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击!Spotify高价聘请律师,尝试解除关于版税的集体诉讼

宋子轩  | 中国音乐财经CMBN |  2016-02-17 10:52 点击:
【字体: 】   评论(

面对新立案的关于版权的集体诉讼,Spotify高价聘请律师试图解除此立案。

这一集体诉讼最先是由艺术家维权者David Lowery提出的,他声称Spotify在关键性的版权支付问题上侵害了大量艺术家的权利。Lowery的起诉讼也涵盖了自己与Spotify的版权纠纷问题,起诉赔偿值约1.5亿美元,而之后一次理由相似的起诉要求的赔偿则达到了2亿美元。

在Spotify宣布管理版税问题之前的几个月,Victory唱片公司的发行机构Another Victory声称Spotify有5300万流媒的歌曲未向该公司付费,Spotify公司随后清除了Victory的歌曲目录。

面对愤怒的词曲作者提出的集体诉讼,Spotify的律师现在已经在法庭上展开反击。在通过Mayer Brown律师事务所提交给美国加州南区地方法院的法庭文件中,Spotify称版权声明严格来说不能整合为集体诉讼。

目前主审法官正在被Spotify要求完全销案。Spotify的文件声明,“这一案件是有关集体诉讼处理的致命错误,法院应该打击集体诉讼指控。”文件同时还质疑在各作曲家的声明之间是否存在共性。

Spotify通过Mayer Brown于本月12号对Lowery做出了回复。表示问题不是Spotify是否恰当地支付了版权费用,而是集体诉讼是否是解决问题的最佳办法。确实,人员分散并且财力有限的音乐人和唱片公司打官司,大型集团官司要比个人起诉容易得多,特别是考虑到跟大公司打正式官司的复杂性和财力需求。“根据美国联邦民事诉讼条例的第23(b)(3)条,要让集体性损害赔偿诉讼成立,原告必须证明两点:首先,相比个人利益而言,集体利益在更大程度上受到损害;其次,集体诉讼是裁定当前索赔的最佳方法。”随着起诉的推进,这两条均未满足。

此外,Spotify方面的回复列举了唱片业在复杂的美国版权法的背景下存在的种种问题,而这些问题正是Spotify在宣布创建发行数据库时所关注的,目前在业内仍存在很大争议。Spotify以此试图证明该案件没有集体诉讼的资格。

对于是否能够明确哪些人有参与集体诉讼资格的问题,该回复文件表示,一份Spotify录音作品的清单,并不足以让原告或者法院确定相应的作品,更不用提这些作品的版权所有人。不同的歌曲拥有相同的歌名就是其中的问题之一。比如,该清单中有一首歌是《Hello》,只根据歌名不能判断该歌曲是Adele的爆红歌曲,还是Lionel Richie的经典作品,亦或是Evanescence、Ice Cube或者其他众多歌手的其他作品。《California Girls》是指Beach Boys的歌曲还是Katy Perry的?《One》是指U2的还是A Chorus Line的?这些都不确定。

这暗示着Spotify公司未能向诸如Lowery等艺术家支付版权授权费用的原因可能并非出于本意,而是出于对自我的保护。然而到目前为止,Spotify似乎尚未表示出愿意对这些作曲家进行补偿的意向。

该公司还引用Flo和Eddie公司关于1972年之前歌曲版权问题对SiriusXM公司的胜诉,指出这样情况下的集体诉讼认证才是正确的。

Spotify现在在通过指向造成诉讼的复杂程度来反对作曲家的集体诉讼。Mayer Brown律师事务所的律师陈述说,每一个潜在的版权声明都有很多特殊的复杂性,以至于不能集体处理。这些特殊的复杂性包括:

(1) 确定机械灌录权的所有人

(2) 著作权登记的有效性

(3) Spotify是否明示或默认了歌曲可以二次创作或发行的许可

(4) Spotify是否二次创作或发行了这些歌曲,以及是如何做的

(5) 如果有侵权行为,侵权行为是否是故意的;如果有损失,大概是多少?

目前Lowery以及其他当事人都还没有对Spotify的行动作出回应。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Spotify, 版权, 集体诉讼,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