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许巍: 伟大的摇滚乐在商业上也是最成功的!

李斌 董露茜  | 中国音乐财经CMBN |  2015-10-26 14:47 点击:
【字体: 】   评论(

关于艺术和商业的关系,我从来不思考这个,其实很早就解决了,只要做的好,不用想这些都会来,我刚来北京的时候就知道这个道理,只是我做的不成功。

中国音乐财经:你怎么理解艺术与商业的关系?你自己在这方面有什么想法?

许巍:关于艺术和商业的关系,我从来不思考这个,其实很早就解决了,只要做的好,不用想这些都会来,我刚来北京的时候就知道这个道理,只是我做的不成功。其实每个人都希望做工作的同时能养活自己,能赚到钱也玩的开心。但现在人们总是把它们对立起来,看到你赚到钱就是不对,要不然你玩的开心就别想赚钱,这种观点是不对的。

艺术和商业不是对立的,如果大家觉得有冲突,证明你做得还不够好,就这么简单。

我觉得我们国家各行各业都需要正确的观念,只是我们做的不是那么好,现在光纠错就要花很大的功夫,包括大众审美。

像滚石、披头士,他们在音乐商业最发达的时候,歌曲被全世界的电台播放、被电影和纪录片使用,他们的歌曲版税已经成为国民经济的一部分,连英国女王都给他们颁发过勋章,他们的成就不光是在艺术上,商业上的成就也是最大的。

滚石乐队最神奇的地方就是,他们从1989年到现在20多年的演出从来没有停过,市场对他们的需求非常大,走到哪里都有人期待,滚石的世界巡演一直在持续,没有停过。他们的巡演年收入永远是第一位,无论是迈克·杰克逊还是麦当娜,都排在他们后面。这就是一支摇滚乐队引起的轰动和商业价值。

中国音乐财经:你认为中国的艺术家谁是艺术与商业结合最好的典范?

许巍:我们上一辈的艺术家吴冠中,他是一个在艺术和商业上都非常成功的典范。他是全世界非常受人尊重的艺术家,早年留学法国,晚年的时候又被法兰西艺术学院返聘当客座教授,回到他的母校。他也是一位坚持画水墨画的画家,他的绘画和文字对我前些年的艺术理念影响非常大。

中国音乐财经:你怎么看小众音乐与大众音乐,一些乐迷并不喜欢自己喜欢的歌手和音乐走红,你怎么看这个问题?

许巍:这是一种偏见,我也能理解。比如我们买衣服或者鞋子,都希望买限量版,大家都不愿意穿所有人都穿的衣服,很多人都是这种心态,都希望自己有个性,与众不同。但这种心态在音乐上是不适用的,音乐不是我的,也不是你的,我只是一个做音乐的。如果《蓝莲花》这首歌必须要出现的话,也许不是许巍做的,可能是李巍、王巍也会把它写出来,只是这件事发生在我身上了,我要把它做好,把它唱好。

音乐是属于全人类的,属于大家的,不属于某一个人,我也没有资格把它变成大众的或者小众的,我只能认认真真做这件事。它成了,被更多的人接受,那是好事,如果不接受,那也是这个音乐和大众没有缘分,谁也强求不了。

中国音乐财经:很多乐迷听了你的歌走出人生阴霾,如何能写出这些温暖人心的歌,你的灵感来自哪里?

许巍:我经常听到有人跟我这样说,我对自己的评价其实没那么高,我听到的好作品太多了,我也在学习,不断的听音乐,我对音乐有特别的感受,也非常恭敬音乐这件事。我知道只要我在做,就期望能做好,然后很自然地往前走。我从小没有受过古典音乐的训练,我现在还在学习,听巴赫、莫扎特,我特别喜欢肖邦的音乐,也会听爵士乐,跟我身边的音乐家学习交流。

当然在这个过程中会有一个筛选,也是一个审美的过程和进步。当你突然发现有的音乐没有那么好的时候,就不会浪费时间去听不好的,会把时间都用在聆听好音乐上。我觉得某一个阶段,当练习技巧到了一定程度的时候,听音乐的时间应该大于练琴的时间,大量的听音乐比练琴更重要。

中国音乐财经:你做了近30年的音乐,还在学习很多东西,你觉得哪些方面还有欠缺?

许巍:有些东西是必须有人教的,比如在即兴方面,我就要向我们的键盘手贝贝学习,,他是一个天才。我第一次尝试即兴是在西安,很早的事了,当时是呼吸乐队在西安,还是蔚华当主唱的时候,赵牧阳是鼓手,他是我从小的伙伴,赵牧阳带我认识了曹钧。后来曹钧教我弹吉他,他对我说过一句话:如果一直用一个和弦来弹即兴是非常难的。

后来我在一个夜总会里弹吉他,曹钧拿着我的琴,就用两个和弦弹了一个小时,所有人都很震撼,弹的太棒了。我当时才觉得即兴有这么大的魅力,后来就按照这种方式练琴。真的能给我带来灵感,到现在还不断给我带来灵感。

最近我也在尝试爵士乐用的和弦,用一级的大七和弦,结果试了之后发现不对,后来贝贝跟我说,你不要弹一级的,要弹四级的大七,我们就这样玩了一个小时,他谈钢琴,我弹吉他,一下子把我的思路打开了。所以我觉得真的需要好的老师来带,即使自己悟道了,也不一定知道的那么具体,所以还要不断的学习。

中国音乐财经:为什么想到去英国拍关于摇滚的纪录片?

许巍:摇滚乐本身是来自美国的黑人音乐,后来猫王等很多白人也开始演唱这样的音乐,才慢慢衍生出各种各样的摇滚风格。其实英国人玩的还不是摇滚,但英国的那些摇滚先驱们,比如滚石、披头士,他们从小就开始听黑人音乐,非常喜欢,所以自己也开始学习摇滚乐。英国人又把黑人音乐加入了自己的文化,成为了最伟大的英国摇滚,所以我觉得能把民族和世界结合得最好的就是英国摇滚乐。在60年代和90年代,英国摇滚又重新影响美国,等于学生把老师又教了一遍,在摇滚界出了很多大师,到现在还有很多音乐家在涌现。

我们这次去英国感受最深的是,英国人不但特别时尚、特别酷,最重要的是所有人都爱自己的文化,包括对建筑、文学的热爱,在很多地方,比如格拉斯哥、爱丁堡等城市的广场上,有很多诗人的雕像,这些雕像在英国很普遍;在伦敦也有很多几百年的建筑,即使有新建筑也不会乱建,都是有设计的,非常和谐,能感受到他们对音乐、艺术的热爱和尊重。

中国音乐财经:这次的英伦之行,给你留下深刻印象的是什么?

许巍:在英国,总人口只有六千多万人,但是却涌现出非常多的摇滚乐队和音乐家,而且一直在影响全世界。他们呈现出来的音乐是多样性的,比如有披头士这样非常伟大的乐队,也有非常前卫和时尚的音乐,年轻人都用自己的个性和方式来展现音乐的创造力,对于这一点我印象特别深。

而且,摇滚乐已经类似于英国的民族音乐,包括奥运会开幕式、闭幕式等全都用的摇滚乐。在商业上,音乐已经是英国GDP的一部分。

中国音乐财经:你之前也在潜心学习中国传统文化,这次的英国之行在文化方面对你有什么启发吗?

许巍:所有国际上的艺术家都会非常尊重自己的文化,比如英国人、美国人、法国人、意大利人都是这样。在意大利,看到那些历史、建筑、绘画,包括时装,里面真正的审美和设计都来自于传统的艺术;在法国,他们有了对于传统建筑、绘画、色彩的感受,才有现在的时装品牌。

近代的很多中国人对自己的文化了解不多,甚至停留在文化落后的观念上,这是很可怕的,我们没有去真正学习中国文化,这是一个特别大的问题。我们想做好一件事,如果连自己的文化都不了解,不去真正传承和感受自己的文化,是不可能走向世界的。

中国音乐财经:你觉得像约翰·列侬这样的音乐还会出现吗?

许巍:我当然希望会出现,我在利物浦的披头士博物馆参观的时候,参观完快到出口有一个房间,那里是录制《Imagine》MV的房间的复制版,白色的窗户,白色的钢琴,墙上打着歌词,我就一直站在那里感受,真的是一首太伟大的歌了。它不是我们想象的,很重的歌才叫摇滚,《Imagine》是一首非常平静的歌,没有什么高发度音区,任何人都能唱,也没什么技巧,但是它震撼的亿万人。

我太爱这首歌了,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每天都听这首歌,后来不管在任何场合,任何地方,看到有黑人女歌手或者一个孩子来翻唱《Imagine》,我都会眼泪哗哗的,我控制不了自己。伦敦奥运会我印象也特别深,当列侬的头像出现,音乐响起来的时候,我眼泪就留下来了,每次都是。所以我希望这样的艺术家,在世界上能多一些。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许巍, 《蓝莲花》, 《Imagine》,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