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黎晖:头部音乐IP与城市文化融合发展 | 主题演讲

小鹿角编辑部  | 音乐财经CMBN |  2020-12-02 15:29 点击:
【字体: 】   评论(

再次感谢各位同行、嘉宾的到来,我们期待与广州的重逢。

article/E5B0D3418DD94C1BBB980EF7BD5154F6/20201203066167.png

在座的很多音乐人、很多同行、很多媒体人在这个会上都在讨论,长尾传播、小众音乐、独立音乐这些方向,其实摩登天空就是一个典型的从一个小众的音乐公司变成一个可以说是影响了很多流行文化的音乐公司。我想说这个力量还是挺大的。

我早上刚从三亚回来,周末两天我们在清水湾举办了海南草莓音乐节,两天吸引了将近5万观众,这5万观众有78.6%是来自于海南省外的,有很多人是买了通票。所以实际上我们是5万人次的音乐人,意味着可能会有将近3、4万的人从北京、上海、全国各地飞过来。

这个数字意味着什么?

假设每个人要买张往返机票,再加上住宿,三亚或者清水湾的酒店都不便宜,每个人大概需要大几千才能完成这样的音乐节旅程。再加上有些人还会去免税店,大家想象一下,我们作为主办方,我们的想法在一个城市落地,最后可能会带来二、三个亿的消费,所以音乐的能量很大。

我们谈论这个产业的时候,其实我们的产业核心可能是版权、经纪、演出,但是音乐有一种心灵上的力量,它跟消费进行连接的时候,确实会变成一个很大的行动。

所以关于“头部音乐IP与城市文化融合发展”这个题,这个例子挺典型。

说回“草莓音乐节”,我们每年要落地20个草莓音乐节,所以实际上我们能带动各地可能几十个亿的消费,其实我们从来没有想过所谓独立音乐还会对“文旅融合”有这么大的贡献,以前我们没有意识到这样的事情。

我们摩登天空是1997年在北京的西三环花园桥的一个地下室成立的,不知不觉我们今年走过了23年,作为一个音乐公司,其实我们并没有特别多地改变自己。

有一点我觉得特别重要,就是开始有了结构性的思维。作为一个音乐公司通常会考虑内容属性,我们前两天的发布会也说“内容”可能是摩登天空最核心的事情。结构性思维,其实我认为它是更像一个系统性思维,如果每个音乐人都是一个个体,你需要一个系统来去运营,所以实际上我觉得如果谈到城市和文化融合,我觉得这个系统可能是非常关键的。在一个城市,你有不同品牌的音乐节、不同的演出场地、不同的音乐空间等等,这都是系统的一部分。     

谈回音乐节,还有一点跟文旅相关的,有一个比较大的变化。  

我们第一次做音乐节的时候,2007年的摩登天空音乐节,当天之前根本不知道有多少人会来,因为当时的用户和观众不买预售票,只买现场票,所以作为一个音乐节主办方,根本不知道有多少人会来。

这种情况过了几年后,突然有一个音乐节的门票卖光了,第二年大家就开始陆续地提前买票,这是一种售票上的习惯改变。

那么我们如何选定一个档期?我们做第一年的摩登天空音乐节的时候是“十一假期”,因为十一有七天长假,我们认为七天长假更好,大家有更多时间,但是后来我们,发现五一对于北京可能是一个更好的档期,因为“草莓音乐节”从北京开始。北京在那个季节刚开始回暖,北京人们经过一个漫长的冬天,春天来了,草莓红了,大家就需要去撒欢一下。所以北京草莓就是基于那样一个时间点,定档在“五一”假期,这也是一个最佳时间点。

但到了这几年,我们发现发生了一个很大的变化。就是什么时候办音乐节,其实变得不是特别重要。

随着整个城市的发展,随着我们国家的高铁网络、交通网络的发展,随着我们用户消费能力的增长、用户购买力的增长,年轻人越来越多地去跨城看音乐节,现在变成了一个非常常态的事情

而且我们刚才说的海南是一个很极端的例子,78.6%的观众从全国各地来,是因为海南本身就是一个旅游岛。那么武汉的观众会去看长沙草莓,重庆草莓因为阵容比较强、报批人数多,很多上海的观众也会去重庆看。所以我觉得围绕一个城市来讲,大型活动会瞬间带动很大流量。

但一个城市的日常经营,离不开我们音乐人最基层、最小单元的单位。

我认为对中国的原创音乐贡献最大的就是LiveHouse,每个城市其实都需要,所以在过去的十年,中国现场演出场地在蓬勃发展。实际上在城市的结构里面,现场演出场地是跟城市原创连接度极高的一个场景。所以LiveHouse、演唱会和音乐节,就构成了一个城市原创音乐的风景,我觉得这是一种从结构层次上,或渠道,或系统上的一种建立。

当然这种“一砖一瓦”的积累需要很多年,“草莓”从一个音乐节变成20站,从一个城市到20个城市,我们也走了十年的时间。中国的Livehouse一开始从北京、上海的零星几家,到现在全国也有几百个,我甚至觉得可能几年以后会翻倍。

article/E5B0D3418DD94C1BBB980EF7BD5154F6/20201203064762.jpg

作为产业的一份子,我觉得系统是非常重要的,而在系统之外,我觉得音乐产业的核心是人,或者说城市的核心是音乐人。

摩登天空是一个艺人经纪公司,我们从清醒、超级市场、新裤子三个乐队开始,这些年一直在不断地发掘比较有意思的音乐人。1997年公司刚成立的时候内容比较少,到后面内容越来越多,涉及的音乐类型也越来越广,摩登天空的整个流量变得大了起来。

从《董小姐》《南山南》《我在人民广场吃炸鸡》这些歌曲,到陈冠希、红花会这些嘻哈音乐人,摩登天空一直在创造新的潮流。我们签约的五条人,也因为综艺节目成为了今年最火的乐队之一,他们也是广东人、非常接地气的音乐人,所以我认为人在一个城市里扮演的角色是非常重要的。

广东可以说是中国流行音乐最早的发源地,直到今天我也认为广东的音乐人仍然有着巨大的创造力。并且对于音乐人来说,在哪里其实并不是特别重要。有互联网平台、有LiveHouse、演唱会、音乐节这样的演出系统,有产业的连结更加重要。一个音乐人只有在自己成长的地方不断扎根,才能够把自己跟土地最直接的情感表达出来。

其实摩登天空和广东还是挺有缘分的。2016年我们第一次来广州做草莓音乐节的时候就感受到了巨大的鼓舞,因为当时每天大概来了一万多名观众。一个城市最有活力、最有创造力、长得最漂亮、最潮的一群年轻人都出现在了草莓音乐节的现场。

我记得特别清楚,当时有几个媒体的朋友说,“我们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场景”。所以,我觉得我们跟广州的结缘就在2016年的草莓音乐节。即使广州如今依然是我们每次音乐节报批最难的一个城市,网上的乐迷也成天都在抱怨草莓音乐节为什么不来广州,但其实,一个城市和一个音乐节的连结需要方方面面的努力。所以今天我站在这里,可能就意味着广州草莓音乐节快来了。

摩登天空和广东音乐的缘分也很深,比如我们签约的五条人、马帮、与非门、九连真人、TT、梅卡德尔、异国人,这些很厉害的音乐人都是广东人。前段时间在上海,我第一次完整地看了五条人的专场演出。我觉得太棒了,他们的音乐真的是经过了很多很厉害的思考。

一个城市、一个地域有它接地气的东西,所以“在地”这个词非常重要。摩登天空不仅签约了很多广东音乐人,跟广东的音乐公司星外星也合作了北河三厂牌。比20多年前,还在花园桥地下室的那个摩登天空,我们现在已经有了一些体量,有了像样的系统。所以我在想,能不能把摩登天空作为一个平台,广东的产业也连接起来。

一个独立音乐公司如何连接政府、连接产业、连接音乐人、连接用户?这其实是一个挺有意思的课题。但我相信大家的目标是一致的,就是要把真正属于我们的那种与生命相关的东西,通过音乐来发扬,来歌颂。因为我们前两天举办了2021年的发布会,宣布了摩登天空的使命“生命颂歌”,所以我觉得今天可以作为一个开始。希望之后能有更多的机会连接广东音乐产业,连接在座的各位,谢谢!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音乐产业论坛, 摩登天空, 沈黎晖,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