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造歌曲供需流程,幕后圈如何走向前台?

林若辰  | 音乐财经CMBN |  2015-06-08 19:26 点击:
【字体: 】   评论(

最近,一个叫做“幕后圈“的APP冒了出来,创始人希望把音乐的幕后人推向前台,未来还不确定,它会如何前进?



数字时代,随时随地听音乐已经成为了一种常态,成千上万首歌曲在人们坐地铁或健身跑步时轮回播放,选择下载的歌曲也是从歌手、歌单、排行、推荐等项目中选择,大家知道歌曲的名字,知道歌手是谁,但几乎没有人知道这首歌的词曲作者是谁?幕后制作团队是谁?

最近,一个叫做“幕后圈“的APP冒了出来,它想让音乐的幕后人走向前台,一方面,降低需求方的用户决策成本;另一方面,激活市场需求,解决音乐制作人“赚钱”的问题。这个供需市场有多大,幕后圈会成功吗?近日,音乐财经走入幕后圈,听创始人李泳彬讲述幕后圈的“台前幕后”。

不做富士康工人!

2013年,李泳彬有一个做音乐"幕后人" 数据库的想法,当时他经营一个叫“音控社”微博账号,主要传播国外的优质音乐技术,所有粉丝都是音乐制作人。李泳彬是一个勤奋的人,他一直在努力让自己做得更好,但是努力了很多年后,他发现不是他的技术问题,也不是他不够努力,而是这个产业有问题,他告诉中国音乐财经:“我做了很多很多的歌,但除了我身边小圈子的朋友知道是我做的,圈子外的其他人完全没有办法知道。”

也就是说,圈内和圈外是隔开的,没有任何的交界点,一首好听的歌,人们只知道谁在唱它,至于它从哪里来的,经历了哪些环节,词曲作者是谁?圈子外没人知道,产业链里没有什么“透明度”。

正因为做了多年幕后,李泳彬心里积累了很多“吐槽点”,他非常在乎的一点是,国内音乐制作人从来没有被尊重过,外界对音乐制作人的印象就像富士康的工人一样。他说:“在传统模式里幕后工作者经常碰到一个问题是长期收不到尾款,哪怕是最牛的音乐制作人,每年也要催收被拖欠的收入,大家都担心拿不到钱,也会担心很多合作上的问题。”

让李泳彬不满的是,音乐产业内部的合作方式也特别传统,这种传统模式直接影响到产业的健康发展。

“我们以前的流程是把自己做过的歌打包成一个压缩文件,用QQ邮件传过去,让客户筛选。而对于唱片公司来说,他们收歌环节也非常传统,一是找版权公司要,二是找音乐人要,三是找音乐总监的资源要,都是效率很低的传统方式。”李泳彬说。

李泳彬认为,在歌曲的供需流程上完全可以用互联网方式优化。现在市场上有淘宝、5sing、爱原创等互联网平台做音乐服务,帮有需求的人改编歌曲、制作原创等等,但都没有做起来,问题出在哪?在他看来,在淘宝上卖歌的场景不对,尽管5sing的场景对了,但模式跟淘宝一模一样,没人知道谁在帮你做歌,反正就分三个档次:小样级别、发行级别和出版级别。不专业的人在做这件事,让用户的决策成本相当高,自然也就不可能成功!

基于这样的想法,李泳彬希望能搭建一个互联网平台,打通音乐人与外部市场需求之间的渠道。最初,他在音控社发了一条微博,问谁愿意来一起做这个平台。微博发出后,吸引了几位90后的年轻人,此后大家每周一次在咖啡馆碰面,渐渐地把想法做成了一个网页,这是幕后圈最初的样子。

当时李泳彬边工作边兼职在做,自己投入一部分资金找了技术人员把模版设计出来。到2013年年底,他开始做幕后圈的数据库。2014年1月,边工作边做幕后圈的李泳彬感觉自己越来越往互联网方向偏移,做音乐的心思越来越浮躁,他决定正式创业。

“这时候我决定要真正试试做这个事,当时投资人张逸龙听了我的想法后,也觉得这是一件可行的事情,更坚定了我的信心。”

李泳彬做幕后圈平台的想法是:解决产业的“江湖气”,走向“专业化”。也就是说,一,解决信息不透明问题,让所有人知道谁在帮你做歌;二,解决合作保障体系问题,既有资金担保,解决制作人被拖欠报酬的问题,也保障客户利益,如果对做的歌不满意,客户可以给差评,这就建立了行业本该有的信用体系;三,解决价格不透明的问题,在幕后圈大家报价明码标价,筛走不该存在的猫腻。这三点被击破后,就能激活音乐圈内外部的需求。

张逸龙是东方弘道执行董事,成功的投资项目包括3W咖啡、人人贷和拉勾网,他也曾经有一些“看走眼”的失败案例,正因为如此,音乐财经比较了解他的投资逻辑:投人和人品!李泳彬是海归,学过市场营销,和一般幕后人相比,他有自己的优势,项目听起来也很有意义。2014年11月,3W孵化器给李泳彬投了50万元的种子基金。

激活1万首歌的市场

目前,全国每年发表的流行音乐约1万首,这1万首歌的交易肯定算不上大生意,但如果一批独立的音乐制作人在幕后圈做了1万首歌,就可以在这些作品中挑选好的作品去推广。“通过积累大量的音乐制作人,让他们把作品贡献给我们,幕后圈也会成为一个很大的版权库。现在版权市场逐步规范,大家都看到了曙光,音乐也可以变现。”

“如果版权源头代理能把握在我们手上,会很有价值。但做版权对我们来说压力也会更大,其中很多细节需要梳理,比如上传途径、实名认证、版权登记、代理协议、买方协议年限、买方权利、这些权利怎么分配等等,细节会到2.2版的时候再做。”

音乐财经刚了解幕后圈时,它还是1.0版本,只开发了iOS版,没有安卓版。但效果出奇的好,1.0版时光申请认证的幕后人就有3000多。李泳彬坦言,这样的结果是情理之中也在意料之外,情理之中是因为他知道音乐人的痛点在哪里,这个项目戳中了圈内的很多人,他们对这个事情都特别感兴趣,意料之外是没想到刚开始就有这么多人申请入驻。

根据申请人已发表作品和未发表作品的质量,幕后圈第一批放了740人进入平台,为词曲作者、制作、乐手和录音师等,覆盖了音乐产业链上的所有工种。当然未来幕后圈会让更多的人进来。对于幕后圈2.1版,李泳彬介绍道,进入APP就像逛街一样,有音乐风格、价位、制作人等很多选项,各种体验都会在这里看到。

李泳彬还有一个想法,利用幕后圈聚集的音乐人圈子,跟录音棚做联盟,因为目前录音棚的空置率非常高,如果跟制作团队联合起来,录音棚也肯定愿意接这样的生意。可以制定一些优惠政策,既满足了音乐制作的场地问题,也提高了录音棚的利用率。

李泳彬相信幕后圈可以成为音乐人成长和赚钱的平台,幕后圈团队会设置激励机制让大家一步一步往上走。比如学编曲的学生,如果免费帮别人编一首歌并取得很好的反响,他会比赚到1000元钱还要开心。幕后圈在帮助音乐人打开渠道后,初级的音乐人可以从低价位编曲开始做,证明自己的实力,一级一级往上走。其实很多音乐幕后人都是从学徒开始的职业生涯,慢慢地会有500元、1000元、3000元、4000元的对外报价,做音乐是一个让自己升级的过程,价格也代表了水平,幕后圈当然可以成为音乐人升级的平台。

对于他十分痛恨的拖欠问题,幕后圈的解决方案是:客户在选好音乐人和价位后,会先把钱转到幕后圈平台,相当于保证金,这对于幕后人来说会很踏实,将不会存在收入被拖欠的问题。而平台上也会约定其出作品的时间和质量,不能按期完成的就会有差评,如果违约也有仲裁退款等规定。

幕后圈未来要激活的五大市场:

第一、选秀市场。《中国好声音》在2013年的报名人数有110万,参赛选手要先参加海选,网络海选需要准备三首作品,大家既然要参加比赛,肯定希望把作品做得好一些。随着选秀节目的火爆,这部分市场需求会被激发出来。

第二、网络主播。目前国内有100多个网络主播平台,网络主播玩的是土豪经济,主播们有大量的粉丝,也习惯了别人给她们花钱,土豪们也会情愿帮主播们出钱做歌。

第三、音乐学院学生。这个市场大约有25万人,学音乐专业的肯定有做歌的需求,比如毕业作品,学生们可以来到幕后圈平台在这里慢慢成长。

第四、手机KTV。很多孩子喜欢唱歌,也有成名需求,想有自己的代表作,这类群体中的10%可能会成为用户,幕后圈会给这类人群需求做定制服务,而且制作费用要足够便宜。

第五、婚庆公司。主要针对每年1000多万新婚夫妇,婚庆公司可以跟幕后圈形成上下手的关系,婚庆公司打上手,幕后圈打下手。针对这类用户,开发私人定制市场。给新婚夫妇做的歌一定要配上好的场景和画面,可能是一首主题曲,也可能将一个事件变成一个惊喜。



李泳彬:活太少,建渠道激活音乐制作人!

中国音乐财经:从你创业的感受来看,音乐类互联网平台适合由“音乐人”还是“互联网人”主导?

李泳彬:幕后圈是通过搭建一个完善的乐坛信息库和信用体系来吸引大量的音乐人。这半年来,我一直在互联网圈子里混,但我后来意识到,幕后圈不是一个互联网项目,而是一个互联网+。

不过,音乐人有音乐人的问题,音乐人是艺术家,怎么能干互联网的事情?但我希望音乐人做这个事能站在一个更高的高度,或者说站在一个临界的位置去看产业的问题,音乐人比互联网人更能看清产业的问题和需求点。在音乐产业,要出一个好的互联网项目,大家的直觉还是应该由音乐人来主导,而不是互联网人。

中国音乐财经:这些年行情不好,很多优秀的制作人接不到Case。幕后圈未来要开拓的很大一块市场是在圈外,它们毕竟不是专业音乐人,不太专业的需求会让音乐人高兴还是烦恼?

李泳彬:绝大部分音乐人都是缺活的,比如我自己吧,我做的歌有20%是供圈内的作品,80%是供圈外的作品。外围的需求一直都存在,我们已经司空见惯了。我们接的外围客户可能就是一个小美女,就爱唱歌,想做一首自己的歌。这种客户的需求就是不够专业,或者说需求方没有能力帮我的作品提气,以至于做出来的作品我自己也不满意,这种事情在圈内也是存在的,这是一个常态。

这其中有很多因素,客户需要的这首歌是否适合你来做?如果他们要求的音乐风格不适合你,做起来就会很吃力。但是音乐圈的现实是,大家没有挑活的空间,因为活本来就不多,更缺乏渠道。但在幕后圈能不能让音乐人挑活做?这个场景我们也在设计,比如我自己就很喜欢电子音乐,但我在音乐圈这么多年,一直在做流行音乐,都做疲了,没接过几个电子音乐的作品,我是特别想做电子音乐。在幕后圈,我就可以特别标注上,我想接电子音乐的制作,有需求的第一时间找我。

中国音乐财经:很多优秀的音乐制作人因为赚不到钱,最后只能选择放弃,你有自信幕后圈能把那些优秀音乐制作人的热情再度激发吗?

李泳彬:音乐人不愿意做歌,或者做出来的歌也很无聊,其中很大的原因是企宣在做怪,之前江建民老师(台湾音乐制作人)跟我聊过,当年台湾每一家唱片公司都有制作部,而且在唱片公司里是制作部说了算。制作部发现好的歌手都会先培育一段时间,看他(她)适合哪种风格,包括发型、穿衣服等等包装,然后再找一个合适的营销点曝光,发专辑,但很多歌曲不是音乐人自己喜欢的,这就造成了无论是包装还是歌曲,都违背了音乐人的本身意愿,这样就可能把整个作品给彻底毁了,音乐人就没有冲动再写歌了。

国内一些选秀出来的歌手签了唱片公司后,基本也是被唱片公司消费剩余价值,唱片公司不会很努力地帮歌手做一首好作品。我有一个非常好的朋友,当初参加选秀比赛的目的只有一个,他想出自己的专辑。但为了这个梦想,他饶了一个很大的圈子,参加海选、各种PK,为了配合导演,各种泪流满面,最后终于拿了名次,也签了唱片公司,心想终于可以出专辑了。结果唱片公司让他一直等,要包装他的形象,帮他选歌,还要找一个合适的点才能出来。最后专辑出来的时候,里面的歌已经过时了,这样的结果让他很沮丧,出来的作品也不是自己喜欢的。

所以唱片公司里一些具备创作能力的艺人,但很多都被企宣给迫害了,最后出的专辑有一些是音乐人本身完全不想发表的,但是又考虑到要赚钱只能妥协。结果做出来的音乐都是企宣喜欢的,音乐人从来没有话语权。未来,幕后圈有没有可能做的更好,我现在还不知道,但是最起码我们把音乐人都聚集到这里了,大家的操作流程也很简单。

中国音乐财经:现在很多独立音乐人也在靠自己发展,幕后圈会成为独立音乐人营销自己的渠道吗?

李泳彬:独立音乐人如果想走到台前,确实需要包装,再好听的歌曲也需要包装,发行公司、渠道公司也有存在的道理。现在很多独立音乐人,比如像李志,就是完全靠自己的平台出来的,国外也有很多类似的案例,现在渠道已经很多了,独立音乐人确实有可能成功。幕后圈会不会成为一个很好的推广渠道,目前还不确定,但是等脉络疏通了之后就有可能成功。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幕后圈, 李泳彬,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