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版权的未来是走向PGC?

Alisa  | 中国音乐财经CMBN |  2015-07-14 19:10 点击:
【字体: 】   评论(

刘春宁卷入视频版权采购贪腐案给音乐圈敲响了警钟,而此次国家版权局全面推动平台之间“正版化”,亦让行业看到了音乐产业的希望,未来音乐内容的繁荣应来自“新内容”。

今天网易云音乐开了一场盛大的发布会,宣布其用户过亿了,根据今年3月一家名为“速途”的研究院发布的数据,网易云音乐截止2014年8月用户数达到4000万,不到一年时间,它居然这么快的速度就从4000万到1亿了?有意思的是,最近因为产品规范的问题,网易云音乐的APP被苹果应用商店下架了,至今还未恢复上架。

这几天网易云音乐“出尽风头”的背景,在国外有苹果推付费音乐服务引发的种种传言,在国内有国家版权局的“强力推进”正版化的利好消息。国家版权局要求7月底之前各大网络音乐服务商将未经授权传播的音乐作品全部下线,该消息引起了业界巨大反响,多方猜测官方下一步将重点推进付费音乐下载。然而随后有媒体采访几大网络音乐平台了解到,网络音乐已经形成了多种收入模式,平台并不会全面推行付费下载。

“版权的雷”到底怎么清理?

有钱有大树有用户,腾讯、阿里等大公司将受益于正版化趋势,一些小型音乐服务商将由于盗版以及买不起正版面临死掉的命运,市场迎来新一轮洗牌。

就在昨天,音乐财经报道了多米音乐“面临死亡”的消息,A8新媒体集团昨日凌晨宣布出售手中持有的多米音乐的股权,至今还未找到买家。从这些年投入的金钱来看,多米音乐烧钱烧得A8及A8的投资者肉疼,以至于出售的消息一出,其股价大涨。更有意思的是,7月14日,A8新媒体停牌一天,暂时未知原因。财华社的消息是,A8新媒体拟配股筹资6700万元,拟用做一般运营资本及日后投资。数据显示,在2013年,多米音乐的版权成本为1946.7万元,同比增长38%。

版权采购不透明,平台之间的版权关系也一团乱,在正版化趋势下,各大平台和内容方之间的“撕逼大战”不断。去年11月,QQ音乐、酷狗音乐和网易云音乐三方先来了一场三撕大战,但声势浩大却步了了之;今年阿里音乐出手整治酷狗,酷狗反告阿里音乐,紧接着阿里音乐的独家版权合作方——滚石、华研、相信音乐这三家也起诉酷狗;最近,海蝶音乐被太合收购之后,告虾米音乐侵权。就连今天网易云音乐携众多唱片公司出场的发布会名字中,除了关键词“1亿用户”,还有其年度音乐盛典的名字“音乐大战”,真是“意味深长”!

国家版权局相关部门领导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网络音乐服务商之间的恶性讼争不断升级,导致网络音乐秩序失衡。可以不客气地说,目前没有一家网络音乐服务商不存在版权问题,只是问题的严重程度不同,行政投诉、民事诉讼不断。”也正因为如此,国家版权局提出将重点监控数字音乐网站和APP的版权,预防侵权,化解纠纷,同时对于屡教不改、恶意传播非法音乐作品的网站、APP等,国家版权局将依法加大行政处罚力度,协调通信主管部门关闭一批传播侵权盗版音乐作品的无备案网站。

这让众多音乐人欢心鼓舞!和当年视频网站之间的厮杀血战一样,音乐平台之间的竞争已经到了抢夺内容资源的时代。谁有“稀缺”、“独特”和“当红”资源,平台就能聚集更多用户。但问题是,现在这些平台完全是在“亏本”买版权,还是为了留住用户。日渐高企的版权价格已经让众多数字音乐平台“叫苦不堪”。

值得注意的是,阿里巴巴副总裁、数字娱乐事业部总裁刘春宁最近卷入了腾讯视频内部贪腐案。7月9日,刘春宁被警方带走,而刘春宁在加入阿里之前,正是腾讯视频的负责人。业内人士分析认为,视频网站为了抢版权内容往往会“砸钱”,个人寻租也就有了空间,勾结版权方抬高采购价的情况并不少见,“采购过程吃回扣”这种潜规则在哪个行业都不是秘密,何况水如此之深的视频行业。这几年,音乐版权采购泡泡越来越大,“贪腐”有其发酵的土壤。但愿数年之后,今日腾讯视频版权采购爆发的反腐风暴不要在音乐版权采购领域中重演。

“付费”与“免费”的博弈

在解决了平台之间盗版的问题后,估计中国将经历较长时间的用户“免费”与“付费”的痛苦博弈。有媒体消息称,国家版权局下一步将出台措施,强力推进中国数字音乐付费模式的推行。各方观点不一,平台最担忧的是“失去用户”。

一方面,在中国网络音乐长期免费的情况下,推行全面付费可能将会对平台造成巨大的损失。无论是Spotify的免费基于广告的商业模式多么受用户喜欢,这家全球最老牌的流媒体平台一直在承受着来自内容方的压力,三大唱片公司一直希望Spotify抛弃免费模式。压力再大,Spotify都很清楚“免费”对其平台的战略意义。就连巨头公司苹果的音乐流媒体服务APPLE MUSIC在推出之前,到底要不要免费模式,也喋喋不休争论了很久。

一些媒体采访的文章摆明了国内数字音乐平台们将不会为了满足唱片公司的需求,去大力推用户“付费”而得罪“用户”,继而失去赖以生存的基础。甚至拥有“付费”模式的平台在面对“付费”这两个字的时候,都不敢大张旗鼓的使用,就怕被用户误会。

最近,印度的一家音乐流媒体平台Saavn在C轮融资1亿美元,如果回溯回去,它的B轮融资不过区区400万美元,是什么原因让资本投了这么钱来扶持一个新兴市场国家的音乐流媒体平台?自然是印度高达12亿的人口潜力。在中国,拥有16亿人口的国家,难道未来十年诞生不了一家市值超100亿美金的数字音乐平台吗?我们挺期待的!

从这一点来说,用户付费的希望可能寄托在中国下一代年轻人身上,80后没人付费、90后小部分愿意付费,00后和11后未来将成为音乐付费的主题,移动支付场景已经足够便捷完善。只要培养并等待这一批物质宽裕、精神追求更加多样化的年轻人成长起来,只是很考验折磨目前这些数字音乐平台的耐心!这是一个大问题,正因如此,“免费”和“付费”之间的博弈将会打一场痛苦而纠结的持久战。

音乐之外,平台的趋势是PGC?

国内这些数字音乐平台到底营收从哪里来?

目前来看,那点可怜的收入仍然主要是广告,听一听百度音乐上那些令用户讨厌的音频广告你就知道了,这还是能从广告商那些赚到一些收入的。一些公司正在尝试新的商业模式,帮助自身在数字音乐领域获得“品牌影响力”以及“收益”,比如QQ音乐的数字音乐专辑、豆瓣音乐开唱片公司等等尝试,都是在音乐不赚钱的情况下,试图找到一条合适自己发展的路。前不久,音乐财经还报道了一家广播电台广告平台Jelli宣布B轮融资2100万美元的消息,它所适应的就是用户在移动娱乐时代对于移动广播的需求。据音乐财经了解,国内也有业内人士在想办法开发音乐广告的新模式,不是视频广告,也不是打扰用户的音频广告,是什么呢?他们也还在想,可能也会诞生一种全新颠覆式的广告模式吧。

从全球背景来看,用户进入移动娱乐时代,音乐在其中具有战略性地位。近来,一点风吹草动,苹果音乐都会轻轻松松上头条,而苹果的竞争对手谷歌上个月推出了免费的类Pandora音乐流媒体服务,9月份旗下YouTube的音乐订阅服务也将正式推出。社交巨头Facebook也坐不住了,将要推出一款音乐视频流媒体服务,它已经在与各大唱片公司谈授权合作,而老牌IT大咖微软也在想办法解决音乐服务这一软肋。

总的来说,这些科技大公司们的参战让音乐突然“炙手可热”。如果音乐是南方人的米饭、北方人的面条、老外的面包,这些巨头公司们要开餐馆,没有米饭面条面包怎么行?所以,音乐对于B端的科技公司来说,其战略地位日渐重要,音乐公司和版权方在面对这些科技公司时,有了谈钱的筹码,所以唱片公司能以手中的版权置换音乐科技公司们可观的股权。难怪有评论称之为“唱片公司的复仇”。

从经济利益的角度来说,被唱片公司扼住喉咙的平台们不会甘于受制于人,平台们会自己去想办法解决内容的问题。例如在国内,尽管背靠阿里这棵大树,虾米音乐也在积累独立音乐人的曲库版权,等待有一天寻光计划里有好歌得到主流市场的认可。阿里希望介入内容,最近消息显示,宋柯和高晓松都已经入职阿里,单劈部门负责整合音乐内容。此外,无巨头背景和资本支持的豆瓣音乐去年曾对我们抱怨付不起年年增高的版权费,今年初则另辟蹊径,开始参与音乐内容生产,做唱片公司,发掘音乐人做“单品”实验。

从版权自身的角度来说,唱片公司手中的版权价值随着时间的流逝是会缩水的,反而投资新的音乐内容,打造大热门音乐更有可能“突围”。

00后有人会天天听张学友周杰伦蔡依林的歌吗?可能很偶尔才会,但他们一定会天天听属于他们这个时代的音乐。唱片公司如果无所作为,躺着赚钱的日子不会一直持续下去,它们手中的老版权价值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日渐缩水。举一个特别简单的例子,为什么古典音乐APP在C端的用户规模就是玩转不起来,国内的库客音乐只能从大学图书馆里获得主要营收?就是因为它手中拿到的版权是过去时代的流行音乐,但到今天这个年代,古典音乐注定了“小众”,所以国内也没有几个平台愿意大量采购古典音乐版权,它带不来流量,并不是一笔划算的买卖。这么一看,各大唱片公司未来的精力可能真的就是集中在版权“买买买”了,收集版权,难道真的注定就是大唱片公司的主业了?

不难预料,和内容方合作定制歌曲的性价比渐渐会高于向外采购版权内容所能带来的流量价值。QQ音乐和梦想当然合作200多首歌;虾米音乐的《寻光集》在独立音乐人和乐迷群体中产生了较好的口碑及影响力,如果有钱,阿里应该支持它一年一年做下去;优酷平台上一首《小苹果》,已经成为超级IP,马上要拍大电影了,视频网站的PGC扶持基金中,也应该划拨更多比例的资源和金钱到音乐领域。

PGC内容的大量产生基于“可执行性”,一旦产生一个细分领域的热门歌曲,就完全具备了向外辐射的商业价值。一个可行的模式是:平台提前付款,面向某一个细分群体寻找专业团队、工作室、制作人定制音乐。至于UGC(用户产生内容)方面,哪家平台政策好,方便快捷,所有独立音乐人、乐迷都可以自己生产音乐内容、上传内容,得到用户反馈,获得版权收益,UGC也能产生一批出自草根的热门音乐内容。

未来,PGC将会越来越多,平台们会更愿意选择直接和音乐人合作发新专辑、推新歌,而要求的回报仅仅是播放版权或者独家播放版权。为了吸引某些用户,定制化的音乐新内容也会越来越多。

比起天价采购大量的老版权,这种模式更利于推动行业内容的繁荣。一旦内容繁荣了,我们的音乐人和音乐内容才有可能产生影响全球青少年的单品,这种单品,可能是“甲壳虫”这种有历史影响力的乐队,也可能是某一首红遍全球的“单曲”。随之而来的,中国一定会出现几家具有向外输送文化影响力的巨头,音乐娱乐内容公司大有前途。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数字音乐平台, 国家版权局, 腾讯, QQ音乐, 虾米音乐, 阿里音乐,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