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了200万天使投资,民谣音乐人陈鸿宇可能是今年的“爆款”

于墨林 董露茜  |  2016-03-17 08:11 点击:
【字体: 】   评论(

作为独立音乐人,他红的速度比自己想象中要快很多。2016年2月,陈鸿宇的社群品牌“众乐纪”获得了十三月唱片200万元的天使投资。

陈鸿宇,创过业、打过工,正巧他在音乐财经短暂工作过几个月。刚认识他的时候,他的微博粉丝只有小几千人,从2015下半年到现在,他的微博粉就迅速涨到了3.9万,每一条微博下面都有女粉丝喊着“陈叔”、“老公”。(李志微博粉丝30万、马頔78万、宋冬野76万、好妹妹乐队秦昊张小厚分别58万、27万)

作为独立音乐人,他红的速度比自己想象中要快很多。2016年2月,陈鸿宇的社群品牌“众乐纪”获得了十三月唱片200万元的天使投资。

突然就小红了?

2015年12月,在音乐财经的一场活动上,十三月创始人卢中强和陈鸿宇相识。卢中强当时就觉得这个孩子很聪明,有备而来,知道在一个场合该以怎样的方式引起关注。

其实我觉得民谣音乐是缺这种东西的,称之为包装推销吧。所以我当天晚上回去就听了他的音乐。在此之前,他给我发过微信,推荐过他的作品,我都没听。”

卢中强当晚听完他的作品之后,立刻上网搜索陈鸿宇作品的相关数据,他发现,“他真的有粉丝。”到了年底跨年,陈鸿宇和朋友们在一家名为DDC的Livehouse演出,卢中强也去看了,当晚的票卖得还比较贵(150元/张),居然全卖光了。主办方对老卢说:“要是再开放卖的话,都能卖四五百张没什么问题。”

现在,陈鸿宇正和搭档马雨阳在“折腾”搭车巡演的途中。在巡演开始前,其预售票房就已经达到50万元,在一些略偏僻的Livehouse也能卖出400多张票。某Livehouse老板看到一个不认识的民谣音乐人陈鸿宇卖出如此多的票后,也不禁感叹“太诡异了”。

尽管陈鸿宇离走上主流还有很长距离,不到4万的粉丝也不算什么。但其实他在各音乐播放平台和一些圈子内已经形成了一定的影响力。豆瓣上《早春的树》播放次数已突破10万,带许多人进坑的《理想三旬》在去年12月底QQ音乐的播放次数也突破200万,网易云音乐上陈鸿宇首张专辑《浓烟下的诗歌电台》8首歌曲评论全部999+,这种整张专辑都受乐迷欢迎的情况还比较少见。

陈鸿宇的粉丝们还愿意为他消费。根据乐童音乐众筹的数据,陈鸿宇首张个人专辑的众筹项目最终筹集了约28万元,是其最初设定目标的1000%。根据支持人数3226,可以算出平均每人花费了86.1元支持他。其中2777元、1777元档的众筹回报,也分别有3人、4人支持。

2015年7月7日才开始筹划第一张专辑《浓烟下的诗歌电台》,短短几个月时间却拥有了不少埋单的忠实粉,如果从过去的独立音乐圈角度来看,陈鸿宇绝对是幸运的。papi酱一夜爆红,如今的“移动互联网”在传播上给了很多年轻音乐人好处。

卢中强则称他在陈鸿宇身上找到了“中和”,也就是音乐人同时具备音乐创作能力和对音乐传播的商业头脑。“因为他有一套非常成熟的想法,就是说我想怎么干,我想怎么运营,而且他上来就跟我说我有团队,这个让我特高兴。”

对于音乐内容,卢中强说:“我特喜欢陈鸿宇的唱,不像他这个年纪的孩子唱歌传递出的感觉,我觉得他比较像民谣那种偏行吟的方式,从行吟的角度来说他挺极致的。而且他对唱歌的认知特别好,他和乐手鹏鹏,在演出中的经过都是设计过的,虽然这个设计跟职业者相比还差一点,但是他们在前奏、间奏整个编曲的主动机上的设计,是难能可贵的。

李志从2005年-2014年一共发表了8张原创专辑,现在到哪里都是被追捧的“前辈”。但早期李志却如“丧家之犬”,因为没钱,把前三张专辑的版权都卖给了口袋音乐,据回忆“十年版权也就卖了几千元”。而曾经被李志喷的“麻油叶”和“好妹妹乐队”,也是经历了四五年的时间,以及每个人持续的作品创作,才在2015这个“民谣年”从小红走向大火。

再回头看陈鸿宇,2015年1月众筹众乐纪合辑的时候,歌曲的名字还暂未确定,陈鸿宇还在为生计和前途发愁,2016年1月就已经卖出了50万的巡演预售票房。

附众乐纪首演至今部分演出的具体数据:

众乐纪:不要偶像,要众创,玩社群

陈鸿宇生于1989年,高中就组乐队玩音乐,写了不少歌曲,但都没有发表。他的职业经历丰富,做餐饮、打工送外卖、电台做策划,从内蒙古大学新闻专业毕业后来北京的他和其他北漂一样,对未来充满希望又时常感到迷茫。

于是在2015年1月,陈鸿宇凭兴趣创建了众乐纪。据陈鸿宇表示,众乐纪的创建是在其成为音乐人之前,那么众乐纪究竟是要做什么呢

众乐纪大体思路分为两部分,一条线是音乐人,一条线是社群

社群部分有一些像罗辑思维的玩法。众乐纪以这一次陈鸿宇马雨阳搭车巡演做为契机,建立了27个地区QQ群+2个全国QQ群,在巡演之前这29个群中大约有4000人,目前这些人活跃在QQ群中分享自己对音乐的喜爱。

不过众乐纪也不像罗辑思维,因为从陈鸿宇对于未来众乐纪的期望来看,相比于罗辑思维成员的获得什么,众乐纪更希望的是让成员创造什么

比如做众乐纪合辑“听后感”的文字征集,或者做一个舞台剧的各部分人员招募,以此来让社群成员参与众多有趣的活动,同时通过成员完成项目后的每一次主动分享,达到宣传众乐纪以及扩大众乐纪影响力的目的

虽然目前社群的活动都围绕众乐纪的项目,不过这并不是陈鸿宇对众乐纪的最终期望。

“我希望能达到这种效果,一个普通人进了社群,可能也不喜欢我们的歌,但是他有能力,比如说会写报道或者会摄影,他在社群中能不能组成一个二三线城市演出策划小团队,策划外地的一些人去当地演出,或者是策划一个当地的合辑。”

沿着陈鸿宇的目光看,虽然众乐纪是一个社群品牌,但其实更像一个提供聚合功能的平台。它为社群中的每一个人提供可能需要的素材以完成作品(项目),在作品生成后还能够通过这个平台推广、销售。

而且与其他平台相比,众乐纪的社交优势比较明显。因为以社群为活动中心,会使得人与人之间的联系更加紧密。先平台再社交与先社交再平台,对用户的体验来说一定是不一样的。

关于音乐人,虽然不是众乐纪的核心,但却是推动众乐纪的力量。

目前众乐纪有三位音乐人,分别是陈鸿宇、马雨阳、冯佳界。在众乐纪社群没达到理想状态之前,音乐人则是吸引受众的标志。比如现在QQ群中的用户大都是喜爱众乐纪三位音乐人的,因此目前也只有围绕三位音乐人的项目才能调动社群用户的积极性。

音乐人与众乐纪的关系并非传统唱片公司的签约式,据陈鸿宇介绍,众乐纪会与志趣相投的音乐人考虑深度合作。因此众乐纪音乐人数量的扩充会非常缓慢。并且,陈鸿宇希望在众乐纪中弱化偶像、强调“众”,只是将音乐人作为初期吸引用户扩大社群影响力的手段,同时通过众乐纪的活动为音乐人提供收入。

因此,综合了特殊社群和音乐人的属性,使得众乐纪与普通偶像粉丝群有了极大的不同之处。

首先它不是一个只围绕众乐纪音乐人的“粉丝群”,它是一个调动成员积极性去创造的交流社群;其次,假若社群部分达到陈鸿宇的理想状态,那么社群也将成为众乐纪的收入来源,以减轻“押宝”音乐人的压力

商业未来:“众”才是酷

陈鸿宇从来不忌讳谈商业,他认为音乐人只要在创作音乐的时候不商业,当作品完成后,去推广、传播是再正常不过的一件事。陈鸿宇认为,只要做得足够好,稍微有点商业头脑总不会缺钱花。

在营收方面,目前众乐纪的社群还没有获得收入,“音乐人相关”产生的收入是众乐纪的主要收入来源。

比如通过众乐纪售出的专辑、组织的巡演,众乐纪和音乐人都会拿到相应的分成。据陈鸿宇介绍,众乐纪无论是专辑售卖还是巡演都会拿到3成的收入。关于音乐人的分成暂时没有标准,目前为每个项目单独敲定

而关于深度合作的音乐人如何分成,陈鸿宇笑笑表示因为暂时还没有分红的问题,所以还未考虑。

如果未来众乐纪社群部分也开始了自主的内容生产,当这些产品成功通过众乐纪的渠道推广、出售,也将为众乐纪带来一部分的收入。

“这些小团体的作品能够为众乐纪带来新鲜的血液,良性的循环。但如果他们能够独立完成一个项目,那么收入就属于他们自己的。我希望最后每一个地方的社群都能成为一个‘五脏俱全’的小’众乐纪’,那时候的‘众’才是真的酷。

虽然众乐纪自带盈利能力,但对于陈鸿宇来说,他并不希望众乐纪变成一个赚钱机器。他认为能够实现“众”就已经足够。

“如果说以后的众乐纪可能会慢慢的股份稀释,或者有更多的人加入进来,这个公司不是我的了,但是它实现了’众’的这个想法,我觉得就足够了。”陈鸿宇开玩笑说:“毕竟我自己就是明星,又长这么帅,代言一下或者演出什么的,我自己可以挣钱的。”

未来面临的考验

作为管理者,刚上任的陈鸿宇也有烦恼。

虽然陈鸿宇的首张个人专辑众筹以1000%的成绩超额完成,但在乐童众筹的页面下,我们看到有2页的评论反馈了自己的不满。

“说好的手写信呢?就两张空白纸?”“延期那么久就发出来几张彩印纸,几个月的时间连几千个自己名字都写不完?”“CD里面没有文件?”“专辑到了,压坏了好伤心……”

造成上面的原因可能有许多,快递公司、团队、时间都是可能造成问题的因素。但对于这些早期的支持者来说,虽然是客观原因,如果一些细节没能做好,会影响到支持者的心情,进而影响对陈鸿宇以及众乐纪的信心。

在如何管理团队方面,陈鸿宇要从原本的“单枪匹马”变成团队的领导者,他仍需要学习和摸索让大家覆盖到对乐迷的每一个细节和体验。

另外,作为音乐人,音乐作品才是人们衡量音乐人的根本准则。2016年,陈鸿宇将会有半年的时间忙于巡演,接下来众乐纪的各个项目也将会牵扯其精力。相信很多乐迷也很期待看到陈鸿宇的第二张专辑,所以如何保障出产优质的音乐作品也是陈鸿宇需要平衡的地方。

卢中强也曾表示陈鸿宇还需要更多的积累,“李志能够有今天,与他已经做完的八张唱片(有关),积累的过程是重要的。”

目前社群的部分几乎还停留在假想阶段,何时才能真的达到陈鸿宇的理想状态?对于众乐纪,前方也还有更多考验。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陈鸿宇, 卢中强, 众乐纪, 民谣, 众筹, ,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