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中强:音乐是IP的源头,以投资激活民谣音乐产业链

于墨林 |编辑:董露茜  |  2016-03-22 08:18 点击:
【字体: 】   评论(

2016年初完成A轮融资的十三月唱片,在2015“民谣年”之后也展示出了准备起飞的姿态。

十三月创始人卢中强曾对音乐财经感叹“一将难求”。如今过了半年时间,卢中强对音乐财经表示,“已经想清楚了十三月未来的发展模式。”

“既然现在这个时代,已经很难纯靠打工的方式找到年轻的、特别精英的人来跟着一块干了。那就干脆转换思路,找到他们,投资他们。”卢中强认为,从资本层面合作效率更高,未来将坚持以此模式丰富十三月的“生态圈”。

具体来说,除了会继续寻找合适的团队投资,十三月将会把原本旗下的各部分业务团队变成(或等待变成)合资公司或独立工作室。

2015年十三月获得来自微影时代超千万元的A轮融资,开始发力搭建“民谣生态”和“音乐IP跨界”。

2016年,十三月将围绕着民谣做更多跨界的拓展,以“民谣音乐”为IP源头,通过跨界的活动及大电影激活一整条IP产业链。

“十三月就成为一家最上游的服务公司,我投资他们但不会过多干涉,当哪个团队需要什么资源的时候我都会对接过去。”

卢中强对单纯靠音乐赚钱持悲观态度,他做IP又做跑道,正努力让“十三月=民谣”这个等号成立,他说:“不管我是做影视、做跨界、还是做什么,永远都不会跳出民谣的生态圈。”

据音乐财经了解,十三月目前正处于A+轮。

下文整理自音乐财经与十三月唱片创始人卢中强的采访资料

中国音乐财经:去年拿到微影的投资后,做了哪些业务的布局?

卢中强:我希望把生态做得大一点。新乐府会是一个生态,它也是垂直领域的一种可能,本身就有点像我们当年做“民谣在路上”。

去年新乐府一年的演出,就是想把跑道先建立了,把产品做得相对极致一点。比如,新乐府很多视频的设置就是冲着B站的小孩去的,要在B站上面让这些孩子们觉得酷。

大冰这个产品现在基本成熟了!通过大冰的(巡演)项目,十三月把自媒体搭建了出来。去年整年通过我们自己的微信号卖了150多万的票,在喜马拉雅和荔枝两个电台我们也做了十几万(的流量),现在还做成了七家传统音乐台的日播方落地,这些成绩是去年依托大冰这个产品搭建出来的。

我认为现在缺一个更职业化的平台,为年轻音乐人提供更精良制作的整合,这是重点。所以投资众乐纪,可以帮我们解决一些发掘、整理和包装(年轻音乐人的工作),我们也可以给他们一个更专业的平台。我们也希望今年通过众乐纪再把生态丰富起来,比如,众乐纪的一个众筹音乐节现在已经开始在做了,这个音乐节想把“民谣地图”上的人都聚过来。

十三月在南京开了一个空间,4月份开业。目前我们已经确定了两场演出,一场叫“万马苏狼”,就是万晓利、马条、苏阳、老狼,另外一场就是众乐纪。袁惟仁加王筝的演出也会在那里搭个场地,大家可以在那玩各种可能。

中国音乐财经:关于做天使投资这个想法,是怎么形成的?

卢中强:去年做大冰的项目招了些年轻人,一开始我老想着这不行那不行,

后来开了几次会,我发现我说不过这帮孩子,就彻底不管了,完全你们去干,我什么都不管,结果事情就成了。因为代沟,这是两代人,我觉得要相信自己老了。

像以前那种纯靠打工的方式其实是非常难找到年轻的、特别精英的人来跟你干。如果我们想到了一个好点子,招聘团队再搭建起来要等很久。所以我们今年干脆也转变思路,想做什么事的时候就去找团队,团队靠谱就行,那我们从资本层面来合作。

这么多年,十三月一直寻找一些新的可能,这是我们一直没有改变的地方。现在十三月拥有一些资金、技术、人脉和线上线下平台,可以把这些东西聚合,把“众”做起来把每一件好玩的事,变成一帮牛逼的人自己的事。一荣俱荣,一辱俱辱,就是你们自己的事,对不对?我做天使分包出去,我的各种资源会向团队倾斜,这个方向未来会越来越有意思。

中国音乐财经:投资人怎么看?

卢中强:关于我的投资人,我也跟他们讲明白了玩法。让他们把我看成是一个对IP非常敏感的天使,并且我拥有让优质IP快速成长的办法和团队。同时,我也永远不会跳出民谣这个圈,不管是做影视还是做跨界,我都会围绕民谣的这个生态去做。

现在新乐府是一家独立的公司,大冰也会做一家合资公司。我把最好的资源做最有效的调度和整合,未来谁在里面做Leader,你们谁就干。而且未来你们谁长得最狠,我(资源)就倾向于(支持)谁。

音乐之外,我们还有一家公司十三月影业,十三月的一个副总喜欢影视这块业务,这家公司的运作差不多同步进行,下个月A轮快完成了,今年预计电影可能会是一个比较大的流水。

中国音乐财经:你为什么如此看重音乐IP?

卢中强:你必须要把音乐看成是IP的一环,你要想明白,现在想靠(音乐赚钱)你就死了。那天你们发了一篇文章《音乐行业的99个问题》,我发给很多人看,大家共同觉得确实是这样。我看体育互联网就觉得特别有意思,一边在摧毁一边在重构,但是音乐这边就全是摧毁完全不重构。

所以,你只能把音乐看成是互联网的一环,想清楚这一环还有什么可能?我们现在都是把这一环想到各种可能之后,再去做事。而且,我再也不可能像以前那样,毫无来由的去投资做一张唱片,我们现在做任何事情都会把它想象成音乐之外,还有什么可能?

比如,我们今年下半年做的一些唱片,基本上都是要么跟‘影视’,要么跟‘电商’合作,跟所有的这些环节(产生联系)再或者我们现在做的《民谣在路上》大电影,就是为了把民谣带进影院。而同时,这部电影IP还可能彻底激活我们音乐节的IP,因为这个电影是在音乐节首发。

我现在想明白了这之间的关系,音乐就是一个IP的源头,它究竟还能够产生哪些衍生产品?如果这个问题没想通,音乐一定不能做。你想,百团大战这样的事情,我们干不了,根本就是赌。基于选秀的这一套,其实我们也切不进去。现在有很多东西在中国都是个案,你拿个案出来其实分析不出一套可操作的持久的模式。

中国音乐财经:十三月现在的营收如何?

卢中强:现场音乐的收入占比最大,今年最大的一块收入来源还是在演出,众乐纪、新乐府、万马苏狼、大冰等。今年商务还行,而且新乐府有政策红利,从一开始我就知道它一定是一个政府会特别支持的项目。再往下,我希望把渠道做到极致,大电影会在今年9月份全面进入宣传发行阶段,做一个相对爆发式的激活。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卢中强, IP, 民谣, 十三月, ,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