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突围粉丝经济?他找到了 “滚啤”,已众筹超百万元要做青年文化标签

李斌 阿丽莎  | 中国音乐财经CMBN |  2016-07-28 12:10 点击:
【字体: 】   评论(

独立音乐人有没有除了演出之外别的渠道变现?有没有办法突破粉丝经济?一位名叫迟斌的经纪人一直在苦苦思索答案,但长时间无所突破。

文|李斌 阿丽莎

独立音乐人有没有除了演出之外别的渠道变现?有没有办法突破粉丝经济?一位名叫迟斌的经纪人一直在苦苦思索答案,但长时间无所突破。

一方面,独立音乐人精力有限,做音乐不赚钱,基本上靠演出,但是做巡演又很辛苦很耗费精力,很多音乐人其实不喜欢天天在外面跑演出,还是愿意呆在家里踏踏实实做音乐;

另一方面,独立音乐人的周边产品来来去去就是笔记本、明信片、U盘、贴纸、T恤等,对粉丝来说实用性不大。加上市场上并没有专门为摇滚和民谣音乐人定制周边产品的公司,独立音乐人团队自己制作或者找外包合作的周边产品质量一般甚至低劣,T恤往往都穿不出去。说白了,还是在消费粉丝经济。

有没有一种产品的品牌气质既能与独立音乐人相契合,又属于大众消费的范畴?直到今年,迟斌找到了答案——精酿啤酒。由于精酿啤酒产量少,不那么大众化,与独立音乐人的小众与性格鲜明的特点很吻合。

很多独立音乐人很有才华,只是不擅长通过各种渠道传播自己的作品,音乐才华一直被低估,没有得到很好的市场反馈。音乐人尽管都自己独立出来,但实际上会做得很难,如何把他们的力量聚拢起来形成一些有影响力的传播?迟斌也想在这方面做一些探索,用一种方式把大家聚拢起来并结合到商业中,而且是比较合适的商业,而不是简单的代言。

“我想把这些好的音乐人聚拢起来,把他们推向一个商业的作品上。用啤酒作为传播的介质,考虑到大家的接受度,我们想到了‘摇滚有脾气’这个主题,也是根据有点气质、有点‘脾气’的特点,选择了第一批音乐人,把他们的插画放在啤酒瓶身上。然后每卖掉一瓶啤酒,音乐人都会得到1元钱的授权收益。”

今年4月,迟斌开始酝酿这个事情,他找到了精酿啤酒“莱宝精酿”品牌的创始人宝叔,说了这个计划后,两人一拍即合。但到底以什么形式做?前期先做多少?做1万瓶、5万瓶还是100万瓶,尽管精酿啤酒是一个小产量品种,但其实大家心里都没有概念。

后来想到用众筹的模式,一方面是因为众筹可以精确的计算产量,目前看第一批生产10万瓶没有问题;另一方面可以通过众筹引起大家的注意,无论对于消费者还是音乐行业里的人,让大家知道有这样一款产品出来了。

宝叔对音乐财经说:“之前我听说过李志,但没听过他的音乐。我们一直在做品牌方面的跨界联合,也想做音乐方面的尝试,但一直没有足够好的机会。合作是迟斌先提出的,我们那时候在餐吧是第一次见面。”

7月15日,迟斌正式在众筹平台开始众筹上发起了一个“摇滚的滚,啤酒的啤,滚啤诞生记”的众筹项目,本来计划目标金额是2万元,目前已经筹资超过百万元,这一成绩让迟斌和宝叔大为振奋。

这也是李志工作室成立后推出的第一个项目,看似是一个非常成功的跨界营销案例,但迟斌说,这是他们要推出的一个长期计划,可能会做五年甚至十年。

第一批参与“摇滚有脾气”计划的包括赵雷、声音玩具、爽子、惘闻、李志和吴吞等六组音乐人,他们的授权期限为一年,一年后大家可以选择继续加入或者退出,第二年再找第二批音乐人加入进来。

第一批参与项目的每一位音乐人的反馈都不一样,比如李志不喝啤酒,老迟做这个事情他觉得有意义就参加了,但他也提醒粉丝要“理性消费”。赵雷一开始不是很明白这个项目,但是赵雷很信任迟斌,而且还有啤酒可以喝就加入了。大家都没有太在意经济收益,更多的还是觉得有一个载体,突破了粉丝经济和艺人周边。

目前这六组音乐人只是作为这种模式的第一批实验者,今后还会有越来越多的音乐人出现在“摇滚有脾气”这个品牌上,迟斌希望利用这种模式推动一些音乐上的事,无论在哪里,只要喝到了这款啤酒,看到酒瓶上的音乐人,可能就会有人想找一找他们都是谁,听一听他们的歌,让好的音乐得到更多的传播。

而从迟斌的角度,他希望更多歌迷以外的人能关注到这款产品,迟斌告诉音乐财经:“在项目运作过程中,曾碰到李志的歌迷会问,我只买1000瓶李志的行不行,或者赵雷的歌迷会说,我只要赵雷的1000瓶,其他人的不要行不行?类似这样的要求后来都被我拒绝了。表面上看,这种方式可以多卖一些酒,但这完全不是我的初衷,我还是想摒弃所谓歌迷来消费自己偶像的行为。”

“当时开始众筹的时候没想到反响会那么好,所以只准备了一发酵罐酒。现在已经开了两个发酵罐在做,希望量能尽量控制在两罐以内吧。”对于到底这一款啤酒能卖掉多少,宝叔说其实也不知道最后会卖多少,所以也很难预测能给音乐人带来多少收入。人不可能什么都懂,隔行如隔山。只能说这件事大家都喜欢,大家都在努力去做,整个团队现在都投入到滚啤这个事情里。

从目前项目的众筹情况来看,除了粉丝、精酿爱好者,还有一部分是一些场地的老板,他们本身并不是啤酒经销商,但都表达了对这款啤酒的兴趣。

迟斌告诉音乐财经,他们上周在上海做了一个产品路演,一些Livehouse和书店的老板都来到现场,品尝了这款啤酒。“他们也希望在自己的场地推广这款啤酒,所以这也达到了我们最初的目的,希望这款产品能在合适的场合出现,而不是在传统的啤酒经销商渠道推广。”

迟斌认为,“摇滚有脾气”并不是一个艺人的周边,他希望打造的是青年文化的标签,更多出现在与品牌气质相似的地方,比如青旅、文化型书店、创意型酒吧、餐厅、Livehouse等文化受众更多的场所。当“摇滚有脾气“拿到大家面前的时候,是作为一个推荐独立音乐人的平台,它不是一个赚粉丝钱的营销手段,不是为了卖很多酒,而是健康推动独立音乐的一种探索。

“我年纪到了,的确不怎么了解现在的音乐。但同样作为主流文化边缘的东西,说是亚文化也行,我对精酿啤酒的生态有很鲜活的感受。好的东西,有性格的东西,执着于品质的东西,总会脱颖而出。 ”宝叔说,或许不会有太多人喜欢,但一定会深深抓住一部分爱好者的心。爱好者不见得都消费能力很强,但对于爱好的东西,他不仅仅是去消费,他会真的去支持、热爱。

还有一个小故事也让迟斌感到振奋,李志团队的灯光师是一位日本人,他看到这个项目后就给一些日本的音乐人打电话聊到这个事,大家都觉得,在独立音乐和精酿啤酒文化都很发达的日本,还没有人能想到用这种方式做推广,这让迟斌感到很自豪。

在他看来,中国的独立音乐行业没有很多模式可以效仿和跟随,因为每个国家的盈利模式和巡演模式都不一样,而且音乐版权也没有让这些音乐人能养家糊口,这也是整个行业被逼到最后想到的一些自救方法。“这个行业太小了,行业繁荣了,从业人员才会更好的活下去。”

对于“摇滚有脾气”的未来,迟斌不知道是否具有更大的商业可能性,比如三年内成立一家单独的公司去运作,考虑引入资本?迟斌本人是一个非常排斥吹牛,对资本讲故事的人,而且资本一定会对营收有所要求,这也让他比较谨慎。

事情的发展、时机、资本是作用力还是破坏力,是否控制得当?迟斌的想法是,暂时不考虑资本,目前这个阶段他还是会以工作室几个人的方式,去做自己理想状态中的商业探索。

现在一说到艺人周边,大家第一反应就是T恤、笔记本之类,其实很枯燥很单调,你们在做周边的过程中一定也考虑过这个问题吧?

迟斌:对,一定考虑,我们也做过一些李志的周边,做过衣服、U盘、杯子、笔记本等等,但评我们的能力很难把这些产品做得特别好,因为我们不是干这个的,做出来的100个杯子可能有两个是漏水的,做的U盘可能10个里有一个是读不出来的,所以很多时候我们只能做笔记本、做T恤,这些东西很直观,好就好,不好就不好,不会有太大的风险。

但是我一直不太想探索所谓的粉丝经济的潜力和价值,因为我觉得它不够好玩,而且还有点占粉丝便宜的感觉,这种做法其实也没有错,但对我来讲没有突破,还是拘泥于以前粉丝经济的思维里面。

你不是很推崇粉丝经济这个概念,但这一批参与众筹的人,很多应该还是这些乐迷吧?

迟斌:第一批买的人很多还是这些歌迷,这个我不否认。我还是想突破粉丝经济这个圈子,另辟蹊径到其他的一些地方。这种想法可能有点矫枉过正,但我们肯定会在目前的基础上做一些突破和延伸,并不是完全不卖给粉丝。

所以我一直在想,我们能不能回到最初的想法,把音乐人的影响力扩大,不仅仅限于一款产品,也不仅仅给他们的粉丝,要有一个更广的受众。包括这次我们做众筹选择了开始众筹这个平台,而不是选择音乐类的众筹平台,也是同样的出发点。

我们希望精酿啤酒的爱好者,看到这些音乐人后,会很好奇问问这些人都是谁,或者想去了解他们,以更广的受众来看这个事情,而不是以独立音乐的行业视角来讨论,这会更接近我本来的目的和初心。

目前来看,这次众筹还是挺成功的,但你们是要做一个长期的计划,你是否担心这个热度过了之后,这种模式想走得长远会有难度?

迟斌:当然我也担心,因为我不是一个专业卖啤酒的人,目前看大家都觉得不错,但可能到最后整个市场的推广力度会减弱,这是我担心的。我们花了很多心思做出来,希望影响力越来越大。

但如何持续打造?我们也没有资本的推动,也没办法去电视或者路边的广告牌做广告,在做不到这些的情况下,就要想其他的办法。我们本身不是卖啤酒的人,我们是卖音乐的人,这次就是我们做的推广实验,探索一些新的模式。所以下一步怎么做,还在酝酿和思考中,这也是我们未来工作的大命题。

李志工作室以后还会做哪些与音乐人相关的事情?

迟斌:以后还会帮音乐人做一些卡拉OK的投放、数字版权的管理等工作,经常有朋友跟我们说,现在的流行歌都这么难听,有什么好的东西能带给大家?所以其实有很多事情可以做,以前我们有很多工作都没做好。

所以我们希望做一个长期的工作室,把所有想做的事情都做出来。现在已经不是唱片公司一统天下的时代了,要做一个新的音乐人的组织模式,在音乐行业里,哪怕你是灯光师、音响师,只有这个行业特别繁荣了,才能让更多的人有适当的收入,才能留住更多人才。

那样就不会让一个摇滚现场的摄影师,去做一个婚庆摄影师了,可以让这个行业里的人都能拿到应有的报酬,大家也可以自豪的跟周围朋友说,我们是音乐行业里专业的人。

我不知道还有多少年才能达到那样的愿景,但我们的工作室会出点力,会加油,在新的时代里把很多模式摸清楚,把这个行业做得更好一点,那就太有意义了。这才是令我激动的事情,而不是卖啤酒本身。

李志在国内独立音乐人中算是最成功的案例,但很多人在一些事情上可能没有李志那样的魄力,比如在版权问题上的坚持,希望你们的力量也能影响到更多的音乐人。

迟斌:无论是李志还是我,我们还是有一些情怀的人,我们会想,一些事情为什么没有做到?国外不是做的很好吗?很成熟吗?为什么我们不行?这种理想主义的驱动力,会在背后不断的驱动我们做一些探索,让这个行业里的人怎么活下来?怎么活得更好?让整个行业更繁荣。

注:本文图片由采访对象提供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滚啤, 青年文化, 李志, 迟斌,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