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节和互联网:找到好音乐

未知  | 第一财经日报 |  2014-09-09 09:13 点击:
【字体: 】   评论(

简单生活节的加入,让内地市场音乐节进一步洗牌,音乐节在受众目标的确立上更为清晰。


我们身边并不缺乏音乐的存在,比如选秀的此起彼伏;但也缺乏音乐的存在,比如唱片公司的衰败。“屌丝经济”的作用下,音乐的标准低了,更为浅显和世俗,这用好坏来评价不一定准确,然而我们如果还有一些更美好的追求,那么,在这个时代里,真正的音乐变得少了。

如何遭遇那些能触动我们的音乐,是个问题。

音乐节或许是个不坏的主意。今年,台北简单生活节落户上海,在浦东世博公园连续三天的规模,已经超过台北当地的两天,因为场地足够宽敞,其文创市集加音乐节的表现方式将更为从容。

首届简单生活节2006年在台北举办,今天我们所说的小文艺小清新浪潮,正是通过它成为一种文化现象和生活态度。从目前公布的名单看,李宗盛、陈绮贞、田馥甄、朴树、张楚、许巍等,都呈现出其鲜明的音乐走向,而大批两岸独立文艺团体的参与,也补充证明了简单生活节虽然标榜自己是文化创意节,但在根本上,音乐却是其最重要的元素。

从当年的卢广仲到最近在两岸正风头渐起的“那我懂你意思了”乐队,对于创作型的歌手,简单生活节是助其高飞的一个重要舞台。与此对应,歌迷的细分式集聚,也让音乐节成为不同人群选择其对位音乐类型的重要手段。仅在上海,草莓和迷笛早形成各自的铁杆,风暴电音节只办了两届,已成为舞曲受众和相关赞助商的热捧对象,简单生活节的加入,让内地市场音乐节进一步洗牌,音乐节在受众目标的确立上更为清晰,也让各式音乐和音乐人与其乐迷之间的双向沟通选择变得更直接和明确。通过音乐节,乐迷能够迅速捕捉到自己需要的音乐,那些没有基础理念和选择定位的音乐节,很可能会被淘汰。

另一方面,互联网已经成为音乐遭遇知音的最重要手段。资讯和音乐内容的获得、音乐创作分享,都可以在互联网平台上得以完成。传统的中介如唱片、传统媒体,都因其单向度的灌输方式太老套和被动而被抛弃。互联网自诞生起就呈现出乌托邦式的理想主义特质,至于商业模式,则是资本和其他因素介入后的附加和增值。我们熟悉的第一批互联网精英,都可以说是伍德斯托克的一代,建立一个平等的、分享的、互动的平台式结构,是他们当年的梦想,也是今天互联网思维的思想起源。

在华人音乐中,街声(StreetVoice)是网络音乐值得关注的样本。街声创立超过6年,团队来自此前滚石唱片的一批人士,他们将街声设定为不只是音乐作品发表平台,而是一个互动及社群的平台,希望音乐人及创作人他们能够经营自己的社群,并通过互动与交流产生化学变化,激发共同创作或者跨界合作,甚至促成新的流行文化的发生。

在这几年间,韦礼安、白安等新人从街声中脱颖而出,韦礼安创下未发布实体唱片便举办3000人演唱会的纪录。大陆音乐社区的蓬勃发展也值得期待,比如虾米的专辑式音乐推荐和虾米音乐人的实践,都是在尊重音乐的前提下,在互动的环境中为音乐获取更多的发展可能。

对于这个时代的大小和好坏,我们各有各的看法,但无论怎样的时代,都需要音乐的支撑,否则,这只能是最坏的时代。我想我们可以有很多机会去遭遇打动我们的音乐和声音,当然,电视上的那些事先根据剧本安排的“好声音”除外,它们是足够精彩的秀,却是糟糕透顶的音乐。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王昕

原标题:找到好音乐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音乐节.Streetvoice,
  • 相关文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