惘闻乐队:做音乐养活不了自己

empty  | 网易娱乐 |  2014-09-09 09:33 点击:
【字体: 】   评论(

做音乐作乐队就是出于纯粹的喜欢,我们没想成为下一个大牌,做音乐也养活不了我们,只是随心。

中秋节假期,出道十余年的老牌后摇乐队惘闻刚刚结束了巡演成都站和昆明站的演出,在路上的时间退回到仲夏某一个闷热的下午,网易云音乐记录下了属于惘闻的乌托邦之夜。

1999年的大连,2个酷爱The Smashing Pumpkins的“蹩脚”吉他手发起了这只名为惘闻的乐队,回忆十五年来的音乐之路,主唱谢玉岗说:“做音乐作乐队就是出于纯粹的喜欢,我们没想成为下一个大牌,做音乐也养活不了我们,只是随心。”

正是因为淡泊名利,惘闻可以远离城市,在北方的某个海滨小城过着半隐居的生活,有灵感的时候乐队成员聚在一起,平时就各忙各的生活。闲散放养的状态,和“乌托邦”式的生活,让他们还没有习惯适应这个行业的发展和游戏规则,比如如何配合宣传,或者应对媒体和大众。

而所谓无欲则刚,没有“追求”的惘闻却一路成为了中国后摇领军人,他们的音乐和故事也影响着这十年来一代一代的年轻人,正如新生代后摇乐队花伦乐队吉他手丁茂所言,谢玉岗有柯本一样的气质。

     谢玉岗会议当初成立惘闻时的初衷,“就是喜欢,单纯的喜欢而已,有一天不喜欢了就不做了,就这么简单。”

     而在谢玉岗心中,乌托邦式的生活,就是对美好的一种向往。“但是如果我们去深入讨论关于乌托邦本身这个话题的话,其实乌托邦它是很残酷、很血腥的。所以我觉得大家了解的都是浅层意义里面的乌托邦,就是带给大家一种美好,所谓一种美好的向往,人人平等,所谓的一片净土。但实际上,它不是这样的,所以说如果大家想留着这份美好,就留着这份美好,如果大家去了解到它的残酷,就去了解一下它的残酷。”

     乐队吉他手耿鑫表示,我们平常在大连,除了在一起做音乐,也有自己的工作,有自己乱七八糟的那些琐事。

    惘闻过着半隐居的生活,很久没出来宣传。谢玉岗表示,现在new noise在做我们的经纪,从经纪方的角度来说,他们必须要推乐队,会做一些宣传。对我们来说,跟我们没关系,乐队我们还是做自己的音乐,他们愿意怎么宣传,比如说惘闻今天,比如我们发唱片,比如应该来400人,OK他们这样大肆宣传可能来了800人,来了800人可能这来的800人里面有400人觉得“这什么玩意儿,没意思,我就听别人忽悠过来的“,其实这个对我们来说无所谓的,我们还是做我们的音乐,这音乐产生什么效果,那就是在于个人,个人喜欢就喜欢,不喜欢就不喜欢,无所谓的,对我们来说还是这样的。

惘闻做了15年,也明白自己想要做什么,想怎么走。谢玉岗说:“我们的后半辈子想过什么样的生活,就是音乐和我们的生活是什么关系,我们已经想得很明白了。就是顺着我们自然走,我们不会把自己做的音乐去挂在一个很强烈的目标上,很强烈的设定一个既定目标,然后我们去朝着这个目标做。音乐对我们来说还是随心的,随心而做,我们处在什么位置就做什么,我们也不会成为下一个什么大牌这个大牌,我们也不能,靠这个我们也没法儿养活我们自己,养活我们家庭。让我们变换一种状态,全职来做音乐,我们也不可能,我们并不想成为什么这个NO.1,那个NO.1,我们就想做我们自己,什么状态就什么状态,别人说好就随便,别人说不好就随他,无所谓的。”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乐队,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