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传统音乐公司Pre-A融资2000万元,如何转型做音乐科技?

董露茜 于墨林  | 中国音乐财经CMBN |  2016-05-21 13:53 点击:
【字体: 】   评论(

飞行者从原来的“低成本赚钱”的传统音乐公司,成为一家在资本助力下加速转型的音乐科技公司。

飞行者音乐CEO李戈(左)、飞行者音乐创始人曾宇(右)

从2011年10多位员工,到2015年中30多人,到如今近百人的规模,飞行者音乐正在迅速扩张。

”这间办公室也不够用了,我们正在找新的地方”。飞行者音乐科技公司的CEO李戈对音乐财经说,飞行者的垂直小生态已经建立,加上小样儿APP和即将推出的视频APP,飞行者的所有扩张都只围绕音乐展开,绝不会去碰音乐之外的事情。

2015年,在音乐行业打拼了十年的飞行者音乐完成了2000万人民币的Pre-A融资,投资方为弘坤资产管理(上海)有限公司。飞行者也从原来的“低成本赚钱”的传统音乐公司,成为一家在资本助力下加速转型的音乐科技公司。

2006年,曾宇在与哥们黄少锋组成的制作人组合“火星电台”走入低谷后,低调签下了反光镜、咖啡因等乐队,开始正式运作一间摇滚乐厂牌。那时的曾宇并没有长远计划,也没有商业考量。

近十年来,作为传统音乐公司,飞行者一直赚着很少的钱,但不知不觉中也建立了自己的飞行者学校,积累了音乐节制作经验,打造了不少独立乐队的全国巡演,还成为第一个走进台北小巨蛋的大陆音乐制作公司。

2015年是飞行者发展的一个转折点。在这一年,拥有媒体和营销背景的李戈(首席执行官)、技术背景的张海龙(首席产品体验官)、互联网创业和投资背景的陈驰,3位大咖先后加入飞行者,再加上在音乐行业摸爬滚打多年的曾宇,飞行者音乐科技公司的管理层架构正式完成。

前两天飞行者举办公司成立以来最正式的一场新闻发布会,力推小样儿APP。不过这款APP其实2013年就有了,曾宇、张海龙和陈驰三个人投了几十万元进去,但那时它是一个纯私密音乐人交流工具,现在才正式对外推广。在这个APP上,用户可以上传自己的原创作品,做版权交易,帮助词曲创作者们更直接的获得收益。

数据显示,“小样儿”聚集了四万多音乐人,收录了近十万首的原创音乐,开通了一键版权交易功能。

曾宇说:“最早做小样儿的动力是因为自己是音乐人,想提高音乐人交流效率,音乐人之间的交流工具,不再用e-mail发歌,会方便很多,但其实扩散非常局限。”

同时,飞行者也与愚公移山开展了深度合作,并启动全国Livehouse巡演。在为原创音乐人提供线下演出机会的同时,希望带动更多的人走进Livehouse感受现场演出的魅力。

“其实在北京的Livehouse生存环境还算可以,外地是没有内容真的过不下去,有太多场地老板找到我们希望可以带音乐人过去,以前我们没办法做,现在机会来了,我们计划在全年52个周末举行66场演出,为场地们带去内容,也帮助音乐人积累线下经验。”曾宇说道。

飞行者音乐的小生态

除以上几点,在发布会上没有说的是,这家转型为音乐+科技的公司,并不满足于音频互联网的玩法,他们已经完成了视频相关APP的开发。

据李戈介绍,在这个视频APP中已经设计了直播板块,但呈现的不会是网红,而是最直接服务于音乐的内容。同时通过全新的视频模式,也将会更好的为音乐补充附加价值,提高人们的消费欲望。

对话飞行者音乐CEO李戈:音乐的理想主义

从没离开音乐

我2007年在搜狐音乐,基本上那时候只是站在媒体的角度,发现媒体解决不了音乐行业的问题,那时候是音乐最萧条的时期。四大唱片公司除华纳做内地艺人之外,三大就基本上是个“驻京办事处”,在那样的环境下,就会觉得媒体起不了作用。

早期乐评人很有影响力,可以指导大家的审美,是因为很多乐评人有普通人很难接触到的渠道,再把这些信息介绍出来。现在互联网时代,信息很发达,每一个人都可以发表观点,成为人人都是乐评人的时代,就看谁听得多了。而唱片公司也开始付费邀请一些乐评人替唱片公司写评论,所以很多乐评人脱离了公平和权威,就慢慢衰落了。

那几年新浪和搜狐打得厉害,新浪媒体属性重量大完全不计较唱片公司的软文,所以搜狐也受到了一些影响,我很理想的工作状态就变得纠结,于是2009年我就离开了搜狐音乐。

出来之后我在麦特文化帮着陈砺志拿到了诺基亚的娱乐代理商,后来赶上羽泉出来做巨匠娱乐,我就去巨匠做了第一任COO,但那时候羽泉想的更多的还是如何做自己的品牌推广,但如果只是运营艺人的话,我的兴趣不大所以当时也有一些小分歧,为了保持友谊我就离开了巨匠。

从巨匠出来之后,我就一直处在比较散的状态,但之前在搜狐一直在做红牛的娱乐营销,红牛一直站在音乐人角度,所以那时候就做了红牛的音乐顾问。

那会儿电视媒体已经衰落了,视频网站你看来看去都有各自要去的方向,2013年我就去了乐视音乐,那会儿乐视已经有了花儿影视,我负责整合乐视的资源去变现,我的部门叫“全国整合营销中心”,经历了乐视从内容营销到整合营销到生态营销的过程。

将布局视频

为什么选择来飞行者?我看遍音乐公司,飞行者已经有自己的小生态,有很多事情可以做,所以就来了。到了飞行者之后,我要做的第一件事是解决飞行者的营收。

2014年夏天我和曾宇在一家小咖啡馆聊天。从传统的角度,你找不到一个好的线把飞行者的各个业务串起来,但营销是一个很好的点,可以把飞行者的音乐人、教学、制作等等都串起来。当时聊得还挺投机,后来也是因为对音乐的执着,直接就从乐视扑向飞行者了。

除了最开始谈的如何把业务串起来,后来我们最想做的是视频直播平台。原因很简单,音乐的价值就是0,只有加上什么东西之后才可以商业化,或者更好的商业化。所以就出来了两条线,一个是线上,小样儿APP让音乐直接有价值,另一个当时想线下太重了,但是音乐一旦被视觉化可变现的模式就太多了,所以另一点就是视频。

2014年我们开始拍VR,找了奥美的总监,各种方式都尝试之后发现行不通,因为你解决不了一个核心问题——声音的沉侵感。对于人来说,视觉的沉浸早就有了,3D其实就可以了,但是只有当声音也能沉侵才能真的实现沉侵的概念,但现有的技术解决不了。作为音乐公司,我们不愿意用高科技的概念忽悠用户,所以VR这部分我们暂时放下了。

但是视频部分确实是可行的,所以现在在做带直播功能的视频APP,视频是我们想了两年多的部分,和现在音频产品打法完全不一样,和市场上所有的视频直播产品不一样,它不是奔着网红去,内容是全新的,而且完全是奔着音乐去的。

小样儿的版权交易平台是什么?

小样儿APP其实早在2013年就有了,但当时它是一个纯私密音乐人的交流工具,不对外开放,最开始是曾宇、张海龙和陈驰我们三个人投了几十万。后来发现很多人挺喜欢上传自己的音乐,再加上独立运营的困难,也用不了飞行者的资源,所以干脆加到了飞行者的布局中。

现在我们上线了商店功能,就是我们在版权交易这一块做的流程简化。因为歌曲使用权和词曲版权是交易最密集的形式,所以我们选择从这两方面交易入手。为此我们找了4个律师,开了几次版权会议来把细节做到位。

其实这么多年来,没有人真的在直接消费音乐,在大多数人印象中,音乐是需要一个载体才产生价值的,无论你是买CD还是在播放器上付费,都不是直接为音乐买单。

但其实每一首音乐都有自己的价值,To B端(影视公司、广告公司),他们需要用音乐完成作品或者进行宣传,他们需要直接购买音乐,而是通过其他介质来消费。

那么To C端,普通人难道就不会消费音乐?现在无论你购买的什么礼物,都很难独一无二,但你可以直接购买一首歌,把音乐当一个礼物,花500元或者5000元做成一张唱片,你就是监制。而且,谁也不知道现在的词曲作者会不会是未来的汪峰,购买词曲的版权就像股票一样,这让词曲有了流通的价值。

所以小样儿就是为这些交易提供一个线上的平台,无论B端还是C端,都可以在我们这挑选歌曲,看中了就直接买走。虽然我们现在在主力做B端,已经有大公司把音乐服务打包给飞行者了。

但C端是有非常巨大的增长空间的。举个例子,每一个音乐学院的学生都希望能有自己的作品,但很难找到别人来为他写一首歌,小样儿给需要歌曲的人提供了一个平台,更甚至你买了歌之后还可以直接来飞行者的录音棚来唱。

互联网行业是“唯快不破”,快速试错,但在音乐行业,还是不能快。阿里的方向、状态都没问题,但如果不解决最原始的问题,就是内容的填充,那都没意义。

不可否认我们和阿里星球会有一些相同的功能,但小样儿更垂直,阿里是大而全,它是基于我们这类企业的成功而成功。阿里星球头两年可能会很艰难,做着做着可能就变成了粉丝经济。

能看懂音乐行业的投资人2/8开

音乐变成文化行业最后一块净土了,看似音乐无门槛,其实音乐行业的门槛非常高,不像影视,有钱你就能做,1个亿的投资和1千万的投资差别会非常大。但是音乐不一样,你投1个亿和投1千万出来的可能没什么差别。所以对资本来说理解音乐就很难,因为文化完全要靠行业积累。

从我们接触的资本来看,20%能看懂这个行业,80%都看不明白。因为文化行业最重要的是沉淀后的价值,而不是现在有个东西能卖多少钱。大部分的资本其实不叫投资,叫投机。他们觉得这个行业有可能增长,就进来要回报,但其实你不能要求一家音乐公司在一年之后怎么样。

音乐肯定可以商业化,但如果你把音乐当项目肯定不行,它本身的价值比较难开发。但是你按照音乐公司的价值去投,肯定不会出问题。一般来说资本去投公司的价值,最终都错不了,曾经的淘宝、苹果,早期都是没办法用数据来衡量的。

其实飞行者之前计划上新三板,我们的财务都正规化了,但是接触了一圈投资人,而且当时新三板的环境也不是很好,流动性不高,当时也没有做分层,我们最后还是决定融几轮。

飞行者从2011年开始盈利了,但是我们每年的收入都不高。好多资本圈的朋友,会感觉解释半天音乐他也不明白,但是后来上海弘坤资本的朋友来聊,曾宇和其中一个大股东私人关系非常好,一直是朋友,弘坤以前投传统行业,后来也看文化。他投完之后有半年没管过我们公司,对我们很放心。

后来因为看到从2015下半年到前段时间,数字上有一个比较快的增长,有一天投资人就说下午找我们喝杯咖啡,结果一聊发现原来我们是这样的公司,从原本聊一个下午变成聊到星期天,待了三天,最后说“我都想来跟你们一起创业”,我们觉得特别有意思,就是把当时我们吹的牛逼都实现了。

对于未来,我们不着急,接触了几十家了,也希望寻找到合适的股东一起发展,奔着一些大的事情去做。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飞行者, 融资, 音乐科技, 曾宇, 李戈,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