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小时反转剧:洪泰基金给星聚科技投资款到账

Alisa  | 音乐财经CMBN |  2015-03-02 20:37 点击:
【字体: 】   评论(

原本以为融资款到账无望,星聚科技CEO陈戈昨日在社交媒体大倒苦水抱怨对方不靠谱没有信用,不过戏剧性的一幕是,就在刚才,24小时后,陈戈宣布投资款已到账。

原本以为融资款到账无望,星聚科技CEO陈戈昨日在社交媒体大倒苦水,抱怨投资方洪泰基金签署了正式的投资协议却反悔,没有信用。不过戏剧性的一幕是,就在刚才,也就是音乐财经发布“洪泰基金跳票”的消息一天后,陈戈宣布投资款已到账。

以下是陈戈的原话:

“洪泰基金的投资款刚刚到账了。基金老大人称‘泰哥‘刚从国外年假滑雪归来,连夜联系请我吃饭,一是道歉雪山之中没信号,二是道歉又逢过年。但又指出是双方对20天到账的理解的确有误会,春节期间,20天和20个工作日有天壤之别,洪泰基金,他和俞敏洪从来没有改变过对星聚科技VOW耳机的强大信心。虽然只是第二次见到盛总,这一次的确感到大哥风范,被创业者叫板,反而真诚尊重以待,向创业者道歉,我亦感到惭愧,以后还是多有耐心,事先找到核心人物直接沟通的好。最后举杯,盛总说‘没事,只要你们牛了,我们这些投资人怎么都支持‘。而且,感谢过去这24小时数个表示要投资星聚的基金,我们仍然需要你们的参与,钱多多亦善。至此,感谢洪泰基金盛总和俞敏洪老师,感谢股东镭厉基金,鑒睿基金,龙城英才基金。just do it !”

这是一个对双方来说都不错的结局,至于背后真相是否真是“20日和20个工作日理解有误会”,相信创业经验丰富的陈戈不会因为“一点点沟通上的误会”就幼稚到选择公开撕破脸,昨日的抱怨里明显有“重新考虑”一词,说明洪泰基金确实有打退堂鼓,陈戈公开施压不失为最后没有办法的办法。看看陈戈的那句话:“感谢过去这24小时数个表示要投资星聚的基金,我们仍然需要你们的参与,钱多多亦善。”还顺便为未来融资卖了个乖!

而对于一家新成立不久的PE来说,洪泰基金被爆料签署了投资协议却临时撤资不守信用引来媒体大肆渲染,终归是划不来的。就在今天,洪泰基金选择履行投资协议也算是平息危机于无形中。

其实,创业圈有一个潜规则是:即使被投资人耍了,创业者出于各种原因,总是三缄其口,就算被传媒得知了也一个劲嘱咐:都过去了,还是别提了!千万别写,怪没意思的。

另外,陈戈先生,你真的又火了一把!作为一个学金融出身的创业者,其实陈戈是一个相当感性的文艺中年男。

以下摘自去年陈戈向腾讯科技分享的创业经验,此处摘录仅供参考:

创业者的权力至高无上

作为一个创业者,第一个要争取的是power权力。巨鲸是我第一个创业的公司,实际上我在巨鲸成立的时候持有大概40%的股份。

首先,作为一个创业者一定要有能够融资的权力,这一点非常非常重要。作为创始人,有一个东西是不能放弃的,那就是作为创始人和CEO的权力。也就是说,当所有人吵得一塌糊涂的时候,你有完全的权威来做决定。

权力是至高无上的,是一个创业者、CEO至高无上的,一定要争取。

比如说我今天对天使股东、A轮股东或者AC股东说,只有两个位置我可以留在团队中,一个是CEO,一个是CFO,我绝不会允许投资人和股东来干涉我组建团队的权力。因为那个COO、AP之类的是我的工作,是一个创业者和CEO、创始人应该做的事情,所以这个权力特别、特别重要。

所以创始人的权力要放在第一位,在股东会、董事会的决策上,创始人一定要控制,控制就是最后一个人可以说了算。我的这个经验和教训基本上符合中国的国情,符合中国的文化,在95%的情况之下是符合的。

巨鲸七年的时间中我们错过了多次投资机会和独立发展的机会。我们建立一个强大团队,因为没有股份、没有弹药,没有权力,然后在真正危难的时候,没有办法做出决策。

“傍大款”要慎重

创业者需要注意的第二个问题就是“傍大款”,我们就犯了这样的错误,当时傍上谷歌。谷歌音乐项目当时是22个工程师,是谷歌内部全球最大的业务,团队寄予重望,包括开复、郭去疾、林斌等,大家都很关注这个项目。

但是谷歌撤出中国的事情出了之后,他们有的陆陆续续撤了,把我搁这了。因为我最后一个撤的,当时在路灯底下林斌跟我说“现在要撤了,要组建一个新的公司,有没有兴趣一起来?”就是说小米,我说我对其他的没兴趣,我只对音乐有兴趣,当时我来努力地挽救谷歌音乐搜索,实际上有可能挽救一部分。

我们当时傍大款就跟女生第一次谈恋爱、第一次傍大款一样,特别高兴,谷歌多大的大款。最后我们跟谷歌签了几个合同,谷歌是优先股持有人,占30%。但是我后来想,其实当时应该把巨鲸整个卖出才对。

谷歌有广告的售卖权、商业的运营权,巨鲸拿着谷歌的投资付版权费,还负责日常的运维、带宽及服务器。但是巨鲸没有广告售卖权,等于说当时谷歌是用一笔投资干了5件事。在商业上来讲,当时我应该再狠一点,也就是说从投资以外,谷歌每一年还要在广告上跟我分收益。

可是当时没见过世面,一下子被忽悠晕了,以至于后来开复、整个谷歌音乐团队,还有这些人都走了。郭去疾创造兰亭集势上市了,洪峰和林斌去了小米,彭志坚去腾讯做投资,开复创办了创新工厂。后来我就突然找不着人了,只能直接对谷歌投资的陌生人。

尤其跟国际公司合作上面,先安静一些,合作是要合作的,但是在傍大款这个过程当中,一定要坚持将来要独立发展。需要非常认真的看合约、商业合同、投资合同,否则的话,跟你合作对口一帮人没有了,拿不到合同就把你能拖死。

还有,永远要知道大款跟你想的不一样,所以在签合约的时候,你看成了的东西,对方大款如果要承包你,就赶紧卖给他,千万不要在中间,如果今天说只是一个情人关系,那你还是有独立的空间。签所有东西的时候要冷静、冷静再冷静,说将来我要找别人嫁。这个东西你一定把这两个分清楚,千万别在中间。

合理分配股权

第三个就是股权,根据切身实际经历,我肯定不同意60%、30%这样的分配方法。因为第一批找的团队成员不一定合适,公司的founder和CEO有完全的、100%的义务和责任。

假如计划当中需要六个合伙人,我是绝对的老大,现在手上拿78%的股份,这六个人每个人给3%,最多20%,期权池单独算,大家一块干,能不能保证将来上市之前这帮兄弟们每个人还有3%。如果今天成立公司,你有3000万美金,倒推回来股权应该怎么算?

至于我持有的股份,说实在的只要把音乐这个事弄起来,我自己有1%都无所谓,但是权利特别重要,我不管你拿多少股份,对不起投票权还有决定权绝对在我这。

当时做巨鲸的时候,我手里有40%的股权,等谷歌进来之后我差不多已经到20%多,当时我会为了给我们的一个工程师发5500的期权跟合伙人在电话里吵4个小时,后来巨鲸很多优秀人才都离开了,因为我无法给他们任何东西。

记住,你如果无法给你的团队承诺,这个公司干不成的。也就是说曾经老大嘴里面说我要给你涨工资,功名成就以后怎样怎样,最后你发现没有权利去兑现,很快所有人都撤了,所以一定要有充足的弹药在我手里头。

速度:唯快不破

速度是什么?有没有任何的创业者愿意回答自己的公司几年到什么程度、什么时候上市?

我们一般的规划是这样的,学习小米、聚美优品,因为媒体看到的都是这些。当然也有八年、十年,阿里这都不用说了,包括华谊兄弟,也是从1993年回国开始的,你看了人家今天的辉煌,你没有看到人家过去几十年的努力。但是此时此刻真的要快,速度特别特别重要的,为什么?2009年3月的时候,我们都觉得巨鲸慢慢来吧,涨势喜人,但我觉得还不够,因为你还在一个屋里实践。

速度不是跑得多快,而是开的车够不够快。我现在每天都在想,为了达到目标,我能不能开更快的车,能不能尽早上市,甚至能不能今天就上市?对速度的理解是一个战略性的选择,作为一个创业者我每天都在想能再快一些,怎么能快一些。

巨鲸的意义:开启正版之门

谷歌音乐搜索对我个人来讲,成就感真的是太大了,虽然我们没有成为一个成功的公司,但是谷歌音乐开启中国在线音乐的正版,这也是我成立巨鲸做谷歌音乐搜索,唯一较劲的地方。

我从来没有认为巨鲸是失败的,我现在所到之处大家都特别欢迎,因为我们开了全球互联网音乐的门,之后大家才跟上。

在2009年3月30日之前,中国在线音乐的正版没有意义。当时我憋了这股劲,就是要解决在线音乐正版的问题。去年中国前10大的在线音乐平台都在给唱片公司交钱,去年差不多5个亿人民币,那是我一生最骄傲的一件事情。作为创业来讲,没有什么遗憾,对我个人,我可以跟我的孩子说,中国正版在线音乐是从我开始的。

我现在创立这个公司是一样的,因为音乐产业的正版和盗版已经翻篇了,下一步是什么?音乐产业回归它的本质怎么赚钱,我要解决的问题是每一个音乐人怎么赚钱。

在整个过程当中,我学到了很多东西,如果你是一个创业者,你恳请你真的要听进去,因为这个学费太沉重了。不要把你的人生花在吵架上,一定要有完全的权力。我不想再重复巨鲸的时候犯的那些错误,未来创业一定会碰上艰难险阻,遇到困难你必须带着团队冲出去,但是如果你带不了队伍,那你就冲不出去,就这么简单。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洪泰基金, 星聚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