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创业者的口述:机会永远都在,学会顺势而为,尊重用户要什么!

阿丽莎  | 中国音乐财经CMBN |  2016-05-17 08:18 点击:
【字体: 】   评论(

概念很快就会过去,真正重要的是:用户要什么,我们要什么,我们怎么去做,怎么去面对接下来一个一个要去突破的东西。

“星座不求人“创始人王宏一

(曾创立可可音乐网、好听音乐网、拍秀APP)

在昨天的报道里,我们提到了投资机构英诺很看好“星座不求人”团队的执行力,因为创始人的创业经验丰富。确实,无论失败与成功,连续创业者在投资人那里更受欢迎,他们在不断的实战中,跌过太多坑,吃过太多亏,心智更加成熟,也因此在下一次创业的时候,连续创业者更加懂得如何避过一些不必要的风险。

在王宏一34岁的人生历程中,有15年都在创业,短暂成功、短暂失败,他一直在经历并享受创业这个过程。从喜欢音乐、独立独行做个人站点,到现在创业做星座动漫音乐短视频,王宏一回头去看,发现很多创业者在创业的时候,是为了“我就要干成什么,我必须实现自己的梦想,向世界证明自己”。但实际上,创业者真正应该关注的问题是:市场需要什么、用户需要什么,商业的规则是什么,然后顺势而为去努力。

以下整理自“星座不求人”创始人王宏一对音乐财经的口述分享资料:

不务正业,就是喜欢音乐

为什么会去做可可西音乐网?好好读书的孩子不会在上学的时候就跑去做一家网站。我认识十三月创始人卢中强十年了,他公司天使众筹的时候我去支持了一把,但没告诉他。我为什么拉上音乐人梁思成加入团队?包括去年决定做星座动漫音乐短视频,都是因为我喜欢音乐,也喜欢和玩音乐的人一起玩。

最早可可西就是个人网页,从一个网页发展到网站,经历了很多。那会谁知道什么叫融资,而且融资环境应该也只有IDG,机构很少。说起来很奇怪,我的启动资金就是一部电脑,自己做这个网站就够了。那时候用到的一些网络存储空间也是免费的。为了有这些免费空间,我也用了很多方法,因为我实在太喜欢这个事情了,投入了所有热情和心血。

在市场上还没有什么音乐网站的时候,竞争格局非常小,但是我比当时其它所有做音乐平台的人,对音乐内容的感觉都相对更好。在那个年代,真的很多人对这些没有感觉。第一,你要了解音乐,比如选什么样的音乐,用什么音质;第二,要推哪些音乐,这比你把网站做得漂亮十倍还重要。

现在,我们“星座不求人”最初推出的几部MV,其实画面没有做得很漂亮,但我们内容是最抓人、最下功夫的。很多人抓东西抓偏了,就好像一个美女,我们给她穿一件朴素的衣服她也很靓丽,但是很多人一上来把衣服做得很漂亮,但是那个坯子不对也达不到效果。

我把网站做好之后,就去网吧里面一个电脑打开IE浏览器,把“可可西音乐网”设置成主页。因为那个时候大多数人不会设置,网吧老板也不懂,对网吧业务不会有什么影响,这就意味着我的主页不会被改掉,所以我设置完之后,一两个月甚至一年我的网页都是这台电脑的主页。

一个网吧40台电脑,我就挨个换电脑设主页,很蠢的办法,而且你也不知道更高层面的方法怎么去推。所以那时候我逐步把一家网吧一家网吧的主页都设置成了我的网站。虽然一台电脑就一个IP,但因为是网吧,你可以影响更多的人,慢慢愿意打开我们网站去听歌的朋友越来越多,很快一天就可以达到几百个用户。

如果我今天回到1998年,就像电影《夏洛特烦恼》演的一样,用今天我的知识去做肯定就会完全不一样。但那时我全部用的是最蠢的办法。今天来看,正是因为当时用的最原始的方法,我一步步非常踏实地把用户群稳定起来了。

到了2002年,互联网有了更多的推广方式。其中一种是1乘以1的互推联盟,什么意思呢?就是我的网站关闭之后,会弹开“互推方”的网站,当然不止两方,还有ABCD…等等一起加入这个联盟。

我当时有几百个流量,加入联盟就相当于可以乘以2了。但是我琢磨其实这个联盟是有漏洞的,因为我关闭你一下,你打开我一下,我确实是800个,但是如果关闭你,你打开我和另外一家,你想想就不是乘以2了,也不是乘以3,而是乘以2的N次方了。所以当时我选择了这种方式,网站很快就从几百流量变到了几十万,最后就越来越大以至于做交换联盟的机构也做不下去了,不得不关闭。

但是,我的网站已经一天几十万流量,很难再掉下去了。那几年我不敢说可可西音乐网是最大的,但是我可以肯定的说,听歌的人至少是听过我们网站的,这是我们发展过程中比较里程碑的超越吧。

从投资“好听”到被迫主动关闭网站

2000年后到了彩铃的时代,我的运气比较好,那个时候你如果做其他的网站,反而不会赚钱,太早了。但是音乐比较特殊,早期的非智能手机都有下载铃声的需求,音乐网站是最好去触及用户下载铃声的渠道,所以在早期我们就和网通、移动去做很多SP业务,帮助用户下铃声。

在我们网站输入一个手机号,铃声就被推到用户手机里了,一个月运营商要扣15块钱,我们不等比例的分成,如果说扣10块钱吧,我至少能分到4块钱。因为用户会每月都会被持续扣费,只要用户做了这样一个动作,我们网站就能持续不断的收到钱。所以在那个时候网站很赚钱,学生时代从每月100/200元的生活费一下子每个月有几十万的收入,SP这个模式赚钱太快了......

后来为什么来北京?因为全部心思都在做网站,没有好好念书,高中毕业之后读了一个野鸡大学,这是一个重要的遗憾,后来我家里给找了一个国企的铁饭碗,他们认为那非常重要,但我就认为那不是我想要的人生,我是狮子座,性格比较自由、有主张。我姥姥在家里有重要的话语权,所以我直接跳过我妈去和姥姥商量,反正一开始也不支持,我天天说软磨硬泡终于同意了。

同意我来北京干什么呢?其实是我想留学,那是2004年。当时我找了很多留学机构聊这个事情,其中聊到我经历的时候,对方劝我“你网站做这么好,留什么学?出去苦哈哈的几年,我们一起来做一个留学网站吧!”于是我就“被忽悠”,一直留在北京了,后来那个网站做得还比较大,叫中国留学网。

因为2004年在北京各种事情,可可西音乐网也没怎么太维护,已经不是最好的时期了,不过2004年-2005年这期间,我又投资了一家音乐网站叫“好听音乐网”,成为股东,好听音乐那时候在中国、马来西亚和新加坡三地是最大的音乐网站,因为我们最早做了流量分发,在新加坡和马来西亚都能访问,非常畅快。

而且最重要的是,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版权管理非常严格,法律是不允许免费下载的,只能在线听。所以好听音乐在新加坡和马来西亚是非常知名的在线听歌网站,比在中国市场还有名,40人的团队,每个月营收在十几万元吧。

到了2004年,被称为中国第一的个人网站好123被百度5000万元收购了,好123也有自己的音乐网站,但是好123的创始人对外都称,好听音乐是他见过的最好的音乐网站。所以2006年的时候,我也舍不得卖掉好听,我把可可西音乐网卖给黄明明的趋势媒体了。

但是当时好多人找到我要收购好听,像当时酷我音乐的创始人雷鸣和怀奇也提出了收购邀约,当时雷鸣刚刚从百度出来,酷我还很小,他们也需要尽快获取用户。那时候大概是100-200万美金的价格,因为我不是初创创始人,我是投资人的身份,虽然我已经控股了,但还是要尊重创始人的想法。

我和创始人聊这个问题,当时创始人不同意,第一,他希望能够去持续这个事业,这是他一生的愿景;第二,他觉得价值被低估了,所以我们就没同意。当然中间也有一些收购方找到我们,但都没有雷鸣他们诚恳,也对团队没什么帮助。

就这样我们一直发展,到了2008年的时候,中国与美国签署了WTO互惠互利的协议,其中一个就是帮助美国去维护版权。当时很多影视和音乐在线网站已经很难找到了,我们知道了文化部的关闭名单里有好听音乐网,于2010年12月底就自己把自己给关掉了。(据2010年底的媒体报道资料,好听音乐网全球排名5900名左右,最高曾经排名到1000名以内,是国内最大的音乐网站之一,chinalabs显示,当时好听在音乐内网站中排名第6位,排名第一的是百度MP3。)

机会留给顺势而为的人

现在回过头再看的时候,其实被雷鸣收购是那时候是最好的选择。所以什么叫做一生的追求?其实很短暂,梦想就坚持了两年。为什么中国做不了百年企业?因为百年就是三代人,中间天变了、时代变了,甚至不需要这样的东西了。其实即使那个时候不关掉好听,现在来看,也没有人用网站听歌了,都用手持端的产品。我后来总结,作为创业者,一定要持续的迎接变化,顺势而为。

好听关闭之后,我把创始人拉到北京来做拍秀的CEO,从2011年末做到2014年底,我们持续做了4年。在前半年拍秀发展非常牛逼,然后差不多过了半年就出现了朋友圈,其实我们的东西就是早期的朋友圈,这个时候你就会发现很难,于是2015年初我就出来寻找新的方向了。

我一直是创业者,我的投资仅仅是因为喜欢一个人,投好听也是因为特别喜欢这个创始人。创业十多年一路走过来,每天都在摸爬滚打、摸着石头过河,早期我也不知道去和谁去请教经验,我的同学们都在球场上踢球呢。所以正因为这一点,我积累的经验才更深刻,经历过的痛苦才更深刻。

我觉得创业的机会永远都存在,我是一个乐观主义者。很多人会认为今天的创业环境不如从前了,因为今天我们想干任何一件事情,都有一个大的机构、大的玩家直接就给你堵死了,这确实是一个现状,但从另一个维度去看,这永远都存在的。做平台你确实干不过巨头,但是内容公司不一样,为什么腾讯做游戏还得去别的创业团队合作?因为创意是个人的,难以被复制的,而这也是(内容创业)的最大竞争力。

微软在桌面时期那么牛,就是垄断地位。但是到了2008年、2009年移动互联网出现了,现在我们已经几乎不用电脑了,手机用的是苹果的iOS系统和谷歌的安卓系统,已经没微软什么事情了。当然微软还有一席之地,但是谁还用Windows?它的XP已经功能做得很强大了,为什么还要花精力去开发什么Window10\Windows Vista?

机会一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这个准备是学会顺势而为。我们(星座不求人)为什么能那么快突围出来?最主要的原因是我们抓住了社交红利和短视频红利,虽然都在讲星座,但没人去碰短视频,虽然在做短视频,但是没人去碰社交。我们把动漫、短视频、星座和音乐打碎了、揉烂了,融合在一起,最后把它做成独有形态的东西。为什么我要做星座?我要做音乐?还是因为我喜欢。有趣儿的东西大家都会喜欢,才好玩,跨界的混合才有魅力。

现在二次元确实很火,不过在我来看,概念不重要,至于二次元是不是动漫,这个我也不了解。概念很快就会过去,真正重要的是:用户要什么,我们要什么,我们怎么去做,怎么去面对接下来一个一个要去突破的东西。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王宏一, 星座不求人, 可可音乐网, 好听音乐网, ,
  • 相关文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