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亚洲舞后蔡依林如何打造自己的商业品牌?

范荣靖  | 周末画报 |  2015-04-05 11:18 点击:
【字体: 】   评论(

荐文:她是西方蹿起的新秀吗?错。她刚出道时曾被评为十大烂歌手,今日被《时代》杂志誉为亚洲舞后,她是来自我国台湾的歌手蔡依林。

“这可能是今年最好的一支 MV 。” 2014 年 11 月 19 日,美国《时代》杂志专文推荐,“融合了 Taylor Swift 的《 Shake It Off 》、Ariana Grande 的《 Break Free 》、Nicki Minaj 的《 Anaconda 》、Iggy Azalea 和 Charli XCX 的《 Fancy 》风格,更放入全裸、有氧舞蹈等桥段。只要你看了,你就会问,她是谁?”

西班牙《 GQ 》杂志称她为新的小甜甜布兰妮( Britney Jean Spears ),并称赞这首舞曲融合 Lady Gaga 及 Katy Perry 的特色,整体性胜过韩国歌手朴载相 2012 年推出的《江南 style 》。

她是西方蹿起的新秀吗?错。她刚出道时曾被评为十大烂歌手,今日被《时代》杂志誉为亚洲舞后,她是来自我国台湾的歌手蔡依林。2014 年 11 月 15 日,进入歌坛 15 年的她,全权主导唱片制作,发行第 13 张普通话专辑《呸》,斥资 6000 万新台币制作,10 首歌全是主打歌。首波单曲《 PLAY 我呸》及 MV ,甫一推出,很快赢得国际掌声。《呸》也是蔡依林连续第 9 张普通话专辑,赢得台湾女歌手年度销量总冠军。

     ◆2014年11月15日,蔡依林发行第13张普通话专辑《呸》

舞曲,向来是欧美日韩重要的音乐类型,但在华语乐坛里却非主流,蔡依林仍不断深耕,交出亮眼成绩单。“每个歌手都要建立自己的品牌及特色,或许我在抒情歌方面没有太多代表作,但舞曲就是我最擅长的。” 蔡依林略施淡妆,穿着白色上衣,褐色微卷长发垂在左肩上,缓缓说着,但语气坚定,“华人一直很少创作舞曲,所以我想把西方最流行的舞曲,和华语歌坛接轨。”

借舞曲扬名国际

“全套文艺少女装备,让他非常陶醉。星期五,24 小时洗衣店,读海明威。管你小众、大众,我呸;管你是小清新、是重口味,我呸;我呸、都呸、都 Play 。” 蔡依林在其 MV 《 PLAY 我呸》里不只扮成文艺青年,还有上流千金、心机女明星、韵律老师等角色,于 YouTube 首播,短短一个月,点阅量超过 750 万次,勇夺 2014 年 YouTube 台湾热门 MV 冠军宝座。“现代人承受各种压力,我想用一种比较戏谑的方式,带给大家正能量,把负面情绪赶走,自娱也是娱人。” 蔡依林解释。

在华语歌坛里,蔡依林和萧亚轩、郭富城、罗志祥、潘伟柏被归类为唱跳歌手,其中,蔡依林在金曲奖(地位类似美国格林美音乐奖)凭借舞曲得奖最多。她因《舞娘》专辑荣获 “最佳国语女歌手” 奖,而她上一张专辑的主打歌《大艺术家》则是 2013 年最佳年度歌曲。“舞曲得到更多金曲奖肯定,让人知道舞曲不再只是 copycat(复制),可以有更多竞争,才会进步。” 蔡依林再次坚定地告诉我们。

     ◆继《大艺术家》之后,金马奖最佳作词人严云农再为蔡依林创作另一神曲 ——《美杜莎》

如今,更上层楼。“蔡依林这张专辑《呸》整体制作水平拉高到国际视野,未来蔡依林更广为人知的名字,可能是 Jolin Tsai 。这是有头脑的舞曲,出自一位有头脑的天后。” 台湾《联合报》编辑部影视消费中心组长颜甫珉撰文分析。“ Jolin 提升了华人舞曲格局,树立难以超越的高标准,做流行媒体文化研究,讲授流行音乐课程。” 高雄义守大学大众传播系副教授侯政男说。

“革命,要在主流巿场发生,才有大的效果。蔡依林以天后的高度尝试糅合新的舞曲元素,相信有机会对普罗听众造成影响。” DJ Mykal a.k.a. 林哲仪进一步分析,“成熟的音乐体系,多元化是个关键指标,才能吸纳各种人才,舞曲当然不能忽视。”

不少歌手已在专辑中放入舞曲。“舞曲,是让人开心的音乐类型,最能跨越国界,引起共鸣。” 义守大学侯政男分析,这也是为什么韩国《江南 Style 》明明唱的是韩文,却能风靡欧美。“我自己私底下很喜欢快歌、节奏性的音乐,听着听着,全身跟着摇摆,心情也变好。” 蔡依林也认同地说。

舞曲,早是欧美日韩重要的音乐类型。去年,美国告示排行榜每周冠军单曲共有 11 首;去年,日本公信榜年度 10 大单曲全是快节奏的舞曲。韩国偶像团体少女时代、Super Junior ,日本歌手滨崎步、安室奈美惠都以舞曲见长。

     ◆蔡依林和安室奈美惠跨国合唱《I'm Not Yours》

舞曲的兴盛与否,和一个地区的社会开放程度息息相关。文化评论员、前台湾学学文创副董事长詹伟雄分析,舞曲顾名思义就是跳舞的歌曲,重节奏、轻旋律(抒情歌相反,轻节奏、重旋律),通常都在夜店或舞会上播放,但台湾在戒严时期,舞厅活动是被禁止的,即使当时高凌风、刘文正、崔台菁等歌手也演唱快歌,但舞曲仍非主流。相较之下,中国香港过去是英国殖民地,接触西方音乐早,加上也有演唱会文化,在舞台上需要载歌载舞,舞曲发展比台湾还早。

自立门户更自信

蔡依林已非昔日那位单纯的歌手。她和周杰伦被称为华语歌坛的双 J 势力,相较周杰伦一出道就是创作歌手,词曲制作一手包办,辅仁大学外文系毕业的蔡依林,则从原本不谙音乐的门外汉,一步一步蜕变为今日专业的音乐人,从《 My Self 2010 概念专辑》开始,到《 Muse 》、《呸》,都由蔡依林全权主导。

2009 年 10 月,是个转折点。当时,她对于自己的演艺工作,一度兴起退出的念头。她厌倦了成为唱片公司包装的洋娃娃,每张专辑的 10 首歌曲,几乎都由唱片公司主导,她无法给予太多意见,“很想要休息,因为一直在做重复的事,觉得自己被掏空了。” 她的大学同学嫁到加拿大蒙特利尔( Montreal ),她前往当地自助旅行,也学习法文。在那个没有太多人认识她的地方,她静下心来想了很多,很清楚自己还是喜欢表演工作。“我不是一个很会说话的人,表演是我的语言,我用表演来展现我自己的多变面貌。” 她说。

     ◆从《MySelf 2010概念专辑》开始,到《Muse》、《呸》,都由蔡依林全权主导

她决定自立门户,当起老板。2010 年初,和原本经纪公司老板葛福鸿合资成立凌时差音乐公司(蔡依林原名蔡宜凌,之后改为蔡宜翎),专门处理她的音乐及演唱会的制作、版权。“最大差别就是,我现在有音乐的主导性。” 她比较说。2010 年 8 月,初试啼声之作,专辑就取名《 My Self 2010 概念专辑》。这张与过去很不同,10 首歌曲,只有两首抒情歌曲,其他 8 首全是快板舞曲,而以往为了巿场考虑,多是 5 首慢歌、5 首快歌。

面对大环境实体唱片销量持续下滑,她会担心创新后销量不佳吗?她很淡定地回答:“在做流行音乐时,应该要去引领大家接受新的曲风、新的元素,挑战既有概念。很多事情,最忌讳害怕,怕别人不喜欢,会有恐惧。当然,我很幸运,累积的财富足够过这一辈子,没有销售压力。我只在乎作品好不好, 能带给大家什么。”

“蔡依林变了,变得更有自信。” 她的经纪人王永良观察。过去的蔡依林好胜心强,太过在意他人眼光,把自己逼得很紧。“你必须让自己达到 130 分,才能被别人扣分。” 2007 年 10 月,她接受财经媒体采访时说。刚出道时,她的脸型太圆,被批评婴儿肥,她因此克制食欲多年,只吃水煮食物,并坚持晚上 6 点以后,就不吃东西。

2007 年 6 月,她赢得金曲奖 “最佳(国语)女演唱人” 奖时致词:“得这个奖,我要谢谢很多人。谢谢曾经很不看好我的人,谢谢你们给我很大的打击,让我一直很努力,一直维持在最好的状态。” 2001 年,她当时出道两年,虽已跻身畅销歌手,却被创作歌手陈珊妮和林暐哲评为台湾十大烂歌手。

天后作品脱颖而出的秘诀

合作——不断扶植新人,与新人合作,借此碰触出新火花。

主题——以往,都是先去收歌,再决定主题;但蔡依琳反其道而行,先定主题,再去邀歌。

词——越来越有深度,带有人文色彩,能重新赋予既定人物新的意义。

曲——同时向华人及海外作曲者邀歌,然后比稿,从中选出最适合的曲。

走过这段岁月,蔡依林心境有所转变。“人学会爱自己,当我真心认为自己是世界唯一的珍宝,别人也会对我好,这是吸引力法则。如果我一直挑剔我自己,别人也会挑剔我。” 她感性地说,人到了一个阶段,就会对心灵成长的议题有兴趣,开始接触相关书籍及课程,慢慢打开很多视野;人在婴儿时期,最是做自己,之后社会化过程,有了包袱,接着渐渐找到平衡点,再做回最舒服的自己。

2013 年 4 月 13 日,《 MySelf 》世界巡回演唱会最终场后,蔡依林被媒体问到,为自己的表现打几分?曾经以 130 分为标准的她回答:“享受表演,不给自己打分数。” 知名乐评人、金钟奖最佳综艺节目主持人黄子佼主持蔡依林《呸》发片记者会后,也撰文点出:“我看到的蔡依林,自信大方,乐在工作,带着少女赤子心及发挥娱乐精神的业界良心。”

高标准脱颖而出

蔡依林主导专辑走向,做法不同。以往,都是先去收歌,再决定主题;但她反其道而行,先定主题,再去邀歌。“如果主题定得太过狭隘、太过明确,反而有所局限。” 她说,她每次做专辑,脑中就有很多灵感,因此选定一个大的主题,《 Muse 》出的题目是 “艺术” ,《呸》则是 “女演员” 。每次她的企划都说,范围太广、难度太高,她则响应,我可以的,最后成品出来时,就会很有趣。

从《 Muse 》开始,蔡依林会很细微地去观察周边的事物。2014 年初,她有天接触到灵性彩油,直觉挑选了第 66 号,淡紫淡粉红色,这瓶主题正是女演员,而她自己也很喜欢美国 Mary Streep ,演什么像什么。“每个人在台上都是一个演员,怎样写自己的剧本?你就是一个导演。” 2013 年 4 月《 MySelf 》演唱会最终场,她也曾写过这么一段话给自己。好似冥冥之中自有定数,她的第 13 张专辑《呸》,主题便锁定女演员,10 首歌便是一套剧本。

“每个歌手都要建立自己的品牌及特色,或许我在抒情歌方面没有太多代表作,但舞曲就是我最擅长的。” —— 蔡依林

贯穿这套女演员剧本的核心概念就是,做自己。“只有你可以做好自己的角色,写好自己的剧本。” 蔡依林说,“每人的故事不一样。我可以感受你的感受,给予力量。” 蔡依林认为,因为她经历过那段在乎他人意见的阶段,如今的她想要借由歌曲,传递信心给每个正在努力的人,找到自己独一无二的价值。

词,是蔡依林舞曲的重要特色。“从《大艺术家》开始,Jolin 的歌词越来越有深度,带有人文色彩。” 义守大学侯政男观察。“华语舞曲的歌词不能太浅,要有深度,不能一直重复 baby(宝贝)、my love(我的爱)。” 蔡依林分析,“太简单的歌词,也不适合我现在的年纪( 34 岁)。”

除了字字要求完美之外,蔡依林的舞曲也往往能重新赋予既定人物新的意义。最新专辑另首主打歌《美杜莎》就是一例。在坊间很多电影、电视或小说创作里,美杜莎都给人负面形象,希腊语美杜莎一词更有极度丑怪的女子含意。但在蔡依林的歌词里,却让人看到了美杜莎的另一面。“一旦将这角色放进爱情里,美杜莎其实是个无辜的受害者。” 作词者严云农解释。

“人学会爱自己,当我真心认为自己是世界唯一的珍宝,别人也会对我好,这是吸引力法则。如果我一直挑剔我自己,别人也会挑剔我。” —— 蔡依林

但曲,更是重中之重。“我没有限制一定要由华人写曲,好听比较重要。维持一个高标准,大家向这个高标准接近。” 蔡依林双管齐下,同时向华人及海外作曲者邀歌,然后比稿,从中选出最适合的曲。但不同的是,她一改过去唱片公司为了巿场考虑以及节省成本,多是购买海外走红歌曲的做法。从《看我 72 变》开始,她善用国际唱片公司的资源,直接向美国、欧洲、加拿大作曲原创者邀歌,至今经验超过 10 年,已累积一定的海外资源。以《大艺术家》单曲为例,经过最终比稿后,选定北欧作品,这是一首原创歌曲。

全球竞争的高标准下,华人原创舞曲脱颖而出,很不容易。去年 7 月,《 Play 我呸》的作曲者倪子冈接到歌词,看到每句的字都很多,而且字都不能砍,如果要把每个字都包含在内,必须要以饶舌( Rap )方式演译。他加了一点节奏以及西方现在最流行的 Trap 跟 Twerk 元素进去,让整首歌不致单调。他原本以为这样的曲风太过前卫,不会获得蔡依林青睐。但事实是,他也没想到 Jolin 的接受度那么大。

在不断尝试中进步

蔡依林正不断扶植新人,与新人合作,借此碰触出新火花。“这是一个很好的模式。” 乐评人小树肯定地说,在英语世界,Björk 与 Madonna 也是每一两张专辑就和新人合作,提拔新人。《呸》这张专辑 10 首歌,共有 4 位制作人,其中《 Play 我呸》、《 I'm Not Yours 》、《 Miss Trouble 》、《不一样又怎样》制作人陈星翰,以及《第二性》、《自爱自受》制作人钟成虎,都是首次和蔡依林合作。

蔡依林从歌手到品牌的成长过程

第一阶段

刚踏入歌坛,同时就读于大学,被塑造为偶像歌手

第二阶段

重新出发,开始接触舞曲,逐渐走出自己特色

第三阶段

探索各色舞蹈,例如彩带舞、钢管舞,打开了身体

第四阶段

接触身心灵课程,变得更有自信,做自己想做的唱片

现年 29 岁的陈星翰,是华语乐坛的新秀,没留学经历,音乐全在台湾学习,以编曲见长。他和蔡依林结识于去年 6 月第 25 届金曲奖的一段表演。当时,蔡依林要在台上载歌载舞 10 首她的成名舞曲,陈星翰是全部曲目的编曲人,她很欣赏他的才华。7 月,蔡依林邀请陈星翰担任她的新专辑制作人。“我真的很惊讶,她会找我,就连主打歌《 Play 我呸》也交给我负责编曲及制作,毕竟我在这行还是新人。” 和倪子冈一样,理光头、戴棒球帽的陈星翰,嘴里嚼着槟榔告诉记者。

正当蔡依林的舞曲成绩蒸蒸日上之际,她的慢歌却始终不如快歌。她并没因此放弃,而是不断尝试、不停摸索。“舞曲,我有自己的特色,也希望在抒情歌找到独一无二属于自己的样子。我不可能去唱别人的曲式,别人的曲式我当然也可以唱,但我就是唱不红。” 她很诚实地说,“每个人声线不一样,强调的重点不一样。我希望多年后,当有人想起蔡依林时,会说她的声音很适合这类型的歌曲。”

在《呸》这张专辑里,蔡依林渐渐挖掘出属于自己的抒情曲式。“一种具有强烈节奏感的抒情歌,给华人流行音乐带进另一个新境界。” 义守大学侯政男说。从《第二性》、《唇语》、《自爱自受》,到《不一样又怎样》,都是节奏感很强的歌,一改以往抒情歌重视旋律,除运用大量弦乐,也运用电子合成器的编排。

“每个人声线不一样,强调的重点不一样。我希望多年后,当有人想起蔡依林时,会说她的声音很适合这类型的歌曲。” —— 蔡依林

蔡依林正在国际化之路上越走越远。不久前,蔡依林和安室奈美惠合唱合拍的第 8 支 MV 《 I'm Not Yours 》正式发布,混搭风格强烈,却又不突兀。“ Each time you failed. You just called me your girl. 你以为这是爱情起死回生的药,You know 你什么都很潮,但这种调调……” 歌词夹杂英文、中文,配上日式舞曲曲风,MV 内容走中国风,蔡依林扮演客栈红牌舞姬,在眉头画上狐尾图腾花钿,安室奈美惠饰演客栈老板娘,她们和客栈内的其他女性,吸引花心男人前往,当这些男人酒酣耳热之际,再把男性全都变为驴子。

“我很有把握的是,我会一直学习,一直进步。” 蔡依林自信总结,“我从没给自己时间限制,也从不给自己设限。我在《舞娘》时期,没有想到今天会做这些音乐。虽然不能保证未来一定会怎样,或许哪天我会全部推翻我自己,但我不会因为恐惧、害怕而来吓阻自己。未来,会有新的东西出来。”

来源:周末画报

原标题:品牌蔡依林:亚洲舞后打造属于自己的音乐品牌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蔡依林, 《时代》杂志, 《GQ》, 《呸》,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