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剖燕池如何用古诗演绎“古风音乐”

阿斌 编辑:李斌  | 音乐财经CMBN |  2015-12-10 11:11 点击:
【字体: 】   评论(

燕池这个名字可能并不出名,她在今年4月发表了第一张实体专辑《燕歌行》。专辑的最大特点,是其中很多歌曲都由古词写成,并在音乐部分选用了古代乐器进行编曲和配器。

燕池这个名字可能并不出名,她的音乐属于大众里的小众,但在小众里她是大众,曾经以另类唱作人和实验音乐为创作主题,燕池今年4月通过虾米网的寻光计划发表了第一张实体专辑《燕歌行》。

这张专辑的最大特点,是其中很多歌曲都由古词写成,并在音乐部分选用了古代乐器进行编曲和配器,那么,这些古风歌曲好在哪?我们来分析一下燕池专辑《燕歌行》中几首别有风味的古风歌曲。

《苦昼短》

《苦昼短》原是中唐诗人李贺的一首歌行体诗歌,这种体载的诗歌由南朝宋鲍照创立,是建立在汉魏六朝乐府诗基础上。而乐府早在秦朝时,就是帝王设立的一个管理乐舞演唱机构,到了汉朝初期,乐府并没有被保留下来,直到汉武帝时才重新建立。

乐府的职责就是采集民间歌谣或文人诗歌进行配乐,用于宫廷祭祀或宴会时演奏之用。乐府所收集的诗歌在后世被称为乐府诗,慢慢发展成一种新的诗歌系统,其中就包括歌行体,一直延续到唐代。

它最大的特点就是无论篇幅长短、声律韵脚都很自由,李贺的《苦昼短》就是一首标志性的歌行体诗歌。这首诗所表达的情怀在当时也备受争议,诗中不仅有“吾不识青天高,黄地厚”这样充满个人气魄的句子,甚至还像写宣战书一般写下“吾将斩龙族,嚼龙肉,使之朝不得回,夜不得伏”。

而李贺写下此诗也并不是没有理由,当时的唐宪宗李纯为了追求长生不老,到处求医服药,最后败坏满朝风气,所以李贺写下此诗讽刺朝廷。我们从这个角度再来看今天的社会,也许不难理解为什么燕池使用这首诗作为现成的歌词。

无论因为社会风气还是个人情怀,当燕池这么一个现代女子唱出“吾将斩龙族,嚼龙肉,使之朝不得回,夜不得伏”的时候,也是别有一番风味。这首歌从作词来讲已经由不得现代人再去评价,它已成为中国古代文化的精髓之一,而这也是燕池这首歌的精髓。

同样,为了呼应此诗的文化底蕴,燕池特地在配器上选用了古琴,在旋律上选择了五声音阶,并在第二段歌词使用古筝演奏花音,呼应了人声部分,在间奏时又使用了笛子,通过C调的6级、5级、4级、5级作为和声连接,再加上钢琴的和声分解,使整首歌一气呵成。

唯一的不足就是结尾部分有些仓促,即便是要给人戛然而止的感觉,似乎也有些不够火候。

《明月》

这首歌与《苦昼短》有极大的相似之处,可以说是《苦昼短》的“姊妹曲”。不仅共同使用了C调的6级、5级、4级、5级的和声连接,并在和声上所建立的歌曲结构及节奏也一样。在编曲上,《明月》与《苦昼短》共同使用了五声音阶和花音的演奏,在配器上,二者也都使用了古筝、笛子,唯一不同的是,在《明月》中没有使用钢琴,反而增加了木吉他和中国鼓。

如果细心听,会发现这两首歌的词是可以调换的,可以在《明月》的伴奏下唱《苦昼短》的词。如果说创新,燕池并没有在音乐部分进行太多的变化,从歌词上可以看出,她在传承中国的诗歌文化。

这首歌在歌词上同样使用了古诗歌方式,但出自于燕池本人之手。相比李贺的《苦昼短》,燕池所作的这首词并没有“挑战权威”的气魄,反而具有个人“超脱”的朦胧之感,如第一句“明月轻舟一壶酒,前尘往事随风走,谁折新柳描旧游,休休”,或“因缘自成歌与调,红尘爱恨一笑了,前路何迢迢,莫自扰,便逍遥”。

即便是现代人,我们也能感觉到燕池在词中所表达的思想以个人情怀,是带有哲学意味的。在这个心灵鸡汤泛滥的年代,人人都在讨论男女之情,或生活挫折,同时,人们又很反感。

从这个角度,燕池这首歌的词也表达了一种态度,比如“前路何迢迢,莫自扰,便逍遥”。如果换成今天的白话,我们可以理解为“既然人生那么长,就好好活,不要多想也不要作”。

所以说,燕池这首歌是对大众的一种反叛,是很“摇滚”的,只不过她用了一种很古老的方式表达“摇滚精神”,比较耐人寻味。这首歌在表达上是成功的,唯一不足之处和《苦昼短》一样,结尾太过仓促,终止得有些粗糙,并没有带给人那种较为舒服的意犹未尽之感。


《北国》

这首歌的歌词同样出于燕池本人之手,也能看出燕池本人对于唐代诗歌的喜爱。这首歌以词为主,曲为次,所有的音乐部分全部为了烘托歌词而存在,除去歌曲开头四个小节的古筝独奏外,没有任何间奏,也没有尾奏。

音乐部分在歌词结束时也同时结束。这首歌的歌词一共有四个段落,但四段歌词之间没有明显的气口切换,整个气氛呈由低到高的斜线状态,最后忽然休止。这是这首歌最大的特点,一气呵成,将曲中意进行一次性表达,干脆利落。

为了做出这样的效果,这首歌在和声上使用的是C调的6级、5级、4级、5级,虽然它在调与和声连接的选择上都与《苦昼短》、《明月》一样,但此种和声连接方式在所达到的效果更为强烈。

全曲使用这四个和弦不断循环,而每一次循环都由4级进行到5级上结束,4级和弦属于下属功能和弦,5级和弦是属功能和弦,是半终止和弦,所谓半终止,就是没有完全终止。

当4级进行到5级的时候带有不稳定性,因此音乐有强烈继续进行的需要,所以此种和声进行的搭配可以完全烘托出一气呵成的感觉。从配器选择上,也同样是根据这种气氛的需要来搭配的。

歌曲第一段人声部分由古筝弹奏根音及花音作为伴奏,第二段则在古筝的基础上加入了笛子,而第三段又基于古筝和笛子的基础上加入了中国鼓,歌曲的氛围一点点被扩大,非常有层次感。

这首歌词也非常有连贯感,如歌词第一段“孑影侧枕床木,寒思冻彻身骨”,这句词首先交待了环境,接着交待这个环境下所发生的事情:“拥衾难寐空屋,起衣温酒一壶”,歌词的第一句中有“寒思冻彻身骨”,第二句中又出现了“衾”字,这个字原意为“衣服”,但有另一层意思指古代用来盖尸体的布匹,明显看出燕池在这首词中所表达的悲寒之意。

在第二段中,她又解释了这种心情的原因:“昨日初逢可忆,今朝苦等难遇”。这首歌无论曲或词上都属叙事方式,词在前,曲在后。但它有与前两首歌一样的不足之处,结束在5级和弦上,给人的感觉是半终止,在强烈继续进行的需要下,却没有继续进行。

《将进酒》

《将进酒》原本不是一首诗歌,是一首曲调,出自我们之前提到的汉乐府,是汉乐府《鼓吹曲·铙歌》的旧题,而《铙歌》原本是古代军队中的凯歌,在传说中由黄帝和岐伯所作,是用来鼓舞士气的,后世则基于此曲调写下很多诗句。

《将进酒》的词有很多版本,其中包括唐代诗人元稹、李贺及李白。燕池选用的是李白版本,也是历史上影响力最大的一个版本。这首词明确表达了李白桀骜不驯的性格,如“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也表达了“硬汉诗人”对于酒的热爱,如“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

同时,也用“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表达内心的敏感忧愁。这是一首激进又气势豪迈的古诗,情绪表达极其到位。这首诗的写作背景,是李白作为一个诗人在政治上所受到的排挤、打击,使他的理想不能实现,他经常与好友芩夫子、元丹丘在嵩山登高饮宴,借酒当歌,从而写下这首诗。

在现代,艺术家在政治上的地位一直如古代一样不被重视,从这点上,我们不能排除燕池使用这首词来谱曲的原因,多少夹杂的一些个人情怀,她就是一个音乐人。而在燕池整张《燕歌行》专辑中,她所选用的两首唐诗及自己写作的古诗体歌词,在气势上都与《将近酒》有很大的相似之处。

李白是唐代最具“摇滚精神”的诗人之一,而燕池在这首歌中将其传承了下来,她所表达的恰好是很多当代音乐人也想表达的。同样,为了对古风进行呼应,这首歌在音乐上也选择了五声音阶作为编曲基础,配器上选择了中国传统乐器。

但它和之前所提到的三首歌最大区别就是这首歌更有气势。它的和声进行同样是C调6级、5级、4级、5级。我们之前提到,这种和声连接具有强烈的进行感,它对豪迈气势的表达可以更到位,所以在这首歌中,中国鼓的加入是非常到位的,并贯穿全曲,在歌曲接近尾声的时候,可以听见中国鼓敲击鼓边所制造的效果,颇有古代凯歌的气势。再搭配上李白的《将进酒》,恰到好处。

以上几首古风歌曲在表达和音乐上做的很不错,但它们也有一定的缺点,第一,就是结尾部分太过仓促,第二,燕池本人的唱腔虽然在音色上比较符合古风音乐,但也能听出她的声音在力量上稍微欠缺。

不过作为一个传承中国古文化的音乐人来说,她做得很好。早年间,王菲曾经唱过一首《但愿人长久》,取自于苏轼的古词《水调歌头·丙辰中秋》。但纵观流行音乐界,此类歌曲并不多,有一些歌曲虽然在音乐部分做得很中国风,但歌词依然比较通俗。

古诗是中国文化的精髓之一,将古诗更多用在现代音乐人作品中,不失为一种很好的尝试,也不失为一种很好的继承。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燕歌行》, 燕池, 《苦昼短》, 《明月》, 《北国》, 《将进酒》,
  • 相关文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