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音乐制作人都跑去包装“猫猫狗狗”了

曾建红 于墨林  | 音乐财经CMBN |  2015-09-21 18:21 点击:
【字体: 】   评论(

近来,很多的独立音乐制作人正在通过各种方式对“病毒明星”进行包装,而那些“病毒明星”其实和音乐并不相关。

 

最近令人十分惊讶的是,很多的独立音乐制作人正在通过各种方式对“病毒明星”进行包装,而那些“病毒明星”其实和音乐并不相关。这些“病毒明星”包括:YouTube上的一个疯狂传播的Grumpy Cat(不爽猫),由猫咪网络推手、好莱坞经纪人拉希什(BenLashes)一手包装;在Instagram上大火的Marnie the Dog(西施狗),由We Are Free出版商进行包装;喜剧演员The Fat Jew(肥胖犹太人),是由前华纳音乐员工、歌手经纪人Alexander Ferzan包装以及Kevin Kusatsu做指导。

那么这些音乐人推手为什么纷纷去做“病毒明星”了呢?“病毒明星”Keyboard Cat(键盘猫)的包装者Lashes认为文化基因与音乐有一个共同点,他说:这两者都来源于草根的群众。在Lashes37岁时,因为他父亲的朋友接触到了Keyboard Cat(键盘猫),但是到今天,他自己的A Weird Movie经纪公司已经创造许多新版本的Keyboard Cat(键盘猫)、Grumpy Cat(不爽猫)还有Doge(道奇)。

狮子狗Marnie受到很多人的关注和欢迎,到今天为止,这只狗狗已经有了170万的粉丝。Marnie与一些歌手比如Mac DeMarco、Marnie Stern以及后来的一些一线歌手保括Miley Cyrus, Lena Dunham和Taylor Swift的合照上传到了网上,因此成为了Instagram上最受欢迎的狗。Shirley Braha,是12岁Marnie的主人她将自己的“DIY文化”归功于有线节目New York Noise以及MTV的付费节目Weird Vibes,她说道:“它让我意识到还有很多种不同的方式去接触到音乐和艺术。”

对于Ferzan来说,给The Fat Jew(肥胖犹太人)进行包装和宣传似乎比宣传歌手和乐队要更加简单,因为宣传音乐人需要有很多的审批手续以及更多不相关的事情也需要做。此外,收益的多少也取决于外表、产品代言以及实体产品,同时,Ferzan强调说像独立乐队一样,这些合作的品牌也希望代言人可以和品牌形象匹配。Ferzan说道:“我们对于创意是有所控制的,但是我们始终会致力于创造品牌商满意的作品。”

尽管所有的经纪人和所有者都没有公布收益的具体情况,但是Lashes于2014年向《The Hollywood Reporter》透露,从2012年开始,Grumpy Cat(不爽猫)带来了1亿美元的收入。如果这样好的态势继续进行下去,Lashes补充道:“它将会从地下走到大街小巷,众人皆知。”

除了国外的各类“病毒明星”,国内突然爆火的人也比比皆是,从2011年的芙蓉姐姐到现在微博上各类知名段子手,利用病毒传播的效应让许多并不是艺人的人都受到了关注。微博上“回忆专用小马甲”凭借着一猫一狗成为知名博主,虽然早期仅为个人爱好,但后来微博上的大火与其苦心经营有直接的关系,目前“小马甲”的广告价约为2万一条,完成了屌丝的逆袭。和“小马甲”类似的另一个微博名宠叫“Snoopy”的短毛猫,其凭借着萌倒众网友的外貌和漂亮女主人的精心运营,不仅走红网络还参与了电视剧《神犬小七》的拍摄。

近年来随着社交网络的发展,越来越多难以想象的人、事、物突然火起来,而作为熟悉艺人包装的职业人则看到了这其中的商机,从个体的爱好发展至公司的利益获取,这是在没有互联网时期难以想象的。因此在这个人人都能成名的时代,作为音乐人,只有有好的作品才能真正的吸引人,毕竟有很多音乐经纪人已经跑去做“病毒明星”这样来钱快还简单的工作了。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独立制作人, 病毒明星,
  • 相关文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