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青、痛仰、二手,他们凭什么征服乐迷

阿斌  | 音乐财经CMBN |  2015-12-03 16:56 点击:
【字体: 】   评论(

近年来,很多以前不知名的摇滚乐队迅速成长起来,他们成为了各大音乐节的常客。今天,我们来说说国内比较知名的三支摇滚乐队,看看他们的音乐都有什么特点,他们的那些经典歌曲都用了什么样的词曲、配器、和声?

近年来,国内音乐节渐渐发展起来,也让很多以前不知名的摇滚乐队迅速成长起来,他们成为了各大音乐节的常客,有的乐队更是成为了很多演出的压轴乐队,他们的音乐也让更多的乐迷所熟悉和喜爱。今天,我们来说说国内比较知名的三支摇滚乐队,看看他们的音乐都有什么特点,他们的那些经典歌曲都用了什么样的词曲、配器、和声?

万青:通俗,但耐人寻味


万能青年旅店乐队(以下简称“万青”)是近几年中国独立摇滚乐中比较有特点的一支乐队。这支乐队并不年轻,他们在90年代就已经成军。在2006年通过网络发行不插电单曲《不万能的喜剧》之后,才慢慢出现在公众面前。

随后,他们不断去LiveHouse和音乐节演出,并在2010年发表同名专辑《万能青年旅店》。这张专辑一出,立刻得到很多知名人士的认可,台湾作家马世芳评价道,万青一出,整个独立摇滚的参考标准都要往上调整,而陈奕迅、窦唯及很多知名音乐人也都对万青做出过极好的评价。

万青凭着这张专辑一举夺得第十一届华语音乐传媒大奖“最佳摇滚乐队”“最佳摇滚新人”“最佳摇滚专辑”等奖项,并在颁奖典礼上表演了他们的经典歌曲《杀死那个石家庄人》,这首歌也拿了“最佳摇滚歌曲”奖项。

有人曾评价万青,说这个乐队凭这张专辑就足以名垂青史。实际上,万青得到如此高的评价并不是浪得虚名。在中国独立摇滚界,万青的音乐从曲到词,从编曲到配器都有很高的水平。从和声连接上看,万青运用得非常巧妙,比如《揪心的玩笑与漫长的白日梦》这首歌,它的前半段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使用了D调的3级、6级、4级、1级的进行,第二部分使用了3级、6级、2级和5级的进行,副歌部分使用了4级、5级、3级和5级的进行。

间奏部分又分为两段,第一段使用了2级、4级、1级和5级的进行,第二段使用了2级、5级、3级、6级、4级、1级和5级的进行,最后的结尾部分又使用了1级、4级、2级、5级的进行。这首歌并没有使用大小和弦相互替代,但使用了一些扩展音。

这种歌曲的段落及和声连接方式在独立摇滚乃至整个国内乐坛中并不常见。从作词来看,万青的歌词大多出自贝司手姬赓,他的歌词有一个特点,经常用非常通俗的语言讲述一些并不通俗的故事,比如“是谁来自山川湖海,却囿于昼夜厨房与爱”早已成为很多独立摇滚乐迷心中的经典,这句歌词的意境比较朦胧,非常具有意识形态,是比较耐人寻味的。

在编曲和配器上,万青做得很用心,即便像《十万嬉皮》这样比较简单的三拍子,如果细心听你会发现,这首歌正拍部分底鼓的第二下分别打在后半拍的第一个十六分音符和后半拍的第二个十六分音符上,来回交替。

这个很简单的细节足以说明万青在编曲上的用心程度。除此之外,万青的音乐在编制配器上有两个标志性特点,就是史立演奏的小号及主唱董亚千演奏的吉他。我们听到《秦皇岛》前奏部分小号所制造的史诗般的宏伟效果,也可以在《狗尿馆》或《在这颗行星所有的酒馆》的尾奏部分听见董亚千演奏电吉他时,所制造的老派摇滚乐感觉。他喜欢疯狂的使用摇把和布鲁斯音阶,既有Jimi page英式的诙谐,又有Joe Perry般的狂野。

万青有一点做得很好,他们编曲配器时的声部非常多,但彼此不冲突且有层次感。总之,万青的音乐非常有特点,在当今中国独立摇滚圈中可以算是标志性乐队。

但万青也不是没有缺点,万青是一支摇滚乐队,但主唱董亚千的声音不太符合摇滚特质,反而更偏向民谣,比较单薄,唯一能听见的摇滚乐“嘶吼”是《杀死那个石家庄人》中“一万匹脱缰的马”那个“万”字的尾音上。

当然,这也是他的特点,可能除了董亚千本人之外,换另一个人唱他们的歌就不一定有那种“叙事感”,比如张悬曾在演出时翻唱过《秦皇岛》一曲,但张悬唱的并不完美,她把这首歌原本的美感强行加上阴暗的色彩,让人有“强扭的瓜不甜”之感。

在音乐上,万青通常喜欢在歌曲中加很多过渡,这一点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接受,笔者曾在音乐节现场观看万青演出时,很多观众对于《在这颗行星所有的酒馆》过长的尾奏有些不耐烦。

除此之外,如果大家细心听过《万能青年旅店》这张专辑,就会发现里面有一个比较明显的失误,主唱将《秦皇岛》结尾处“骄傲的灭亡”的“亡”字拖长音,且连续将这个音升高上行再降下来时,那个音明显没有唱准。但这些并不能影响万青成为当代中国独立摇滚的一面旗帜。

痛仰:停止躁动,选择安静


痛仰乐队是当代中国独立摇滚乐中最享有声誉的乐队之一,他们在1999年成军之后,于2001年签约京文唱片,随后发行首张专辑《这是个问题》,并凭借这张专辑在2001年获得华语流行音乐传媒大奖最佳乐队提名。

2006年痛仰独立发行EP《不》,同年2月开始了全国50个城市“在路上”巡演。两年之后他们将巡演时所得到的素材及灵感进行整合创作,发行新专辑《不要停止我的音乐》,2014年8月再次发行专辑《愿爱无忧》。

今年4月2日,痛仰签约摩登天空。痛仰在音乐节上抛头露面的次数非常多,经常作为压轴乐队表演。可能很多人对痛仰的标志性印象是《再见杰克》及《公路之歌》两首曲目,在音乐节上合唱人数最多、气氛最好的也是这两首歌。

实际上,从和声及整个音乐的编曲来看,这两首歌相对简单,《公路之歌》全曲只有三个和弦,C调的4级、5级和6级,在编曲配器和演奏上,歌曲最让人注意到的部分,就是吉他手田然和宋捷所使用的碎拨及效果器所制造的延时效果,有点U2吉他手The Eage的味道。

《公路之歌》的歌词出自主唱高虎之手。高虎的歌词大多比较通俗,主题明显,《公路之歌》的副歌部分“一直往南方开”很直接的点题,给人一种“走向远方”的感觉。但这首歌在听感上还是比较“流行”,并不是纯粹的摇滚乐。

痛仰自从发行了《不要停止我的音乐》,风格已经慢慢转变,他们在这张专辑中加入了一些雷鬼和Funk的元素,在《再见杰克》这首歌里,能明显感觉到吉他的节奏由雷鬼和Funk来回进行切换。同时,痛仰的音乐变得越来越“静”,比如《安阳》,从这首歌中可以明显看出他们已经不再玩当年那种比较“躁”的东西了。

痛仰从成立到发行专辑《不要停止我的音乐》这个过程中,一直以说唱金属、硬核金属著称,与今天的风格有很大区别,无论从音乐本身还是歌词上,都更接近纯粹的摇滚乐。在第一张专辑《这是个问题》及EP《不》当中,听者可以非常直接的感受到金属乐最标志性的吉他Riff和底鼓双踩,再通过贝司强力的低音和高虎“嘶吼”的唱法,算得上是中国版的Rage against the meachine。

同时,他们的歌词也略带煽动性,例如“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在《愤怒》中,高虎更直接地唱出“我要选择批判的意义,我要选择反抗的意义,我要选择愤怒的意义,因为我的自由是被发了芽的”。

这样的歌词并不像诗歌那般朦胧,也没有在文字上做很多游戏,但听到这些词之后可以直接感受到歌曲所表达的情绪,也点燃了很多摇滚乐迷心中的那团火。

相对万青在编曲配器上的复杂,痛仰的音乐简单很多。实际上,万青的《杀死那个石家庄人》和痛仰的《公路之歌》所使用的和声进行是一摸一样的,节奏也一样,但层次感有明显区别。痛仰的音乐大部分只使用吉他、贝司、鼓等最基本的摇滚乐器,歌词也通俗直接,而摇滚乐原本就是简单直接的音乐。

在“艺术”和“情绪”之间,痛仰表达的更多是“情绪”。今天的痛仰已经成了很多乐迷心中的一份情怀,是音乐节上挥舞大旗的年轻人心中一面精神旗帜。在这点上,痛仰做得很好,尤其对于那些老乐迷,他们可以不在乎音乐部分,只需要一只底鼓的节奏就可以疯起来。

当我们回到音乐本身,痛仰也不是没有缺点。没有人怀疑主唱声音的张力,但他的音域相对其他摇滚乐队主唱还是有些偏窄,他的演唱大多集中在中音区,演出时也基本没有唱过高音。

也没有人怀疑过乐队其他乐手的功力,既然他们已经转型,就可以慢慢的腿掉当初简单直接的感觉,在音乐的编制上加入更多部分。痛仰虽然在圈中有一定地位,但编曲和配器还是稍微有点简单,几首经典曲目的旋律线条与和声部分太过和谐,少了一点深度和完整感。

二手:用民族范唱摇滚


二手玫瑰(以下简称“二手”)是整个中国独立摇滚乐坛中最有特点的乐队之一,他们的特点不仅在音乐上,也在着装上,尤其是主唱梁龙最经典的女扮男装,可以为乐队风格加上“视觉系”的标签。

这支乐队1999年成军,随后又多次变更乐队成员。2002年签约北京艺之栈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并在同年1月第三届“音乐风云榜”颁奖典礼中通过《采花》获得“年度最佳摇滚乐队”“年度最佳摇滚新人”“年度最佳摇滚专辑”“年度最佳摇滚歌曲”四项提名,那一年也是摇滚乐第一次在风云榜单上拥有自己的单元,共设置了5个奖项,二手拿走四项。

2003年发行了同名专辑《二手玫瑰》,2006年签约大国文化,发行专辑《娱乐江湖》,2010年与白娱时代签约,发行专辑《人人都有颗主唱的心》,2013年又换了一家唱片公司——摩登天空。

二手玫瑰的东家换了又换,乐队成员也经历了很多变动。但这支乐队得到的评价还是挺高的,摇滚教父崔健就说二手是一支很有前途的乐队。

如今的二手早已是各大音乐节的常客,也拥有了广大的乐迷。音乐方面,这支乐队融合了金属及东北二人转的民族特色,如果要给他们一个定义,应该叫“民族摇滚”。

二手不仅在音乐中加入了唢呐和锣鼓等民族乐器,甚至把中国社会“街边摆摊”式的气氛幽默地加入到音乐中,歌曲《伎俩》的开场部分,乐队故意加入了一段主持人通过广播说话的声音,再配以背景中人群的吵闹声,让乐迷立刻在脑子里勾画出一个有声有色的场景,好像正坐着塑料椅子跟一群人在广场上等人表演相声,然后通过一句“大哥你玩摇滚,你玩它有啥用啊”顺利延续了观众最初的感觉。

主唱梁龙在唱这句词的时候明显唱出了中国曲艺味道,这种曲艺的唱法在接下来的乐器部分再一次被顺利延续下来,歌曲中电吉他的Solo再配以唢呐的颤音,直接告诉人们这是一个用二人转唱摇滚的乐队。如果细心听,可以发现吉他的音色调很厚实,且带有“鼻音”,跟唢呐的声音非常吻合。

在乐队的编曲和配器上,二手独树一帜,他们在歌曲中大量使用唢呐、锣鼓、笙、古筝和笛子等民族乐器,把“民族”“二人转”和“摇滚”这些几千年都没碰过面的字眼成功融合到一起,层次分明。

经典歌曲《采花》,一共有四段歌词。歌曲先由笙和木吉他演奏的华尔兹节奏开场,随后梁龙用经典的二人转唱法唱出歌词“有一位姑娘像朵花呀”,整个过程流畅且幽默,笙和吉他的配合做得恰到好处,随后出现间奏部分,听众可以听到大段的笛子独奏,带给人极大的放松感。

间奏结束后出现第二段歌词,这一段在之前的木吉他和笙以及笛子的基础上,又加入了手鼓和古筝。手鼓不断在华尔兹节奏中进行演奏,同时由笙、笛子及古筝在歌词气口部分演奏花音,跟梁龙的演唱进行“对话”。

第二段歌词结束之后,歌曲再次给听众一个惊喜,瞬间加入了电吉他所演奏的布鲁斯Solo,快速将人代入老派布鲁斯摇滚的感觉中,这段Solo跟当年鮑家街43号的《晚安北京》尾奏有异曲同工之处,非常耐人寻味。

Solo结束之后是歌词的第三段,这一段的编曲和配器使用了之前的所有乐器,而且在演奏上放的更开,音符的数量也越来越多,这正是为歌曲接下来的尾奏做铺垫,歌曲尾奏是一大惊喜,也是歌曲气氛最为浓烈的部分。

在这部分,电吉他及其他乐器全部开始为锣鼓和唢呐夸张的演奏铺底,乐器的主次转换非常巧妙,听众们瞬间感觉到了中国人庆祝节日时最为传统的喜庆和热闹,尾奏持续了一段时间后,由两个人声声部共同唱起歌词:“我愿为你唱首歌,上哪儿找天生的一对呀”。接着整个歌曲突然休止,最后由唢呐独奏结束整首歌。

《采花》从头到尾非常有层次,段落清晰,配器巧妙且有递进感。这首歌的和声走向是C调的6级、4级、3级、6级,比较简单。乐队的风格具有中国民族特色,民乐最常用的就是五声调式,许多中国传统乐器比如古筝,它们原本就是按照五声音阶制造的,而且中国的民族音乐没有和声概念。

在这个局限下,二手玫瑰已经做得很好了,最后再加上他们现场演出时那副民族的打扮及梁龙的女扮男装,不得不说,这是一支从音乐到形象上都非常接地气的乐队。如果要评论二手玫瑰的好坏,想必还没到时候,“民族摇滚”这种风格在中国独立摇滚乐坛中刚诞生不久,所以参考标准是比较少的,但是就二手玫瑰本身来说,他们确实在这个风格里站到了前排。

总结万青、痛仰、二手这三支乐队,他们分别有着音乐本身的深度、精神层面的高度及民族特色的传承。当然,没有谁是完美的,音乐本身就是一种可以无限制进步发展的艺术类型,他们确实可以给独立摇滚立下一个标杆,但也不是唯一。从他们身上,可以看出中国独立摇滚乐在不断朝着积极的方向发展,无论作为乐迷还是音乐人,都值得期待。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二手玫瑰、痛仰、万能青年旅店,
  • 相关文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