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音乐节被迫搭桥流行音乐

顾超  | 上海音乐厅 |  2014-10-06 17:20 点击:
【字体: 】   评论(

随着古典音乐在欧洲的颓势不断抬头,古典音乐节的市场势必受到流行、摇滚音乐演出的侵蚀。越来越多的古典音乐节开始尝试与流行、摇滚结合,希望能以此作为突破口,开发新的潜在市场,聚拢更多人气。


作为法国的文化盛事之一,原定从今年6月7日起举行的第76届斯特拉斯堡音乐节(Festival de Musique de Strasbourg)由于售票情况不佳而被迫取消,是否还能在2015年看到她的回归至今仍然是个谜,这多少让人有点感慨世道艰难。不仅是斯特拉斯堡这样级别的节日,即便是萨尔茨堡音乐节(Salzburger Festspiele)这样的“大拿”,似乎售票情况也有些吃紧。不少朋友都在议论今年萨尔茨堡的市场略显冷清。

这个背后的原因似乎是多方面的。随着古典音乐在欧洲的颓势不断抬头,古典音乐节的市场势必受到流行、摇滚音乐演出的侵蚀。越来越多的古典音乐节开始尝试与流行、摇滚结合,希望能以此作为突破口,开发新的潜在市场,聚拢更多人气。作为旅行的余兴节目,欧洲的人们或许会首先选定目的地,虽然顺带看两场音乐会,古典音乐在这方面的竞争优势并不明显。即便是古典音乐的铁杆粉丝,也随着各大音乐节的扩张和钱袋子的收缩被迫做选择。萨尔茨堡音乐节最大的亮点恐怕是自主制作的歌剧,除此以外,大量的音乐会所涉及的艺术家和曲目,你也可以在欧洲的其他地方听到,而票价恐怕更为低廉。

这种现象和现实的经济环境有关系,也和传统的古典音乐节的组织方式有关。例如刚刚闭幕的韦尔毕耶音乐节(Verbier Festival)看起来顺顺当当,通过网络的免费转播,阿格里奇十年后再弹“柴一”被逼加演,普雷特涅夫的再度亮相也成了不少国内乐迷津津乐道的话题。然而从本质上来说,这样一个古典音乐节显得保守了一些,不仅是将演出环境安排在室内这么简单,曲目和演出形式上也略显呆板,如果不是因为“节日”的标题、乐团阵容的临时性以及紧凑的演出安排,你都搞不清这和正常的音乐季有什么区别。这也折射出目前国际化背景下音乐节组织的弊端。由于大牌艺术家多是为了一纸合约来到音乐节,他们在多数情况下不会为音乐节专门准备曲目,因此你在各大音乐节都可以找到“备胎”,几乎没有什么错过的后顾之忧。这样一来,哪个音乐节的票价低廉,乐迷或许就会往哪里钻。风景到处都有,持有执念的毕竟少数,难怪萨尔茨堡会遇到售票的困境了。

大家都很明白,对于古典音乐演出来说,售票并不是主办方经济来源的全部,不过对于耗资巨大、产出相对较少的高雅艺术来说,这个缺口一直是隐含问题。欧洲对于古典音乐的扶持已经算得上是不遗余力了,然而随着金融危机以来层出不穷的状况,政府、企业的支持力度不如以前,顾此失彼的情况下古典音乐节们多少有点捉襟见肘。作为地域旅游业的刺激方式,古典音乐节的价值有限,而逐渐积累下来的品牌和口碑又不能及时转化成为售票的动力,这的确是值得思考的问题。值得关注的是英国的逍遥音乐节,作为国民的音乐盛会,逍遥音乐节的号召力和在整个英国的影响力恐怕绝无仅有。除了客观条件、组织方式等特色之外,主办方BBC的媒体本位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似乎这样的情况还没有在中国重演,主要是由于中国和欧洲的巨大差异。作为舶来品,古典音乐还处于初步孵化阶段,大多数观众还处于观望、尝鲜的状态,而政府、企业对于形象塑造、打文化牌还充满兴趣,我们的古典音乐节或处于萌芽的状态。其实,即便是日常的演出季,也存在着卖票的问题。例如上海音乐厅就是一家自收自支的单位,组织演出方面承受着巨大的经济压力。按照经济规律办事的同时,还要努力做公益平抑票价,这真是令人头疼的问题。经纪公司也是为难的,租场的话要详尽办法卖票,即便项目已经卖出,也要考虑实际效果,也就是所谓的“用户体验”。这时候,企业赞助、社会力量介入就显得很重要。

或许艺术家在其中扮演着较为轻松的角色,艺术家的任务是尽力完成演出,然后拿到应有的报酬。不过,随着古典音乐市场的繁荣,不少知名度高的艺术家也需要重返故地,那就不是一场音乐会那么简单了。市场的饱和度有多少,自己的曲目量、演出水准、乐迷情感,各种问题就会摆在面前。艺术家知道自己会回来,不敢怠慢任何一次登台机会,这或许就是为何日本在上世纪后半期古典音乐市场极度繁荣、精彩演出不断涌现的原因之一。

对于中国出身的艺术家,更是如此。他们与经常造访的城市有着深厚的情感和多层次的记忆,我想他们会把每一场演出放在心上。每年与上海“有约”的宁峰曾表示,他每次来都会尽力呈现最好的曲目,好比做菜一样,既具有很强的可听性和很高的艺术性,又在轻重缓急方面有精致的安排,照顾好各方面的观众。我曾经也问过大提琴家王健,每年或造访上海多次,会不会担心观众厌倦,或是市场达到饱和。他就说:“就好像吃饭,如果你觉得一家餐厅好吃,下次饿了还会想来吃,这是永远不会厌倦的。”他也曾考虑过曲目,很多朋友也建议他拉些小品音乐会,不过他还是对传统古典曲目的受众抱有信心。早在前些年,他就曾在北京演出过完整的巴赫无伴奏大提琴组曲,一把大提琴,两天时间,就可以以这样简单纯粹的方式征服听者。因此,去年在上海音乐厅再次完整呈现这部作品时,他就很有底气。当然,最后加座卖空、一票难求的景象,他也是始料未及的。

市场有她的命脉,“把脉”或许是所有从业者需要不断进行的工作。很多现实状况的差异造成的结果不可一概而论,或许这也是和找项目、找赞助一样重要的功课。

                                                                                                       来源:上海音乐厅

                                                                                                       原标题:关于售票的那些事儿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古典音乐节, 特拉斯堡音乐节, 萨尔茨堡音乐节,
  • 相关文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