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钧:“音乐是‘+互联网’的产品,死掉的都只是曾经的商业模式。”

于墨林  |  2016-04-10 10:36 点击:
【字体: 】   评论(

“音乐产业本身从来没有死过,死的是各种商业模式。那么原来商业模式死的原因在哪?在于产业环节太多,剥削的比重太大了。”

由音乐财经和方正证券联合主办的“音乐+”高峰论坛肇泛音乐产业投资峰会,在北京国宾酒店完美落幕。我们邀请了多位行业内外的专家、从业者进行了相关的主题演讲。

太合音乐集团首席架构官、合音量APP创始人郑钧,也分享了他思考的关于原创音乐在互联网时代下的变现模式。

曾经音乐产业的模式

今天是一个关于讨论行业和资本运作的一个峰会。任何行业投资不投资,首先了解这个行业是怎么运作的,产业是怎么运作的,这非常重要。

我能分享一点战斗在第一线人的经验。我在做歌手以外,也就是五六年前,我想过这个行业的问题在哪,有什么解决的办法。

其实这个行业原来商业模式非常成功的。三大之类的这些公司牛在哪呢?是因为投资一个艺人带来的收入,足以让那个公司生活很多年。以前五大唱片公司是没有经纪公司的,他们不签艺人只做唱片,因为特别简单利润又最大。当年华纳做麦当娜,一张唱片火爆之后,那张唱片挣的钱足以让华纳很多年一直赔也没事。

音乐行业根源是词曲作者的作品,但现在他们在产业链最末端的。一首歌在原来的商业模式下挣100万,在国际上按版税比例算给你百分之几的收入,但是在中国模式之下的词曲作者,按国际惯例分版税,能拿到1块钱就非常了不起了,因为没有任何公开的数据。

在中国音乐产业环节下,作为词曲作者没有可能活下去。他的可怜比农民还可怜,农民看天吃饭,词曲作者基本上看脸色,唱片公司高兴了,我们良心发现给你结一点钱,各种机构说可以替我们代理词曲,代理完,钱在他们口袋里放着,我们没有看到钱。

一个国家是否具备音乐工业、音乐唱片产业有一个标准,是每年至少要有10张以上非常有水准的唱片产生,100首非常经典的歌曲产生,才能构成一个唱片行业一个工业。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始终处于农业和作坊的状态。

音乐产业从没死过,死的是曾经的商业模式

现在互联网来了,原来的商业模式肯定死。不过我纠正一个观念,音乐产业本身从来没有死过,死的是各种商业模式。那么原来商业模式死的原因在哪?在于产业环节太多,剥削的比重太大了

当互联网冲击传统模式的时候,很多人觉得盗版起家的公司,把音乐行业毁了,其实毁的只是唱片公司的原有模式。不过原本模式垮了,对于我们词曲作者来讲无所谓,本来就没有钱。但我发现互联网对于“音乐+”本身是一个巨大的机会,因为互联网核心是去除中间环节,而传统的模式就是在中间环节。

六年前我考虑怎么解决这个问题,这个行业怎么了,怎么办。2014年底我得到消息说2015年国家对音乐版权开始实施保护了,我觉得时机差不多到了,我就做了我计划好几年的合音量。

帮助词曲作者的合音量

为什么中国音乐产业这么差呢?根本上来说是因为没有持续的、好的音乐词曲产生。所以我们合音量,做的就是让词曲作者有机会以最快的速度变现。

具体来说,你只要在合音量平台上上传你的作品,整个系统会生成一个版权的模式,他写了一段词占多少版权,他写第二首词占多少版权,有人谱曲占多少版权,基于我对这个行业的了解,每个环节贡献大小占的大小,不需要原先的唱片公司和版权公司在中间搭桥。

我曾经想过这样的可能性,大家以音乐为生的是少数人,美国能成为金字塔尖职业音乐人是非常非常难的事情,除了每天刻苦创作以外剩下是祈祷,中间那一等人几乎没有人做职业的词曲作者靠这个生活赚钱,那一部分人拿到中国来完全就是职业的词曲作者赚钱。

曾经我这样设计合音量,让美国中高水平的词曲作者,把他们写的旋律和编的音乐上传到合音量上,中国人来填充文词,拿给大腕大咖,这歌产生利润的时候大家能分到相关的版权收益,这是第二个巨大的贡献。

合音量在运营了大概4、5个月的时候,我们和拉卡拉做了一次活动。用户集体创作,为拉卡拉写几首歌,拉卡拉出100万的奖金。3个月后,累计7万多用户上传作品,大概有4、5万首歌。产生的质量,让一个国际唱片公司老总听了之后,都表示想要发行的水平。当时前10名每首歌10万奖金,很多人一辈子没见过10万长什么样。而且各种职业的都有,也有新东方老师之类的,他们都热爱音乐,但音乐却无法让他们糊口。

音乐是“+互联网”的产品

后来,我们正准备做A轮融资,然后太合的钱总说别融了,我把你收了吧。那么我去太合的原因是什么呢?第一个原因我做这件事的目的真的是我觉得这个行业需要一种有效的解决方法激活这个行业。

音乐这种产品是基础性的精神食粮。人类演化到今天,我们依然要吃饭和上厕所,我们基本生理功能没有任何别的变化,从精神食粮层面是一样的。

音乐被激活不会是纯粹的互联网产品。它不是“互联网+”的产品,是“+互联网”的产品,必须在音乐行业本身特性之上,+互联网的资源优势,从而激活这个行业。投靠了太合土豪,我能更快的实现合音量的想法。

我去太合的第二个原因是,它现在是除了BAT之外唯一既拥有传统唱片公司资源又拥有互联网资源的公司,这可以实现很多的想法。

现在合音量做了一个全球首创的现金排行榜“T榜”,两周开一次榜,第一名拿10万块钱,第二名拿多少钱,这能帮助写歌的人最快变现。

之前说做现金排行榜,百度音乐原来的CEO特别焦虑,怕没人上传,我说不行我们可以买歌塞进去。结果第二天、第三天的时候,就有五六百首非常好的歌曲上传了,第一周结束有1000多首有品质的歌曲。然后他又焦虑了,说歌太多听不过来怎么办。我说我们还可以2C,我提出听歌也能赚钱的观点。

关于音乐这个产品,我们停留在传统思维里面。花钱买唱片听,或者现在提出的流媒体买一首歌听,这是错误的,音乐的产品在这个时代完全有很多全新的使用方法,因为他是一个产品。你把他作为一个产品来面对的时候他有无限的可能,所以我们提出来听歌也能赚钱。

我们鼓励好的品味,有些人有好的品味这些人叫乐评人或者DJ,这些人因为传统模式衰落他们消失了,所以我们希望好的品味能变现,我们颁奖给听歌选择的人,他选重了也可以分十几万,也是皆大欢喜的。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郑钧, 互联网, 商业模式, 变现, ,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