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演出票务O2O公司Dice:一款移动应用如何颠覆传统购票流程?

翻译:皓岳  | Tech Crunch中国 |  2014-09-21 10:00 点击:
【字体: 】   评论(

英国音乐演出票务创业公司Dice今天在伦敦发布了其iOS版和Android版应用,该公司正寻求通过免除预订费,以虚拟形式将数字门票发送至用户手机上,进而颠覆传统购票流程。

英国音乐演出票务创业公司Dice今天在伦敦发布了其ios和Android版应用,该公司正寻求通过免除预订费,以虚拟形式将数字门票发送至用户手机上,进而颠覆传统购票流程。

这个只支持移动的门票预订平台承诺,将按票面价向歌迷出售演唱会门票,不收取预订费,也不涉及任何的信用卡交易费。

Dice由数字产品工作室ustwo的两位创始人及英国音乐行业重量级人物菲尔.哈钦(Phil Hutcheon)在去年12月创建。哈钦从事音乐管理和A&R工作已有十多年时间。

Dice迄今共获得了100万英镑(约合160万美元)的外部投资,投资方来自于科技和音乐两个行业,包括White Star Capital、RobbieWilliams/Passenger公司两位高管蒂姆·克拉克(TimClarke)和戴维·恩斯奥文(David Enthoven)、艾维·朱利安托(Awy Julianto)、Toptable创始人卡伦·汉顿(Karen Hanton)、Google Deepmind两位创始人穆斯塔法·苏勒曼(Mustafa Suleyman)和丹尼斯·哈萨比斯(Demis Hassabis)、13 Artists合伙人安古斯·巴斯科维尔(Angus Baskerville)、鲍勃·安古斯(Bob Angus)、Secret Escapes创始人安德鲁·布雷顿(Andrew Bredon)及Voucher Codes创始人邓肯·詹宁斯(Duncan Jennings)等。

虽然Dice在ustwo位于伦敦市肖尔迪奇区的办公室办公,但它仍然是一家独立的公司,而其本身也是一家创业公司。当然,ustwo是Dice的大股东,ustwo的约翰·辛克莱尔(John Sinclair)和马特·米勒(Matt Miller)作为联合创始人,将会积极地参与到Dice的事务中去。辛克莱尔还是Dice产品部门主管,而米勒则会在“各个领域”扮演配角,包括刺激用户的购票热情等。在TechCrunch网站对Dice团队的采访中,二人的不同角色就得到了充分体现。

哈钦最早提出了创建一个专注于歌迷的演唱会门票预订平台的想法,但他的从业经验主要在音乐行业,而非应用开发。幸运的是,哈钦与辛克莱尔是多年的好友,这种关系成为ustwo在去年孵化出Dice的诱因。

ustwo向Dice贡献了人才(Dice团队半数成员都来自于这个工作室)及用以开发可靠后端基础设施的技术,从而可以让Dice处理门票预订需求、应用设计,用设计精美的用户界面来装饰该产品最重要的部分,将应用开发的专长应用于其他方面(其实它本身也具有备受好评的知识产权)。

与此同时,哈钦还与他在音乐行业的熟人取得了联系,网罗了大批有意与免费门票预订平台建立合作的演唱场所和活动主办方。

哈钦在谈到放弃预订费的原因时说:“票务公司总是会收取预订费,但这种模式对于我来说没有任何意义。如果我们100%拥抱移动时代,让用户通过移动设备预订门票和从事其他活动,那么我们制作门票的确不花一分钱。所以对每张门票收取4.5或5英镑的想法,没有任何意义。

“从事票务业务的公司数不胜数,但这只是让我最初有了创办Dice想法的原因之一。所有这些票务公司都试图与我旗下的艺人合作,代理这些人的演出门票和其他业务。但所有这些公司都在从事相同的事情。没人站出来说我们不收取一分钱的预订费。”

但是,鉴于Dice将失去获取预订费收入的机会,演出场地为何还要与Dice合作呢?Dice团队表示,原因是一旦门票售罄,演出场地也将成为赢家。他们还能访问Dice平台上面的歌迷数据,此举有助于他们将来卖光演唱会门票。所以说,简化门票预订过程对各方都是皆大欢喜的事情:无论是演出场地、艺人、歌迷,还是整个音乐行业。这就是Dice的逻辑。

哈钦说:“我们一开始与演出场地和活动主办方合作,之所以最早与他们接触,是因为他们就是真正的‘守门员’。在没了预订费收入的所有人当中,他们不是风险最大的。我们要让他们理解一个长期愿景。我们原本认为会遇到相当大的阻力,但没曾想他们在我们如何改善预订服务及其他方面,给了我们很多的创意。”

“他们来自于各行各业——有的来自O2、Koko,有的来自Scala和Village Underground。他们从第一天就加入到我们的行列中来。活动主办方同样如此。影响力最大的一家活动主办方还对我们进行了投资。至于艺人,我们则会向他们说明歌迷将能以票面价买到演出节目的门票——这是相当具有诱惑力的推销。”

开启行业变革

此处一个更大的背景是,由于流媒体服务蚕食了物理格式的音乐销售收入,如果音乐行业若想重新夺回失去的收入,就必须进行颠覆。音乐行业还需要拥抱新的技术,取代因技术发展而过时的东西。让现场音乐会收入最大化,从大批歌迷受众中创收,肯定会在传统音乐行业重新获取收入的道路上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Dice将自己定位为一个忠实歌迷的中心网络,它希望在门票销售增长及现场音乐、热情歌迷和数字技术之间的联系,以及基于数据的歌迷决策的共同助推下,让音乐行业可以在这个网络中进行重组和革新。这的确是一个宏伟的计划。

哈钦在谈到音乐行业的担忧时说:“没人再购买音乐内容了,他们已经转向了流媒体。但现场音乐会的收入极为重要。我感觉如果歌迷了解这一点的话,他们是会购买门票的。当你出现在某个场地的时候,你往往没有钱,或是不知道有什么商品存在,或是根本不清楚演唱会正在举行。我们如何才能让人们知道音乐行业正在发生的事情呢?”

“我们如何才能将这些节目的门票售罄呢?我们如何能让参与的艺人越来越多呢?我们如何能让他们进入新的市场呢?我们如何才能与他们坐在一起,说‘根据Spotify和Dice的数据,你们应该去巴黎开演唱会’?我们如何对别人说你真的需要进入这一市场,让它成为Netflix上面的现场娱乐节目呢?”

在这些疑问当中,Dice如何找到自己的位置呢?如果不收取预订费,或是从门票销售中分成,Dice又应该采取什么样的业务模式呢?很显然,Dice团队并不打算公开讨论商业化的细节,根据哈钦的不断思考可以看出,Dice正在探寻免费增值模式,试图充分利用“粉丝经济”,向那些通过其平台购买门票的活跃用户销售额外的商品和服务。

此外,Dice还可以通过销售门票所收集的歌迷兴趣数据创收,利用其平台围绕现场音乐活动做文章,尤其是传统的业务流程仍然属于音乐行业的一部分。

扩大业务规模

Dice的当务之急是发展音乐市场。更为具体的说,就是通过伦敦的知名演唱会令其应用变得流行起来。正是在这种背景下,哈钦和米勒挖来了知名DJ珍妮.龙(Jen Long),出任Dice音乐剪辑。

珍妮负责打造一种精致的定制体验。并不是所有的演唱会和音乐人都会与Dice合作。Dice的设想是向值得其投入的演唱会提供门票销售服务,并不是向伦敦地下室举办的每一场表演提供这种服务。

Dice应用会知道哪一场演唱会值得向歌迷推荐,因为作为沉浸音乐行业多年的专业人士,珍妮会做出自己准确的判断,而不是由某种算法说的算。但这并不是说Dice的运作方式不涉及算法元素。例如,这个平台会利用来自用户的兴趣数据,向用户做出个性化推荐。但顶尖演唱会定制体验将由珍妮的耳朵和天赋来确定。

珍妮如何知道哪一场演唱会更好、更吸引人呢?作为一个不常去演唱会现场的观众,我向她提出了这个问题,珍妮回答说:“你是如何知道哪些应用会受到用户欢迎的,哪些应用不受欢迎呢?”这一回答切中要害。很显然,这是一种源于大量参与而产生的直觉。俗话说,只有经历过才有发言权。珍妮还会负责Dice应用内的内容编辑工作,包括演唱会或乐队介绍。

当前认可Dice模式的音乐人的确对这个平台完全张开了双臂,这其中包括杰克·怀特(Jack White,)、Little Dragon和塞巴斯蒂安·特里尔(Sebastien Tellier)。哈钦在谈到Dice当前用户构成时说:“我们还尚未成为主流,早期用户更多是歌迷。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的平台上将拥有更多的主流节目。”

珍妮补充说:“我们肯定会做凯蒂·佩里(Katy Perry)的节目,可能性是100%。在凯蒂·佩里的下场演唱会上,我会出现在后台,因为她是Dice的粉丝。”Dice并未透露在其平台最初上线时可销售多少张门票,以及有多少演出场地或音乐人与Dice签约,但米勒称该公司代理销售的门票覆盖了“伦敦最知名的100场音乐会”。

前景难以预料

眼下,我们很难对一家从事票务业务的创业公司的前景充满乐观,即便是涉及像音乐这样的行业。Dice的目标是改变这种状况,但由于它是一个只支持移动的平台,未来仍将面临不少挑战,比如设计一个直观、简约的网站。只支持移动意味着,用户只能通过移动设备购买门票,同时还与买家的设备密切相关。因此,哈钦表示代销门票可能还意味着必须代销手机,这恐怕会成为抑制Dice发展的重要因素之一。

哈钦说:“一旦你注册成为Dice的用户,你的手机会收到一条信息,里面有一个四位数的代码。这种做法与Uber的一样。它只是手机的验证码,而我们会记录手机。然后,我们总是将这几样东西联系在一起。如果你买了新手机,重新安装了Dice应用,那么旧手机上的门票就会消失。但在演唱场地看来,这就是小小的危险信号,所以一旦这个人出现,演出方还必须要求他们提供额外的ID信息。”

歌迷向来对票贩子深恶痛绝,因为他们会推高价格,令真正的歌迷很难买到演唱会门票。出于同样的原因,乐队同样十分讨厌票贩子,而演出场所憎恶票贩子,则是因为票价升高意味着场内购买啤酒的歌迷会更少。因此,票贩子不遭所有人的待见。Dice认为,票务平台抢了票贩子的饭碗,对于整个音乐行业来说都是皆大欢喜。

Dice还会配备一个高效的客户服务团队,每次Dice代理门票的演唱会举办期间都会派代表到现场,帮助解决任何后勤问题。例如,如果购票者的手机没电了,这意味着他们不能向检票员出示数字门票。在这种情况下,Dice代表会向他们提供充电器,或者是通过其他方式来验证购票者的身份。

Dice应用还具有通知功能,一旦门票开售,便会向歌迷发送短信通知,即便他们远离电脑,也不会错过购票的良机。米勒说:“我们永远不会卖完票。我们总是会为歌迷服务,挖掘出更多的门票。”

Dice团队目前还考虑在其应用中增加其他有利歌迷的功能,但这件事还需要一定的时间。用户通过Stripe可以在Dice应用内完成支付流程,在下一个版本升级中,还将包括搜索和过滤功能。这样,Dice就可以一次代理最多200场演出的门票,因为用户可以更好地在新版Dice中进行预订操作。

谋划海外扩张

伦敦是Dice应用登陆的第一个城市,但Dice的目标显然是不断扩大该应用的市场规模,根据需求进军一座座新的城市。哈钦在谈到Dice应用发布的下一个城市时说:“我们最初的业务重点将放在演出会门票和伦敦,以及测试所有新功能,明年初我们会加速扩张。因为对于我们而言,进军新的市场的确是轻而易举的一件事。”

“我们希望在伦敦进行一些测试。我们会在北美或欧洲进行大规模推广吗?或是进军亚洲市场吗?我们现在面临许多选择。在未来几个月,我们会有更好的思路。但很显然,纽约在我们计划开拓的城市名单之列。”

当然,伦敦现在还有其他一些从事票务业务的创业公司,Yplan就是其中之一,但这家公司专注于最后时间的活动门票预定服务。所以,Dice的侧重点不同,更专注于那些真正喜爱乐队的歌迷。Dice和YPlan也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都支持移动。另外,两家公司似乎还同时侧重于品牌和产品推广。

Dice品牌建设的目的是为了激发歌迷的热情,最终将他们拉到自己的阵营。基本上,Dice的目标是创建第一家受真正歌迷喜爱的票务公司。米勒说:“我们正在打造一个充满正能量的平台,提升音乐体验。我们正在努力让歌迷以最轻松的方式,以最便宜的价格买到最优质的音乐会的门票。”

珍妮则补充说:“我们当前所从事的工作就是让购票成为人们喜爱的一件事。作为歌迷,无论你通过哪个渠道购买门票,其中的不良体验也加剧了你不想去现场看表演的负面情绪。你不会拥抱哪一家票务公司,相反你会穿着Sub Pop的T恤,穿着自己所喜爱乐队的T恤。人们穿着Brudenell Social Club的T恤到处转。这是利兹的一个演出场所。人们喜欢这个场地,喜欢上面的标志,喜欢那支乐队。但没人喜欢票务公司。”

这就是Dice的定位,它希望成为第一家其品牌T恤有人喜欢穿的票务公司。但如果Dice最终实现了这一目标,这家英国创业公司有可能会成为音乐行业更大变革的一个征兆,即席卷整个音乐行业的新一波数字变革。

来源:Tech Crunch中国

原标题:Dice:做歌迷喜爱的演唱会票务巨头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Dice, O2O,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