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古典音乐走下神坛,成为引领风尚的经典

张宇彤 李斌  | 中国音乐财经CMBN |  2016-03-16 10:39 点击:
【字体: 】   评论(

古典音乐400年里有太多分流和奇闻轶事,莫扎特也要吃喝拉撒睡,我们要做的就是把他们拉下神坛,让古典音乐活起来,也告诉大家,听古典并不是一种仪式感很强的事儿,穿着牛仔裤T恤照样可以听古典,照样可以引领潮流。

一个是医生,一个是交响乐团的指挥,洛奇和戚缪笛因共同对黑胶唱片的爱好成为非常要好的朋友,又因共同的愿望,成立了洛奇音乐图书馆。他们希望把好的音乐传播出去,培养年轻人对于黑胶文化的认识和爱好,让更多人了解经典,提升艺术修养。

而作为音乐图书馆的创始人,洛奇和戚缪笛有着不一样的音乐人生。

“音乐是我生命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我把它当成一种信仰来对待。”洛奇是一名医生,但他从小就喜欢音乐,无论是读书、学医还是工作,30年来音乐一直陪伴着他。

出于对古典音乐、黑胶唱片和发烧音响的热爱,他希望通过一个平台让更多人爱上这些美好的东西,于是,5年前他成立了一个公益性质的工作室,利用小沙龙的形式欣赏黑胶唱片。在经营这个工作室的过程中,他结识了戚缪笛。

戚缪笛出生在音乐世家,他后来也学了指挥专业,现在宁波市学生艺术团交响乐团任常任指挥。他对黑胶的最初印象与很多80后一样,由于父母都是搞音乐的,家里有留声机和数量不小的黑胶唱片,受家庭环境熏陶,他从小就喜欢音乐。

但随着科技水平的发展,黑胶渐渐被大众淘汰,戚缪笛听CD听久了总觉得听不到真实的声音。

2003年,戚缪笛和同学一起去买盗版CD,经过唱片店的时候,听到里面在放贝多芬的《小提琴协奏曲》,勾起了他儿时的记忆。当时每月只有600元生活费的他,还是咬牙买下了这张80元的唱片,这也是他收的第一张黑胶唱片。

如今成为了职业指挥的戚缪笛,他指挥的每一部作品都会找黑胶版本来听,他觉得黑胶的物理发声是其他音乐介质不能比的,而且指挥时需要的很多黑胶曲目没有CD版本。黑胶有很多这方面的资源,并能直观地让乐团欣赏以前伟大指挥家演绎的范本,这就是他走上黑胶发烧的起因。

而洛奇和戚缪笛的相识后,发现两人无论是对音乐的喜爱,还是对黑胶文化的认知上,都有非常吻合的想法,于是决定一起做一个音乐图书馆,推广黑胶文化。


黑胶实验室:你们的音乐图书馆主要以什么形式体现?

洛奇:我们首先和宁波图书馆对接,每个月做一次黑胶音乐的分享会,沿着“古典音乐400年”的时间历史,从巴洛克讲到现代派,并用黑胶的介质请大家欣赏。

戚缪笛:我们会做一些古典音乐的普及,但和那些用CD放录像普及的形式不同,我们用的播放介质是黑胶,这样就会吸引很多人。后来从去年8月份开始,和宁波图书馆合作做讲座,现在已经做到了第七期。

黑胶实验室:为什么会选择用黑胶做介质,向大家推广古典音乐?

洛奇:我们觉得现代人生活节奏越来越快,很多人听音乐也太过便捷。但古典音乐或好的爵士乐是需要用黑胶来呈现的,它会在还原音乐作品深刻细节的同时,给你一种仪式感,能让受众感受到音乐作品中精神召唤的力量。

比如19世纪末马勒、瓦格纳的作品,只有经过好的音响器材去还原,才能产生巨大的能量感,强烈的打动听众。

黑胶本身也并不是一个工业产品,而是一种文艺情怀。在五六十年代时,只有中产阶级以上生活水平的人才能买得起黑胶唱片,所以它也是那时候人身份的一种象征。从这些方面入手,就很容易让大众,尤其是文艺青年产生认同感,而不仅仅只是发烧用这种形式传播音乐。

戚缪笛:现在很多其他普及古典音乐的活动,都会给观众看录像听CD,但我们用黑胶就会吸引很多不了解黑胶的人来,一方面可以让他们了解黑胶,另一方面也希望提高大家自身的文化艺术修养。


黑胶实验室:对于音乐图书馆的推广模式,你们有什么新的想法和新的模式来运作?

洛奇:现在我们主要以普及为主,但接下来我们计划做古典音乐的脱口秀。戚缪笛也是专业学音乐出身,我们希望有一个自己的团队,把他定位成古典音乐届的郭德纲。

之前一提古典音乐鉴赏会都会让人觉得严肃,但我们想让它变得更接地气,并且用现代人能接受的方式和情感脉络传递给大家,比如每隔几天就做一个2、3分钟的视频和音频,语境和语调像脱口秀一样。

为什么侯宝林的传统相声现在不被人接受,而郭德纲却受到大众欢迎,其实就是旧瓶换新装的道理,如果大家想知道知识性的东西,用百度就可以了,不需要我们去重复,所以还是希望有一些自己的特点。

我们还计划做一些视频和订阅号的推送,线上和线下相结合,让我们的东西慢慢产业化,也让古典音乐变得有趣、有料、好听、好玩。

戚缪笛:我本人也喜欢相声,也经常到园子里听相声,所以我转述的时候更多是以单口相声的形式,并不是学术性的讲法。学术性的讲法比我专业的人太多太多,但我站在上面的时候,我是一个古典音乐的爱好者和推广者,并不想高谈阔论而是接地气一点。

古典音乐的400年里有太多分流和奇闻轶事,我会更注重对于这方面的发掘,比如莫扎特不也要吃喝拉撒睡么。我要做的就是把他们拉下神坛,让古典音乐活起来,也告诉大家,听古典并不是一种仪式感很强的事儿,穿着牛仔裤T恤照样可以听古典,这是我想引领的风尚。

具体的做法,会一档一档的划分我们的沙龙,现在做的这档叫“古典音乐400年”,我们会找一些音乐流派的素材。就像现在我们刚好讲到古典主义,正值春天来了,就选了后贝多芬的《春天奏鸣曲》和大家一起欣赏,通过欣赏给大家讲解什么是奏鸣曲和奏鸣曲式,再在其中加上贝多芬早期的恋爱故事,获得了不错的反响。

之后还会推出一个名家系列,把各个优秀的演奏家和乐团的经典作品拿出不同的版本进行欣赏,越来越深地引入,还会和大家互动交流。

因为每次讲的内容很多,所以也考虑出一本古典音乐400年的书,类似的书籍市面上暂时还没有,所以会用述说的口吻给大家普及黑胶唱片里古典音乐那些事儿。

虽然目前还是公益性的,但不代表一直都免费,接下来也会有商业上的运作,通过其他渠道做一些高大上的活动,然后把我们的一系列活动凝聚成一条链子。


黑胶实验室:你们平时都有各自的本职工作,音乐图书馆在运行过程中遇到了哪些困难?

洛奇:我们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本职工作,缺少团队化的运营。我们有很多构想,但缺少商业模式的结合,有些人说艺术就应该是单纯的,但我认为回避商业性的运作反而不会长久。

所以我希望用商业化的模式把这个项目传递下去,要有一部分收益才能持续,我们也考虑出书和卖票的模式。

戚缪笛:我毕竟也是业余做这个事情,所以很多细致的工作不能做到。现在大家都有快餐式消费的习惯,不会愿意欣赏一个节目半个小时或者40分钟以上,而是喜欢点到即止。

这就要求我们做视频停留在3分钟5分钟,这样可以勾起人的欲望,当这种欲望一旦被勾起来了,他就会自己去寻找与之相关的内容。然后我们的平台上正好有这些内容,再加上语言组织诙谐,有鲜明的风格和情怀,就容易吸引大家。


黑胶实验室:黑胶回潮,如何才能培养年轻的黑胶消费市场?

洛奇:无论什么年龄层、什么消费层接受黑胶都是好的,现在的年轻人虽然喜欢听黑胶,但不像我们那个时候,接受器材比较快。现在的年轻人要面临各种压力,所以在器材上的投入有限,这就需要市场抓住消费群,有效的引导他们。

戚缪笛:面对黑胶回潮,重要的还是要培养年轻人对于黑胶的喜好,市场要给年轻人提供想要的东西,而不是给他们灌输东西,传输方式要活络。否则都是老人喜欢黑胶,等这些老人都老去的时候,黑胶文化也就拜拜了。

这也是我们想努力做的,尽管我要讲的东西别人也能讲,但我相信,从我嘴里讲出来的,年轻人就会喜欢听。就像我讲《春天奏鸣曲》把它比喻成两个年轻人恋爱的过程,男孩女孩撒娇调侃,年轻人喜欢听,老师课堂上不会讲这些,这种方式也会增加大家对黑胶的兴趣。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古典音乐, 音乐图书馆, 洛奇, 戚缪笛, 巴赫, 莫扎特,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