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厂牌与主流唱片公司的对抗

王思齐  | 第一财经日报 |  2014-09-29 22:28 点击:
【字体: 】   评论(

甜品店、蛤小蟆、迷色之末……这些已经活跃在独立音乐“圈子”内累积了一定的人气和作品的音乐人和乐队,则代表了音乐的另一种生态。

朴树、张楚、陈绮贞、卢广仲……简单生活节的演出阵容公布之后,名单上大牌的音乐人瞬间引发了众多话题。除了这些大家耳熟能详的“大牌”音乐人之外,还有许多对大众来说些许陌生、而对独立音乐迷来说十分亲切的身影。甜品店、蛤小蟆、迷色之末……这些已经活跃在独立音乐“圈子”内累积了一定的人气和作品的音乐人和乐队,则代表了音乐的另一种生态。

值得注意的是,阵容中的蛤小蟆和甜品店,来自同一个上海音乐厂牌——竹露荷风。“音乐节做的是平台,厂牌做的是内容。”竹露荷风创始人了子古古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邮件采访时这样说。和手握众多大牌音乐人、重视商业效益的大厂牌相比,独立厂牌“小而美”,给音乐人更大的空间,沿着自己的音乐态度和创作轨迹慢慢前行。

成立于2009年,竹露荷风已经在上海的独立音乐圈子耕耘了五年的时间。而就在这五年的时间内,上海的独立音乐生态圈也发生着变化。

竹露荷风的五年历程

蛤小蟆与竹露荷风在2009年签约。“当时有自己的创作并在一些地下livehouse演出,了子古古还是MaoLivehouse的店长,他看到我的演出,就约我们见面问要不要加入他的音乐厂牌。当时也没经验,没想过厂牌会为自己带来什么利益,只是觉得好像很好玩,可以有更多机会更多演出。”

竹露荷风旗下的甜品店乐队年轻、有活力,在上海本身有较高的知名度,今年5月刚发行了新专辑。甜品店的音乐特质,恰好与简单生活节的理念极为契合,因此他们也受到邀约,加入到了本次简单生活节的演出。

“音乐一直是我的兴趣爱好。2002到2010年,我自己也一直在玩乐队,所以对于独立乐队需要什么自己非常清楚。”了子古古这样回忆成立厂牌的初衷。大学的时候了子古古爱翻看音乐杂志,“摩登天空”“十三月”“飞行者”……当时正值这些音乐厂牌崭露头角,了子古古由此萌生了自己也创立音乐厂牌的想法。“全国以及海外乐队的巡演逐渐稳步增加,本土乐队的演出机会也开始多了,但是独立厂牌并不多,我们也是看准这个时机,希望更多帮助本土乐队,所以做了这个厂牌。”

独立厂牌是发现好音乐的一个重要渠道。乐迷当然不会不知道索尼、华纳、环球这样耳熟能详的大型唱片公司,而这些唱片公司难免会面临“商业先于音乐”的质疑。所以,挑剔的耳朵常常转向那些规模不大,并脱离大唱片公司掌控的独立厂牌。4AD、ECM、RoughTrade……这些独立厂牌严格按照自己的音乐理念选择音乐人、出版唱片,甚至在特定的时间内,掀起了能与主流唱片公司对抗的音乐浪潮。

了子古古的身边聚集了许多创作音乐的朋友,所以在厂牌成立初期,就签约了包括蛤小蟆在内的一批艺人:安来宁、塑料(10355, 230.00, 2.27%)巧克力、21Grams……这些名字在如今的上海独立音乐圈里都有了相当的知名度,翻看上海的演出列表,常常可以看到他们活跃在各大演出现场的身影。

在上海全职的音乐人数量非常少,“音乐人基本不太可能全职靠音乐生活,除非每天在酒吧驻场演奏别人的歌。”了子古古介绍说。

“有段时间只做音乐人,可是有点艰苦,很难维持生计。于是现在还是找了工作,在婚礼摄像公司做音乐编辑,鼓起勇气和公司协商一周上三天班,其他时间处理自己音乐上的事情,好在上班的公司很理解并支持我。”蛤小蟆这样描述自己现在的生活状态。

在这五年的时间里,竹露荷风团队人员比成立初期翻了3倍。“目前的商业模式是经过这几年逐步调整的,近两年的经营情况是比较理想的,也有在跟一些资本接触。收入主要是艺人经纪和代理、演出策划和制作。”了子古古介绍。同时,竹露荷风也和韩国的RockinKorea以及台湾的想玩音乐合作,“形式就是艺人经纪和音乐版权的互相代理。每年我们都会引进台湾地区、韩国的独立乐队来中国大陆参演音乐节以及其他演出,我们旗下的艺人每年也有机会走出去。”

近年来,各类大型音乐节层出不穷,并且在阵容上存在雷同的现象。在了子古古看来,“音乐节多是好事,是在做音乐基础普及工作,让更多普通人也有机会听到很酷的音乐,对独立音乐人有侧面的帮助。”

不得不承认,音乐节出于商业上的考虑,重点还是放在能吸引票房的众多大牌音乐人身上。但对于厂牌而言,好的音乐才是最大的竞争力。“音乐节做的是平台,厂牌做的是内容,只有把内容做好做精,面对平台才有更高的溢价能力。”了子古古说。

独立音乐演出现状

竹露荷风成立的2009年,正是上海独立音乐发展的一个新节点。了子古古回忆:“那一年9月上海MaoLivehouse刚开张,育音堂也搬迁到了新址稳定下来。”MaoLivehouse和育音堂是上海独立音乐的两个重要地标,国内国外众多独立音乐人和乐队都曾登上这两个Livehouse的舞台。

目前在演出公司SplitWorks工作的Roxy从2006年开始关注本土乐队的演出,“2007、2008年是新乐队成立的井喷期。”众多新乐队层出不穷,活跃在上海的各个演出现场。“最近两年整个上海的乐队青黄不接。”Roxy感叹,真正有影响力的“老”乐队大多是成立在2008年左右,在独立乐迷中间有相当的影响力。

“那几年是上海地下音乐发展最好的几年,有许多优秀的独立乐队和音乐人涌现。”蛤小蟆感慨。

“目前MaoLivehouse每个月有近20场演出,其中有五六场上海本土乐队拼盘演出。”MaoLivehouse的公关经理李草木解释道。包括竹露荷风在内,目前上海小有规模的独立厂牌有四到五家,“PlayfulWarrior、天线音乐、青春伙等厂牌旗下的音乐人都是Livehouse的常客。”2011年开始在Mao工作,李草木整理了当时活跃在上海的乐队名单,“有100个左右”。这两年不断有乐队解散、沉寂,新的乐队加入,名单上的乐队也发生了较大的变化。而真正能够登上大型音乐节主舞台的上海乐队依然寥寥。

“有很大一部分乐手已经开始为现实所迫,去上班结婚生子,慢慢把生活重点偏离了做乐队这件热血的事情,尽管可能心里还怀抱着那个舞台梦想,然后隐退在社会中。甚至包括当时有一批跟拍现场演出的摄影师也渐渐转去拍摄商业活动,不再进入pogo的人群中记录挥汗如雨的现场。”蛤小蟆感慨。

“当然也有一部分人一直没有放弃做音乐这件事,只是上海的音乐人相较于北漂音乐人的死磕,比较会在生活与音乐之间努力找平衡,可能像我,像安来宁这样,有一份工作,去支持音乐梦想。”蛤小蟆说,“我很满意自己现在的状态。”

11月15日、16日,竹露荷风会在上海MaoLivehouse演出,庆祝厂牌的五岁“生日”。厂牌旗下的乐队及民谣艺人都将悉数登台,还会有来自中国香港、中国台湾以及韩国的知名乐队。“我希望有一天,随着版权意识的增强,随着听众质素的进步,独立音乐这件了不起的事情,可以让所有独立音乐人过上舒适的生活。这是一个良性循环,好的作品得到好的收益,好的收益促进更好的作品。”蛤小蟆对独立音乐的未来充满信心。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原标题:音乐的另一种生态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独立厂牌, 唱片公司, 蛤小蟆, 甜品店,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