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版:让视音乐为生命的音乐人情何以堪?

音乐财经  | 21CN娱乐 |  2014-09-12 08:50 点击:
【字体: 】   评论(

樊凡音乐团队凭借着对音乐执着热爱的态度,兢兢业业、呕心沥血创造的音乐却轻而易举地被广东联通旗下的联通音乐网拿去盗用,以每首歌1-3元钱的收费方式面向用户下载。亿万级用户与收入,却连10万元的版权费都不愿支付,这让将音乐视为生命的音乐制作人情何以堪?

 关注音乐的铁杆粉丝一定不会忘记2011年4月由高晓松、小柯、张亚东等著名音乐人成立的“华语音乐词曲作者维权联盟”讨伐互联网巨头百度公司公然支持网络下载盗版音乐的事实,事情最终以百度公开承认盗版,并支付版税给音乐界著作权协会为告终。

  然而,事隔三年后,同样的问题再次在音乐界上演。近日,由知名歌手樊凡演唱的《我想大声告诉你》等18首近年来热播的影视剧歌曲,未经授权许可,被广东联通旗下联通音乐网直接拿来用于在线试听和收费下载服务。这件侵权的事情是3月份就已发生,在接到律师函之后,广东联动根本不理会,后来在三个月后利用管辖地不符的原因,拖延到现在,这种公然不顾当前国家版权局正在重点打击未经许可大量传播网络影视、音乐、文学作品的侵权行为的法规,实属是对法规的藐视。目前,樊凡所属经纪公司已将广东联通和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告上法庭, 该案件正在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审理中。

  “免费午餐”背后的心殇
  试问,在没有面包、生存都无法得到保障的情况下,一个音乐人拿什么去创作好的音乐呢?据了解,作为音乐真正的创造者和第一权利人,看起来外表光鲜、外界赞扬声不断,然而他们之中绝大多数人的收入低于白领,甚至难以养家糊口。当年高晓松在面对记者采访时就曾明确表示,“多年来我们面对大陆盗版唱片占据98%市场的重压,仅靠2%的正版市场挣扎求生。直到今天,互联网盗版音乐占据了几乎100%的市场,我们失去了依靠音乐版权收入再生产音乐(音乐不同于文学,制作成本高昂)的最后阵地。”
  对于习惯下载“免费音乐”的普通网民来说,也许不清楚制作一首音乐的成本究竟有多少。记者在对樊凡维权事件进行跟踪报道的过程中了解到,时下每张唱片的制作费用大概需要10万左右,而樊凡每首歌曲许可使用费也差不多在人民币10万元左右,这与樊凡和他的制作团队从歌曲创作到谱曲、录制、MV等精心制作歌曲的成本基本持平。

  维权是对法律和音乐的尊重
  樊凡音乐团队凭借着对音乐执着热爱的态度,兢兢业业、呕心沥血创造的音乐却轻而易举地被广东联通旗下的联通音乐网拿去盗用,以每首歌1-3元钱的收费方式面向用户下载。亿万级用户与收入,却连10万元的版权费都不愿支付,这让将音乐视为生命的音乐制作人情何以堪?

音乐制作是一个循环的有机产业链,从创作人、制作人、歌手、乐手、录音师,到企划人员、市场人员等等,需要大量的创意和投资。如果任凭盗版音乐的盛行,势必会导致音乐原创机能的萎缩,让真正的音乐制作人没有“面包”可吃,而最终伤害的其实是掌握最核心资源的载体、通道,包括互联网及运营商以及热爱音乐的大众,对此,樊凡也表示了坚决的态度:我不是什么维权斗士,我只是说出音乐人的态度,希望能尊重音乐人的创作成果。

                                                              来源:21CN娱乐

                                                              原标题:乐维权斗士:前有高晓松,后有樊凡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高晓松, 樊凡, 盗版,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