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验唱吧麦颂:迷你KTV谈颠覆行业,可能性有多大?

林若辰  | 中国音乐财经CMBN |  2015-05-20 17:59 点击:
【字体: 】   评论(

唱吧麦颂此前制定的开店计划能否顺利完成?而已经开业的三家O2O的KTV店,是否得到了年轻人的追捧?前不久,中国音乐财经走进唱吧CEO陈华及唱吧麦颂副总经理严秋朴,了解陈华扩张唱吧的思路和唱吧麦颂发展的规划。

按照唱吧麦颂2015年的开店计划,年内要在北京地区开50~70家唱吧麦颂KTV实体店,到目前为止,唱吧麦颂有三家店已经开业,三家店正在准备开业。音乐财经刚刚从唱吧CEO陈华处得到的消息,还有近十家店已经确定选址,不过截至5月,这样的开店速度依然离年初设立的目标有不小的挑战。

唱吧麦颂此前制定的开店计划能否顺利完成?而已经开业的三家O2O的KTV店,是否得到了年轻人的追捧?前不久,中国音乐财经再次走进唱吧CEO陈华及唱吧麦颂副总经理严秋朴,了解陈华KTVO2O扩张的思路和唱吧麦颂发展的规划。

当线上的唱吧遇到线下的麦颂

过亿的用户规模,是唱吧运营两年的成绩,行至2014年年中,陈华也在苦苦思索如何拓展唱吧的业务模式。

与麦颂的合作可以说是机缘巧合。唱吧的投资方红杉资本有一次去看的另外一个投资项目就是麦颂,投资人在与麦颂创始人交流的过程中,发现几位创始人非常有想法,红杉当时比较看好麦颂的项目。

联想到已投公司唱吧的业务,红杉资本突发奇想:为何麦颂和唱吧不能一起做呢?可以利用唱吧的品牌和用户规模,实现麦颂创始人的理想会更容易,也更简单。通过投资人牵线搭桥,唱吧和麦颂的O2O合作方案很快出台。

陈华告诉中国音乐财经:“当我真的去看KTV这个行业时,感觉其实也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么粗俗。大部分KTV都是土老板,将店面装修得金碧辉煌,再买一套KTV系统就等着收钱,这是一个非常传统的生意。但是从来没有一家KTV老板,能把店面开成像肯德基和麦当劳一样,成为标准化的连锁店,然后对IT系统做一个巨大的改造,跟服务做紧密的结合。”

既然有机会一起做,唱吧和麦颂的合作很快达成。双方谈的结果是:把麦颂线下的店铺与唱吧的线上用户及产品资源做整合,做成唱吧麦颂O2O的KTV连锁店。

麦颂KTV之前在北京地区还不为人熟知,2009年,麦颂在北京学院路开了第一家店,当时正好赶上KTV行业黄金期的尾声,也赚到不少钱,之后麦颂在北京和河北地区共开了16家麦颂KTV。但从2012年开始,KTV行业开始下滑,曾经辉煌的钱柜、大歌星等连锁KTV纷纷关店,主要原因是政府对于公款消费的打压,而年轻的消费群体渐渐地也不喜欢去大牌的KTV了,一是消费很高,二是没什么新鲜的东西可以吸引到年轻人。

严秋朴说:“量贩式KTV只是在装修和店面上做噱头、做文章,让客人的感受是与20年前的KTV没什么区别,在这里无非就做三件事:唱歌、喝酒和玩色子。如果让年轻人重新回到KTV?这也是我们和唱吧联合做唱吧麦颂KTV的初衷。”

2014年5月,唱吧和麦颂签署了合作协议,到当年12月24日,唱吧麦颂的第一家KTV店北京方庄店开业。唱吧麦颂的定位不在豪华的装修上,而是吸引90后年轻人体验更爽、更酷的KTV。

来唱吧麦颂的体验场景基本是这样的:服务员很少,用户可以在手机上用唱吧APP预定房间,完成预定房间后扫描专属于这个房间的互动屏二维码,就可以在手机上操作点歌、点酒水、与场内和场外的朋友互动,结账的时候用手机支付就可以完成。

目前,唱吧麦颂在北京有两家店已经开业,小编在3月份去了唱吧麦颂方庄店转了转,店面不大,前台也很小,由于是下午时间,部分房间是空的,基本都被晚上的时间给预定了。小编与服务员聊了一会,服务员告诉我们,现在来店里的客人有些还不知道这里与其他的KTV有什么不同,只是客人来了,他们会把一些新的玩法介绍给他们。而对于用手机点歌、点酒水这些新功能,不少消费者还没有用过,大家还是习惯于通过服务生来实现。

唱吧麦颂的众筹:300万资金需求,49%的股份

3月20日,与唱吧麦颂崇文门店众筹上线时隔半个月后,唱吧麦颂北京慈云寺店在众投天地的众筹平台也正式上线。唱吧麦颂计划2015年内在北京开50至70家店,到2016年,在北京的主要商业圈都可以看到唱吧麦颂的实体店,都会通过众筹的方式解决资金问题。但按照唱吧麦颂目前的开店速度,要想达到年内北京地区50~70家店的计划肯定不太现实,陈华向音乐财经解释道:“线下传统商业的速度肯定不会像互联网那么快,线下的店铺从筹款到上线差不多需要半年的时间,要在短期内大面积铺出来,还是很困难,但是到年底能做到几十家还是可以的。”

众筹模式现在来看对于唱吧麦颂还是比较成功的,参与的投资者也非常积极,所以资金问题暂时可以解决。但目前的最大难点是物业问题,无论是唱吧还是麦颂,从来没有一个团队有北京的物业资源,所以众筹的另一个目的也是希望更多的参与者能带来物业资源。

唱吧麦颂的想法是,北京店的众筹投资人最好在北京本地,而不是全国各地的人都有,因为唱吧麦颂KTV众筹的主要意图,是希望投资人能切切实实地成为KTV的一员,能经常到店里来,甚至成为店里的监督员。同时,众筹的方式也可以摆脱量贩式KTV的操作纬度,做一些创新的事情。

而作为KTV的加盟经营者,唱吧麦颂也不希望引进之前做过KTV的人,而是希望行业外的人参与进来,这样的思路就是为了摆脱掉传统KTV的经营思路和模式。而且,众筹也可以吸引更多的人带给KTV更多的资源,这样比一个人投资几百万的效果要好得多。

目前来看,唱吧麦颂众筹的KTV店“标的”基本在300万元左右,出让49%的股份,每位投资者的投资范围在5000元至5万元之间。“每个店面可能会有一点差别,按照我们的规划,如果能把成本压到最低的状态,每间房成本按10万元计算,300万元能做出30间房,这是一个理想状态,刨去一些隐性费用,基本能做出25~27间房。”严秋朴说。

唱吧麦颂众筹上线的店面目前还处在一个试验阶段,尽管麦颂有16家加盟店,但大部分加盟店都有复合投资人,这些投资人还处于观察期。 “我们希望先做出两三家店,让其它的加盟店看看,如果大家觉得不错,就可以一起做。”严秋朴说。

至于为什么唱吧麦颂的北京方庄店和崇文门店早在去年底就开业却一直没有做大规模的推广?严秋朴告诉中国音乐财经:“在产品还不是很稳定、系统还有很多问题的时候,我们先不去大规模推广,所以一直拖到今年3月份KTV比较低潮的时候,我们才开始做一些推广,也是希望推广不要太强,先试试这个模式行不行,客人来了会不会玩,玩过之后有什么评价等等。”

从线上向线下导流

唱吧麦颂希望未来在全国能开到上千家的连锁店,但对于选址方面不会太挑剔,选址会结合唱吧的线上数据,“如果数据上显示的地方有大量的唱吧用户,就会考虑在这个地方开店,这跟传统的KTV选址完全不一样,传统模式要看地段、看人流,对于唱吧麦颂来说,地段和人流不是最主要的。”陈华表示。

唱吧有2亿多用户,这些用户基本上都是一二线城市90后的年轻人,所以唱吧麦颂的定位,一是让普通人都能消费得起,二是用互联网的模式设置一些好玩的玩法,让年轻人High。

陈华分析认为,原来很多KTV都靠公款消费过日子,现在不让公款消费了,大家都活不下去了。像钱柜这样的KTV装修都很豪华,服务也被拉得很高,导致他们的成本非常高,没有了公款消费,普通消费者又觉得贵,所以最后只能倒闭。

而影响KTV行业下滑的另一个因素是,很多年轻人去KTV的频率正在下降,大家对这种单调的娱乐方式已经有些玩腻了,很多人选择音乐节或者Livehouse现场演出等娱乐方式,感觉去KTV已经是一种落伍的表现。

所以,KTV要想存活下去,必须用新的玩法来吸引年轻人。陈华说:“其实也不是所有的年轻人都不喜欢去KTV,只要我们找到一个能吸引大家的点,就会让部分年轻人回到KTV,中国人那么多,一个人一个月去一次也是不小的流量。只要锁定了一部分客户源,把之前在传统KTV里的消费人群转移一部分到唱吧麦颂就好了。”

唱吧麦颂的O2O模式希望把唱吧里的用户导流到实体店中,而不是用打折等比较原始的方式来吸引顾客。比如,唱吧会推出一套全新的货币系统,这套系统跟唱吧线上的玩法直接相关。在唱吧上唱歌,如果歌手想打榜的话,就需要拉粉丝,粉丝要自己花钱给喜欢的歌手送花,花自然越多越好。当这些粉丝拿到唱吧K钻的时候,就可以来唱吧麦颂享受唱歌和酒水服务。作为唱吧麦颂来说,其实在这之前,钱已经赚到了。

“我们希望用一种比较自然的方式导流,唱吧上已经有一套完善的聚会功能,大家可以在唱吧APP上预定KTV的房间组织聚会,也可以形成很多大大小小的社交圈子,这些圈子的形成理由可以很多,比如欧美歌曲爱好者圈子,比如都是某位歌星的粉丝等等,大家找一个主题就可以召集聚会。”严秋朴说。

这些聚会可以是私密的,也可以是开放的,允许不认识的人报名,组织者可以选择是否允许报名的人参加。按照唱吧麦颂的产品设计,他们希望把熟人社交颠覆成陌生人社交。但唱吧上面的很多人算是半熟人社交圈,很多人在线下没见过面,但在线上有很多交流。真正对用户产生刺激的,可能是纯陌生人社交。

严秋朴告诉中国音乐财经:“我们已经设计了一款产品叫‘6人行’,在唱吧的系统中,每天以店为单位,发布几个房间来承接‘6人行’服务,‘6人行’也会限制主题,比如‘相亲派对’主题,要求三男三女,男士买单,女士免费;‘日本动漫歌曲联谊’,6个人AA制,有兴趣的就可以进来。这种形式可以产生无限的可能:情侣、好基友、好朋友,等等。“

KTV要打通O2O没那么简单!

从北京已经开业的两家唱吧麦颂店的营业情况来看,崇文门店一月份营业25天,营业收入是44万元,扣除税率和营业支出,利润是12.8万元。方庄店2月份营业28天,营业收入是60万元,利润是25.8万元。这样的收益与像钱柜那种大的KTV店之前的收益可能无法相比,但对于唱吧麦颂这种低成本运营的店面来说,已经是很理想了。

但唱吧麦颂目前还处于初期试验阶段,而且要参与唱吧的产品还有一个门槛,前提是唱吧的用户才可以在线预定房间,享受线上预定折扣。这样的门槛也许会导致普及率降低,小编也曾带朋友去唱吧麦颂崇文门店体验过,发现以下三个问题:

第一、有的朋友之前没有安装过唱吧的APP,这些人因为只是去KTV唱歌,会嫌线上操作麻烦而不愿意增加这一环节。

第二、与传统KTV相比,包厢里的设施有一些酷炫的联网功能和玩法,基本k歌功能也很完善,但是创新仍然感觉不足。

第三、店里的服务员对于刚刚升级的APP也不太熟悉。但用手机点歌、点酒水和在线支付等功能基本没什么问题。

目前来看,唱吧麦颂的O2O模式虽然很吸引人,想象力有,但具体执行起来,还是有不小的难度。当我们问起这个问题,严秋朴解释了他对唱吧麦颂的O2O模式创新的理解,他认为,唱吧麦颂的创新强调的点不仅仅在KTV包厢里,也在其他方面。

毕竟,唱吧在很多年轻人心中还是有品牌公信力的,线上的唱吧用户愿意参与线下的人很多,没有下载过唱吧的APP,也就不算真正意义上的互联网用户群体。

唱吧把线上的用户导流到实体店,而导流可以用很多陆续开发的系统方式实现。此外,唱吧麦颂不是空手套白狼,第一个众筹的实体店经营状况摆在那,以后陆续开的店也是在物业都定下来的前提下去众筹。从唱吧麦颂现有三家KTV店的众筹情况来看,资金问题的确很容易解决,但对于实体店来说,重要的是能持续的经营下去,并以与众不同的创新点、标准化产品复制后成为一个连锁品牌。

这种导流思维能否实现?毕竟想真正实现线上和线下的资源对接,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和时间,需要真金白银的投入,仅仅依靠一些互联网功能就实现“颠覆”是不可能的。

在2014年年初,9158在杭州开了三家KTV店,其中两家在杭州大学城附近,直线距离不超过3公里。其实在9158的线下KTV开业后,唱吧的陈华也带人过去参观过,应该说9158和唱吧的O2O模式差不多。但他们并不看好9158的线下KTV,因为9158的用户群是两种人:一种是美女主播,让这群人跑到KTV里去赚钱不现实;另一种是城镇的屌丝,这些人天天坐在电脑前,让他们跑到KTV里去花钱也不太现实。9158自2014年开了三家店以来,后续好像也没什么进展。

而另一家在上海的“一起唱”,一起唱做了一套包厢的点歌系统,希望能用这套系统给线下导流量。但其实类似的点歌系统在国内已经有了,像雷石、视易等点歌系统已经做了十多年,“一起唱”的点歌系统也很难超越。而且“一起唱”要推广自己的点歌系统,要花费的时间成本会非常高,用点歌系统去跟KTV老板要钱也很难。

9158和一起唱都是想把自己的系统植入到KTV店面来赚钱,最后买单的人是KTV老板,店里的生意好坏,其实跟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从这个角度来说,目前这个阶段,互联网对整个KTV行业没有什么太大的改变。

在说回唱吧,它延伸线下的体量还太小,要影响整个传统的KTV,它还需要做得更多:不断地推出可以在线上和线下互动的新产品,大规模开设线下门店,研究如何刺激用户从手机端转战实体KTV,才能真正实现从线上向线下的大量导流。

唱吧麦颂思路:

第一、迷你+大规模复制:像街边咖啡馆一样打造KTV连锁品牌;

第二、 互联网价格:薄利多销;

第三、 线上导流到线下,2亿唱吧用户走向线下的巨大可能性;

第四、 互联网方式提高年轻人在KTV的娱乐体验。

唱吧CEO陈华:唱吧会逐步延伸到与音乐相关的产业

中国音乐财经:你觉得唱吧麦颂会颠覆传统KTV模式吗?

陈华:唱吧在这块市场的机会很大,我们计划五年在全国开2000家唱吧麦颂KTV店。未来还会推出一批新的产品逐渐发布,我们的目标是把唱吧上下游的业务都做了,设计的产品也非常多。

中国音乐财经:唱吧目前的主要收入来源是靠打榜,上了榜的人是否借助这个平台得到了他们想要的目标?

陈华:目前唱吧主要是靠打榜来维持整个生态问题。比如某个用户在现实生活中很难出名,在唱吧上唱得好,有很多粉丝,上了榜之后就会扩大知名度,有了知名度,一些商家的代言、演出、唱片公司签约等各种机会就都来了。甚至会有土豪粉丝帮他开演唱会,直接砸几十万包个场地,来的人都可以免费听歌。

这也是唱吧的生态价值,在这个体系里,很容易把一些优秀的人才捧出来。比如之前有一个叫千变花花的女孩,在2013年1月去湖南卫视上了一期《天天向上》,她跟欧弟、钱枫合唱了一首歌,效果非常好。也让很多人看到,原来唱吧里的小女孩也能唱得这么好。其实她在当时如果马上走艺人路线,是一个很好的时机,但因为要准备高考就放弃了,后来上了中央音乐学院。

还有一个叫陈希郡的男孩,也是从唱吧走出去的,现在签了一家艺人公司,也参加了很多电视台的选秀节目,已经出了好几首歌,有各种各样的演出。所以在唱吧这个平台,会有一些人慢慢走出去,但我们目前还没有花心思做这件事情。

中国音乐财经:这些从唱吧平台上走出去的人,应该说还发展的不错,唱吧没有想过要自己做艺人吗?

陈华:唱吧一直以来还是在音乐产业的外延,没有深入到产业中间。唱吧比较缺乏做艺人方面的经验,也没有花太大精力做这一块。

现在来看,做艺人还是比较难的,我们短期内也先不碰这个东西。以后就会有这方面的计划,未来唱吧的用户是一个非常大的音乐圈,小艺人、选秀出来的歌手都会有,也会签一些艺人。只要跟唱歌有关的事情我们都会去做,但什么时候做还不知道,这是一个长远的计划,等我们根基牢固了,想清楚了,才会做一些事情。

中国音乐财经:你怎么看国内的音乐产业?唱吧平台上是否也涉及歌曲版权问题?

陈华:音乐这个行业规模足够大,但成熟度不够高,我们只做自己能做好的事情,一家公司改变不了整个行业。我们花费了非常大的费用在购买版权,坚持正版是一件好事,但国内在版权方面最大的问题就是没有标准。比如有人花钱买了一首歌的独家版权,然后跟其他的垃圾歌曲打包来卖,漫天要价,那谁也不会买,行业还是太乱了!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唱吧麦颂, ,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