成为细分社交领域的下一个Facebook,还有很多功课要做!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音乐社交, 创业, facebook,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