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B仔到李志:带着狠劲,输出价值观

Alisa  | 中国音乐财经CMBN |  2015-05-06 18:55 点击:
【字体: 】   评论(

这个在自家新闻发布会上评价自己的音乐其实很一般的音乐人,到底内在藏着什么力量?中国音乐财经在和李志、李志经纪人迟斌深入交流后,梳理了李志的音乐和商业经营之路。

“从名分上说,它是肉猪,但长得又黑又瘦,两眼炯炯有光。这家伙像山羊一样敏捷,一米高的猪栏一跳就过;它还能跳上猪圈的房顶,这一点又像是猫——所以它总是到处游逛,根本就不在圈里呆着。”听说李志喜欢王小波,中国音乐财经立刻便想起这篇文章里被知青们羡慕的那头潇洒的猪,王小波活到40岁的时候,除了那只猪,便再没有见过谁敢于如此无视对生活的设置。

“你很像王小波怀念的那头不正经的猪兄?”在S.A.G公司位于朝阳区的一栋小楼,李志坐在一张褐色的藤椅上,脱了鞋子盘腿而坐,吐出一口烟,露出满口黑牙,笑着感叹说:“是,还真是挺像。”

价值观深受王小波影响的李志走到2015,马上要在六个城市办六场场馆级巡演了,这对于独立音乐人来说,无疑是一次不小的地震。而一直认为自己音乐天赋平平、唱功平平、相貌路人的普通小镇农村青年李志,是怎么一步步走到今天的位置,又如何积蓄了胆量敢连开六场巡演?

你随便走到哪一所大学校园,都能抓住几个李志这样带着一副眼镜、脸圆圆的、身体发福、穿着破牛仔裤、运动鞋和T恤的大学生,这个在自家新闻发布会上评价自己的音乐其实很一般的音乐人,到底内在藏着一股什么力量?中国音乐财经在和李志、李志经纪人迟斌深入交流后,梳理了李志的音乐和商业经营之路。

曾经有一个笑话,有粉丝问逼哥,问什么问题才不会被拉黑?李志在微博上转发评论道:“傻逼,拉黑!”一般人很难想象一个动不动就拉黑粉丝、骂粉丝傻逼的艺人能一直红到现在。那么,他凭什么有这么多粉丝为他埋单,还是这帮铁粉有受虐倾向?李志本人也很喜欢和人撕,这种执拗包括他和发掘他这匹千里马的口袋音乐闹崩,在梦象音乐节罢演并搞了一场免费的行为艺术,包括他曾经自曝隐私被女人骂,也包括他最近频频在微博上发表意见,批评后起之秀及刚刚举办的音乐节。

其实一路关注下来,你会发现李志本人是一个特别不装的人,他只是真实得有点可怕,他不戴面具示人,而真正吸引粉丝留在他身边的,是他音乐中的思考和他一直在输出的价值观。

带着“狠劲”与人生“较劲”

李志怕什么?可以肯定的是,他绝对不为“外人”而活,不怕闲言碎语,更不怕得罪粉丝,他的不怕带着一股子倔强的狠劲。

毒舌李志曾经在豆瓣月亮小组上干过一件至今令人“叹为观止”的事情,他把自己暗恋过、有过暧昧的、睡过觉的姑娘们以“ABCDEFG”等英文字母做了盘点,情色夹杂着他的价值观和愤怒。

“我是交往过很多不同的女性,但有的没法定义成女朋友。”李志也正儿八经交往过女朋友,但不是那些生命中曾经出现过、有过短暂身体接触的陌生女性。在2015年,与已经结婚生女的李志谈起这个话题时,却发现阳光下李志那张普通的胖脸有一丝诗意,包括他坐在椅子上,短暂沉默不语思考回答我们的提问时,你能听到的那一刻时光流逝的声音。或许如同有粉丝写到的,他内心对那些曾经出现过的女人怀有一种伤感。

“王小波经常讲的,两相情愿那是不影响第三方的事情,谈不到道德不道德。而且这一类所有的事情,其实都属于道德的范畴,法律是基础。”

在这篇李志自传里,他把自己形容为星爷曾经说过的那种泡不到妞的可怜虫,他骂道:不就是穷么,不就是落魄么,不就是没念完大学么,不就是不帅么。为什么没有一个人看的上。为什么所有人都把他的倾述当作有病。不喜欢也就罢了,为什么还要侮辱要讽刺,难道就是因为说了我爱你么?

李志到底怕过什么呢?他的愤怒源自于曾经的极度自卑、自大而又敏感的内心,表面无坚不摧的李志用了一种自己舒服的方式来对抗这个世界的“不公平”。他无视生活的设置,固执的走上自己要追寻的音乐路。

李志出生于江苏金坛县一个农村家庭,父母都是农民,和很多农村的家庭一样,父亲在外面打工,母亲操劳农活,自己心里想干的事情父母一概不懂。他从偏远小镇努力考到金坛县的华罗庚中学,这是被江苏省认定的第一批省重点中学,数学家华罗庚是第一届毕业生。重点中学能分给乡镇的名额其实很少。真正能从偏远小镇考上重点中学的农村孩子,都必定带着一股子狠劲,无论是学习还是生活。

李志的班上有60个同学,52人考上一本,他当然也不例外,考上了东南大学的自动控制专业,入住浦口校区。对于一个农村男孩子来说,考上重点大学意味着平凡人的成功已近在眼前,未来的人生就是找份好工作、努力攒钱买房买车、结婚生子。

李志在《98年周围的浦口的那些弹琴往事》中回忆道:“总之这么遥遥惶惶,不知道在做些什么,还是饿还是怕还是会莫名其妙的伤感还是喜欢pink floyd还是想买fender还是睁开眼就想起他们。”

1999年,李志选择退学,离开的原因很复杂,最直接的是对教育制度的不满,大学生活与李志的想象相差太远。但是退学对父母的打击很大,之后李志心里一直有个结,希望让父母对他放心。

李志谈到自己的人生观时说,你可以选择自杀,可以选择颓废,你有任何选择的自由。但是,在那种所谓的颓废的选择里面,不能影响到别人。父母虽然不清楚李志到底在捣鼓什么,但李志想让父母看看儿子在干什么,2013年有了念头,计划在2014年10月去工体办一场演出,把父母请来。虽然最后考虑到没有经验操盘而放弃了工体,但是去年李志仍然参与了一场拼盘演出,登上了工体的舞台,这种更大的舞台和音响环境带给他相当大的震撼。

再说回来,有那么些年,李志穷困潦倒,都不好意思再向同学借钱吃饭了。那些年,他经常走在深夜的街头寻找一张睡觉的沙发或者地板,他幻想着有一天飞黄腾达,然后用钱去购买失去的尊严和青春,用钱去购买失去的孝顺和乐观,他后悔走上这条路同时又不甘半途而废。

一日黄袍加身,众生百态重生!这是李志的原话,他走红后不缺姑娘投怀送抱,可他认为自己除了“声”和“名”,什么也没有变过。他问:为什么五年前他想说话你觉得有病,五年后他不想说话你觉得很酷?他们是如此势利,他凭什么要尊敬他们?难道不觉得恶心和可笑吗?

在李志价值观里,他对“不公平”深恶痛绝,不仅仅对于感情和情分李志有着近乎冷酷的审视,对于与音乐业务相关的执行,他同样如小孩般固执。自2009年做演出之后,李志就从来没有给过赠票,除了他特别喜欢的罗大佑和崔健,所有人、任何人都不得有特殊待遇,一律公平对待。在举办现场演出中,延迟开始在独立音乐界特别正常。但在李志这里就不行,必须准时开始,因为他认为如果延迟,那就是对准时到的观众特别不尊重的一种“不公平”,而在当时,他也被一些人骂装逼。

李志在大学时的演出

杜绝包装、不停拉低自己!

李志对“包装”这个词非常反感,他仿佛一个斗士般,把一切丑陋的东西摆在喜欢他音乐的人们面前,甚至会故意把自己搞脏,不猥琐不罢休似的。只有这样,似乎他才不会在夜深人静时为自己的言行感到恶心。

李志说:“大家都演戏么!你想我这样的相貌,普通的音乐才能,我能够走到今天,就是因为他们不说真话,我看起来还像个正常人,没那么圆滑! 而且很多人他是想这么说、这么做的。”

李志作为上世纪90年代末期的大学生,那时已难见到高晓松时代校园里的蓬勃朝气,基本上经历的都是一个“乏善可陈”的大学时代,甚至可以说,到现在80%的大学生所接受的教育依然是那些陈腐的教材以及陈旧的知识,年轻人迷失在物欲的追求和日复一日的机械式生活中,但这不代表他们对生活满意。

相反,众多没有勇气打破陈旧、说出真话的年轻人欣赏李志的真实,这种欣赏,既有对李志音乐里本身带着不被理解的孤独和某种悲伤情绪所打动,也包括认同歌词中揭露的一些生活真相。《卡夫卡》令人惊艳却感到悲伤:“我时常在空旷的街上,听着风声想起你”;《梵高先生》中那句看似冷酷的开头:“谁的父亲死了,请你告诉我如何悲伤?谁的爱人走了,请你告诉我如何遗忘?”;《被禁忌的游戏》中:“无知的我,是落叶落魄又落魄,曾经幻灭的岁月,穿插沉默的现在,呼啸而过的青春,沉默不语的你”;《这个世界会好吗》中:“妈妈,我会在夏天开放吗?像你曾经的容颜那样”;2014年新专辑《1701》中唱给孩子的那句育儿观:“多多你不要怕,长大了你就会知道,这世上没有谁会真正在乎谁!多多你不要怕,我不会逼你学吉他,你是你,我是我。”

迟斌说:“李志是希望如果你喜欢我,我希望你喜欢我的音乐和我的价值观,我不希望你喜欢我化了装,一个幻想中的形象。他有时候会很故意把他所谓的脏东西拿出来给你们看,你不要看我们的行业还有什么偶像,其实没有的。

李志自己越来越觉得,舆论对他的评论很极端,要么特别喜欢,要么特别讨厌,而且他的形象,在外界负面偏多。李志不理解神化艺人这种事情,真实是最可贵的。李志说:“我在家裸睡,到了大自然,有时候会脱光了,还拍了很多照片。我生活是这个样子,排练是这个样子,在家也是这个样子。我就是能躺着就不坐着,能坐着就不站着。”

以“我不会去讨好你”来讨好粉丝?

前不久,李志在微博上把好妹妹乐队和小公主马頔好一顿骂!李志写:“我认为好妹妹的歌是垃圾但是他们的努力值得学习”、“去马老师微博溜了一圈,突然有点心疼他。面对这样的歌迷群体,他会难受吗?”

在你来我往中,李志又写道:“很多朋友认为这样不厚道,但我觉得没关系,因为这些傻逼不是马頔或者好妹妹的特产,它是我们国家的必然产物。我最近的活动和接下来的六场演出有关系,但不是为了票房,傻逼误解情有可原,因为他们不知道票房好坏和我的收入没关系。”

当然,也有一位熟悉马頔的业内人士私下对中国音乐财经评论道:“李志不过是在用骂别人讨好粉丝的方式来讨好自己的粉丝。”而李志认为他这一代人玩民谣以“喜欢”为主,是生活的方式,而现在那一帮人,以“忽悠”为主。

李志对中国音乐财经解释道:“其实我不在乎他们写的歌多好听,人怎么样,这些我不在乎的。我在乎的是你不能把氛围搞成那个样子,你讨好他们,装疯卖傻、纵容他们傻逼,他们喜欢什么我就跟着什么,这跟流行乐就没区别了。非主流音乐是我喜欢什么就干什么,你喜欢是你的事,我不是去讨好你的,正好我表达的你喜欢,那OK,巧合了。所以我觉得这是主流音乐和非主流音乐的区别,独立音乐也就是这个精神,你的思想要独立的,我要做我自己喜欢做的事情,而不是说我怎样做能赚到钱,怎样做你们喜欢,这是主流他们干的事情。”

“你说,满大街的小苹果,我不喜欢,我没有责任?其实是我们自己导致的。为什么这个样子?在中国这种群众基础这么xx的情景之下,你给他什么他都能接受。”李志在表达观点时,有点疲惫的神色会立刻生动,显然,无论音乐、文字还是说话,李志都是一个极其喜欢表达观点的人。

曾经李志团队的邮箱后缀是“lizhizhuangbi”,当然后来变成了nanjinglizhi”,李志是不是“装逼”还是“不装逼”已经不重要了,这就是李志的标签, 但问题是李志坚持认为自己绝对不装,说的都是真实的话,怎么说真实的话你觉得我在装,你都听不懂我在表达什么,不骂你傻逼骂你什么?就连最近喷马頔音乐这事,李志也不屑一顾的认为自己一直在表达,以前没名气的时候就天天表达自己的观点,人们以前不听现在听而已,但他自己从来都没有变过。

迟斌说:“他的缺点是人人都有的缺点,但是他的优点不是人人都有,这是他最可贵的地方。有的时候也挺怕他,他不停把自己拉低,真实得吓人。没有任何一个人会在他巡演的新闻发布会上说我的音乐其实很普通。”

李志总结的四条经验:

第一、试图让别人理解你永远是最吃力不讨好的事。微博上没几个人在乎你的感受,它们和鲁迅笔下看杀人的民众没啥区别;第二、博取同情很低级。为了证明自己去做事很傻。通过音乐赚钱不丢人;第三、千万不能纵容歌迷傻逼,它们能傻傻地爱你就会傻傻地恨你。只有理性的人才是钱粉;第四、独立音乐也是生意,别有啥优越感。凡事首先要诚信,然后对得起自己的良心,最后再为歌迷考虑。

注:图片来自李志团队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李志, 迟斌,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