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想清楚这三件事,不要去美国读音乐商业

小鹿角编辑部  | 音乐财经CMBN |  2020-03-28 12:09 点击:
【字体: 】   评论(

赴美留学攻读音乐产业对于多数人来说是个不小的决定,其高昂的时间成本和经济成本像一场高风险投资,而最终的回报是高是低,象牙塔外面等待他们的是机遇还是打击,没有人知道。

article_pic/20200329009736.png

比毕业季更难的是全球疫情影响下的毕业季,比留美就业更难的是音乐商业留学生留美就业。于是,当音乐商业留学生遇到疫情下的毕业季,hard模式直接开启。而听上去光鲜有趣的专业背后所隐藏的无奈,是我们需要思考的问题。

对于很多想深耕于音乐行业的人来说,音乐商业专业有种莫名的吸引力。此专业像是理想主义和实用主义的和解,行外人对它抱有想象和好奇,行内人对它抱有期待和审视。

美英许多综合性大学均已开设完善的本硕课程项目,中国各大高校也在陆续开展此专业。该专业课程囊括经济学、市场营销、法律、管理学、基础会计等领域,留美每年的学费从4万到5万美元不等。

申请者背景不限,有很多音乐科班出身的申请者,也有很多想投身音乐行业的“门外汉”。

作为爵士、R&B、嘻哈等大多数现代流行音乐的发源地,美国成熟完善的音乐产业吸引着越来越多的人想一探究竟。而申请学校、系统地学习产业理论知识则是第一步。美国各大高校和音乐院系的音乐商业专业是很多留学生的首选。

但留学的尽头是就业,而就业市场与象牙塔则完全是不同天地。与理工科专业留学生不同的是,文科留学生面临着更多“不可控”的困难——奖学金补助少、毕业后实习期短、工作机会稀缺、对当地文化适应程度要求更高。

而作为想要留美工作的音乐产业留学生,可以把上述问题的难度自动翻倍。

然而,越来越多的留学生留美工作意向不再强烈。国内音乐产业正在起步,各种平台有更广阔的发挥空间,回国给产业添砖加瓦也成了很多留学生的愿望。

虽然美国的学习和工作经历能在一定程度上给自己在职场上的竞争力背书,但是自2019年开始,经济下行,就业环境不明朗,在重实操和人脉的音乐行业,留学生的竞争优势并不明显。

2020年到来,情况并没有好转,新冠疫情让就业市场更加紧缩,音乐行业亦无法避免地受到疫情重创,很多公司的全部精力都用在了保命上,不紧急的项目未提上日程,在职员工的去留仍充满变数,对新员工的招聘更无暇顾及。

应届生在毕业季本需要争分夺秒地筹划布局每一步,但是现实的不确定性,让很多人只能在原地观望和等待。

赴美留学攻读音乐产业对于多数人来说是个不小的决定,其高昂的时间成本和经济成本像一场高风险投资,而最终的回报是高是低,象牙塔外等待他们的是机遇还是打击,没有人知道。

小鹿角编辑部(ID:musicbusiness)采访了几位留美攻读音乐产业硕士学位的应届生,他们在工作和学习中有各自的困惑和经验,面对未来他们有着不一样的规划,也都有一颗对音乐行业充满热情的心。

01

无法通过后天努力弥补的文化差异

很多人在去美国读音乐产业之前会有这样一个顾虑——美国人聊音乐的时候,我到底能不能参与其中,和他们谈笑风生?

这个顾虑并不多余。适应和融入当地文化本就是一个需要时间、潜移默化的过程,音乐素养的积累更无法靠应试教育突击获得。据Statista的数据显示,美国有超过2700万音乐人。除了国际大牌音乐人,更多美国音乐人的日常属性是本土的、社群的。

诚然,“音乐无国界”,但是建立在音乐之上的话语体系却是有国界的。留学生即使对欧美音乐再了如指掌、对海外小众音乐人再如数家珍,当于美国人谈论他们本土音乐时,中间仍然会有无形的交流壁垒。这一壁垒在校园里尚且不能被“政治正确”的社交礼仪所粉饰,在工作环境中只会更加明显。

纽约大学音乐商业应届生小楚已经在纽约学习生活接近两年,期间她做了三份实习工作,更是拿到了环球唱片旗下知名厂牌的实习offer,有过艺人运营、巡演规划等相关工作经验。即便如此,她告诉编辑部,在美国工作的过程中让她感触最深的,仍然在于不同文化之间的隔阂。

小楚说:“同事们工作间隙会聊一些新音乐人、综艺节目或者是其他音乐相关的话题,很多对他们来说很重量级或者很火的东西,我可能就察觉不到。虽然工作内容本身对我来说没有那么难,同事们也都很开放友好,但我明显还是会有一种工作在非本土环境里的感觉。”

小楚认为工作是生活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也会占据自己很多时间。“如果我没有办法完全融入同事的交流和闲聊,我会有一些沮丧。”

其实,表现在日常交流中的文化差异终究是“无伤大雅”,真正让人头痛的是文化差异在面试、职场竞争、以及职业发展中带来的问题。

迈阿密大学音乐商业专业的大Q也在求职中面临过这些“看得见却摸不着”的问题。“我之前去参加一个面试,和我同时竞争那个岗位的是一个美国黑人女生,很街头很Hip-hop,感觉也是在这个产业里摸爬滚打很久的人。我面试的时候她在门外等候。面试我的人也是一个黑人,面试结束他送我出去,同时叫那个女生进来面试,你能感觉到他们之间的交流更加自然放松。”

相比较本土学生,中国留学生在艺人经纪行业的竞争优势确实不明显。大Q说:“艺人经纪这个行业极看重人脉和社交能力。首先我不如美国人有人脉,其次我语言再怎么好也不可能比得过native speaker。这个行业已经很饱和了。”

小楚也持同样看法,她认为不论在美国还是中国,音乐行业都不是很赚钱的行业,除了人力成本,美国还要为国际员工处理签证问题。

“ 我如果把自己放在公司HR的位置,面对同样条件的一个美国人和一个中国人,我可能也比较难说服自己录用中国人。”

文化差异带来的另一个问题是文化认同。音乐行业报酬偏低,因此从业者更需要热情和成就感驱动。然而,当你自己服务的音乐人无法真正获得自己的认同时,工作的成就感就会降低。波士顿东北大学的Edmond与我们分享了他在纽约布鲁克林的实习经历,他坦言,自己工作的时候像个机器人。

Edmond实习的公司是一家主要服务于嘻哈音乐人的公关公司。他认为自己和同事之间明显的差距就是他们实实在在地认识每一个音乐人,这其中不乏一些他们个人很喜欢的rapper。当Edmond看到同事们在与音乐人合作的过程中那么开心时,他会感到失落。

“我不是这样,我不了解这些音乐人,我也听不懂他们rap的精髓在哪里,我只能一直做一些程式化的东西。我对嘻哈不是特别感兴趣,但是我也会强迫自己把要做的工作做好。只是热情没了。” Edmond说。

article_pic/20200329030527.jpg

△ 来源:Ins/audibletreats

身份认同亦是在美国音乐行业工作的留学生避不开的问题。当Edmond看到同事们发自内心地为自己在做的事情自豪,为自己的文化自豪时,他亦会怀疑自己的选择。

“ 嘻哈音乐起源于黑人文化,我看到同事会在Instagram上会发一些自己做的项目,说自己能为黑人文化推广做贡献感到很骄傲。我就想我们有那么多有才华的华语音乐人,但是我好像没有帮上他们什么忙。”

02

行业饱和、竞争惨烈,

是去是留

纽约、洛杉矶、纳什维尔,是美国音乐行业从业者的北上广。这三个城市音乐氛围好、就业机会多、消费市场大,吸引着无数怀揣梦想的年轻人前赴后继。但在这些城市生存就算对于美国本土从业者来说已属不易。

一位波士顿出生的美国鼓手曾经告诉我们,他之所以选择留在波士顿、偶尔接接架子鼓生产厂家的广告,就是因为他知道如果去了纽约自己会被其他有才华的人踩死,而留在波士顿他还多少算个角儿。

纽约某知名演出场地的市场推广经理也曾经向我们大倒苦水,他从纽约大学毕业后来到公司工作,任劳任怨拼了几年坐到现在这个位置,工资还没有体重长得快。眼下,一位更年轻帅气的市场经理突然空降到他眼前,他只觉得自己被老板耍了。可他也承认太多人虎视眈眈地盯着他的位子,他如果干不下去,没人会在乎。而他已经是就业市场中所谓的特权阶级——白人男性。

在百老汇大街某演出场馆打杂赚零花钱的王同学告诉我们,他曾经在场馆当过一阵子门童,负责检票、给观众收大衣。纽约的音乐行业饱和到近乎荒诞,一场音乐人的专辑试听会,VIP免票入口排的队永远比普通购票入口的队伍长,一脚下去踩到的都是三大唱片公司的员工。

article_pic/20200329011897.jpg

△  纽约百老汇演出场地外排队的人群

美国音乐产业发达,但是也存在着阶级固化、就业饱和、裙带关系泛滥等痼疾。这些问题都会让想留美工作的中国学生望而却步,但越来越多的中国留学生选择毕业回国并不是因为知难而退,而是已经对自己的职业发展有了清晰的规划,并将主动权重新掌握回自己手中。

已有三份实习经历的小楚打算在今年毕业后回国工作。她认为自己的热情始终在艺人经纪,而帮助国内的原创音乐人拥有一个更好的上升环境是她的愿望。

她说:“本来我也想做国际音乐营销,这是留学生很自然会想到的一个方向,海外生活经验和对欧美文化的了解是留学生的优势。但我曾经和学校职业发展中心的老师聊天,说我想做International Marketing,她就问我,你到底是觉得自己有优势才想做,还是你真的是特别感兴趣才想做?后来我思索了一下,我最感兴趣的还是帮助原创音乐人。”

尽管如此,能够留美工作依然是很多留学生的心愿。美国发达的产业链、层出不穷充满活力的优秀音乐人和音乐作品对音乐爱好者来说仍然是理想乌托邦。

Edmond毕业后在美国工作的计划一直很坚定,尽管受疫情影响,今年的应届生面临最难就业季,他的签证问题也悬而未决、工作毫无着落,但他仍然不想放弃尝试。他对欧美的R&B音乐是真的喜欢,如果能围绕R&B音乐展开工作,他会非常开心。

另一边,对于回国,他有自己的顾虑。首先他并不喜欢华语音乐现在的发展走向,他也怕因为对现下国内音乐行业缺乏了解和从业经验而在就业市场上缺乏竞争力。

03

机会只留给不遗余力的人

不管是留美还是回国,在最初,每个去美国读音乐商业的人都是为了心中的梦去的。尽管困难重重,机会稀缺,但是最终抢到机会、能离自己的目标更近的人,永远是那些认真做事、拼尽全力的人。

小楚在刚到美国的第一个学期就开始往三大投简历,直到最后一个学期才终于拿到实习offer。这期间她上课、写paper、在小厂牌实习、自己做经纪人和音乐自媒体,时间被安排得慢慢当当,一切都在努力按照计划走。虽然回国的工作还没有着落,但她面对今年艰难的毕业季并没有感到特别的焦虑。

“ 即使找不到工作也可以继续积累,没有机会,也仍然需要靠自己成长。一切都要做好准备,保持好的心态,就算最后机会没有到你头上,也不要太沮丧。”

Edmond不如小楚那么乐观,很多时候他因为讲话温柔显得声音有些丧。但是他也有自己的plan B,一直在努力积攒能量。

在Edmond到波士顿念书的第二个学期,他和班上的其他三个同学成立了一个广告公司,为本土的独立音乐人做宣推。公司小到让人心酸,四个创始人也是公司仅有的劳动力。其中两个美国同学负责文案和行政,一个西班牙同学负责创意,Edmond负责所有宣传物料和视觉设计。四个人凑了1500美元,找了学校的法学院教授帮他们注册了公司。

公司的目标人群是独立音乐人,而音乐人的预算都少得可怜。为了揽住客户,他们实行小时收费制,每小时收费标准是40美元,算下来,每人每月平均收入不足200美元。

article_pic/20200329089837.png

△ 图片来源:Edmond公司的ins主页

Edmond公司之前和新泽西的一个独立音乐人合作,Edmond也非常喜欢她的音乐,帮她想到了很多有趣的设计点子。但在工作过程中,公司与音乐人之间的沟通却并不顺利。除了Edmond的公司,这位音乐人还找了另一个公关公司帮她做物料,但大公司的效率极低。音乐人发歌至少要提前一个星期准备,但公关公司经常提前两天才把材料发给Edmond,对接十分混乱艰难。

另一边,音乐人一直嫌Edmond公司收费高,“她觉得我们不应该把给她修改文案的时间计算在工时里,但其实我真实做材料的时间比账单里的工时多多了,想创意想点子的时间我都没有算进去。”Edmond说。但他性格内向,很多问题只能自己慢慢消化,“我不知道如何把我的这些情绪表达给客户和同事,我怕我表达不好,让他们觉得我太没礼貌了。”

即使有这样那样的难处,Edmond的目标仍然很明确,他想毕业后从事音乐人宣发工作,为喜欢的音乐人推广作品,他看到太多音乐人的宣推方式都是局部自嗨,所以他希望用自己的技能从更多层面帮音乐人吸引粉丝。

当然他也依然会把自己一手参与创建的小公司经营下去,虽然公司干到现在,连当初的律师费都还没回本,但是在为客户服务的过程中,他依然在不断成长。

最后,本文提到的种种困难,并不是要打消想留美学习音乐商业专业的同学的念头(但如果你的念头这么容易就被打消,或许也不是件坏事),毕竟只有更清楚地认识困难,才能更有效地克服困难,少走弯路。

如果看完文章的你开始思考以上三件事,并且着手准备,那请放手追梦。因为,你一定会收获更多。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纽约大学,
  • 相关文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