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式偶像如何养成?互联网已成造星孵化器

李斌 编辑:阿丽莎  | 音乐财经CMBN |  2016-01-14 15:00 点击:
【字体: 】   评论(

“韩国、日本、美国等不同国家的培养方式都不太一样。我们把这些孩子送到不同的地方去培训,就是想看看,哪里的方式更适合中国,中国一定要探索自己的偶像养成模式。”

在北京三里屯SOHO地下一层,是音悦台的另一个办公区,音悦Stage的练习生每天在这里训练,早九点、晚十点,风雨无阻,练习生们也得到其专属APP的7*24小时的直播宣传。

刚走进排练室,10个练习生看到有客人进来,立刻排成一排,向客人深鞠躬问好。这些孩子各个都是韩流范儿打扮,言谈举止中也看得出他们在接受韩国模式的训练。

这些少年少女是音悦Stage项目选拔出来的专属练习生,音悦台于2015年4月启动该项目,希望能孵化出更多人气新人。

作为一家高度专注于音乐视频的互联网平台,为什么音悦台要做造星这件事?

在善于制造偶像团体的韩国,团体之间的竞争日趋激烈,走红亚洲的难度越来越大,团体走红的寿命越来越短,中国早已成为韩流源源不断捞金的重镇。那么,中国本土的偶像们,都在哪儿呢?

从唱片公司造星走到电视台选秀节目造星,再到如今,李宇春华晨宇这些超级偶像IP之后,电视台选秀造星能力已经衰落。反而是TFboys的崛起,SNH48的发展,让音悦台、YY娱乐(1931女团)、繁星网(S.I.N.G女团)等平台看到了互联网造星的潜力。

“音悦台的第一批核心用户是K-POP的粉丝,韩流一直影响着这个平台,不仅是音乐,还有生活方式上的影响。韩国人口才五千万,一年出80个新团,中国13亿人追一个TFboys,能不火吗?”音悦台联合创始人时颖对我们说。

2009年成立的音悦台主要是做音乐MV的视频平台,创始人张斗和时颖是老相识,做视频网站跟时颖早年在MTV从事MV工作有关,在她看来,MV其实不是视频,它强调的是一种生活方式。

成立六年来,音悦台在发展过程中慢慢发现,视频用户比音频用户的年龄偏小。同时,颜值较高的韩国偶像粉丝很多,目前在音悦台韩流粉丝占到30%,这也是他们考虑做音悦Stage的原因之一。

时颖告诉中国音乐财经:“音悦台在音乐公司中算是年轻的,很多老的音乐公司都归了海洋系、阿里系等大集团,音悦台还能独立发展也挺不容易的。一方面我们团队没那么大,另一方面平台自己也有一些造血功能。”

围绕粉丝提供服务,这是音悦台当前的商业模式。2015年4月,音悦台宣布B轮融资3500万美元,目前C轮融资还在进行中,注册用户数超4千万。

中国音乐财经:音悦台成立六年多,从2015年才引起不少人的关注,是因为融资的消息吗?

时颖:我们在2015年的盛典上宣布了B轮融资的消息,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因为那时候音乐行业融资还比较少。大家对音悦台的融资情况都比较关注,因为B轮进来的都是海外资本,主要是日韩资本。在日韩的音乐业态里,偶像这个市场更发达一些,他们更看重中国市场的发展,也跟音悦台比较合拍。海外资本的进入,也给我们带来了更多海外交流的机会。

中国音乐财经:当年做音悦台是出于怎样的考虑?

时颖:我之前在环球音乐,那些年唱片不行了,很多人在做彩铃,后来彩铃也走下坡路,大家都在思考,互联网应该是下一个音乐重点。我最早在MTV工作,其实MV不是视频,它强调的是一种生活方式,年轻人看MV,代表着他们喜欢的生活方式。

基于这样的想法,觉得MV很有价值,做了这么一个网站,开始很简单,包括音悦台的LOGO都是我手写的。但在这个过程中也比较幸运,我是从内容方出来,很多内容上的合作比较有优势,

后来手机端成为主流,我们做了APP,还包括用来追星的工具口袋FAN,2015年做了一个图片社交软件“舔”。 同时还做了Stage练习生项目。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发现,看视频的粉丝比听音频的粉丝年龄更小,更偏偶像一些,粉丝会一遍一遍看偶像的MV。

而且国外拍MV还是肯花钱,日韩MV拍得都很精致,在韩国,一个艺人拍一支MV大概是80万人民币,包括导演、服装都会选最好的,但华语的艺人在MV的投入上是很低的。

音悦台的第一批核心用户是K-POP的粉丝,慢慢的,发现音悦台上的韩流很火,韩流粉丝占了30%以上,韩流一直影响着这个平台,不仅是音乐,还有生活方式上的影响。所以我们从2011年开始跑韩国,跟韩国的公司合作。

中国音乐财经:音悦台的MV版权都是怎么合作的?2015年国家对于版权的规范条列下发后,对音悦台有什么影响?

时颖:开始我们跟各大内容方都签了版权协议,包括三大、中型的港台公司等。一些小型的唱片公司,我们是用资源置换的方式。现在大家开始抢独家版权、抢直播的资源,有几家公司确实没法合作了,但大部分公司还在合作。我们也会寻找更多的发展方向,而不是死磕跟谁去抢独家版权。

MV跟别的平台不太一样,MV新歌的曲线坡度更大,大家看新歌会很集中,所以我们再买一些老歌的版权没有意义。

中国音乐财经:音悦V榜都是参考哪些数据评出来的?

时颖:音悦V榜是2010年年底做的一个榜单,这个榜单的算法特别复杂,是八项数据的对数算法,如果只是简单的相加,肯定是不合理的。

音悦V榜的参考数据包括下载数据、评论数据、微博播放数据、开放平台数据等等,最后的榜单是这些数据的综合相加,不是靠刷一个数据就能排到前面的。

现在大家更喜欢手动操作一些榜单,我们一直在强调,音乐榜,一方面是数据榜,另一方面是人气榜,看的人多,粉丝支持多,人气就高,也不会加媒体的意见,这也是我们跟公告牌合作的一个基础。公告牌就是一个人气榜,只是大家的人气数据不太一样,公告牌类似于iTunes下载,这些数据国内没有。

音悦V榜从2013年开始做颁奖典礼,今年是第四年,颁奖典礼一方面是根据音乐V榜的数据来颁奖,另外舞美方面也模仿美国MTV的颁奖模式。颁奖典礼现场直播中还加入了一些实时数据PK的奖项,所以在2014年的颁奖礼上,数据PK时TFboys赢了Super Junior,这在当时引起了话题的讨论,也起到了品牌宣传的作用。

中国音乐财经:与billboard在2016年会有哪些新的合作?

时颖:音悦V榜与公告牌有点像,都是人气榜,公开透明。公告牌的数据是iTunes上的售卖数据,实体专辑加上YouTube数据,但在中国前两个数据都拿不到。我们的下一步想法是,能不能通过音悦台打Billboaid的主榜。

但我觉得中国得诞生像鸟叔这样的艺人,才可能去打billboard的主榜,我们不希望硬把哪个中国艺人塞进美国主流市场,站在台上,台下没有人认识你,这个意义也不大。

与billboard的合作,希望更多华语艺人在美国市场有演出机会,包括与billboard颁奖的合作,不希望只打华人市场。比如张靓颖接下来会出一张全英文专辑,像这样的艺人我们会深度合作,看看在美国市场怎么推广。

前不久刘若英在美国开演唱会,全场几千人都是华人,只有10个白人,这个就谈不上交流,我们更希望是两种文化的碰撞。

在美国人眼里,他们是主流文化,美国有好莱坞,全世界的人都接受美国文化,所以让美国人接受别人可能会稍慢一些。不过周杰伦之前演《青蜂侠》的时候,已经开始收获华人之外的粉丝了。

中国音乐财经:可以介绍一下音悦Stage,这个项目准备怎么运作?

时颖:国内的造星模式还像以前一样,过于依赖电视台或传统模式,我们还是要走出去交流,把海外的造星模式引进来。音悦Stage是一个新项目,希望在音乐生态上中下游的每一个点都有布局。

Stage项目是2015年初开始做的,我们在全国做了海选,互联网平台365天开放,只要你做了一个好玩的视频,或者翻唱视频,都可以传上去,数据突出的,就可以在Stage榜单上显示。

这个榜单主要看点击,比较简单,没有V榜那么复杂,这些孩子都不是什么大牌艺人,粉丝也不会去恶意刷榜,只是简单的看他们的MV。我们也做了落地海选,跟全国的机构合作,比如重庆有20家机构,他们会输送当地培训跳舞或唱歌的小孩,这些小孩是在当地比较出色的,第一批在5个城市选出50个人进行两个月的培训。

2015年11月做了第二次月考,引进了韩国的小月考模式,选出20强,一部分去了首尔培训,一部分在国内培训。

Stage项目可以起到孵化器的作用,我们跟唱片公司、经纪公司合作,向他们输送新人,大家共享收益。我们也不会太着急让这些小孩出道,像1931、SMJ都是培训三个月就出道了,我们的周期会比较长,这些孩子都需要培训,粉丝也需要培养。

以前台湾的唱片公司推艺人,都是发到第三张唱片如果不火才判定这个艺人不行。Stage项目也不会像电视造星那样,一时起来,一时落下。希望他们的粉丝慢慢增长,到了一定程度再出作品。

以前大家对粉丝经纪的诟病,主要是觉得有粉丝的艺人就不好好做事,其实日韩的艺人都不是这样,有粉丝的艺人反而更拼。

中国音乐财经:我看到这些孩子都有点走韩流范儿,去韩国学习是希望走韩国的造星模式吗?

时颖:韩国的练习生模式时间很长,最短的也要三年,他们的很多规矩非常严格,体能训练强度也很大,甚至严苛到生活作息,老师可以公开批评打骂。韩国对艺人都是打压的模式,要把他们身上原有的东西都去掉,然后加上公司希望给他们的个性。

我们的培养过程跟韩国不太一样,会尊重他们的个性,也更注重创造。我们比较偏重舞蹈部分,挑人的时候舞台形体和颜值是首先考虑的,颜值、艺德、才艺等几方面都会考察。但中国的孩子都是独生子女,比较娇气,去了韩国都不太适应,有的到了就生病了。

我之前也看过日本、美国等一些学校的做法,每个国家的特色都不太一样。我们也会从选出优秀的Stage练习生,送他们去美国培训,到好莱坞MI学校,让他们跟当地的学生交流。MI有很多国内年轻的艺人在那边上课,大家都有这个意识,用海外的资源武装自己。

把他们送到不同的地方去培训,就是想看看,哪里的方式更适合中国,中国一定要探索自己的偶像养成模式。

韩国人口才五千万,一年出80个新团;中国13亿人追一个TFboys,能不火吗?

中国音乐财经:音悦台主要是围绕粉丝做服务,那么整个平台的收益情况如何?为什么还卖崔健的专辑,他的粉丝跟音悦台不是很搭吧?

时颖:音悦台的受众更集中在偶像粉丝上,2014年做了音悦商城,卖专辑和周边商品。商城的收入,像鹿晗的专辑卖了6万张,这些粉丝都会买专辑来支持他们的偶像。音悦台的广告收益不走流量广告,主要与大品牌合作,这个做法有点像MTV。还有一些运营商的收入,是跟联通合作的一个收费产品。

卖崔健的专辑是想跟索尼合作试一试,效果也挺好,崔健这次的唱片也不是卖给老歌迷的,索尼希望崔健能找到90后的新歌迷,他这张唱片的音乐也挺酷的。

实体唱片销售虽然下滑,但只要有粉丝就有购买力。我们会跟更多的艺人合作,包括陈奕迅,大家可能会觉得他是一个适合听现场音乐的艺人,其实他的专辑也卖的很好。音乐产业需要一些载体,要么卖数字专辑,要么卖实体专辑,哪条路走得通都挺好。

围绕粉丝提供服务,这是音悦台的商业模式。音悦台注册用户有4千多万,我每次去韩国谈合作,他们都说跟韩国的人口一样多。最近我们也推了一些演戏的小鲜肉,他们的粉丝效果也很好,音悦台上不完全是音乐行业里的人。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音悦台, 时颖, 张斗, Billboaid, YouTube, K-POP,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