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广播业和唱片业的拉锯战将会迈向终点?

徐英康弘  | 音乐财经CMBN |  2015-05-17 21:48 点击:
【字体: 】   评论(

最近国外媒体关于广播“音乐播放权的版税”问题的争论似乎又回到了过去,广播业和唱片公司持续近一个世纪的矛盾最近再次被激发,

最近国外媒体关于广播“音乐播放权的版税”问题的争论似乎又回到了过去,广播业和唱片公司持续近一个世纪的矛盾最近再次被激发。在4月13号银幕演员协会-美国广播电视艺术家协会(SAG-AFTRA)总部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MusicFIRST联盟打响了第一枪。

自从美国最大的无线电台广播拥有者Clear Channel直接切断了与华纳和十几家独立厂牌的合作,版税之争就成为了一大新闻。Clear Channel做了一个公平合理的举措,即与艺人和公司就费用多少进行谈判,而非诉诸法律。唱片业高管表示Clear Channel出于战略考虑,提出了一个很低的费用比率,即用百分之一的广告收入换得更低更可预测的版权费率。

相关背景资料是:在美国,当电台要播放一首歌曲时,词曲作者及版权代理机构会收到电台的一笔版税,每年高达近4亿美金。但现实是歌手及厂牌却未拿到一分钱。美国广播行业认为收版税的要求是不合理的,因为正是免费播放音乐这种推广模式推动了音乐界近60年来的发展。但是录制音乐产业、厂牌及旗下艺人都认为向广播收版税是合理的,正如在现实生活中各国的情况一样。当然目前,在中国、朝鲜及伊拉克这三个国家同样未收版税。


历史的反复:100年里20次失败

根据音乐财经的了解,MusicFIRST这个联盟包括美国唱片工业协会(RIAA)、录音学院(recongding Academy)、美国独立音乐协会(the AmericanAssn. of Independent Music)、银幕演员协会-美国广播电视艺术家协会(SAG-AFTRA)、SoundExchange组织、美国音乐家联合会(American Federation of Musicians)、基督教音乐贸易协会(theChristian Music Trade Assn)、节奏布鲁斯基金会(the Rhythm &Blues Foundation)、歌手协会(the Society of Singers)以及声乐小组(the Vocal Group)。上述各组织的代表以及知名歌手玛莎·里夫斯(Martha Reeves),辛迪·劳帕(Cyndi Lauper)和埃尔维斯·科斯特洛(Elvis Costello),都出席了发布会,要求广播业支付版税。

4月29日,美国全国广播工作者协会(NAB)宣布成为MIC(MIC分别指的是音乐、创新者和消费者)的创始成员。这个组织包括了一批强大的公司和协会,如亚马逊(Amazon),美国国家公共电台(NPR),酒店及住宿协会(the Hotel and Lodging Association),谷歌(Google),国家餐馆协会(the National Restaurant Association),潘多拉(Pandora),数字媒体协会(the Digital Media Association),消费电子协会(theConsumer Electronics Association)以及iHeartMedia公司。

国家广播协会(National Assn. of Broadcasting)通信副总裁丹尼斯 ·沃顿(Dennis Wharton)想知道为什么唱片业想向广播业收取版税,他对Billboard表示: “他们要的是上亿美元的惩罚性收费,这将会严重损害广播行业的商业模式。我们广播业把自己当作是艺术家最好的朋友。而正是基于这种关系,环顾全球,我们有着世界上最成功的音乐和广播产业。”

我们可以和英国做下比较。在英国,商业广播公司同国家控制的BBC竞争,根据版权管理组织PPL的调查(成立于1934年,集体管理用于公共演出和播出的音乐版权),包括商业广播电台在内的合格经营商,它们每年需从广告收入中抽出2%-5%作为版税交给厂牌和艺人。就全球来看,这个2%-5%的比例是合理的。而且由于在美国以外的地区,缺少AM/FM上的音乐播放权,美国音乐行业每年就有1亿美元的海外版税无法收到。就在4月29日,美国版权注册官员MariaPallante,就此专门开启了针对海外版权费的相关立法程序。

如果公平竞争公平报酬法案(Fair Play, Fair Pay Act)真正成为法律,如果版税设定在广播业广告收入的2%,而去年美国商业广播行业广告产生了约160亿美元的收入,版税大概就是3.2亿美元。这比当前歌曲创作者和版权代理商们要求的4亿少了8千万美元。有意思的是,在过去100年中,在厂牌和艺人们的努力下,国会议员就开征此项版税的立法程序已经启动了大概20次。例如弗兰克·辛纳屈(FrankSinatra)在上世纪50-80年代领导了该项活动。不过每一次广播业的强大游说能力都能将这种议案驳回。

利用独立电台PK版税

过去,美国全国广播工作者协会(NAB)会吓唬小电台,结果往往是小电台们联合草根来一起反对国会征收版税的议案。 历史上,大电台会利用独立电台来反对征收版税,因为当独立电台在面对市场准入时,全国性的大型广播电台才是它们面临的最大威胁。

不过这一次看起来录制音乐行业为此次的游说做了充分准备。由于担心广播业会把从词曲作者和版权代理商那里得到的钱转给音乐人和厂牌,公平竞争公平报酬法将保护词曲作者的那份版税。而将此部分写入审议中的议案并非是MusicFIRST联盟的唯一先发制人的方法。该项议案还想让学校内的电台每年支付100美元,来播放他们想用的音乐。然而那些小的地方电台,每年收入大概在100万美元左右,却只需支付500美元。

一位厂牌的知情人士说道:“我们知道广播业强大的社会网络其实潜藏在各地方的电台势力中,所以我们在议案中业提到了对于它们的应对方法。”

这次,MusicFIRST想通过低收费来获得小电台的支持,一位唱片业的资深人士同样认为这很讽刺,不可能办到。不甘落后的NAB也准备好了反击方法,他们提出一份不具约束力的议案来要求地方电台的音乐免费使用权,这份议案已经获得了171位国会议员的署名。

MusicFIRST联盟 “对决” MIC联盟

此前,音乐财经报道了深陷版权斗争之中的Pandora竟得到了两大互联网巨头——谷歌和亚马逊的合力支持。就在不久之前,谷歌和亚马逊加入了以Pandora, IHeartMedia, NPR和the NationalRestaurant Association为代表的一个新的游说组织“MIC联盟”。

MIC联盟认为:“版税率过高的话,网络流媒体电台将难以持续经营下去,许多流媒体服务也将面临倒闭的窘境。如果那样的话,那么市场上留给消费者和音乐相关行业的选择将会少很多。”

据MBW报道,MusicFirst的执行董事Ted Kalo说:“这个所谓的MIC联盟看起来跟那些财大气粗的跨国大企业并没有什么两样,可以说是这些巨头公司资助成立的一个商业联盟,只不过他们用了一个新的网页来掩人耳目而已。他们还提出了一个冠冕堂皇的宗旨,却继续损害着那些辛苦付出的音乐人的利益,欺骗着那些在电台播放歌曲的艺人,甚至无视老一辈艺人的需求。”

KALO提到最近一次收取版税的失败尝试是在2009-2010年。当时两院都各有议案,但最后并非是两院的投票表决,而是委员会让唱片业和广播业双方都互相做了妥协让步来解决问题。谈判持续了8个月,最终达成的协议是广播业每年支付1%的广告收入或者1亿6千万美元来减少数字媒体的版权费。

接下来发生的却又让双方起了争执。一位唱片公司的知情人士告诉Billboard,广播业未接受这个协议而提出了新的要求。另一位知情人士说得更为直接,“我们谈判了八九各月,最终达成了上述的协议。我们认为和他们已经谈妥了,结果最后他们说没门!”更糟糕的是,广播业提出的新要求将会损害唱片业的发展,因为之前仅数字媒体支付的版权费比这次陆基电台和数字媒体支付的费用多。

来自NAB的Wharton说: “唱片业的人完全是胡说。我们想获得一系列的支持,包括在手机上安装射频芯片,想让他们承认广播对于音乐传播的价值,想让版权委员会不参与收费准则(针对陆基电台)的制定。作为回报,我们愿意为厂牌及艺人在第一年支付2500万美元的费用,之后增加到每年1亿美元。但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它们都不认为我们的出价足够吸引人;而且之后,之前的提案还进入了审议阶段。”

虽然公司和艺人在那时似乎都获得了他们近百年来所追求的东西,但最终NAB技高一筹,没有让国会通过该项议案。当国会没有通过时,这项议案就被否决了,而且需要进一步的修改。

由于唱片公司和艺人之间愈演愈烈的内讧,MusicFIRST是否能够成功击败强大的NAB和MIC游说集团?又或者是当NAB及其盟友无法阻止议案的立法时,他们能否再一次跑赢时间,使得当前国会无法出台任何文件,迫使音乐业在新一届国会建立时重新开始新一局的博弈?本届国会任期将于2017年1月3日结束,时间会证明一切。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拉锯战, 美国广播, 版税,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