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何必单打独斗?葡萄子张捷惟:“没有视觉效果不会红的!”

李斌 张宇彤  | 音乐财经CMBN |  2016-03-09 19:41 点击:
【字体: 】   评论(

华语音乐真正面临的是没有接班人问题,好的音乐人越来越少。优秀的音乐制作团队还是16年前的那一批,那些老音乐人都五六十岁了,他们还能撑多久?

张捷惟,葡萄子媒体娱乐制作公司总裁。他经历过华语音乐最辉煌的创作时代,做过在线音乐平台,经历了“疯狂彩铃”的时代。如今,他投身做娱乐新媒体,公司拥有YouTube认证的MCN身份以及CMS内容管理员权限,不仅帮内地音乐和影视作品做海外推广及版权管理,也拍电影、开发综艺节目,做盛典,还做艺人经纪......

“时刻做好万全准备,因为你不知道机会将在何时降临你身边。”如今,张捷惟掌舵的这家马来西亚公司新媒体公司的战略重心已转移至中国内地,他十分看好亚洲地区各国“网红和娱乐内容”不断融合互相影响的发展趋势,这将会是一门值得挖掘的好生意。

在张捷惟十几岁的时候,当时的马来西亚流行音乐创作,他自己也学了一些基本的音乐知识,还学了吉他和钢琴。

中学时,张捷惟在一次创作比赛中幸运地得了最佳作曲冠军,这激发了他作曲的兴趣。中学毕业后,张捷惟全家移民新西兰,他业余时间还是喜欢玩音乐。但张捷惟遭到了父母的反对,因为搞音乐赚不到钱。

中学毕业后,他考取了新西兰一所大学的土木工程专业,之后又拿到工程管理硕士学位。课余时间,张捷惟经常跑到学校录音师和电台,自己录音并制作DEMO,然后把自己创作的歌录成CD,寄去马来西亚的唱片公司。

后来张捷惟接到了华纳唱片的创作版权合作协议,并把他的DEMO寄到香港。张捷惟创作的第一首歌卖给了草蜢,就是草蜢的专辑《爱不怕》中的《我要让你再快乐起来》。

大学毕业后,张捷惟一个人抱着吉他和电子琴飞到台湾,在李宗盛所在的公司做了一名助理的工作。尽管张捷惟在台湾的唱片公司只做了负责买便当的助理工作,但那段经历对他的人生产生了非常重要的影响。

以下是中国音乐财经网与张捷惟的采访记录:

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台北李宗盛所在的公司当助理,当时是李宗盛最常用的一位编曲师介绍我去台湾发展。他也曾做过张国荣、林忆莲和杜德伟等人的歌曲编曲。我那时候的主要工作就是替大家买便当,当时在我旁边做同样工作的那个人,就是刚刚签给李宗盛的五月天。

我一边做助理一边学习,看他们怎么制作。因为我当时不会写中文也不会看中文,所以不能写词,只能作曲。即使这样,还是有很多东西看不懂,很多专业问题无法沟通,所以能做的工作也有限。

做了大概半年后,我师父因病回到新加坡,我也跟他回了新加坡,在那边继续做音乐。后来就认识了李偲菘、李伟菘,还有坐在他们旁边的孙燕姿。

有一天我师父让我开车接一个新人来录音,那个新人就是刚刚签了李宗盛的梁静茹。后来光良也来了,我们帮他录了一个DEMO,是给中国内地的一个古装剧做插曲,那首歌就是《勇气》。

李偲菘当时在弹一首DEMO,是给孙燕姿这个新人做的,那首歌就是《天黑黑》。这些后来很火的歌,我当时恰好都见识了整个创作过程。所以,对我来说,那段音乐人生是很精彩的,我一直都在吸收知识,希望能做一个制作人。

2000年,由于我懂音乐,也有经营方面的学历,被聘到一家新加坡的音乐网络平台公司做音乐总监。当时是全亚洲最新的音乐平台(music4nothing.com),会免费推出网络下载的MP3,后来还签过网络歌手,第一个签的是马来西亚的张智成,他的代表作叫《保佑我》。

后来陆续签了很多马来西亚的创作人,但因为当时的科技水平还不成熟,也不是人人都能用网络,所以平台下载量很少。再加上投资大,收益慢,不久后公司就被关掉了。

公司关了,但我们手上有很多IP原创歌曲可以卖,第一首歌卖给了许环良(前海蝶音乐创始人)。那时候他刚刚开始发展,签了一个新人叫阿杜。卖给许环良的那首歌叫《他一定很爱你》,阿杜就是因为这首歌火了,这首歌在内地也赚了很多钱。

不久,我成立了一间手机铃声公司Hipmobile。当时世界最大的手机品牌是诺基亚,2001年,诺基亚举办亚洲铃声比赛。我们是作为音乐人去参加的,其他人都是搞IT技术的,我们懂音乐,所以我们做的铃声更有音乐性,就拿了亚洲区比赛的冠军。

这样,新加坡最大的电讯公司就找我们合作,但半年后,公司就被马来西亚最大的企业YTL收购了,我就跟着这家公司回到吉隆坡,做了YTL旗下公司的CEO。

当时唱片公司还不知道铃声可以赚这么多钱。2005年,《老鼠爱大米》火了,铃声就从简单变得复杂起来。听到很火的歌我们就做成铃声,一边做一边申请版权,这中间会有一个过程和时间,我们是想,等到卖铃声的时候,版权就会批下来。可唱片公司后来发现铃声很赚钱,就开始告我们,因为我们是铃声制作最大的公司,而且有的作品还暂时没有拿到版权。

当时跟我们打官司的公司包括华纳、索尼和EMI,因为铃声制作只是YTL其中的一块业务,牵扯到版权和法律纠纷,总公司就要关掉铃声业务的分公司。那时我首先想的是打赢这场官司,然后把公司买回来,但是,想要打赢这些大公司很难,最后只好把钱赔给了这几家唱片公司。其实,唱片公司并不是想要钱,而是要把铃声拿回去自己做。

通过这次事件,我知道了版权的重要性,如果版权不在你手上,迟早都有风险。也是那个时候,我决定要拥有版权,做原创的东西,不然迟早还是要面对这些问题。

2005年,我成立了这家葡萄子媒体娱乐制作公司,跟我一起开公司的是写《他一定很爱你》的李志清。创业之初葡萄子的业务包括做铃声,也给歌手写歌、制作然后卖歌。当时马来西亚的华人艺人比较少,只有梁静茹,所以我们的歌除了卖给梁静茹,还会卖给杨千桦、林晓培、周华健、品冠等港台歌手。

我们也签自己的艺人,然后制作原创音乐。签的第一个艺人是龚柯允,她是出马来西亚语唱片的华人歌手。当时获了很多奖,很成功。后来又签了第一个创作人黄明志,他会写歌给龚柯允。现在TFboys唱的《好想你》,就是黄明志的作品。

后来我们也开始做自己的艺人推广和制作。因为黄明志是学电影的,就让他拍电影,通过音乐去推电影,比如《小苹果》拍成《老男孩》电影。2010年,我们拍的第一部电影叫《辣死你妈2.0》,而且还幸运地破了马来西亚的票房纪录。

我们的电影有很重的音乐元素,去年在北京电影节参展的《冠军歌王》,就是以音乐为主题的,由黄明志自导自演,还有吴孟达、黄小琥和高凌风老师加入。小琥姐唱的《心爱的人》是这个电影的主题曲,也是她唱片的主打歌。

2013年,我们发现新媒体的影响力在扩大,就不再以一家唱片公司的模式经营葡萄子公司,同时,为了寻求突破决定离开马来西亚。三年前,我创了一个以葡萄子为母公司面向亚洲的新品牌WebTVAsia,推亚洲区域的作品。

为了适应新媒体,我们还学会了网络推广,来到中国首先要做的就是帮中国地区好的视频在海外推广,推了优酷的《泡芙小姐》和《万万没想到》,效果都很好。之后又接了《老男孩》的主题曲《小苹果》的推广。电影还没上映《小苹果》就开始火,电影上映以后也比较成功。

我们在韩国找了T-ara跟筷子兄弟一起合唱《小苹果》,后来还请了《江南》的MV导演,有了韩国的成功经验后,就陆续出了台湾版、香港版、马来西亚版和泰国版的《小苹果》。

这一系列的网络推广有利于粉丝交流,产生了很大流量和国际影响。优酷的品牌也在国际上有了影响力。现在我们除了继续推优酷频道外,也开始做内地SNH48和TFboys在海外的版权管理和音乐推广。

除了想把中国的好东西带出去,也要把国外很好的东西带进来。我们可以做这个桥梁,同时期开发中国跟海外两个市场。两年前我去了泰国,开发了泰国市场,之后又去了台湾,最近在做越南和日本,之后还会去印尼、香港和新加坡。

当年为什么会选择去台湾发展?那段时间你最大的感触是什么?

张捷惟:虽然现在华语乐坛的中心在内地,但20年前,华语乐坛的中心在香港和台湾,所以当时想在音乐上发展,一定要去台北,包括光良、品冠他们也是这样的选择。

我去了台湾,也明白了一个道理,学东西的方法永远不是让别人教你怎么做,而是他们做,你静静的看,通过旁观去学东西。

当我还没认识那些艺人的时候,觉得他们像神一样耀眼,但当你看到了他们的歌曲制作过程,就会知道团队的重要性,无论是歌曲还是整个唱片的制作,还有最后的包装,这些艺人呈现出来的东西,都不是一个人的成就,而是一个团队的努力。

所以真正的音乐人是在后面打鼓、弹吉他、制作、录音、配音、混音的人,如果没有人做这些工作,就没有那些歌手光彩的一面。每个人都能看到歌手辉煌的一面,但台前的那一刻,是台后不同领域专业人才的共同努力。

为什么会想到转向新媒体?你们对自己的新媒体定位是什么?

张捷惟:最近几年,娱乐行业的发展和科技的变化,让我知道了娱乐圈已经不能再像“音乐是音乐”、“电影是电影”、“电视是电视”那样,分得那么清楚了,他们已经变成了整体的东西,无论是艺人、音乐、电影,还是推广和网络。

正因为我们公司当时很小,就学了很多网络推广模式,从很多新媒体渠道去推公司的产品。所以现在即使艺人上了电视,影响力也不能和以前相比了。年轻受众群体,已经渐渐往新媒体方向转,想要抓住他们,我们也要往这个方向转,所以公司比别人更早经营了这块业务。

其实媒体有对国家的责任,对社会的责任,还有对赞助商的责任。所以每一个参与音乐行业的人都希望通过我们的平台,影响到观众甚至创作人。当创作人对音乐水平的要求提升了,创作出的作品质量自然就会提升;作品水平提升了,观众的审美品位就会越来越高。所以我们希望从创作人入手。

你对运营IP有什么自己的想法?

张捷惟:每个人都说音乐赚不到钱,可IP是可以赚到钱的,怎么将一个音乐IP变得有商业价值,就不能只考虑音乐领域的事情,还要考虑品牌推广。到了现在这个年代,最重要的是有视觉效果。现在的音乐如果没有视觉效果是不会红的。

我们做电影配乐,就是希望靠视觉吸引观众。在如今的音乐行业里,音乐不能单独做,单独做效果甚微,要和其他的领域整合起来,包括音乐和视频的整合,也包括不同地区艺人的整合、交流与合作。

亚洲国家虽然跟美国等西方国家有文化差异,但亚洲国家之间,比如韩国、日本、马来西亚和泰国,这些国家的文化口味都比较相同,亚洲也有很多很好的IP内容,可是没有一个平台把他们的内容整合起来,这有些可惜。

近年来,媒体平台、宣传方式、发行渠道和科技一直在变,但好的内容不会变。我希望公司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掌握IP,这个IP可能是一首歌,也可能是一个歌手,或者是一个剧本、一本书。

现在中国在各个领域也越来越重视、尊重和保护知识产权,说明这方面正在变得越来越重要,一个优秀的IP也会变得越来越有价值。所以中国市场非常有机会做这个事情,像我们这样尊重IP的公司,就会在市场上有一定的存在价值,我也希望能够继续把IP做得更好。

你们会通过什么方式对这些IP进行整合?

张捷惟:我们会做一些原创节目,比如准备开拍亚洲版《奔跑吧!兄弟》,通过这个节目来集合亚洲各地的艺人,引起全亚洲的关注。这样可以把大规模的粉丝整合起来。

我们还曾经拿到泰国最卖座的电影版权,然后翻拍成中国版。还有最近台湾很火的歌,我们录制了越南版,或者请韩国导演来导中国作品。通过已经很成熟的IP,在其他地区重新开发市场,交流亚洲国家之间的文化。

你觉得中国音乐行业面临的最大问题是什么?什么原因造成的?

张捷惟:现在中国对版权很重视。但华语音乐真正面临的是没有接班人问题,好的音乐人越来越少。优秀的音乐制作团队还是16年前的那一批,那些老音乐人都五六十岁了,他们还能撑多久?

如果这些老音乐人退休了,20多岁的音乐人只知道包装得漂漂亮亮上电视,不是好好做音乐,大家听的歌还是20年前的,既没有突破,也没有新鲜血液,音乐行业一定不会长远。

原因是多方面的,市场对真正的音乐和音乐人不重视,导致粉丝也不重视,这就形成了恶性循环。如果市场的欣赏水品越来越下降,只把目光放在包装的表层东西上,甚至音乐本身出了问题也听不出来,这样就会越来越危险。

年轻一代音乐人如果不努力,他们追求的不是音乐而是名利的话,那音乐怎么能走好。其实谁都知道只做音乐赚不到钱,其实20年前也一样赚不到钱,但为什么以前大家都认真坚持做,就是因为对音乐的热爱。现在很多年轻人追求的只是表面风光,没有人真正努力想把音乐做好。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葡萄子, 张捷惟, 华语音乐, 李宗盛, 草蜢, 陈慧琳,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