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乐队鼓手多年,不甘平庸却开垮过一间Livehouse,他如今如何经营一家独立厂牌?

宋子轩  | 音乐财经CMBN |  2016-07-09 10:29 点击:
【字体: 】   评论(

他组过乐队当过鼓手,进过汽车公司做过工程师;他做过企宣,也当过Livehouse的店长;她曾经一边任职演出制作经理,一边经营自己的厂牌……

文|宋子轩

编辑|阿丽莎

他组过乐队当过鼓手,进过汽车公司做过工程师;他做过企宣,也当过Livehouse的店长;他曾经一边任职演出制作经理,一边经营自己的厂牌……

“这些故事我得从头给你讲起……”

坐在我对面的了子古古,一身黑衣,戴一副框架眼镜,面部冷峻,左臂的纹身十分醒目,“这是牡丹、锦鲤、不动明王还有樱花,去年开始做的,今年4月底刚做完。”了子古古对我介绍他的纹身,讲起了他当年那些“折腾”的往事。

“我高中毕业就学了打鼓,进大学开始搞乐队,进音乐社、玩音乐节……”或许是因为只是做鼓手的原因,了子古古相继在蘑菇团、十四行诗、Pinkberry、顶楼马戏团做乐手,但在圈外并没有名气。

2006年大学一毕业,他就去了一家合资的汽车零配件公司做工程师。为什么能去做工程师,了子古古的专业不是英语吗?他干了一杯清酒,笑着解释:其实英文专业毕业以后,什么工作都能做,当时汽车行业还不错,家里人就帮忙介绍我过去了。”

不过,热爱音乐的他并没有放弃自己的鼓手生涯,他先后跟着不同的乐队参加了张北、草莓、迷笛、热波等音乐节。“全国叫的上名字的音乐节我都去过,河北易县音乐节我也去,哈哈。”

在汽车公司已经干了两年后,了子古古觉得这种生活实在是浪费生命。2008年,他开始寻找与音乐相关的兼职机会。“在我退出蘑菇团乐队之后,他们签了索玛,主唱就帮忙介绍我过去做了企宣。”在之后的一年时间里,了子古古不仅要在汽车公司上班,下了班之后还要去索玛打卡。

2009年下半年,机缘巧合中,了子古古参与了上海MAO与索玛音乐的项目,出去考察学习了日本运营Livehouse的经验。回来之后,了子古古就成为了MAO的第一任店长。

“做这个店长我还是挺有自信的,因为我英文能力还可以,自己以前也搞乐队,设备都了解。”了子古古回忆,“当时的调音师是个日本人,特别懒,所以每次都是我跟国外的乐队聊完,再告诉它怎么弄。”

当着店长,喜欢折腾的了子古古又马上就做起了自己的厂牌——竹露荷风。“当时在MAO有那么好的资源,认识那么多的公司、乐队、厂牌还有品牌方,我就想干嘛不自己做一个厂牌,我就做了。”如此一来却让MAO的投资方也就是索玛的老板有些不满,而当时心高气傲了子古古,在店长岗位仅仅待了一年半后,就选择了离开。

不过,当时的他却并没有想到一番波折的生活正在等待着他。

退出MAO之后,了子古古找了两个朋友一起凑了120万开起了自己的山海Livehouse。“当时MAO的容量是800到1000人,育音堂是100到200人,但很多乐队没有达到能去MAO演的那个级别,但是300人的观众又放不下,我们就决定搞一个中间量级的Livehouse。”

当然,了子古古当时也并不满足仅仅做Livehouse,他还在楼上隔了一个小间做录音棚,计划背靠自己的厂牌做录音、演出、经纪的一条龙服务。

“我当时太乌托邦了!“聊到那段经历,了子古古满满都是“经验教训”。

“当时没有拉投资找赞助方的概念,什么都自己来。”了子古古分析,当时Livehouse的房租是一个月9万,虽然收支能勉强打平,但他们并不能在短时间内把投入的资金赚回来,用他的话来说,此后公司的“宫斗大戏”就此开始。

由于Livehouse经营并不如预期顺利,了子古古说,在低潮期,不再信任他的两位合伙人甚至偷偷卖掉了公司的设备,背后也在鼓动其他员工弃他而去,如此的勾心斗角经历了半年,极为痛苦。“为此,我人生第一次进了法院,后面场地的违约金也都是我赔的,损失了50多万。”

吃到苦头的了子古古不得不调转船头,转变了自己的经营方向,放弃了重资产的Livehouse业务,决心还是先从轻资产运营的厂牌经纪入手。此后,了子古古专心地做起了竹露荷风这个独立厂牌。

在山海倒了之后,了子古古不得不去北京歌华莱恩上了两年的班,远程操控竹露荷风。

用了子古古的话来说,那两年的经历对他对团队都至关重要。因为他的职位是演出制作经理,先后接触的都是像Jason Mraz演唱会、BIGBANG在北上广的巡演等一些顶级的演出。

“我当时就是负责跟Production Manager对接,看他有什么演出的技术要求,我再和本土的制作供应商沟通。负责跟所有灯光音响舞美,现场负责搭建的工人打交道的角色就是我。”

仅仅两年时间,了子古古成长惊人,他见识了完全不一样的东西,也把在歌华莱恩所学到的知识和经验带给了自己的团队和艺人。“后面公司做的演出,在制作上特别考究,制作全是我自己盯,想要提高票价就必须要把现场演出的体验提高,要不然永远都是50/60块的票价。像蛤小蟆做前一张专辑发布会的演出,我们就用了3D mapping(3D投影技术),找了中国美院的学生跟他们一起探讨方案。”

在2014年底公司成立5周年之际,该公司还承办了“普普亚洲超级偶像盛典”,邀请了包括金钟国,神话,SHINee、Infinite等多组韩星出席参演。

除了演出制作,了子娱乐还做起了海外艺人预定的B工作。“因为我们吸纳了歌华莱恩这样的团队,与国外的Agent建立起了第一手的关系。而且我们知道该如何跟他们沟通。在中国做一个演出是非常复杂的,政府、公安、消防的公关工作,你要用怎样的供应商、安保公司,如何去跟票务公司谈,很少有团队可以做到这些。”

了子古古解释说:“竹露荷风这个厂牌占占公司10%的营收都不到,了子娱乐其实是一个娱乐公司,前两天我们在韩国也把公司注册完了。主要的业务就是演唱会、音乐节制作的制作和落地这一块,包括艺人经纪、演出服务。这才是我们的大头,大概占了公司90%,赚到的钱再补充到竹露荷风这边。”

都说做独立厂牌是一件入不敷出的一件事,竹露荷风的资金投入情况是怎样的?

了子古古:开这个厂牌是因为市场有需求才开的,一开始就是帮乐队接活,因为我有资源和客户,有音乐节的人脉,其实刚开始的时候我甚至是赚钱的。不过我一直也在想,不管你有没有投入金钱,做独立厂牌也是一件入不敷出的事情,因为它投入的时间和回报是不成正比的,时间也是成本。而且,由于目前独立音乐市场的产值和规模还很小,音乐人为厂牌还创造不了那么大的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