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帆:迷笛音乐教育互联网+怎么玩

李斌  | 音乐财经CMBN |  2015-10-23 13:28 点击:
【字体: 】   评论(

“迷笛的一切目标,就是大家一起玩音乐,推动中国乐队文化的发展,鼓励孩子们创造音乐,激发他们的创造热情。”

在刚刚结束的上海国际乐器展上,迷笛的《迷笛全国音乐考级有声曲谱》全国首发,这是迷笛学校历时七年的一个教学成果。从2007年1月,迷笛学校就成立了由50余位中外演奏家组成的迷笛考级编委会,创作、谱曲、演奏并录制了包括电吉他、电贝司、爵士鼓等27本有声教材。

今年3月,迷笛学校获得了国家文化部监制、北京市文化局颁发的《社会艺术水平考级资格证书(跨省市)》,迷笛成为了中国第一家全国性现代音乐考级认证机构。

张帆欣慰地告诉音乐财经:“迷笛是私立学校,20多年来只能在国内现有的教育体制管理下发展,完成了这套现代音乐考级系统,也是还了我们一个最初的心愿,希望迷笛能走向全国,算是曲线救国吧。”


建立现代音乐评测标准

2014年3月,迷笛学校拿到了国内第一个现代音乐考级资质。一年来,张帆带着迷笛的教师团队一直跟人民音乐出版社做更细致的考级教材校对,张帆告诉音乐财经:“这套教材从组织到出版,用了整整七年时间。”

从2007年开始,迷笛学校就组织中外优秀的音乐老师,包括国内顶级音乐家一起撰写全国现代乐器考级教材。在完全没有国内先例参考的状况下,这套考级教材最大的创新是采用了国际标准,把国内现代音乐缺的教学方法做出了一套完整的系统。

标准化的考级教材撰写工作为何会落在迷笛这样一家私立学校身上呢?这还要从迷笛的创立说起。

迷笛学校是张帆在1993年创办的中国第一所现代音乐学校,而且是目前全国唯一的现代音乐考级机构。23年来,迷笛培养了大批的乐手,很多毕业生都活跃在各大演出公司、乐队、音乐制作公司。在20多年的教学中,迷笛不断引进、翻译和更新教材,这也为这次的现代音乐考级教材打下了很好的基础。“我们在建校之初就翻阅了大量的国外教材,并进行汉化,在翻译和研究过程中,我们自己也逐渐掌握了现代音乐教学方法,所以迷笛对于现代音乐的教学系统已经很成熟了。”张帆说。

张帆告诉音乐财经:“之前像中央音乐学院、中国音乐学院做的全国乐器考级,都是古典音乐和民族音乐的考级,而迷笛做的是现代音乐的考级,比如电吉他、电贝司、鼓等乐器的考级。在考级规模和标准上,应该与古典音乐和民族音乐的乐器考级水平是相当的,这对迷笛是一个鼓励,相当于建立了一个现代音乐培训和考试评测的标准。”

在欧美的很多国家,现代音乐教育和演出的市场份额远远高于古典音乐,在美国,到了圣诞节的时候,很多家长会给孩子买一把电吉他或者买一套鼓作为圣诞礼物,那里的孩子,放学之后可能就到车库里排练音乐,或者参加各种校园音乐会、大小音乐节,现代音乐的教育,让孩子们通过组织乐队,激发他们创造音乐的能力。

而中国的青少年近些年也在大量学习现代音乐,乐队文化发展得非常快,包括一些家长也开始支持孩子学习现代音乐的演奏,现代音乐逐步被纳入素质教育和艺术教育的范畴。所以,未来中国现代音乐的市场份额会逐步扩大。

张帆认为,现在应该是一个很好的时间点,此时推出迷笛全国考级培训和考级系统符合目前的趋势,现在国家也在鼓励创意产业人才的培养。迷笛将会组织一个新的团队,做全国考级的推广,包括全国连锁的考级落地合作机构、培训机构以及在线教育。


“互联网+”的考级模式

“迷笛的一切目标,就是大家一起玩音乐,推动中国乐队文化的发展,鼓励孩子们创造音乐,激发他们的创造热情。”因此,迷笛的现代音乐考级将贯彻“互联网+”的概念,这本身也是为适应现代音乐的表现形式。比如迷笛的四级、六级和九级考试是乐队合作考试,大家如果不在一个城市,可以通过互联网整合到一起排练、同时考试。当需要考级的孩子购买了迷笛的考级曲谱教材后,可以通过手机扫描二维码,进行迷笛ID登陆和认证,通过互联网或手机来视听考级的曲目和伴奏音乐,同时可以通过无线互联网,跟老师做线上的学习和答疑。

张帆介绍,未来迷笛的现代音乐考级除了几个固定的城市考点会有线下考试外,可以实现365天实时的线上考试,通过手机就能直播考试,考官也可以是全世界的老师。考官和考生可以像滴滴打车一样,通过线上邀约。比如一个考生准备约周三下午2点钟考试,发出邀约后,全世界的考官都可以应约,如果存在语言不通问题,可以通过字幕来解决。迷笛会选出最优秀、最负责任的考官进行长期合作。

对于迷笛来说,未来两三年的主要任务就是把这套考级教材和曲谱,包括教学理念,向全国推广。将来学习现代音乐的学生们,可以通过这套教材1~9级的考试,非常系统地学习现代音乐。

未来,迷笛的现代音乐教育基本还集中在线下,考级和答疑是在线上进行,迷笛有跟老师之间的邀约平台。“现在有40多位考官,教学的老师正在每个城市里找,可能北京、上海、深圳的老师会多一些,国外的老师也会有。”

音乐财经了解到,迷笛学校旗下有四家分公司,分别设立在北京和苏州,近期还要在深圳和上海建立分公司。这些分公司独立于迷笛学校,主要负责进行商业推广,运营考级和音乐节,运营迷笛的其他项目,包括中国摇滚迷笛奖、迷笛全国校园音乐大赛、太湖迷笛营等。

迷笛学校还是要认真做教育,作为大本营,给分公司和音乐节提供强大的技术和学术支撑。在考级方面,学校会挑头组织考级委员会。


创造自己的音乐

迷笛在23年的现代音乐教育过程中,学校的目标就是让年轻人群通过学习现代音乐,激发他们的创造性。迷笛学校的学生,从入学开始就学习十二小节布鲁斯,老师会逼着学生在十二小节布鲁斯和声里即兴创作,“所以从第一节课开始,我们的理念就是鼓励学生去创造,这跟古典音乐的教育理念完全不同。现代音乐提倡的是,在你掌握了音乐的基本演奏技法后,真正的目标是创造自己的音乐,现代音乐之所以在全世界有这么强的生命力,就是因为可以唤起年轻人的创造欲望,让每一个人都成为作曲家。”

事实上,国家的教育理念需要改变,家长培养孩子的理念也在改变,一个富有创新的国民群体会更有希望。张帆认为,现代音乐讲究的是what,就是你要演奏什么?古典音乐讲究的是who,是演奏的是什么?古典音乐更提倡完美的大师作品,表演过程中有自己的个性再创造;现代音乐提倡玩自己的东西,提倡一种原创精神。所以,现代音乐从理论到教学,更看重一个乐手的音乐创造能力,即他的即兴表演能力。尤其是爵士乐,需要音乐家有大量的即兴表演能力,考验一个人的创造性。

在澳大利亚,很多孩子也是背着大书包去上学,但孩子的书包里不是书本,只有两样东西:一个是橄榄球、一个是饭盒。孩子们有大量的时间去户外做运动,锻炼体魄,锻炼吃苦耐劳的精神;他们会经常去户外旅游、写生、去博物馆和各种音乐会。所以澳大利亚的孩子们,在儿童时期大脑皮层最敏锐、最有想象力的阶段,最需要感知的阶段,都得到了艺术和审美的锻炼。

在张帆看来,中国的义务教育其实是一种很僵化的应试教育,孩子们通过12年的学习,一切都是以被教育为前提的,老师让干什么就干什么,老师考什么就回答什么,中国的教育机构和培训机构都在提倡不要输在起跑线上,过分注重成绩和结果让学习失去了乐趣,学生失去了创造性。

而在音乐教育方面,无论是古典音乐还是现代音乐,中国与国外的差距也很大,比如挪威音乐协会,每年的任务是国家出资给协会,让全国的孩子都能听两场音乐会,甚至挪威最北边的乡村也会有音乐家去给村子里的孩子们演奏。

中国对于音乐教育的重视程度远远不够,这也是国家教育政策的问题。如果教育部想让孩子们从小接受高质量的音乐艺术教育,可能要制定一个十年规划。在这个过程中,要增加大学艺术类师范院校的招生,同时增加教育师资的培养,这是一代一代迭代的系统工程。

一起玩音乐的理念

迷笛是一所私立学校,国家教育部对于私立学校有严格的控制,很少有资格获得国家认证的学历;从国家的教育政策角度,也是希望对私立学校进行统一的教育管理。

张帆告诉音乐财经:“现在的情况是,无论私立学校的教育水平如何,如果要升为国家认可的大学,必须达到国家规定的校园面积,图书馆要藏书多少万册,师资要求是国家正规大学的研究生毕业,但迷笛的现有条件都不符合这些硬要求,迷笛的校园才18亩地,教学面积才几千平米。“

但在丹麦的哥本哈根,有一所爵士音乐学院,是北欧最棒的爵士音乐学院,整个学校只有200人左右,校园面积只有迷笛的一半,但学院是由丹麦政府支持的,有国家拨款。在美国,很多高端的音乐学院也是很小的规模,当然也有像伯克利音乐学院这么大规模的音乐学院。

中国对于教育的管理和对学校的资质认证跟国外有很大的差距。“迷笛只能在这种教育体制管理下发展,但我们一直没有放弃向全国发展的努力,虽然现在迷笛还没有国家认可的学士学位或研究生学位,但迷笛的考级系统获得了国家文化部的认可,也算是一种曲线救国吧。”张帆说。

通过这套考级系统,迷笛正在努力让自己的教育理念和教学成果,在未来几年内迅速扩展到全国。张帆表示,迷笛也不会跟其他学校联合办学,宁可少招生源也要保证质量。迷笛每年的新生有150~180人,到毕业的时候可能只剩下70~80人,通过两年时间能淘汰一大半人,保证毕业生是一个合格的音乐演奏者,具备音乐家发展潜质的年轻音乐人。

注:本文图片由迷笛学校提供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迷笛, 张帆,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