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頔宋冬野:越来越羞于说麻油叶是民谣!

李笑莹 编辑:Alisa  | 中国音乐财经CMBN |  2015-12-07 23:36 点击:
【字体: 】   评论(

我写的就是我对于当下生活的一种感悟,是我切身体会的一种感觉,可是还有很多人说我们写的歌矫情,是臭垃圾,我也没办法。 ——马頔

宋冬野火了,马頔火了,麻油叶火了!

因为《董小姐》和《南山南》在主流大众中的流行,人们对民谣的关注越来越多,2015年甚至可以被称为“民谣年”。走红后的麻油叶厂牌也常陷入舆论漩涡,有人说麻油叶毁了民谣,也有人说麻油叶成就了民谣。

麻油叶的成员宋冬野对我们说,“我们曾经也说我们是民谣,现在越来越羞于这样标榜。就当我们是民谣的突击队吧,大家能通过我们关注民谣是好事。”

从QQ群开始,“嗨,真心人!”

麻油叶不是什么神秘组织,其成员都是一些爱唱歌的年轻人,有才华、有情怀、爱唱歌、爱上网。创始人马頔,人称马老板,其他成员包括宋冬野、尧十三等十几位独立小众音乐人。大家从QQ上的网友关系,发展到一个组织,就是为了能在一起玩音乐。没想到,玩着玩着,就带着有点荒诞感的红了。

今年11月,麻油叶正式宣布与摩登天空签约,麻油叶将由摩登天空运营五年,马頔担任负责人。近日,中国音乐财经走近麻油叶,专访了马頔和宋冬野,这两位绝非完美,但他们身上有属于自己的东西,那些看来有些“矫情”的特质,或许也是他们能得到众多粉丝喜爱的原因吧?

在马頔的描述中,他们因为共同的音乐爱好,一拍即合决定成立一个组织,没有什么崇高的理想,也不为取悦任何人,只想一帮人聚在一起好好玩音乐,唱着喜欢的歌,喝着微醺的酒,有着一帮靠谱的兄弟。

麻油叶成立至今已经4个年头,真心人对真心人,是麻油叶选择成员的原则,有些任性。4年间,有新人加入,有老人离开。面对这些变化,马頔表示理解,他也承认心被伤过。不过,麻油叶本就不是一个盈利组织,留下的人是因为彼此欣赏,有着相同的价值取向,一旦有了更高的发展,随时离开也可以理解。 

马頔说:“毕竟是自己热爱的东西,说恶心点,就是因为初心这个东西还存在。”

2013年,某选秀节目里,《董小姐》意外走红,一句 “爱上一匹野马,可我的家里没有草原”一度成为年度流行语,也唱红了被麻油叶小伙伴们称之为宋胖子的民谣歌手宋冬野。后来在某一场Livehouse的演出中,马頔和尧十三打趣儿般地翻唱了这首宋冬野的代表作,台下欢呼声一片。

“在麻油叶,歌曲不分你我,好的东西,总归是要拿出来玩玩嘛。”马頔嘻嘻笑着说。

今年,《南山南》通过《中国好声音》一夜间红遍大街小巷,对于这种始料未及的成功,大部分人都会觉得原唱作人要感谢选秀节目,似乎是主流媒体的推广改变了他们的命运。

不过,马頔对版权和主流有自己的坚持。今年好声音冠军张磊唱着《南山南》走商演,马頔就在微博上发起了一轮“维权”攻势,丝毫没给好声音面子。

为什么粉丝会喜欢麻油叶?成员尧十三曾经写过那首歌:

忧伤的马啪啪,最近更加忧伤了,他的三爷在美利坚,所以他只能撸管。

哦哦哦宋老师,找到了真爱,打听了房价,准备安度下半身。

老王你加油的去爱吧,别管终成眷属还是曲终人散。

听说三胖子最近不是特别好,似乎是因为没有男人肯要。

可是说来说去还是我最惨,脏兮兮的终于回来了管庄。

麻油叶就是特别好!

摘录自尧十三歌曲《麻油叶特别好》

“我们就应该歌颂城市”

马頔和宋冬野被认为是第三代民谣代表人物,前者生于1989年,后者生于1987年,两人都是北京人。

批评者认为,马頔宋冬野尽管知名度高,但不属于真正意义上的民谣,也不足以代表民谣音乐的发展水平和规模。民谣圈不大,在逼格鄙视链上,马頔宋冬野总被拿来和小河万晓利这一批前辈相比较,于是也就有了“人文积淀不足”的批评。

“我们和上一代民谣人经历的社会年代不同,他们经历过三年自然灾害、文化大革命或改革开放,但我们生长在一个非常安稳的年代。”马頔认为,对于那个年代的认知,他这一代人力不能及,也写不出那样的感觉。

我写的就是我对于当下生活的一种感悟,是我切身体会的一种感觉,可是还有很多人说我们写的歌矫情,是臭垃圾,我也没办法。”马頔说。

“我们前辈的那些歌手们,他们经历的那些事情,我们永远都经历不了。他们歌颂戈壁沙滩,歌颂西北乡村。“宋冬野说,”我们从小生长在城市,其实我们就应该歌颂城市,不能非要跟着前人的脚步走,但我们要向他们学习。

对于越来越羞于说麻油叶是民谣的原因,马頔解释说,“我们并不想给麻油叶一个准确的定义,做音乐和听音乐都是很私人化的事情,任何风格、定位、标签都是别人说出来的,你认为自己听到的是什么音乐风格就是什么风格。”

“我们一开始做音乐的心态,不是去维生用,只是用这个东西愉悦自己,填补生活之外的一部分。”

今年9月,马頔登上北京工人体育馆办演唱会,“孤岛的歌”这场演唱会是他的一小步。12月31日即将在工体举办的麻油叶跨年演出,也绝对算得上麻油叶成员集体的一大步。 

前三年,麻油叶的大聚会都在麻雀瓦舍举办,人气一次比一次高。在麻油叶三周年的纪念专场上,有媒体形容“挤满千人的麻雀瓦舍在酷夏的高温和沸腾的人气下活脱脱成了人肉桑拿房”。当时马頔扔到台下的冰棍和杜蕾斯让乐迷为之疯狂,至于现场的舌吻大赛,更是现场激起男男女女一波又一波的“高潮”。 

今年,麻油叶跨年演出告别拥挤的Livehouse,经历了“不叫事儿”、“我不能说”、“不是特别好”后,今年的主题定为“不乐意”,演出阵容除了代表人物马頔、宋冬野和尧十三外,还会有刘东明、贰佰、丢火车乐队等近来人气不容小觑的独立音乐人加入。

较之前三年一人一把琴的演出形式,据说今年将变成乐队的编制呈现给乐迷。只是,不知累积到今年,麻油叶的“人气指数”会否让工体现场也“嗨翻天”?

“跟摩登合作是一种资源互换” 

在宋冬野、马頔、尧十三相继签约摩登天空并发行专辑后,今年“麻油叶”厂牌也整体与摩登天空签约合作,马頔表示签约不会影响其独立性。

麻油叶与摩登天空的结合更像是一种资源互换,而不是受雇与雇佣的关系,当然也不是收购、控股或者投资的关系。马頔本人非常看重“麻油叶”这个品牌,自古以来艺人和经纪公司的关系都取决于公司成长的速度是否能比艺人成长的速度要快。

一个是当下最具知名度和影响力的民谣组织,一家是中国最大的独立音乐公司,二者的结合也似乎是必然。从这一点看,刚刚拿到复星集团一大笔钱的摩登天空,确实有实力给麻油叶成员发展提供更多的资源支持。我们认为,影视圈当红艺人合约到期,立马单飞成立工作室的发展规律也适用于音乐娱乐圈。

相对之前麻油叶势单力薄的状态,此次和摩登天空签约后,麻油叶旗下音乐人将有更多的演出机会,提高收入和知名度,而摩登天空则负责提供包括场地、票务等演出资源。对于签约后的规划发展,马頔及其成员并没有一个明确的目标或计划,但据说摩登天空已经有一套自己的方案,希望双方在运营和“受益”上得到最大发酵。

马頔说,“现在我有一份责任在身了,希望自己的‘家人’都能有演出,都能越来越好,有些之前不必考虑的东西现在真得琢磨琢磨了。

从第一次团体演出的116人买票到走进5000人的场馆,麻油叶前行的脚步从未停止。马頔正儿八经地表示,无论演出阵容和场地如何变化,麻油叶的宗旨不会变,大家在一起玩的心态不会变。

当然,在我们看来,这两个85后年轻音乐人的路其实才刚刚开始。

音乐界的权力中心会逐渐往新一代转移,马頔宋冬野的气质与70后在底层摸爬滚打多年的民谣音乐人不同,与正在发酵更加特立独行的90后民谣音乐人也会不同。在这个名气、影响力、资源、金钱、争议、新老价值观夹杂在一起的喧嚣时代,马頔宋冬野正在形成当下自己对这个时代一批年轻人的影响力。

或许他们的音乐不够高明、不够深刻、不够有积淀,但也多少折射了整整这一代85后年轻人的精神和生活状态。大部分85后,少年时精神世界也曾偏激过、极端过、叛逆过,但其实到目前为止,大都人生顺遂,未见过什么大风大浪、不知什么是颠沛流离、命运无常,最大的叛逆,可能也就是像马頔这样,为爱好冒险放弃稳定的国企工作。

他们正当红,人们对他们的音乐交织着不同程度的某种感受。马頔总在公开场合所宣讲“音乐不分好坏”这一观点,而采访结束后,我们想到的是——你们为谁而歌?那是你们音乐存在的意义

对话马頔和宋冬野:慢慢往前走吧!

中国音乐财经:随着知名度的提高,你们自己有什么变化吗?

马頔:年龄在变,心态也在变,看待事物的角度和对待一些东西在表达方式上都会变化,现在演出多,赚的钱也多了,幸福感会变得特别高,也挺知足。

宋冬野:在写歌的时候对自己的要求越来越高了,自己这关不好过了,很难找到一个方向或者说不知道该不该找一个方向,所以说还是努力写吧,先过了自己这关。

中国音乐财经:你们刚火的那会是什么心态? 

马頔:刚火那会自己心态挺膨胀的,觉得自己特别棒,但也就一阵,觉得特别空虚,还是得回归到自己的生活中。 

宋冬野:刚红那会我觉得自己可厉害了,都控制不住,就想让所有人都知道我是干嘛的,就爱往歌迷群里扎,什么出风头做什么,就希望被人认出来。那会觉得自己终于有底气了,战胜了从小到大所有看不惯你的人。

但可能是性格的原因,刚开始总觉得还有更高的地方可以去,还有更奢靡的生活可以过。过一段时间就慢慢意识到,这些根本不是我们所追求的东西,我还是慢慢往前走吧,慢慢往之前那个方向走。

中国音乐财经:你们觉得现在中国的民谣市场怎么样?

马頔:我觉得挺好的,但庞大的受众进来后也会有一些曲解。很多事儿其实都是双刃剑,比如我们现在比以前好一些了,大家了解到的也许这个就是民谣,会透过我们去了解更多更好更高级的音乐人,我觉得这就是好事。它会带动整个圈子的发展,而不只带动我们自己。

宋冬野:从我们的角度来看,现在民谣的发展较几年前好了很多,大家的生活都在慢慢变好,所以我会觉得它好了。不过现在人们也会为了好记,非要给某个人或某首歌冠上个名字,弄个标签,我觉得这个是不对的。

中国音乐财经:咱们聊的挺好的,为什么有很多媒体说你们不好采访? 

马頔:我话少,北京腔有点横。

宋冬野:我爱皱眉头。

中国音乐财经:网上有很多人也在骂你们,什么感受?

马頔:刚开始有人骂我的时候挺接受不了的,一上来各种不干不净的谩骂,没一点论点论据的人身攻击,现在没什么了。

宋冬野:我觉得就是一种在网络上撒欢的那种心态,不理他们就好了。

中国音乐财经:准备出新专辑吗?

马頔:我刚出一年,不着急,你问他吧。

宋冬野:写呢,一直在写,就是自己这关越来越不好过了,不能愉悦自己的音乐更不能分享给大家。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马頔, 宋冬野, 麻油叶, 尧十三, 丢火车, 贰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