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马现场完成A轮融资,汪峰之后黄晓明也来布局 “现场音乐内容”了……

阿丽莎  | 音乐财经CMBN |  2016-05-07 22:50 点击:
【字体: 】   评论(

今日消息,野马现场创始人李宏杰对音乐财经透露,其已完成A轮融资,投资方之一为黄晓明新近推向市场的明嘉资本。

今日消息,野马现场创始人李宏杰对音乐财经透露,其已完成A轮融资,投资方之一为黄晓明新近推向市场的明嘉资本。李宏杰说:“我们年前开始接触,年后基本上就确定了,上个月交易完成。未来,音乐现场内容将是我们最重要的发力方向,我们要做更多更好更专业的音乐现场内容,要在APP上增强用户的互动性。”

野马现场的天使投资人为知名天使投资人王啸和摇滚歌手汪峰,Pre-A轮投资方为九合创投,汪峰此轮也跟投了Pre-A轮。

据了解,2015年,野马现场直播了172场现场音乐活动,今年截至到目前,直播的场次已经超过了140场,今年预计直播的音乐活动将超过300场。野马现场目前是20人的团队,其中一半是负责拍摄方面的人员,产品技术有10多人。李宏杰表示A轮融资完成之后,不会着急扩张,不会玩人海战术,而是练好内容,让每个人的效率更高,做出更有影响力和价值的内容。

4月27日,黄晓明在北京召开媒体见面会,正式对外推出明嘉资本,主投泛娱乐领域,包括直播、视频、网络文学、VR/AR等。第一期基金将在6月中旬结束,募资规模为5亿,LP主要来自战略投资者、地方政府引导基金、母基金等。计划每年投资13-15个项目,大约每个月投一个项目,单个项目投资金额在1000万左右,投资将主要集中于A轮,但早期项目也会跟进。而A轮参投野马现场,也是明嘉资本布局泛娱乐领域的重要一步。

除了野马现场,自2015年组建团队,明嘉资本先后投资了同道文化(同道大叔)、火辣健身、火乐科技(坚果)、芭比辣妈、第1车贷、寻拍、一下科技等众多项目。

野马现场的创始人李宏杰是著名的音乐节策划人,也是知名音乐节品牌张北草原音乐节的创始人。在音乐直播潮兴起后,汪峰投资的野马现场就开始进入公众视线,野马现场以”无处不现场“为理念,为观众提供国内外的音乐演出现场直播。

以下是我们和李宏杰的专访内容:

野马现场目前每一场演出直播的播放量数据如何?用户量的数据呢?

李宏杰:我们目前每一场演出直播的数据在2000-3000左右。这个数据包括野马现场APP,也包括我们在优酷平台上的自频道、小米直播上的野马现场频道等。我们现在要并一家做音乐社区的公司,如果并进来之后,我们的用户会是百万级。

此轮融资完成后,野马现场扩张重点将是什么?内容还是用户量?

李宏杰:当然是内容,我们的内容量会越来越丰富,别太着急,每一场音乐的直播我们都要做得经得起推敲,毕竟不是纯UGC的内容。我希望更多独立音乐人来野马直播,所以我们不会像游戏直播之类的平台,弄些乱七八糟的内容,我们靠音乐,对音乐家的尊重吸引有音乐品味的粉丝,不会为了流量去牺牲我们的专业性。

今年被称为直播元年,各大直播平台被资本追捧,你如何看待今年直播这一场血战?

李宏杰:就连Facebook都做直播了,这是全球最大的社交平台,它把直播的按钮放在首页非常醒目的位置。我觉得互联网产品如果错过了直播这一波浪潮,就会错过互联网的入口。为什么呢?现在其实大家都觉得直播可能是会干掉微信的一个产品形态,因为微信毕竟还是语音,但以后你我之间如果要对话,直接开直播就好了,交互做得更高级,用户体验更好,完全有可能颠覆微信。

你们作为垂直门类的直播平台,和映客APP这样的综合娱乐直播平台竞争有什么优势?

李宏杰:你看映客平台上有一个“音乐”功能,音乐对直播来说绝对是杀手锏一样的功能。因为如果光靠人在那里嘚吧嘚说段子,观众很容易就会审美疲劳。但音乐不一样,它会是人们非常重要的交流媒介,用户就没那么烦了。现在各大直播平台都很看重音乐,当然映客是大平台,追求的是规模效应,它背后的团队也是做音乐出身的多米音乐团队,本身和多米音乐应该也是共享一些曲库和资源的。

对于我们这样的直播平台来说,我们一定是精准,实际上在综合性平台上,音乐人没什么存在感,也不会被Care,但是在我们这里,我们重视他们,会有未来的宋冬野、马頔,他们拼的是才华、不拼颜值。民谣当年是小众,现在也很大众了,我相信未来会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对音乐有追求,我们要满足的就是这部分人群。

据你测算,对音乐有品位需求的年轻人大概是什么规模?

李宏杰:我认为对音乐有品位和需求的年轻人应该在5000万-6000万人之间,而对于独立音乐、小众音乐有消费需求的年轻人应该在1000-2000万人之间。其实虾米音乐当年崛起、网易云音乐这两年迅速崛起累计过亿用户,都是从小众音乐开始的,吸引的都是对音乐有要求的重度垂直用户。

我坚信这样的年轻人会越来越多,而且千万不要小看这批年轻人对音乐的喜欢,这个时代和我们那个时代已经不一样了,他们现在有更多渠道去接触多元化的音乐,无数的小众才组成了大众,音乐是一个特别容易细分人群的文化产品,喜欢民谣、爵士、电子、摇滚、金属等等,这些年轻人对音乐的消费越来越细分。

而且,最近尼尔森音乐的数据也说明了,在中国实际上现场音乐的消费比美国还高,这说明什么?除了电影之外,你想想还有什么娱乐产品是年轻人会高频次消费的?就是音乐,否则生活太无趣。

我们在微博上分别搜索了“草莓音乐节”、“迷笛音乐节”、“长江音乐节”、“滴水春浪”等,发现五一期间几乎所有音乐节都被吐槽了,当然草莓在风口浪尖上。作为音乐节操盘手,你怎么看?

李宏杰:其实一点都不奇怪,我们当年办张北音乐节的时候,遇见的骂声比这惨多了,媒体实际上也有点小题大做了。如果你去过国外音乐节的话,从停车场到现场至少需要15分钟,必须把动线拉长,户外音乐节出现拥堵特别正常。

而且土啊沙啊这些,国外的户外音乐节也都是,第一天还是草地,第二天就都是土了,你去参加格拉斯顿伯里音乐节(Glastonbury Music Festival)也会遇到这些问题。如果图干净,完全可以呆在城里去体育馆看演唱会,而不是跑去参加音乐节,脏鞋子这种事也值得吐槽,说得太夸张了,你就是在北京街头走路鞋子也会脏的。

参加音乐节是一种生活方式,比如说火人节,全世界最聪明的人都会去参加,但是到那里就没有网络。而主办方就是希望你回到最原始的状态,刺激大脑的终极体验。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Elon Musk)、亚马逊CEO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谷歌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奇(Larry Page)和Facebook 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都去参加,我们今年也会把音乐、科技和艺术带到沙漠里。

至少这次草莓我没看到那些经常参加音乐节的乐迷在骂,玩过音乐节的没有人吐槽,感觉骂的人都有一种“叶公好龙”似的体验,我觉得就是超级草莓引来了超级期待,当然音乐节规模大了,面临这些问题也很正常,比如指示牌太少了,第一次参加音乐节的人肯定会慌。所以我们今年也不希望呼啦来几万人,我们就呼唤志同道合的人,不呼唤那些看热闹的人,把户外音乐节当拼盘演唱会去看的人。

国内音乐节市场目前还是有点混乱,你怎么看音乐节市场的发展?

李宏杰:事情分两方面,市场很大,但是很多操作的人,把音乐节想得太简单了。特别多的草台班子涌进来,干一票亏了第二年就没了。其实音乐节的很多操作没有那么简单,我觉得国内应该有这麽一个协会,找老沈啊,校长啊,一起弄一个音乐节的培训,定期去国外牛逼的音乐节参观,给他们讲安保、舞台、志愿者管理等等。

实际上,很多人并不是热爱音乐才进来做音乐节,因为音乐节头两年肯定是赔钱的,只有真正热爱音乐的人,第一年亏了,第二年还会办,才会一年又一年的坚持下去。我们都知道,音乐节坚持下去的品牌,没有亏钱的,不过很多事情确实也和大环境有关。

对于音乐行业创业者的融资,有什么经验可以分享?

李宏杰:其实现在很多金融机构的人是不听音乐的,所以用经济的数据去衡量音乐的价值,就很难看懂音乐的价值。目前阶段确实会比较难。但是我觉得未来中国的音乐市场会非常大,它的价值未来至少不比电影市场小。

插画:刘鹏飞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野马现场, 融资, 直播, 音乐节, ,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