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黎晖:“资本家那一套,挺科学的!”

董露茜  | 中国音乐财经CMBN |  2015-10-10 11:17 点击:
【字体: 】   评论(

现在我听的比较多的一句话就是,摩登要垄断独立音乐市场,这是完全不可能的。摩登只是比别人早拿到融资,所以更早成熟,这个行业一定有很多公司会拿到钱,然后去签艺人,跟摩登干一样的事情。

我们最早拿天使轮,其实也不叫天使,因为公司成立十几年后才拿了一点点钱。以我们现在的规范程度来说,当时是非常不规范的,反正我觉得他们挺有勇气投了摩登。不过摩登发展特别快,并不是因为那1000万,实际上摩登那时已经到了一个高速发展的阶段,营收每年都翻一倍,从2007年翻到今天。

所以你想想,那时候营收几百万一年,然后1千万,2千万,4千万,8千万,到1.5亿,是这么一个过程。但这里面没有投资(机构)什么关系。我们要做这么大的事情,那点现金根本不能支撑,但我为什么还拿了呢?我得知道他们(资本)是怎么想的,(资本)是怎么看我们的?以至于我们现学现用再去看别人。这个过程很有意思,这个世界上很多规则是公平的。你一定是说,投资人很傻,我们很牛。你得站在他的角度去思考问题,然后会发现很多事情是公平合理的。

其实我们当时拿投资的时候很简单,用一个利润倍数,乘出一个估值,出让了一部分股份。感觉也挺好,投资人也不管我们,董事会也没开过,我觉得这是对的,因为那时候插手可能问题会很多。但摩登发展得特别快,他们也乐于看到这样一个局面,所以,我觉得(和资本一起)还挺愉快的。

2014年又拿了中国文化产业基金的钱。(跟资本合作)也开阔了视野,我们每去做类似的事情,会讨论一个更大的可能性,这也是一种进步;反过来,我们释放的股权很少,也不是很急。有些公司用特别高的对赌,特别高的估值拿了钱,最后你根本完不成(目标),然后输的很惨,音乐行业就有这样的例子。

摩登拿到投资对于音乐行业的影响是挺正向的,现在大家都拿摩登作为参照物,去找投资人融资,这半年也有很多投资进入了音乐产业,所以摩登显然做了一个挺好的榜样。以前音乐行业里一些公司的融资,就没有给资本市场一个正向的影响。

到了这个阶段,做一家公司,我也愿意遵守投资人的规则,那些规则就是资本家那一套,挺科学的,以前我有点不屑于了解这些,但一旦了解了,发现挺合理,它的合理性是一种工具,所以也要学习如何做一个资本家,如何做一个投资人。

而现在的摩登成为了艺术与资本的桥梁,很多人跟资本完全无法对接,资本也可能看不到这些事情的价值,但从摩登的角度会比资本提前看到我们做的事情的价值,这就是我们的价值。现在很多人要给摩登投钱,但已经晚了,我们需要的是雪中送炭。

新一轮融资其实我们的条件挺苛刻的,但对方看起来全答应了,如果没答应,我们可能要衡量一下,要不要真的拿这个钱。拿了钱,下一步的海外并购是我们的主要目标,其实前期已经做了一些铺垫,接触了美国、欧洲等海外的一些公司。

我们会去收购一些国外的音乐节,中国也是他们未来的潜在市场,这些国外的音乐节如果有中国的股东加入,他们也能打开未来的中国市场。在欧洲募资很难的,开拓新的音乐节他们也需要资金。

还有一点很重要,很多国外音乐节,他们都了解摩登,这两年听了太多关于摩登的事。这些海外公司的价值在欧洲、在美国都不会有什么变化,原来值多少钱,现在还是多少钱,但在中国市场的价值会增加,这一点他们也看到了,这也是摩登对他们有吸引力的地方。

而且海外公司的思维跟中国人不一样,在欧洲,公司买来买去的很正常,对于并购的事情也看得很淡,觉得这只是一个生意。所以一家公司最好的退出方式就是卖给别人,这个行业很多人都会用这种方式退出,再去开创一个新的事物。所以在欧洲并购比想象得容易,价格也可能比中国的公司便宜。

摩登也要在欧洲完成产业链的布局,从主办方、乐队、版权到签约艺人,从唱片约到经纪约都会签,现在我们已经在代理海外大牌艺人来中国。所以我们需要一个很大的部门做海外艺人的经纪,纽约办公室也在扩大规模,增加员工。在纽约开摩登天空音乐节,我们选了一些纽约的艺术家做跨界,带他们进入中国。

现在摩登已经是一个全球最受关注的中国音乐公司,下一步肯定是一家全球化的音乐公司。未来,年轻的文化融入越来越多,全球很多乐队会混在一起,制造新的流行文化。

但目前国内应该不是我们并购的目标,国内音乐行业的标的还不够,没有我们觉得值得并购的公司。有的公司跟我们的气质特别不搭,也就不考虑了,这么多钱在国内花不出去。

我们直到最近五年才发展得非常快,所以我也知道慢的时候积累非常重要,让你时刻保持警惕,所以摩登还是偏保守的一家公司,无论在拿投资方面还是对自己的看法都偏保守。

目前我们的现场收入还是占到了60%-70%的比例,经纪业务占15%~20%,版权不到10%。2014年我们的营收2亿元,今年就变成4个亿,不会超过三年要做十个亿的零售。这对音乐行业来讲,可能真的是最大的音乐公司。但我对这个不是特别关心,也没为这件事牺牲我们的审美,我要的并不是营收,也不太关心我们排第几,最重要的是干自己想干的事,我们没有改变过,摩登十几年前什么样,现在还是什么样。

以前的血泪史我就不用讲了。现在对我来讲,那些都不重要,我的体会是,当你把后面的事做成的时候,你前面所有错的事都是对的,而且还让人觉得这特别牛,显得更传奇,因为站着说话不腰疼嘛。也有人说我运气好,我不知道这是真的假的,我觉得我运气不差,运气好也挺气人的。所以有人说,你就是运气好,我说好吧,谢谢你。

我觉得过去的事情,哪一件都不是白做的,比如我们很慢,经历了最难的阶段,但是,2013年《回声33年》唱片的评选,是从1979年-2013年3万张唱片里选了500张唱片,摩登就占了55张。摩登1997年成立,按这个时间算,摩登可能占了20%。

摩登一共就出了100张唱片,入选的55张唱片很多是在最难的时候录制的,现在想想,你花了很长时间在唱片上,有一段时间我每年有60%-70%的时间待在录音棚里逃避这个世界,因为活得不好,所以逃避,躲在音乐里觉得是一种解脱。但当时做完这件事的时候也没有意识到它的价值。

去年摩登出了11张唱片,今年计划要出33张唱片,所有人都吓一跳,2015年是摩登从成立以来,出产唱片量最高的一年。所以当你回头看我们很慢的那些年,也做了很多看起来非常厉害的事情。

那些年也没什么商业部署,那个历史已经写完了,如果什么都想要商业模式的话,那摩登这样的公司已经转型转了八回了,总有一些新兴事物出来,彩铃也好,选秀也好,很多东西会引诱你去做一些违背初衷的事情,你会被钱主宰。而我最坚持的一点就是,那些不是我最初想要的东西。

钱对我来讲是个附属的东西,钱在我这永远是一个过路的,我不需那么多钱花在自己身上,我永远要实现我的欲望,说好听点是理想,说不好听点是欲望,这指的是欲望会随着你事情的放大而不断放大,就像一个小孩去拿玩具一样,你总有新的玩具。但新玩具肯定是非常费钱的,所以你的钱永远不够去实现你无限膨胀的欲望。我觉得这本身是一种挑战,但对我来讲欲望的本能是:你喜欢真正有意思的东西,你希望这个世界变得更酷一点,更有意思一点,这是我的欲望!

摩登的未来是一家新媒体公司,我们已经有了传统的电台,有自己的摩登天空实验室、票务、视频直播,我要先确保我们有很大一笔钱,然后再去做并购,好象不太像独立公司干的事。我觉得独立公司总会被定义成特别独立,签几支很牛的乐队,但这一点都不酷,现在最酷的是科技公司。

摩登要创造新的可能性,一个摩登天空作为参照物的可能性,所以这个很让我兴奋,是非常刺激的一件事情。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沈黎晖, 摩登天空, 草莓音乐节,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