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逼背后那个“运筹帷幄”的男人

ALisa  | 中国音乐财经CMBN |  2015-05-06 18:55 点击:
【字体: 】   评论(

写李志,我们认为一定要写迟斌!话说这位留过洋,长得还比李志帅的经纪人是怎么加入团队,7年来如何帮李志经营独立音乐的呢?

(2012年6月美国布法罗尼亚拉瓜瀑布附近李志和经纪人迟斌_摄影吴媛媛) 

写李志,我们认为一定要写迟斌!话说这位留过洋,长得还比李志帅的经纪人是怎么加入团队的,7年来如何帮李志经营独立音乐呢?曾经李志团队在对外分享经验的一篇文章中,有如下一句调侃:“如果你做音乐只是为了多招两个果,搞电子吧。实在不行朋克也能强点儿。民谣摇滚界竞争激烈,实在太难混了。”

从脑残粉到经纪人

迟斌学计算机出身,最早刚毕业的时候,他做过一年南京市委组织部的公务员,后来实在受不了那么沉闷的环境,就辞职去英国读了IT和商业管理研究生。回国后去了上海,一直在外企工作。直到一个很偶然的机会去了现场,成为李志的脑残粉,虽说和李志认识得早,但也就偶尔在网上说说话,完全不熟。

第一次正式帮李志做事是在2009年1月1日,李志在上海有一场演出,他过来帮忙。很快,迟斌就从李志的“脑残粉”升级为李志身边非常亲密的工作伙伴,迟斌就这么一边工作一边成为李志的“智囊”。但迟斌真正把工作辞掉也就是这两年的事情,他帮着李志铺开了ABCDEFG等各中事情,完全忙不开的时候,只好下决心全职投入:就围绕李志为核心,这么干下去吧!

目前除了经纪人迟斌,李志的团队有两个人,一个助理,已经跟了他十年,负责订票、后勤、物流和运营等工作,2013年迟斌全职加入李志团队的时候,还有一个朋友也从国企辞掉工作,全职来做李志的巡演经理。

迟斌把李志比喻为“农民音乐人”,迟斌评论李志说:“李志一家耕田为生,就完全是农民,这11年来,他一直没有停止过出专辑、录音乐、做演出,从来没有大规模爆发过,没有上过电视节目,他自己也说我就是个农民,从不美化自己,这种方式很吃亏,但也很踏实。”

而合作伙伴、朋友姜北生则对中国音乐财经评论迟斌说:“迟斌在英国留学的是经济学,他这个人相信大数据,百度、微博各种数据分析,告诉你应该到哪个城市演。他还会时时监控微博发条新闻,粉丝涨多少,掉几个,这一点我挺佩服他。”

李志团队在干些什么?

一、从0到几十万元的网络版权收入

实体唱片卖得很差,做一张亏一张负债累累,李志曾一把火烧了自己的所有CD,放弃实体蝶,但是现在,李志一年能从版权这一块收入几十万,而最初完全没有平台搭理他们。

从特别弱势特别痛苦的阶段起步,迟斌和李志与各大平台“斗智斗勇”,才迎来今天这些从各大数字平台获得的收入。在国内,不仅仅是虾米、网易云音乐等数字音乐平台,iTunes, Spotify, Google Play和Last.fm等各大国外的主流数字音乐平台等也有李志的歌,自然也会产生一定的版权收入。

2010年,迟斌开始收集各种版权资料,李志团队正式向8-9家平台发出收费通知,一年授权费5000元,必须付,结果所有的平台几乎没有接受这个条件的,全下架了。2010年9月,李志联系小河、万晓利、周云蓬等民谣音乐人,在网上公开抗议虾米网未经授权提供自己音乐作品的收费下载,要求网站立即下架他们的作品并道歉。拿虾米开刀,是因为李志只认识虾米网CEO王皓,而且对方当时提供付费下载。不过到了2014年,李志最新的专辑《1701》在虾米网独家授权首发虾米网。

李志有一名法务顾问,北京律师吴登华专门负责起诉那些不给授权费的平台发律师函,这件事就从来没有停止过,最近李志起诉酷狗音乐的案子也将于本月12日开庭。目前,在QQ音乐平台上搜索李志,点击歌曲出现的就是:“抱歉,唱片公司没把版权给我们。”据说双方还在谈以什么方式合作,而李志团队和数字音乐平台合作合同,几乎成为业内的合作模板了。

二、玩转互联网营销

李志混迹各大论坛的时代早已过去,他现在主要通过新浪微博和微信公众号发声,尤其是微博,他吵嘴架基本都在这里完成。那么,社交媒体之外,李志团队做了哪些新鲜的营销呢?

最早玩众筹的音乐人

李志是中国最早用众筹模式完成音乐作品的独立音乐人。迟斌受Kickstarter启发,最初在淘宝预售一张专辑,结果惨败,他就想试试看国内的众筹网站,没想到项目当天在点名时间上线支持额就超过几万元,而且很快就接近20万,这在以前完全不可想象。2013年底演出结束后,又在乐童发起了“2014李志数字版现场专辑《勾三搭四》募集”,这次众筹最大的特色是“无实体回报”,后以超过5万的众筹资金超额完成任务。

把音乐发往全球

除了和数字音乐平台干架,干脆自己上线了一个网站供大家下载音乐之后。2013年,迟斌帮李志重新改版了官网,“关于李志”这一栏直接链接到维基百科,意思就是谁都可以评价李志。

此外,团队曾经公开对外分享过把音乐推往Apple iTunes, Spotify, Last.fm, Google Music Store, Amazon MP3在内的20多个平台的流程。从这一点来说,李志的音乐是全球视野的,一直未停止过独立音乐自我经营的探索之路。李志的互联网合伙伙伴保罗:专辑信息在Soundcloud、演出信息在Songkick、淘宝有官方店、Facebook与海外粉丝互动、网易云音乐有他的所有歌曲、乐视有他的官方视频网站。

视频合作

2014年,李志的官方视频页面在乐视音乐上线,迟斌说:“这么多年,我们一直在积累视频素材,以前质量不太好,但会越来越好,我们跟乐视谈的就是我不要你钱,我不要你的任何版权费,但是我希望让你的粉丝进来不要看广告,行不行?”

最早迟斌和乐视音乐负责人尹亮谈合作的时候,就知道比起其他大牌艺人,他们是弱势的,所以李志也不参与分红,所以其实网上付费直播的票房和李志没有关系。

去年底,李志和乐视跨年音乐会直播上线,在网上卖30元的直播门票。一共有大概10台的摄影机,10个人在现场做直播,由于演出的场所网络不稳定,还租了通讯卫星,整场直播算下来,成本也很高。这一次巡演,乐视也是合作方,迟斌对于乐视电视开机画面就是李志巡演的消息也十分感激。

迟斌很赞同尹亮的一个观点:“模式赢才是赢,挣钱不是赢,模式建立起来了你才会赢这个市场。我觉得也很重要,就是不要看短期的利益。”

诚意处理抱怨

李志关心公平,但是很难做到绝对的公平。不久前,李志给一位歌迷打电话道歉,给对方换了一张更靠前位置的票。原因是后面买票的人比预售时买VIP票的位置还靠前,对方很不能理解,而这确实属于票务处理上的瑕疵。当迟斌觉得无法解释清楚公平与否时,李志就一定会出面,亲自和歌迷沟通解释。

在跨年演唱会乐视直播时,其实还发生了一件事情被大家抱怨:嘉宾朴树来了现场,但是乐视直播却没有播出朴树表演这一段。迟斌对中国音乐财经解释说,朴树的现场表演也是有版权,当然那时候非常忙,很快敲定了合作,实际上忽略了这个问题。用户觉得既然付费了,为什么不给整个完整的秀?而李志也没有让用户看空白画面,在网上准备了一个纪录片和MV,结果被大家骂得很尴尬。

“我们一开始是想给现场的歌迷一个惊喜。当然我们完全承担责任,没有解释,就是无条件退钱。”迟斌坦言,毕竟是朴树,那么长时间没有出来演过了,所以大家有所期待也很正常,作为消费者有多失望,将心比心吧。

迟斌的自述:音乐行业绝对不是零和博弈

我们去和很多音乐平台打招呼,说你为什么有我的音乐?对方回答第一种网友上传的;第二种是我找不到你,你找到我肯定给你钱;第三种就是大家都为这个行业好,我为你们传播传播嘛,你看你狗咬吕洞宾,不知好人心。

Ok,那你现在知道了,我报一个版权的授权费给你,但是大家都不愿意合作,不合作就全部下架,没办法,你不传播,我自己来传播。从2010年开始做这个事情很辛苦,被逼无奈我做了一个网站,就是一个自由下载自由定价的网站,我们提供音质最好的、最高质量的mp3让大家去听,甚至还提供无损音乐,你可以直接压成CD音质。高晓松说过有一句话我觉得挺对的,就是说一个不注重知识产权的地方一定是大家都没知识产权。

如果一个做音乐的人,他不能靠他自己的音乐吃饭,而是靠上节目,代言,走秀,是他收入的绝大部分的话,那不会有人好好做音乐的,不会有人沉下心来把好的作品拿出来的,因为他挣不到钱,我出名更挣钱,我代言,我上一个节目去更挣钱。首先你的音乐本身是不是有人听?有人听有没有价值?有价值他是不是反馈到我们手里形成良性循环?而不是强行经营自己的形象,靠上节目做评委,这是娱乐市场,不是音乐市场。现在大家开始自动就有了版权意识,这是好事。

在音乐产业,特别明显的一点是:不存在零和博弈,也就是说我跟你讨价还价,我利益多一点你就利益少一点,各种各样的合作完了以后,到目前来说,我还是蛮振奋的。之前和尹亮一起吃饭,他也有这个方面的情怀和野心,我们也有,实际上对我们来讲,模式很重要,如果大家在战略方面意向一样的话,大家互相合作。京东、荔枝、虾米音乐、网易云音乐等都是这样的,我们也非常感动。当然,我们也有我们的价值体系,不包装,但要有作品,要有野心。去工体演出,对于音乐人来说,是一次标杆,我也有那种期末考试的感觉。

这一次巡演,以前从来没做过,我也焦虑,虽然票房风险是主办方S.A.G承担的。但我们希望做好,全国性场馆型的的巡演,确实各个方面不是一个小团队能够用他所有的精力能照顾过来的,包括那些票务上的瑕疵、运营上、整个审批过程中间的痛苦。到目前为止,虽然有些磕磕碰碰,但总体还是很顺利。

对于未来的规划,我还没有想过如果他真的受到了更多大众的认可以后,我们该做什么。但是他会带头运作,然后我们还会继续管理配合,我知道他还能够做得更好,只要你给钱,我们能做到精彩一万倍。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李志, 迟斌,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