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摇滚演出Livehouse的艰难生存路

Alisa  | 中国音乐财经CMBN |  2015-06-17 18:05 点击:
【字体: 】   评论(

为了做专业,我们选择的场地很大,费用很高,加上一开始巡演的乐队少之又少,票房也不客观,尤其是受众群体的认知是一个非常慢的过程,很快我们就撑不住了。

在内蒙提到Livehouse,可能就是包头的為了。為Livehouse开业至今才短短的一年半时间,经历了很多的风雨,在今年7月份还因为顶不住各部门的压力而选择了搬家,现在的為Livehouse是包头唯一的一个摇滚演出聚集地,乐队西北演出的必经之地,但是却很艰难的生存着。

从140万投资400平米到“弹尽粮绝”

為Livehouse是在12年的年底开始建设的,当初哥几个干它的时候挺不容易的,而且做Livehouse是有初衷的。我们是一群喜欢音乐的年轻人,10年回到家乡后一起成立了文化公司,在12年初做了一场轰动包头的演唱会。在这样的发展中城市做演唱会十分艰难,想到和没想到的问题应接而来最后一下子把哥几个打趴在地,缓了大半年才敢继续做事情。后来看到各个城市都在兴起Livehouse的模式,我们想那既然大的演出“不好做”,那就自己做小的吧,所以毅然决定投资Livehouse。出去考察了一圈后,我们决定回来做一个在西北地区较为专业的Livehouse,我们选择了一个非常好的地方开始改造,面积400平米。总投资共140多万(设备方面的投入占40%,其他固定资产投入约30%,运营和宣传投入为30%),我们觉得做的还算理想,用当时很多来过為的大牌乐队的话讲,為Livehouse排在全国前列一点问题没有。

为了跟酒吧区分开,让大家知道Livehouse的概念,我们只接演出平时只是开着灯放着音乐,不做驻场乐队模式的酒吧,但是时间一长活下去却成了问题,因为当时为了做专业,我们选择的场地很大,费用很高,加上一开始巡演的乐队少之又少,票房也不客观,尤其是受众群体的认知是一个非常慢的过程,很快我们就撑不住了。

没办法,我们只好做起了酒吧,先开始还可以,但是慢慢的人还是少了,分析原因,其实很简单,第一,包头的受众群体实在太差,他们只喜欢高雅的环境,所以相对于我们这样的装修风格来说,好像就有点脏乱差了;其次就是乐队的问题,包头的乐手普遍水平不高,所以酒吧之间音乐层面相差不多,拼的就是装修,不会有人选择音响效果而来你这里消费。于是我们又从北京请乐队,成本相当高,酒水和摇滚演出挣得钱都不够开工资的,在换过两次乐队之后由于资金问题最终选择了放弃。这个时候哥几个已经“弹尽粮绝”,我们只能选择破产了。可是这个时候唯一的好消息是:我们的现场演出市场已经做起来了,不赔钱了!

10多万重新开始,更加地下

回过头来总结了经验教训,我们当时选择Livehouse的路线是完全正确的,只不过在装修投入上太大了,而且风格还是不够地下,如果重新给我们一次机会的话我们只会在设备上重点投入,而装修恨不得毛墙毛地都可以,剩下的钱用来培育市场富富有余。可是光总结没有用,该散的伙还是要散的。当时总共有4个股东,股份比例是40%、30%、20%、10%,大部分兄弟因为没有钱了实在坚持不住了,最后只留下魏子翔和坤子,20%和10%。

重新评估资产我们能带走的所有东西也就值20万,带着这些资产,也带着其他兄弟的支持与寄望,兄弟两个人重新找地方,停了一个月的演出装修,為新店又做起来了,新店的建设离不开新股东的加入,四位音乐爱好者明知赔钱也要做入股,所以新店靠大家又一次的投资重树旗帜。这一次的装修仅投入了10多万,全是哥几个自己用双手干的,工费剩下将近5万块,魏子翔和坤子拿出30%的股份分给了这些雪中送炭的朋友们。现在的為是以前的四分之一大,虽然没那么大了但是感觉更地下一些,更适合包头的观众基数。我们的新店得到了一致好评,演出人数也比原来要多,演出所得的利润基本就可以持平我们的成本了。在没有演出的时间里我们引入了西餐,為西餐现在又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是我们挣钱的又一种模式。

说实话,做到今天,為Livehouse已经形成了品牌了,从当初的一个月一场演出到现在的四五场、演出零零散散的几个人到现在的几十几百人,我们特别的高兴,很庆幸自己做了一件很“了不起”的事,因为我们热爱摇滚乐,一定要把它坚持下去。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演出摇滚, 為Livehouse,
  • 相关文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