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运营情怀电台的粉丝经济?

林若辰  | 音乐财经CMBN |  2015-05-26 15:57 点击:
【字体: 】   评论(

项目上线仅几天就受到了“大密蜜”们的热捧,这也让大内密谈的主播们不得不再一次思考商业化问题,也许,这一次无心插柳的举动,会成为大内密探商业化的起点。

相爷、李叔、贺老师,这是大内密谈的听众们对几位主播的爱称,而主播们也亲切的把大内密谈的听众叫做“大密蜜“,大内密谈开播两年来,主播与听众建立了良好的“暧昧”关系。

几位主播因为共同对音乐的爱好走到一起,大家聊音乐,聊人生,聊一些共同感兴趣的话题,而无意间,大内密谈已经聚拢了不少听众和粉丝,这不得不让主播们开始思考要不要商业化的问题?经过了系统的研究、分析和梳理,大内密谈未来可能的商业模式在一年前就开始渐渐清晰。

但每次到了执行层面,大家都觉得动力不足,各忙各的工作和事业,业余时间还要录制节目,使得大内密谈的商业化之路一直被搁浅。

4月18日,音乐天堂Solo+蓝牙音箱众筹项目在乐童音乐平台上线,期间也邀请大内密谈参与进来,主播们在试听了这款音箱后,感觉还是可以推荐给“大密蜜”们,最重要的,这是一个现成的项目,操作起来不会占用太多的时间和精力。

项目上线仅几天就受到了“大密蜜”们的热捧,这也让大内密谈的主播们不得不再一次思考商业化问题,也许这一次无心插柳的举动,会成为大内密谈商业化的起点。

一帮好基友在叨逼叨什么?

大内密谈的“前身”是相征、李志明、贺愉三个好基友组织的一个分享交流团体,当时叫“基荡者联盟”,参与者基本以男性为主,大家有一个共同的爱好就是音乐。每周会有一次主题聚会,在一起聊音乐、聊文学、还有对一些事物的看法。后来因为大家工作越来越忙,一起参加聚会的机会就越来越少。

“基荡者联盟“最后一次聚会就只剩下相征、李志明和贺愉三个人,于是三个人就开始探讨,第一,如何能合理的管理时间?第二,我们要不要把聊过的话题记录下来?贺愉告诉音乐财经:“我偶尔会过去客串一下‘三角龙电台‘,后来我们三个讨论,我们聊的话题不比三角龙的差,为什么不把这些话题记录下来,变成一个自己的电台?” 相征说:“甲壳虫乐队有一首歌叫《当我64岁的时候》,当我们老了,再听听自己年轻时说过的话,吹过的牛逼,也是一件挺好的事。”就这样,大内密谈“正儿八经”地诞生了。

2013年6月6日,大内密谈第一期上线,过了不久,几位主播发现,大内密谈竟然被苹果推荐了!他们特别高兴,一个劲在朋友圈炫耀,显然,被苹果推荐的好处是增加了不少听众,主播们也给大内密谈的听众取了一个爱称“大密蜜“。

2014年1月,苹果发布了年度的两个音频奖和两个视频奖,大内密谈成为音频奖得主之一。得了苹果的年度奖项,三个主播感觉大内密谈越来越火,得奖在一定程度上也导入了不少新用户进来。在做到100期的时候,又加入几位风格鲜明的新主播,每位主播都带来了属于自己的节目内容。

现在,大内密谈除了每期有不同的主题外,还做了几个系列节目。比如“无聊世界的正经事“,一个完全没有主题的话题节目,聊的基本上是主播各自的生活变化或者推荐自己喜欢的歌曲;“正经世界的无聊事”是一个思辨类的深度谈话节目,由李志明和贺愉主导,最近升级为一个新的节目叫“明知故问”;“无J之谈”是由中国最好的独立青年漫画家之一CMJ主导的,他之前有一本书叫《无J之谈》,这个节目以读书和漫画为主题;“涛心涛肺”由前CCTV5的主持人王涛主导,他从央视辞职后自己做了一家公司,“涛心涛肺”第一期节目非常劲爆,主题是“离开央视的日子”;“民谣路口”是由李志明主导的一个音乐类节目,而“音乐地图”是由贺愉和相征主持的音乐类型脉络节目。

大内密谈的所有节目中,音乐类节目占到三分之一,因为音乐是大内密谈最强的根基。贺愉被几个主播公认为是中国听音乐听的最多的人之一,他把听音乐当成了生活的最大乐趣,每年会听五六千张新发的唱片,从中挑选出三四百张推荐给大家,他是一位可以不断发掘新音乐作品的人。

到今年6月,大内密谈开播两年,记录了几位主播的工作和生活,很多“大密蜜”们也在实时关注着他们的变化和成长。而大内密谈也希望记录生活中的点点滴滴,确定核心点后把它延伸到艺术和社会等各个方面。

相征给音乐财经讲述了一个大内密谈100期时发生的小故事:100期的时候我们在文案中宣布了停播,其实是假的。尽管很多人都看出来是假的,但还是有不少人相信了。当天在微信后台有过万条留言。有的人就直接用微信发语音,都是哭着说的。我们本来想在一周后宣布停播是假的,但之后发生的一件事让我们彻底崩溃了。在100期节目上线的第二天,有一位听众拿着条幅来到录音室门口,条幅上写着“大内密谈丧尽天良,强行停播天理不容“,还把1~100期的所有封面放上去,还加了101期的封面,是他自己设计的,上面是张国荣的遗像,配上文字“爱我别走“,他就以这种方式来抗议大内密谈的停播。

相征说:“这件事让我们非常震惊,结果我们第二天就紧急宣布停播的消息是假的。并在101期节目中也深深的感受到了‘大密蜜’与我们之间的情怀。”

情怀搭着卖音箱?

大内密谈在谈话类的播客中开始走红后,也会接到一些商业上的合作邀请,比如软件的植入和节目的定制。李志明告诉音乐财经:“大内密谈在200期之前一直没有做商业化的事,最大的原因是商业化动力不足,所有的主播都有自己的工作和事业,没有专门的人去花精力运营这个事。大家都觉得能有时间做一个自己喜欢的节目,而且得到很多听众的良性反馈,也觉得很幸福。要不要赚钱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可做可不做的事情,我们已经在工作、事业和电台之间找到了一个平衡点,但是也并不代表我们没有思考过商业化这条路。”

李志明认为大内密谈本身就是一个文化行业,也算是媒体人做媒体,他们之前对于市场上所有的音频和视频类的自媒体都做过非常详细的研究,包括它们的内容是怎么做的,商业化是怎么做的,还有高晓松是怎么赚钱的,罗辑思维是怎么赚钱的等等。至少在一年前这帮人就分析了大内密谈未来可能的商业模式,包括给听众推荐一些好的东西,比如音箱,但是做这件事就会涉及到生产的问题,还有大量的工作要做,包括音箱开模和外观设计等,一想到要执行,三个人就觉得头大,还是算了吧,可以先动动嘴玩着节目。

这次之所以选择参与Solo+音箱的众筹项目,是因为这款产品不需要做太多的执行工作,拿过来直接卖就好了。主播们也希望通过这次试水,看看听众们对于商业化的反馈。

在介入项目之前,几位主播对这款音箱做了详细的体验。相征说:“我们希望能听一听音箱的音质后再做决定,因为没有一款音箱适合听所有音乐,500多元的价位,第一要看音箱的性价比,第二要看适合听什么样的音乐。如果音质还不错的话,我们就可以尝试着推荐给听众。”

在拿到样机之后,几位主播试听了各种音乐类型,甚至用iphone、iPad 、笔记本电脑等不同的设备连接,听发声效果怎么样?音箱更适合听什么样的音乐?最后大家得出一个共同的结论,这款音箱很适合听人声或者老的录音,但动态没那么大,对低音或音量特别重的音乐不太适合。比如bose的音箱,音乐感就特别重,声音出来以后,似乎加了一个很强的美图秀秀的滤镜,听起来还不错,但是有时候会损失很多声音的细节,尤其是人声部分的表现力是没有的。而这款音箱恰恰在人声部分非常突出,能听到音乐中人声的颗粒感和很多细节。

对音箱做了全面的了解之后,大内密谈专门做了一期“不是每个音箱都有情怀”的主题节目,告诉大家这款音箱是怎么回事,适合放什么样的音乐,并且建议,如果已经有了bose这类的音箱,就没必要再买这一款音箱了。

大内密谈定制版Solo+音箱众筹上线第三天突破300台,定制版与普通版的区别一方面在外壳设计上,另一方面是在音箱背面印有大内密谈LOGO和四位主播的签名,并承诺每位主播会做一期专门的音乐节目,作为福利送给定制版音箱的用户。

所谓情怀电台的粉丝经济商业化,大内密谈会从这次卖音箱的尝试开始,在不太麻烦的情况下,把所有事情做得更有规划,当然,前提是能给用户提供什么样的价值。

粉丝经济如何持续?

大内密谈卖音箱算是无心插柳,主播们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更好地满足听众的需求,但这种需求并非不停地卖东西给粉丝,比如类似明星的周边产品,印有大内密谈的T恤、笔记本之类的,这些都属于脑残粉丝经济,而大内密谈想做有价值的“商业化”。

时下,大家都喜欢卖情怀,但什么是情怀?李志明认为,大内密谈之所以能跟听众之间有很好的良性互动,是因为他们在节目里的状态跟私下的状态比较接近,现实生活中什么样,在节目里就是什么样,不掖着藏着,很真实。主播们推荐好的音乐、好的作品,也会发表对一些事物的真实观点,嬉笑怒骂,比传统电台的尺度大得多,他们不希望跟听众之间是一种居高临下的关系,或者有一种强烈的距离感。

听传统的音乐播客节目,听众很长时间都不知道主播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只知道他在节目里的说话方式、调侃或者偏激的方式,他的表达是一个什么习惯。听大内密谈的不同在于听众会了解到每一个主播的性格,每一个人的状态,甚至生活发生了什么变化,结婚了离婚了撕逼了互黑了拆台了.....比如:有些听众会告诉相征,他在结婚前和结婚后的感觉不一样了,他们觉得相征结婚前是“超一切”的状态,但结婚后在节目里表达的东西少了很多“尖锐的利器”,多了快乐,这是连相征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变化。

李志明回忆道:“在100期假停播之后的‘归来’那期,几位主播跟粉丝们掏心掏肺,让我们觉得我们做的不是脱口秀,其实是真人秀,大家最后听的其实是我们的人,听到的是这几位主播在2013年的夏天,每个人抱着自己的理想、自己的偏执,选择了这样的生活。如今两年过去了,每个人的状态都发生了变化,但每个人都在大内密谈里慢慢的成长,也为很多听众带去了快乐。”

运营网络电台与听众的关系,实际上不仅仅是内容的链接,更应有情感的链接,电台看似是单向的输出,输出什么听众就接受什么,但在这几位主播们看来,主播与听众的关系应该平等,随时都能让听众感觉到主播活生生的存在感,主播们同时也感受到听众的呼吸和情怀。让他们深有感触的是,大内密谈电台并不是这主播们做起来的,更像是主播和听众们在一起做的。

大内密谈接下来也会有大大小小的计划,同时,在已有的商业化前提下,对于未来资本介入的可能性,主要打理人相征也持开放态度。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大内密谈, 相征, 李志明, 贺愉,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