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夷贝:自己投资20万做唱片,任性一次!

董露茜 李斌  | 音乐财经CMBN |  2015-07-15 16:47 点击:
【字体: 】   评论(

“这张专辑完全是我自己投资来做的,尽管有一些生活上的压力,但如果用了别人的钱,就会替别人着想,还会着急,我不做也不行,失去了自由。”

“姐不是富二代、也没傍大款,每一分钱都是扯着嗓子赚来的,花得也惊心动魄、谨小慎微,终于维持了温饱并将唱片母带捧在了手心。”这是邵夷贝的《新青年》专辑发行时写下的一段话。

为了完全按照自己的想法做这张专辑,邵夷贝准备了很久:创作历时三年、唱片制作耗时两年、唱片设计历经半年、唱片投入20万元,三年的投入,对邵夷贝而言,是人生经历和心智上的迅速成长。

尽管《新青年》制作中途也遇到了资金问题,但邵夷贝还是带着骨子里的韧劲,用她热爱的音乐坚持了下来。这张概念专辑的诉求,描写了普通青年对自我以及生活方式的探寻过程,对她来说, “年轻”便意味着热情好奇、自知愚蠢、精神饥饿和无限的可能性。

以下是邵夷贝对中国音乐财经分享内容:

《新青年》是一张概念专辑,大多数歌曲的风格不是很民谣,做这张专辑的时候,我就想任性一次,做我想要的,所以在编曲风格上有一点杂。专辑中的每一首歌都有独立的主题,但是十首歌串起来,讲述了一个人从童年到成年近30年的成长故事。我在《新青年》的同名巡演中,把所有的作品精选出来,用时间线索排列,在音乐会上用歌曲描述了一个青年的成长。

《新青年》中的几首歌也拍了MV,其中一首MV《欢迎你来大工厂》有一些科技和迷幻的感觉,跟我以前所有的音乐风格和个人风格完全不一样;另一支MV《未来俱乐部》也是对新青年成长过程的总结,对生活态度的理解,是一支非常积极、清新、优美的MV,都是近期刚刚上线。

这张专辑完全是我自己投资来做的,尽管有一些生活上的压力,但我还是希望能完全尊重自己的想法。其实也能找到投资人,但如果用了别人的钱,就会替别人着想,还会着急,我不做也不行,失去了自由。

但自己投资也会有麻烦,《新青年》做到一半的时候,经济上确实遇到了问题,影响到我的生活了。不过刚好接了一个甲壳虫的广告,我写了一首歌叫《做自己》,拍了视频广告。其实我也没有特别的艺术和商业上的洁癖,但会有一个基本的原则。如果让我去发一条纯的广告微博,我肯定不会发,但如果这条微博是跟我的歌有关的,或者这个品牌跟我非常契合,我觉得也是很好的合作机会。甲壳虫的这个广告跟我的气质比较符合,所以就接了。有了广告收入,才把《新青年》这张唱片做下去。

其实自己投资做唱片就等于导演自己给自己投资做电影,实体唱片的制作成本很高,很多都是软性成本,比如人力的成本、脑浆的成本,这些都是必须要尊重的。大家的创作都需要有一个标价,不能因为是朋友就免费付出。词曲可以是零成本,因为是我自己做,但还会有编曲、制作、乐手、棚时、录音等等成本。

而且,做《新青年》这张专辑我们耗费了很长时间,每首歌都录了好几遍,录完了再改,后期制作就做了半年,设计也做了半年。所以把这些软性、硬性和时间成本加起来,做实体唱片本身就不是一个赚钱的事,顶多能收回成本,其实就是一张很贵的名片。对我来说,接广告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我自己花钱做唱片,大家又不花钱听,我为什么不能用一种方式来养音乐呢?而且我选择的所有商业合作都跟创作有关,都是跟我写歌有关的合作。

从6月19日开始我有三个月的《新青年》8城专辑首发巡演,这次的巡演在制作上比上一次有所升级,一些剧场的演出能容纳更多的人,而且内容也不一样。但对我来说没什么实质的区别,我还是喜欢演出时跟乐迷有面对面的交流,能彼此传递一些东西。

我觉得近几年大家对于独立音乐的关注度提高了很多,过去独立音乐人接受个网络采访大家都会骂你,我的第一轮演出门票卖到50块钱,可能比其他独立音乐人稍微高了一点,就有很多人骂我,说刚出道就卖50块钱门票。那时候,小众音乐的乐迷是非常不宽容的,或者是反常识的,觉得文艺就应该苦逼,文艺青年就应该吃不上饭。其实当时在上海1300多人的演出现场,50块钱的门票,整场演出都是赔钱的。

我也能理解李志,他真的是花费了很多时间、精力和资金来提高现场演出的制作标准,包括音响的质量和乐手的能力等,但观众看到的还是他一个人在台上的弹唱,他们不会认为你花了300万,这场演出就跟以前不一样。李志骂人骂的也是观众,不是在骂什么音乐人,他只是觉得观众对音乐没要求。这也导致了我们这些真正在音乐上提高质量的人,也无法把整个行业的水平给提高上去。

现在我每年都会有年度总结和媒体合作上的创作,写文章也会有稿费,写书也可以赚钱,还有一些商业上的合作和巡演、音乐节等。歌曲在虾米和豆瓣上也会根据播放量有一些版权费,豆瓣有一个金羊毛计划,给不了多少钱,但也是有的。之前听一个音乐人跟我聊,说虾米后台有积分系统,他一个月能收到几千元的版权费。

很多人说听我的现场比唱片好听,所以我想出一张现场的CD,也让大家知道,我不是永远都停留在《大龄文艺女青年之歌》的状态。我计划中的下一张专辑想叫《十日派》,也是写人的生活状态,可能会有比较具体的故事,歌也会稍微虚一些。

我在试着给每首歌配文章,之前也在发过几篇歌曲的文章,但后来觉得文章和歌的主题都一致的话,有点影响歌的表达,把歌给局限住了,所以后来没有持续。下一张专辑我可能还会配一些跟歌的主题一致的文字,也会有类似的书或者本子等来配唱片。

我上大学时一起做乐队的同学现在做什么的都有,有做互联网的、做游戏创业的,也有做咨询公司和房地产的,他们确实都比我赚钱多,但他们也都觉得我做的事很有趣,也不会因为我赚钱少而同情我,我也没有那种需要被同情的状态。大家都很支持我,如果我真的没钱出专辑,他们都会过来帮我。大家都有音乐梦想,只是这个音乐梦想只有我一个人去完成了。我也不觉得痛苦,因为我还能够创作好的音乐。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邵夷贝,
  • 相关文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