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黎晖:把“草莓”打造成国际化的音乐节

丁佳文  | 天津日报 |  2014-10-16 08:42 点击:
【字体: 】   评论(

现在的草莓音乐节虽然越来越国际化,但是和我心中理想的音乐节还是有差距的,我们只做到了百分之五十。


有一种人不论他变化怎样的造型,在你的脑海中,总有一个专属于他的形象。沈黎晖一直会是那种摩登的大男孩,随性中充满个性,永远戴着黑框眼镜,背着双肩背,耳朵里塞着耳机,英伦艺术家范儿十足。
  沈黎晖是目前中国最大规模的新音乐独立唱片公司“摩登天空”的创办人,也是最受年轻人欢迎的草莓音乐节的发起者。就在今年国庆节期间,草莓音乐节也第一次来到了天津,天津的年轻人在享受音乐的同时也在自家门口感受到青春的活力。
  和沈黎晖有过数次交流,也在很多场对话活动中聆听过他的见解。他是一个敢说真话的人。记得某次音乐产业大会,他关于“音乐选秀和音乐没太大关系”的言论激起台上嘉宾的讨论,也成为那个冗长且一团和气的会议中为数不多的有争议性的发言,让原本有些神游的观众竖起了耳朵。
  沈黎晖形容自己是一个很“作”的人,他喜欢冒险,从一个美院毕业的学生到唱片公司的CEO,从乐队主唱到音乐操盘手,他的人生故事充满理想主义色彩。前期过程起步不容易,失败很惨痛,没有“大起”,只有“大落”。然而他经历低谷依旧乐天,在翻涌的市场大潮中寻求独立音乐的生存空间,坚韧和创新战胜了妥协与落寞,不变的是他那颗永远年轻、永远激荡的心。

做独立唱片公司 且“赔”且珍惜
  1988年,我考进北京中央工艺美院,有种关在笼子里的猛兽突然被放出来的感觉,我有了一群玩儿音乐的朋友。那时几乎每天在北京各大高校乱撞,为的就是能看各种乐队演出。可是,好演出太少了,于是组乐队的念头冒了出来,我们成立了清醒乐队。
  有了乐队就想出专辑,找不到合适的唱片公司签我们,只能我们自己来做,当时我已经做了一家公司,是做设计印刷的,赚了一点儿钱。朋友说成立一个唱片公司也不需要太多的钱,那我想就自己做吧,“摩登天空”就这么成立了。拍一个音乐电视需要多少钱,我们没有这个概念,然后就自己学习。我们赶上了唱片业辉煌的末班车,陆续签约了新裤子、果味VC等乐队,前三年卖出几十万张唱片。后来就经历了盗版泛滥的时期,和所有音乐人一样,我们也受到了重创,比如公司欠债两百多万,比如公司就剩下两个人,比如我也想过要放弃。
  成立公司之初,一直有人质疑我作为商人的实力,显而易见,“商人沈黎晖”是极为失败的。商人真的就是看利益,没有利益就不做。但是对我来讲,没有利益也做。我开始只想实现理想,想尝试新的东西,没考虑是否赚钱。可时间一久眼看公司要撑不下去了,突然意识到这事儿严肃了,那几乎是我人生最失落最低潮的阶段。作为公司它不是一个慈善组织,它是很现实的。2004年,我停掉了我们那本《摩登天空》杂志,开始为品牌做与音乐的相关产品,比如互联网社区、音乐电子杂志等,还和“苹果”联合推出一款以“摩登天空”命名的限量版iPod Shuffle,赚来的钱用于公司升级录音设备、发行少量唱片和还债。差不多用了两年时间,债还清了。
  2006年公司财务状况逐渐好转,账面上有了100万元的盈余,我买了很好的录音棚设备。盈利再好一点的时候,我就对员工说,我们要做一个音乐节。当时的反对声排山倒海,兢兢业业的员工都觉得这是个太冒险的事情。音乐节是个很大体量的事儿,一般人很难完成,完成下来算是个奇迹。
  当时我几乎是一意孤行,留下来的同事都被迫支持我。我觉得音乐节能够更立体地展示“摩登天空”的审美体系,我觉得应该去尝试。我给当年做杂志时积累下来、打过交道的品牌商打了一圈电话,最终拉来了摩托罗拉等品牌的赞助,一共100万元,加上与供应商账期谈判,再加上我们公司那100万元,基本保证了音乐节的现金流。当然,第一届我们赔了很多钱。
  我还清楚地记得,第一届音乐节的最后一天,天空突然下起大雨。我本以为观众会全跑了,没想到这场大雨让现场沸腾起来,所有的人都不走,大家淋得浑身湿透,我感受到了青年人的热情,虽然我特别累,但是也特别高兴,这也坚定了我继续办下去的信心。
  2009年我还出任了“快女”评审。本来做音乐节特别疲惫,特别需要休息,当评委就是想给自己转化一个身份,换一种思维,放松一下,也是一种新的冒险吧。去之前我不断跟自己说,这是个娱乐节目,不要较真。但显然,我还是“走心”了,比如导演说这人得淘汰,我说,不行,这人我就得留,谁让你请我当评委的。导演说她形象不行,我说声音有特点,就得留着。包括后来因为曾轶可和其他评委起了争执,也完全是意料之外的事情。但是,事到如今,我仍然觉得自己的做法是对的,音乐本来就是多元的,我们也需要多元地聆听。
  这几年选秀节目扎堆,几乎所有选秀导演都找我们旗下的乐队和歌手参加节目,我们全都拒绝了。并不是说电视媒体不好,我当过评审,这几年也在思考,现在这个平台真的是适合我们吗?答案是否定的。我举个例子,如果当年许巍、张楚这样的人要参加选秀,就会被淘汰掉,这个平台不是为他们准备的。
  

发掘更多音乐人 让音乐节与国际接轨
  2008年,“摩登天空”音乐节盈利了。2009年草莓音乐节,略有亏损,但3天有5万人参与。2010年后,我们公司彻底扭转了亏损甚至办不下去的局面。2011年以后,草莓音乐节登陆西安,随后进入上海、镇江、武汉、广州、长春等地。今年草莓音乐节在全国十几个城市举办,包括北京、上海、天津、武汉、西安、深圳、成都等城市,未来我们会扩展到二十几个城市。
  之前,“摩登天空”只以签约乐队为主,2013年签了包括宋冬野、阿肆这样的新锐音乐人,又签约了张曼玉、张蔷两大天后。签约宋冬野时,“摩登天空”计划做一个比较小型、文艺的音乐节,但当时旗下的艺人多为摇滚范儿艺人,于是大家就计划着签几个合适的人,同事把宋冬野的歌推荐给我听。我听过很多豆瓣上独立音乐人的音乐,听到宋冬野的声音时,我就决定签他,也是凭着一种感觉。我们公司的人给宋冬野打电话,他以为自己接到的是骗子的电话,挂了电话上网查那个座机号码,才确定就是“摩登天空”的办公电话,然后他立刻兴冲冲地来公司签约,根本没看合约具体事项条款,就大笔一挥签字了。2013年,他的专辑是摩登旗下卖得最好的。签约张蔷,是因为张蔷一直是我的偶像,心中的女神。经过朋友的引荐,我们在音乐理念上一拍即合,她也相当期待现场演出。
  现在我的想法是要打造一个国际化的音乐节。我曾经说过,真正大牌的音乐节,应该是今天酷玩乐队登场,明天金属乐队压轴,一天一个,草莓就要做成这样的音乐节。其实这个想法已经很久远了,从第一届我们邀请了Yeah Yeah Yeahs乐队,那年这个乐队正当红,我通过纽约的朋友得知他们想开拓中国市场,就敲定了和他们的合作。记得那天我打车去接机,夕阳的余晖洒进车里,想到这一切就要发生了,我的眼泪瞬间就流下来了。如今“摩登天空”已经在纽约成立了工作室,拥有了较为成熟的海外艺人运作模式。2013年11月,“摩登天空”音乐节又邀请了Cat Power,The Cardigas等6组风格各异的国际艺人,同时也全权代理Lenka、Club8等欧美艺人在大中华区的经纪业务。
  我们公司大部分都是玩儿摇滚的“怪咖”,我是一个挺“差”的管理者,特别随和,特别好说话。我觉得也正因为这一点,才让创作者更加有个性,受到更多年轻人的喜欢。这些年,我觉得自己挺“作”的,也觉得挺满足的,毕竟所有作品都摆在眼前。下一步,“摩登天空”会开始收购各种区域性的、小规模的音乐节,包括西安的“张冠李戴”音乐节、昆明的“五百里城市”音乐节,以及“影响城市之声”—这是一个包括会展、博览会、会议、现场音乐在内的音乐节。


大风“叫停”女神 今年“草莓”永生难忘
  2014年5月3日晚上,北京草莓音乐节遇到极端天气,张曼玉刚唱第二首,方向表测到瞬间风力已经达到9级,舞台导演向她做出暂停手势。观众都看到了,张曼玉大声喊,“我不想停!”坚持把第二首歌唱完了。然后,导演就把她抱了下去。当时我就站在主舞台台侧,喊停是由我决定的。要知道,那一刻我心情非常复杂,面对台下那么多观众,喊停比继续唱要难得多,而且,这不是暂定表演,是必须结束,压轴的HIM乐队也不可能上台演出。我知道很多人坐飞机到北京,就是为了看最后这个乐队,但是从安全的角度考虑,我必须做出这样的决定。
  说实话,我做了这么多年的音乐节,遇到过各种变数和突发情况,我心中已经想象过音乐节的无数景象了,但今年北京“草莓”的结尾太令人难忘了。比电影还像电影,最后就定格在张曼玉下台的那一刻。对我而言,这是历史性的一刻。我能了解张曼玉说她不想停的心情,她还没有唱够,但是遗憾也是一种美吧。在我眼中,她今年自己的作品完成得不错,像《甜蜜蜜》这种歌曲可能她并不擅长。她就是女神,她没必要迎合任何人,这是她的独立精神和音乐态度所在,我想,这也是她选择“摩登天空”这个独立厂牌的原因吧。
  那天,从通州公园返回北京市区的路上,我内心激荡的情绪无法平复,脑海中浮现出我自己第一次参加音乐节的画面。大概是2001年的时候,瑞典胡尔茨弗雷德市的音乐节,在一个在离斯德哥尔摩有点儿远的小镇。一个音乐节能吸引几万人来到这个小镇,平时冷清的地方瞬间欢快起来,这就是音乐的魅力啊。那个音乐节并没有多么大,但几乎是我体验过的最好的音乐节。记得那天天气特别好,周围有一个湖,湖边是森林,最神奇的是,还有发廊现场在那给人剪头发。
  现在的草莓音乐节虽然越来越国际化,但是和我心中理想的音乐节还是有差距的,我们只做到了百分之五十吧。比如,垃圾问题,我们一直尝试解决,但到现在也没有特别好的办法。我们也曾给每位入场观众分发垃圾袋,希望他们随身带走,但是你知道,不可能每个人都全程拎着垃圾袋看演出。我们也曾找到清洁公司,做垃圾分类,但是在舞台区,人流量那么大,不可能在舞台周围设置太多的垃圾桶。所以有时候,问题并不是不想解决,而是确实有客观存在的难处。虽然国外音乐节也有相同的问题,我们不想开脱自己的责任,我觉得还是有提升空间的。
  但是我们也有了提升的部分,比如我们的音响设备已经是国际一流的水平了。比如音乐和科技进一步融合,乐视网、陌陌、高德、易信加入了音乐节。草莓音乐节的观众是移动互联网时代成长起来的观众,草莓也是最大的线下社区,这是两个高度吻合的群体,也是一个水到渠成的合作。我们也希望有更多观众从线上走到线下,在现场真实地交流和沟通,这也是音乐一直提倡的生活方式之一。

来源:天津日报

原标题:想把“草莓”打造成国际化的音乐节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沈黎晖, 草莓音乐节, ,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