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本土DJ价值提升、年轻电音文化培养与投融资(下半场)

李笑莹  | 中国音乐财经CMBN |  2015-12-15 19:09 点击:
【字体: 】   评论(

本土DJ身价上不去,如何提升他们在市场上的竞争力?90后在听什么音乐,他们对音乐的需求是什么?中国艺人和市场就像一个仓库里的柴,你一点很快就可以燃起来了。

12月6日,中国音乐财经线下论坛品牌“音乐羊皮卷”第一期,以“从小众到主流,中国电音人发展的挑战”为主题,探讨了中国电音市场的现状及发展中需要解决的问题。

本文内容为下半场,分享嘉宾为耀乐团团长、电子音乐制作人王璐,国内知名电子音乐人肖林丰,美籍日裔华人、美国西海岸多家酒吧主打DJ Kevin,来自香港的DJ Ken Kay C。

如何提升中国DJ的身价?


肖林丰:我在做一场表演或是做音乐的时候,没有太想我这首音乐要十万人听还是一万人听,我觉得这就是一个很随机的状态。有可能你幸运会有十万人听,但是也并不是说你做出来的作品只有一百人喜欢,它就不是一个好的作品了。我觉得好多时候是DJ自己的原因,其实做DJ跟做乐队、做歌手、做演员是一样的,都需要你个人有多方面的能力。如何宣传自己,你是如何制作音乐的,你是如何去放音乐的,你在什么样的场合和一种什么样的表演状态去面对所有的听众等等,可能有很多很多(问题)。我觉得可能是对于演出费还没有达到一定标准的DJ来说,只是锻炼自己、塑造自己或者是自己学习的一个过程。

DJ的收入更多要看门票和酒水,像一些有投资的项目,DJ拿的演出费也不是特别低,基本上都是八千一万一场。但是有一些,像开始(阶段)我支持迷笛音乐节草莓音乐节,也是对这种文化的尝试,它们也想做这件事,但是大家都不知道结果是什么样的。在这种前提下,我或者其他的很多DJ,只是一种支持产业的方式,很多时候可能拿的就是一个车马费,这个大家都清楚。

Ken:很多人都觉国外的DJ可以赚很多钱,但其实这不是他一个人的事,他是有团队的。他们是一个商业的包装,他们有很好的摄影师,很好的设计,唱片公司和经纪人,这是一个团队的合作,整个行业的产业链都是这样赚钱的。我不只一次听到有人说过,其实那首歌不是他做的,他可能只有一些概念。音乐是有驱动的,音乐制作人有自己的概念,然后他们的工程师提供技术完成这个产品,最后会有一个审查,成品出来了以后就是一个人的产品了。如果再加一个视觉的团队,这就是一个商业包装。

但是在中国或者是别的地方,有一些人还是挺辛苦的,他们要自己跑不同的地方,去做自己的事。如果说有人去支持,赢取到别人认可你的实力,人家帮助你,那时候才是下一步。我一开始就没有想过我当DJ能赚钱,在亚洲这是不可能的一件事。你可以把DJ当你的爱好发展,你要有一定的学历和才能,才能被人公认,那可能是十五年、二十年以后的事了。现在在国外,你见到一个19岁的艺人就很出名了,这是因为市场不一样。

Kevin国内的DJ如果能再加一层包装的话,我认为在未来的市场,或许他们的身价可以翻一倍,或者是更多倍。因为我们都知道国外大咖们为什么会要那么多的钱去打一场,因为他们背后有一个经纪公司,他们收入的20%、30%甚至是50%都是经纪公司拿的。我对国内的DJ经纪不是很了解,不知道有没有DJ的经纪公司。

国内的唱片公司大部分是做艺人,我觉得他们也可以开设一个包装DJ的方式,发掘一些比较优秀的DJ,给他们做一些适当的包装,跟做一个艺人一样,也可以给DJ发行一些适当的数字专辑。这就涉及到一个版权的授权问题,经纪公司需要跟各大公司谈,我们需要这些歌曲,我们要做一张DJ的串烧合辑,将这张合辑在网络或者实体发行。对一个DJ来说,通过专辑的发行和市场的认可,经过一系列的包装、发行和宣传,等到几年后再通过经纪公司请DJ的话,他的身价可能会有增长。

王璐:说到艺人的价格,不论是哪个圈子都是一样的,艺人的价格关乎于你的名气,你多有名,就会多贵,这是一个非常直接和残酷的现实。海外在TOP100上的DJ,他们的幕后团队真的是在用一个产业来推进一件事。

现在很多人喜欢听民谣,喜欢电子音乐的人并不多,但这已经比前两年好很多了。现在很多人可能前半场去听摇滚乐,然后再回灯笼(听电子音乐),这就是个好现象,至少很多人关注到这种音乐了。毕竟电音在中国的时间特别短,还没有成气侯。

不过现在我和身边的人聊起来,大家都是充满了志向,并且是亲历亲为的。虽然这个时间点上可能有一些无力,但是大家看到了这个商机,慢慢的这个圈子就会被搭建起来。

如何培养年轻的电音文化?


王璐:对于我来讲,我会花很多的时间和90后的小朋友相处,原来我有很多时间都闷在家里,根本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样的。后来发现他们在网上说了很多话我不明白,这意味着我开始衰老了。制造产品的人是我这个年纪的,而使用产品的人是90后。于是我花了大量时间追他们都写什么,我不知道他们讲什么的时候,我会去百度上查。因为你想制造一些真正适应消费者的产品,你就要真的去了解你的消费者需要什么,他们在想什么,他们在过什么样的生活,他们到底是怎样的人,包括他们每天说什么样的话,他们是如何社交的。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你真的要花很多时间跟他们接触。

但是并不是说他们需要什么,我就要给他们什么,而是应该我在你前面,我引导你来如何消费和欣赏,我让你知道什么是好的音乐。我觉得建立审美是最着急的一个事情,在如今这个社会,90后会是一群非常厉害的年轻人,他们一定会比80后厉害很多很多倍。所以我们要把我们知道的好东西展示给他们,让他们知道什么是美,接下来的路就会走出变化了。

肖林丰:我希望可以通过各种渠道,各种方式方法,去告诉更多的90后我认知的这种(音乐)风格,跟他们分享更多的(音乐)知识,或者是告诉他们更多他们需要了解的内容,主要还是想多普及这种(电音)知识。

例如通过互联网,通过他们常用的一些APP,一些网站,包括介绍音乐的网站,通过各种音乐DJ学校。通过各种不同的渠道,可以让电音更多的被普及。或因为我发现,现在是金字塔的底部人太少了,喜欢电子音乐的年轻人还是属于少部分,者他们真正对电子音乐的了解还不是特别的全面。

Ken:我觉得要想发展电音文化,需要有一个很重要的平台,可以通过这个平台去影响到一些年轻人,让他们接触到想做的事,要让他们在这个平台找到他们想要的东西,这个非常重要。现在资讯太发达太快了,在这样的条件下你接触到的文化可能是已经被歪曲的。如果能有一个平台,给大家提供正确的信息,让大家多多接触电音文化,让他们了解到这到底是一种怎样的文化,才能吸引他们来做这件事。这个平台要尽可能的做到专业、细腻、国际化。所以平台是一个很重要的媒介,可以让大家学到很多有意义的东西。

2007年我去过加拿大的一个音乐学院,有一个意大利的音乐老师形容了中国的音乐文化,他说中国的艺人跟市场像一个货仓里面的柴,你一点很快就可以燃起来了。最主要的就是所有人的观念,要把它端正了。对音乐的包装也是要有代价的,你需要花时间了解把这个形象给正过来,我觉得现在我们走的就是这个趋向。

Kevin:我们应该让90后有更多接触电子音乐的机会,或者得到更多的认可。比如说唱片公司可以在他们现有的艺人发行的专辑里加一两首电子音乐。这就要回到我刚做DJ的时候,以前做黑胶唱片的B面,肯定有一首歌或者是两首歌是电子音乐,当时我就会因为感兴趣,听了这个所谓的电子音乐版本后去找更多这样类型的音乐。

用同样的方式,90后肯定也有他们自己喜欢的歌曲,在听他们喜欢的歌曲基础上,能够有一些电音版本的歌曲发行,对他们来说是更好的一个方式,可以让他们从另外一个角度去接受电子音乐。

问答环节


问:DJ最早都是从放黑胶开始,现在变成用USB,大家怎么看待这个进步?

Ken:我最开始就是放黑胶的,一开始是自己买了唱机,在家自学,没有找老师。我觉得用什么方式去放是个人的问题,你怎么去演绎你想放的歌,这是最重要的。科技的发展可以帮助放歌更方便,提高歌的质量,但重要的是你要用什么手法去放。科技带给人便利,以前要用六个唱机做出的效果现在四个就可以,这是一个概念,不是说我还用黑胶就厉害,只是一个方便性和个人手法处理的问题,跟器材没有关系。

翁嗡:事物是有两面性的,一个器材方法的使用会影响一个人对音乐的思维。现在很多人没有经过训练直接进入到方法的时候,很难去专注于整个歌的行进。歌是有结构的,这个本身的过程是强迫你必须要听完一首歌,两个歌之间的关系,它强迫你要去听这个,这是一种训练。现在很多新的DJ缺乏这种训练。科技对创作有帮助,但是作为一个音乐家或者是艺人,要考虑音乐关系的时候,这个技术会强迫你去考虑这个事。新的DJ缺乏这些训练之后,就缺乏了强制的过程,我觉得这是一个损失,你身体一定要跟这个律动训练,结果现在这个训练被取消了。

问:中文的电音在编曲制作和发音指导上有什么特点吗?

王璐:我觉得跟歌词有非常大的关系。我们是中国人,说中国话,但我们玩的音乐形态都是西方来的,不是中国原生的音乐形态,比如说嘻哈音乐。比如说周杰伦,方文山,他们两个之间产生的化学反应是HIP HOP在中文下解决的一个比较好的方案。这些都是一种解决方案,我没有办法用特别简短的语言描述如何去解决这么一件事。

关于发声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这个问题在写歌的时候一定要注意,中文的音节数和英文的音节数在使用过程中完全不同,这是很难突破的点,至今为止我还在解决这个问题。一张唱片十首歌,我们可能会用半年的时间调整这个问题。这个问题应该有更多的音乐人参与进来,但是每个人都有各种各样的方案来解决。

Ken:解决的方法有一个非常好的例子,就是香港有一首歌曲,广东话有九个声调。比如说粉,炒河粉的粉,有九个声调,普通话有四个,所以广东话的押韵是比普通话难很多。你要做HIP HOP,你要做RAP,要写歌词的话很难搭配的。因为广东话一不押韵,那个歌词(唱起来)特别傻。刚才说的解决方法只是一种,这是一个研发的过程,问题都会有解决的方法。

Kevin:编曲角度来说,在中国的电音制作上,如果稍微加一点效果音就很容易把这个中国制作的电音达到另外一个效果,这是可以尝试一下的。比如广场舞就是一个音调,没有互动,从头到尾就是一个,在这个方面如果加一些效果音,可以把歌曲体现到另外一个程度,可以尝试一下。从歌词方面来说,不可能把一首歌重新唱一遍,把一部分歌词做一个回声效果或者做一个重复效果,这也可以体现出另外一个感觉。从声音角度,从歌声角度,从音乐制作的角度,我的想法就是做增加音乐效果。

问:如何看待音乐文化和投资?

Marcalexr:我是一个经纪人,可是我发现在中国真正的经纪人很少,我觉得艺人需要经纪人的支持,还有一个是唱片公司的支持,他们会投资一个艺人,他们可以帮助艺人发展他们自己。(这些资金的投入)都不是来自真正的投资公司,唱片公司就算是投资公司。唱片公司要负责支持艺人发展,这是非常重要的。

Paul:我是荷兰人,我觉得在荷兰和中国不一样,因为我的爸爸很喜欢去酒吧,所以我觉得荷兰有这个环境,有非常长的历史。但是在中国这是一个新的事物,差不多有15年的时间,因为是一个新的事物,所以有很多人都在观看。我们的DJ,我们的音乐,我们的互动都是可以的,我觉得我们还需要继续发展,以后会有一个非常好的方式。所以中国跟荷兰不一样。我今年跟这个DJ合作,明年跟那个DJ合作,这是非常好的方式。我们一起合作,一起发展,肯定有人觉得这是很有意思的事情。

Kevin:美国没有一家投资机构去投资电子音乐这一块,唯一能称得上投资的也只有唱片公司内部,他们为自己的艺人下一张电子音乐专辑做的一个预算,除了这个以外没有任何投资公司去(专门)投资。

Ken:我觉得现在是处于一个“信”与“不信”的视角,因为钱有方法赚,一个老板他信就能投,他不信就不能投。但是现在老板的角度怎么样,如果看得多,平时了解的多,愿意投这个钱,这是一个很好的方向。就像现在有很多的音乐节,给年轻人一个平台接触音乐,还是一个投资项目,这是两件事。如果老板或者是一些公司他们的方向比较清晰,或者说他们了解外国的一些文化或者是音乐推广的方式比较多会好一点。现在有很多新的产业都是用了音乐,做众筹或者是怎么样的。我相信这个项目未来是可以拿到钱的,就看将来市场成熟的程度怎么样。不一定只是做音乐,你有一个长远的眼光,就可以有一个很好的回报。

翁嗡:其实我们都需要钱,每个项目我们都需要钱,投资其实就是一个纯生意的行为。不管你是电子音乐还是什么,投资商一定要看回报,这个是一个很残酷的现实,是一个市场行为,不是简单的一个文化行为。所以我觉得也不用抱太多的幻想,有钱白给你,这是不可能的。我自己做了一个事,我觉得这里面有一个矛盾,就是投资商一定要从市场的角度考虑自己的回报的,你要坚持自己做音乐的品类和方向,一旦产生冲突的时候,很痛苦,这种痛苦就是你自己要想清楚,你是要钱,还是要什么?名利双收这个事,我觉得挺难的,说心理话,你要挣到钱,不是不可能,但是这个事你得小心的想一想。

所以我看待投资这种事,没钱做没钱的事,有钱做有钱的。我觉得这个事情大家都要耐心的去看一看,这是一个系统,钱、艺人、设备商,每一个环节都很重要,我们需要同步的去发展,不是说有了钱就能解决所有的问题,也不用抱着这个幻想。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商业化, DJ, 音乐羊皮卷,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