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仰遭淘汰,不是摇滚乐输了

阿斌 编辑:李斌  | 音乐财经CMBN |  2015-12-22 14:55 点击:
【字体: 】   评论(

要问中国摇滚能否通过电视走向大众,答案是否定的。

不久前,痛仰乐队要上《中国之星》的消息被传开,后又被证实,所以第五期的《中国之星》让很多人翘首期盼,个个坐在电视机前等待痛仰出场。当痛仰准备上台的时候,通过电视镜头,我们可以看到崔健、刘欢及其他所有参赛选手脸上期待的笑容。

而当崔健在台上介绍完这支乐队之后,观众没能看到痛仰在电视上的表演,下一个镜头直接跳到了投票阶段,最终痛仰乐队以全场最低票数267票被淘汰出局。

这样的结果让观众大为震惊,也让摇滚乐迷的希望落空,电视机前的观众也完全不知道痛仰到底唱了些什么。

但幸运的是,在优酷上,我们还是可以找到痛仰表演的完整视频。而这段表演足以引人深思。

痛仰这次在《中国之星》上表演的歌曲是他们早期的作品《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也是他们每次参加音乐节的必唱曲目。这首歌的歌词从头到尾都在循环着三句话:“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专制能够改变我们什么,教育能够改变我们什么”。

从摇滚乐最简单且原始的角度,这句歌词的意思一览无遗,歌曲唱出来的版本其实是经过修改的,将“专制”二字改成了“战争”,而“教育”二字似乎被高虎用一种很不清晰的嘶吼唱了出来,有点听不清他唱的是什么。

至于为什么要去改歌词,相信大家也懂。在痛仰乐队上台前,节目组插播了一段ISIS恐怖袭击巴黎的新闻片段,这个逻辑似乎合理,先拿战争做话题,再让痛仰把“战争”二字唱出来,最后再冠以“呼吁和平”的噱头。

但对于摇滚乐迷来说,这显然不能接受,因为他们知道,痛仰在《中国之星》上的表演其实和ISIS没什么关系。也有乐迷说痛仰选错了歌,也有人说崔健带着痛仰来卖弄情怀。但无论如何,痛仰被淘汰出局是毫无疑问的。

《中国之星》这档节目定位清晰明了,无异于《中国好歌曲》及《我是歌手》,节目面向的受众也是普通观众,他们对于节目的期待无非是听点旋律优美、歌词动人的歌曲。

这就是杨乐第一次面世就被大众所接受和喜爱的原因,而许志安边唱边跳的表演也加大了节目的卖点,还有“跑场王”孙楠和吉克隽逸等歌手的加盟,让这档节目的结构非常完整。

从这个角度看,崔健及他所带来的摇滚乐队反而不适合这类节目。从音乐上,痛仰这次所演唱的《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应该没有太多卖点,这首歌既没有让人情绪激昂的电吉他连复段,也没有高亢婉转的主旋律,观众会觉得这首歌的歌词有些“胡言乱语”,全曲唯一能让人注意到的旋律是吉他的间奏,而这段间奏对于大众来说却又云里雾里,大家会问:这是音乐吗?

在此类节目中,往往得票数越高的人,他们在大众面前出现的次数也越多。综合节目的音乐性和群众基础,我们就能明白谭维维为什么能以一首“黄土摇滚”夺得冠军,而秋野和痛仰的摇滚却走不长远。

所以要问中国摇滚能否通过电视走向大众,答案是否定的。“摇滚乐”第一次像这般在电视节目里的首秀,似乎并不顺利,一面世就被大众冠以“不好听”的名分,久而久之,大众自然就认为真正的摇滚乐不好听,没有旋律。

我们不否认崔健和他所推荐的摇滚乐队,正在尝试着为中国摇滚做一些努力,但这个过程给人的感觉有点想“一步登天”的意思,太着急了。

如果从音乐角度,如果上次不是秋野,这次不是痛仰,而换成黑豹、唐朝,结果又会如何?我们虽然不能给出百分之百的结论,但至少这个结果应该比现在好,因为黑豹、唐朝的知名度更广,而他们的音乐也更有旋律和歌词性。

摇滚乐有很多种,有的摇滚乐旋律很丰富,有的则很躁。但无论哪一种,我们都要考虑它的受众群体。让中国摇滚乐走进大众视野,《中国之星》应该也是比较适中的方式。

很多摇滚音乐人都希望通过《中国之星》能让摇滚的火苗旺盛起来,但这个问题依然需要客观理智的思考。相比以前,摇滚乐正在渐渐渗透进一部分人的耳朵,目前看摇滚乐迷有三种:第一种是冲着“摇滚精神”来的,第二种是被摇滚乐本身的音乐所吸引,第三种是前两者兼之的。

痛仰乐队虽然在节目上被淘汰,在各大音乐节上却常年压轴,而台下的观众热情高涨无比,笔者曾在痛仰的现场无数次被挤出人群。尽管这些人群与全国的观众比起来还是少之又少,但说明摇滚乐还是有人听的。

“摇滚精神”实际上是一种文化,“文化”本身非常中性,它由不得人用好坏来评价,就像嘻哈音乐最初来自于一帮黑人社会的街头混混,后来才有了匪帮说唱这条分支,但这些歌词中的脏话并不影响人们接受它,这就是文化。

对于中国摇滚乐来说,我们真正应该思考的是如何通过正确的方式传播这种文化,而文化都是有底蕴的。就像黑人在歌词里抨击的社会是血淋淋的历史,最重要的是这个历史是每一个生活在那个年代的人都明白的。

如果把摇滚乐看做是“反叛”,似乎也不太适合这个年代,因为现在大家虽然有时对社会不满,但大部分时间感受到的不是压迫,反而觉得生活越过越好,没什么好反叛的,自然就不能理解痛仰“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到底是什么意思。

真正的摇滚乐应该在最摇滚的年代疯狂盛开,摇滚乐文化在中国的核心内容也值得思考。任何一个音乐人都知道摇滚音乐其实是需要技术和深度的,一个摇滚乐吉他手如果没有好的功底,他是做不到在台上大幅度甩头还一个音不错的弹奏连复段的。

从这个角度说,如何传播摇滚乐的专业性同样值得思考。

崔健是一位非常优秀的音乐家,他的音乐理念有一定深度,而这个深度是大部分受众不具备的。他的摇滚精神虽受摇滚乐迷追捧,但大众眼中的摇滚乐与摇滚音乐人眼中的摇滚乐是两回事。

作为音乐人也要明白,他们所坚持的理想到底是什么,摇滚乐的核心内容是什么,既然“摇滚”天生就和“社会”有关,那么就应该客观分析这个社会,再去思考摇滚乐对于社会的真正意义。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痛仰, 崔健, 摇滚,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