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衣乐队20年,吴宁越说:“你要玩得起!”

于墨林  | 中国音乐财经CMBN |  2015-10-30 10:06 点击:
【字体: 】   评论(

布衣乐队前进的步伐缓慢却坚实,随着年头增长,布衣就像一坛老酒,时间能够帮助他们积累香气和纯度,却不会让他们变质,而且越发有味道。

吴宁越,成立二十年的布衣乐队主唱,人称“三叔”,身上有着西北汉子的朴实,偶尔笑起来带有西北人的淳朴羞涩,他说:“布衣乐队的信仰是懒,就是玩得起,失败得起。”

布衣乐队1995年成立于宁夏银川,成立前5年,把附近所有能演的、不能演的演出场地演个遍之后,乐队决定去北京发展。2000年来到北京,年轻的乐队面临诸多压力,譬如整个乐队某段时间长期分吃1块钱一张的饼。曾经一场演出一个乐队50块钱,一个人分十块钱不舍得买酒喝,蹲在酒吧门口等着蹭酒。

最终队员们因为各种原因离开了队伍,当时的吉他手吴宁越选择坚持走自己的音乐路,“玩和懒是我坚持走下来的原因!”此后,吴宁越重建乐队,从吉他手变为主唱,成为乐队的核心,但布衣乐队在北京的发展依然不温不火。直到2013年,布衣乐队才小有起色。

面对这么漫长的过程,绝大多数乐队早就消失在茫茫人海了,布衣还是坚持了下来,吴宁越告诉中国音乐财经:“懒就是不着急嘛,我们慢慢的改变,就像一栋楼你一个月盖起来的和用十年盖起来的不是一个情况,所以非常慢地做一件事情,这非常重要。”

布衣乐队前进的步伐缓慢却坚实。随着年头的增长,布衣就像一坛老酒,时间能够帮助他们积累香气和纯度,却不会让他们变质,而且越发有味道。这支成军二十年的乐队,仍然能用简单的前奏换来舞台下的泪水,也能真诚地唱出:“你回家吧,困难的时候”。

有人给布衣乐队定位“民谣摇滚”,大抵是因为他们的音乐总能戳中人们心中的痛点。无论是在外的游子,还是失恋的女孩,或者只是抬头看到了蓝天和白云,都能在布衣的音乐里有一种感同身受。

虽然以摇滚的形式来表达自己,布衣却一直关注着身边的小事物,后院的大树,院子里乱跑的小狗,都是他们音乐灵感的来源,也有歌迷说“听他们的歌,词儿挺俗的,但就是被感动了。”

2015年,布衣乐队成立20年了,鼓手孙志方却说:“布衣20年,其实才刚刚成年,20岁的人是朝气蓬勃的。”

站在20年的舞台上,布衣没有说大段的话抒情或叙旧,就是一首接一首的唱着歌,休息的时候和台下开两句玩笑。他们把更多的精力放在表现自己的音乐上,除了喝酒这一常见环节,布衣的舞台没有出现特别意想不到的样子,却是舞台下最喜欢的样子。

现在这个朝气蓬勃的“成年”乐队,正在按部就班地走在前进的方向上,不追求快速功成名就,没有更多的企图心,也刚刚和之前的签约唱片公司飞行者解除了经纪约,他们会继续独立的把音乐玩下去。

布衣这些年已经比较会玩了,比如做衍生品,红酒、白酒、茶叶,听说还在酝酿做自酿啤酒,价格平民化。布衣的家乡和布衣的整体气质,都与酒有着解不开的缘分,这大概就是他们选择做酒的原因。这正如他们的歌词:“喝也喝不完的酒,把你的愁,随风抛在脑后”。


以下是主唱吴宁越与中国音乐财经分享的自述文章:

我们的歌都是瞎玩出来的

我们所有的歌都是瞎玩出来的,每天排练至少10个小时,大家都在一起,就是不断的排练,就是瞎玩,现在的小孩玩乐队,哪有像我们这种玩法。

我们的歌偏抒情更多,这是对自然和自由生活的一种本能渴望。一个是生活比较慢,大家走路也比较慢,天天生活的比较悠闲,几个人天天在一块,大眼瞪小眼的多无聊,不排练就玩一会儿。

现在大家的时间都那么金贵,不允许你浪费这么多时间,但艺术是要浪费时间的,允许失败,一代人踩在一代人的肩膀上,都是这样做起来的。我们这代人这样玩,80后踩在我们的肩膀上更牛,90后踩在80后的肩膀玩更酷的,这样才能传承出一个好的艺术。

就像真情,感动天和地,一段真正的爱情,是钱买不来的,你必须得放弃这个钱。我们的乐队也必须有失败,必须让一个作品沉淀,所以我们每张专辑都有唱十年以上的歌,一首能让人留恋十年的歌,绝对对得起每一个人。如果一个月写个100首歌,那100首都是垃圾,毫无意义。

我们组乐队的时候每天就是玩,我们生在贺兰山下、黄河边上,小的时候就是玩大自然。我们家旁边有一片小树林,树林中间有一条小河,我们天天在树林里玩,每年都会骑自行车去爬贺兰山,去摘酸枣,在水库里游泳。都特别的酷,就是很好玩,但现在哪有这种生活,我们只能待在温房里,玩电脑,自己玩自己,没什么好玩的。

比如像《三峰》这首歌就很大自然,是前吉他手张巍写的曲子,他是喜欢冒险的一个人,带着女朋友,骑着侉子就到密云水库去了。密云水库中间有一个岛,两个人划着小船偷偷来到岛上,不穿衣服晚上看月亮,非常浪漫,写的那个旋律,我一听特别好,他给我讲这个故事,我就根据这个故事写了词儿。

我觉得用艺术表达对社会的恨,某种程度上是一种低级的表现。你仔细听民歌,民歌里大部分是谈恋爱的,绝对没有特苦逼的民歌,很少很少。生活已经那么苦了,还搞的更苦,有毛病啊,肯定都是我爱你,你爱我,苦中作乐。

《罗马表》这首歌不是我们写的,这是流传下来的一个80年代的歌。这首歌是我们一个朋友吃饭的时候教我的,唱完以后一拍脑子,这词就是改不了,一个字都改不了,写的特别好。我们现在是特屌丝的时代,什么我爱你,你爱傻B,你给傻B织毛衣,什么你是一匹野马,我没有草原。在80年代,什么屁草原,哥就是草原,哪那么多废话,妹子过来亲两口,这个歌特别爷们,哥们可以为你干一切。


摇滚乐承载着一个时代的信仰

摇滚乐就是这个时代最先锋的音乐,能够承载这个时代人的信念,尤其是在信仰缺失的时代。大家都没有信仰,但喜欢摇滚乐的人,都非常喜欢自由、公平、正义,有独立性格,所以这样的人能够成功的话,大家会变得没有那么不择手段。快速的成功就是加速这个社会的毁灭,加快人性的丢失,这简直太不划算了,如果是这样得来的成功,我宁愿走向毁灭。

现场是摇滚乐队的生命。跟两口子谈恋爱一样,得有点真实的身体接触吧,咱们面对面谈,一块吃饭拉手是有感觉的,但QQ聊天就不是很现场的感觉。现场不止是听,他会看会感受,所以现场听歌是完全不一样的感觉,到了现场,你基本上能够保持一个更高的专注度。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有表演的关系,可能我唱跑调了,唱的不好,但是我表演的好,一听也挺好的,会多方面组合出来一个现场。

很多人说现在live house设备条件不好,我说一句话,全国所有做livehouse的没有一个做起来的,这些人赔着钱还在做这件事,为什么?因为他们比你更爱音乐,他们也想做得更好,但是没有条件,而且这么赔钱还做,他们没有把livehouse开成酒吧,而且越开越专业,有很多地方做的不好那是正常。

中国的乐队也没达到匹配成熟livehouse的程度,就是玩活玩全套。中国有真正推摇滚乐队的唱片公司吗?有专门推摇滚乐队的机构吗?真正爱摇滚乐队的,只有那些歌迷,那些真正做实事的人,花钱买票的人,做演出的人。

不过我觉得中国摇滚乐非常有希望,现在乐团全都是独立音乐,独立音乐开始冒火花了,而且是一己之力,这个就太疯狂了。就是这帮独立音乐靠着自己的能量起来了,而且有的人已经超过那些流行明星了。

《中国好声音》前几季唱的都是独立歌曲,现在唱独立歌曲的人非常多,唱摇滚歌曲的也非常多。而且这些独立音乐人已经能够去体育场开演出了,我觉得这个了不得。像李志就太牛了,虽然我不喜欢他,但我知道他做的这些事太牛了。

这种独立的圈子还是很好的,现在有一点不好的就是可能成功的这些独立音乐人多了,而且爆发的独立音乐人也特别多,突然就红了,然后底下的人就会有一点着急。我特别希望有一些成熟的乐队能够多出来演出,多给大家一些这方面的印象,这才是真正该做的事,这种突然爆发的红应该是隐秘的,不能因为这个就开始改变自己。

注:本文图片由布衣乐队提供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布衣乐队, 吴宁越,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