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真的是投资音乐版税的最佳时机吗? | VIP优享

小鹿角学院  | 音乐财经CMBN |  2019-09-22 10:46 点击:
【字体: 】   评论(

对于投资版税生意感兴趣的人们,是真的肯定音乐的价值,还是仅仅肯定了音乐所栖息的技术平台?

音乐行业有三驾马车——版权、现场演出和艺人经纪。投资界对于音乐版权市场的兴趣一直居高不下,由此产生的新兴另类投资比如版税投资也逐渐进入大众视野。那么此类投资的风险如何?相关专家的态度如何?国外的投资平台有哪些?投资时要注意哪些问题?本文都做了相应的分析。供会员参考。

本文编译自福布斯娱乐商业评论《Is Now Really The Best Time To Invest In Music Royalties?》全文共4300字。

有一种投资叫做“虚荣性投资”(Vanity Investment)。所谓虚荣性投资,是指投资人的第一目的或主要目的不是盈利,而是满足自己的一种虚荣心,不将投资对象的经济稳定性作为主要考虑因素。“虚荣性投资人”(Vanity Investor)在音乐产业市场中并不少见,小到普通音乐爱好者购买一件偶像周边T恤,大到资深乐迷一掷千金购买一张限量版黑胶,甚至很多人一年在流媒体平台上花费的订阅费和现场演出的门票费,都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算作是“虚荣性投资”。所有的这些行为,都在达成一个目的,那就是将自己的“人设”与特定的品牌、场景或审美绑定在一起。Spotify、Coachella、Fuji Rock、当红Rapper们、外百老汇音乐剧……当人们谈到在这些品牌、符号和音乐人所投入的时间和金钱时,人们除了满足了自己的喜好,也不可避免的强化了自己的品味审美与虚荣心。

但是,如果你在音乐上的支出变成了传统意义上的投资——将时间轴延长,把钱投入到艺术家的整个职业生涯,有意地从他们的版税流和其他收入流中获得回报,那会怎么样?毕竟唱片公司已经以这样的思路建立了完整的商业模式,但作为普通粉丝和歌迷,这样做的可行性有多少?这还会是一种“虚荣性投资”吗?最重要的是,你真的能赚到钱吗?

经验告诉我们,音乐界和金融界一直是一对不那么令人满意的合作伙伴。音乐界以创意和创造力为依托,而创造力并没有严格的规律和时间节点可循,这就注定了它很难与一个期望持续回报的系统保持和谐一致。但是,人们的观点在改变,越来越多的金融公司正在组建另类投资基金,将独立和新兴艺术家列为下一个利润丰厚的资产类别,比如BlackRock的Alignment Artist Capital和AGI Partners的Unison Fund。

流媒体订阅用户的持续增长推动着录制音乐总收入的增长,公开表演版税的变现也成为词曲作者收入的大部——每一次词曲作者的作品在公共场所对公众播放,词曲作者就会收到相应的版税报酬,这其中也包括了来自流媒体平台的版税收入。Concord Music Group和Round Hill Music等词曲版权代理商正在以前所未有的数百万美元的价格收购传统音乐目录。根据BillBoard的数据,一个词曲作者的作品目录的售价通常是他能拿到的净词曲版权份额的10倍,近年来,在卖方市场中,这一倍数已经增至12倍甚至16倍。

一些在做歌曲版税投资业务的公司甚至在为公司上市做准备。Hipgnosis Songs Fund是一家音乐知识产权投资公司,由资深艺人经理Merck Mercuriadis(以前的客户包括Iron Maiden,Elton John,Macy Gray和Mary J. Blige)作为联合创始人,与其他人共同建立。现已在伦敦证券交易所上市,规模为2亿英镑。F.B.T. Production从Eminem 2013年前的曲库中出手了高达25%的版税份额,而线上版税市场上的Royalty Exchange计划筹集1100万到5000万的资金,将收入流直接上市纳斯达克。

但有趣的是,Hipgnosis和Royalty Exchange对于你为什么应该投资音乐版税提出了根本上矛盾的论点。Hipgnosis向伦敦证交所(LSE)提交了“intention-to-float”(浮动倾向)申请,声称版税会产生诱人的回报因为他们是由“消费者开支和倾听习惯驱动的,与资本市场无关”。换句话说,投资歌曲是一种长久性投资,尤其是伴随着流媒体的发展,它们的盈利潜力可以扩展到几十年而不是几年。

相比之下,Royalty Exchange则严重依赖资本市场趋势,从而来验证和巩固公司的业务。公司的投资者档案和facebook广告中都引用了高盛最近的报告,其中数据显示,到2030年,付费音乐流媒体收入将增长833%(业内人士已经职责这一预测不准确,且有自我服务的倾向)。Royalty Exchange在一则广告中写道:“在经历了15年的低迷之后,流媒体的发展给音乐行业带来了新的生机,并且直接让版税拥有者受益。”另一则广告写道:“我们相信音乐产业正处于一个巨大牛市的边缘——从今天开始投资版税吧!”

Royalty Exchange的立场是有一定道理的。随着Spotify的上市,Amazon Echo等智能音响设备在音乐领域发挥的作用越来越大,音乐业务将与科技股紧密相连。另外,三大唱片公司中有两家是上市公司的子公司(维旺迪旗下的环球音乐集团和索尼公司旗下的索尼音乐娱乐公司;华纳音乐集团为私人控股公司)。

但这里有一个容易混淆的概念:购买Spotify股票与购买Spotify上碰巧可以买到的歌曲股票不一样。尽管流媒体是音乐消费的主要形式,但音乐归根结底是事关版权的生意,想从中获利是依赖于对授权许可机会的主动寻求,而不是对公共市场的被动观察。

此外,Hipgnosis和Royalty Exchange对于投资音乐IP的风险是完全透明坦诚的。Hipgnosis在招股书中声称歌曲很难定价,因为“在一个快速变化的行业中,估值方法具有内在的可追溯性,但仍然难产生一个固定模式。” Royalty Exchange也在其网站上发出警告,称对Royalty Flow 公开募股的投资只适合那些能够承受全部投资损失的人。

所有这些信息值得所有的投资者保持警惕。

科技使了音乐投资机会“民主化”

除了音乐,从体育到美食再到贵金属等行业的企业家们都试图推出自己的与“版税”相关的交易市场和公开募股,他们都在鼓吹同样的好处,比如让投资更加多元化,比如让球迷有机会拥有自己喜爱的品牌或运动员的股份。但是,这些项目大多未能兑现最初的承诺。事实上,其中一个资金最雄厚的项目——运动员股票交易所Fantex,在2017年4月因为低交易量而关停。(Fantex从包括前纽约证券交易所总裁Duncan Niederauer在内的多轮投资者中总共筹集了超过7000万美元)。

但这并没有阻止类似的创始人纷纷涉足该行业。这些创始人大多试图将对音乐的狂热的转化成加密货币,比如vezt,将Drake歌曲《Jodeci Freestyle》的版税以IPO的思路(ISO--- Initial Song Offering)发行在区块链上;Choon,目标是将整个音乐流媒体和发现音乐的体验代币化;像UJO音乐、Fanmob和Singular DTV这样的初创公司正在将艺术家本身代币化。

Royalty Exchange没有将任何加密货币功能集成到其平台中,只是专注于为投资者和艺术家全面简化版税销售流程。Royalty Exchange的CEO,Matt Smith说,和我们一起合作的艺术家多数都是巨星音乐人背后的力量,这个行业里有数不清的创作者在支持着顶级一流艺术家,但是前者远远不如后者有那么多经济和资本积累的机会。

不过,如果版税真的如这些公司声称的如此有价值,那么版权所有者为什么还要出售呢?现实情况是,许多独立音乐人和艺术家,需要资金去购买新的设备或软件,策划巡演,录制MV或者要启动其他项目来推动事业发展。Royalty Exchange的其中一个目标是帮助这些艺术家利用他们的老作品,通过一个比传统版权代理或者厂牌合同更灵活的合作方式来开展新的项目。

Smith说:“拥有巨大的价值并不意味着你就无法获得对你当下生活产生重大影响的现金流,即使这现金看起来与整体价值不成比例。如果你今天手上50万美金,这可能就会让你避免一个糟糕的不情愿的版权代理交易,这些交易可能会让你不得不承受在规定时间内交出作品的压力。但是我们不做这些交易,我们只关注已有的作品,而非未来的版权。”

在流媒体时代,什么样的歌曲版税有投资价值?

对艺术家来说,现在无疑是获得没有附加条件的版税款项的绝佳时机,但是对投资人来说,版税交易是否有利可图?

Hipgnosis的创立人Mercuriadis认为答案是肯定的——今天音乐行业的财务拐点具有不可重复性,那些在今天投资版税的人将会看到无与伦比的回报。这些资产将永远是伟大的投资,而且它们将持续地产生可靠收入,但你再也不会有机会以这样的价格购买它们了。

然而,在流媒体时代,并非所有的音乐曲库都被市场认可——Royalty Exchange有大量的数据可以证明这一观点。平台上的每一个拍卖都会有一份历史性的、精细的收益报告。通过这些报告,我们可以知道什么样的曲库可以在流媒体时代产生更多的稳定收益。

例如,词曲作者Anthony Keith Lawson最近在Royalty Exchange卖掉了他在Akon 2006年热单《Don’t Matter》里面全部的公开表演版税分成。Lawson的版税分成在过去的12个月里,产生了$2302的版税。最终的成交价为$28000,是看涨的12倍。然而,Lawson的版税份额在过去几年中创造的收入实际上远远没有达到投资者希望看到的那种持续的、稳定的画面:

△数据来源:Royalty Exchange, 由小鹿角学院整理

事实上,这一趋势也反映了其他在Royalty Exchange上拍卖的部分热门Hip-hop资产,例如作者Stephen Shadowen在黑眼豆豆2011年单曲《Just Can’t Get Enough》中的版税分成和制作人Marquinarius “Sanchez” Holmes在曲库中的版税分成。这些资产的版税往往会飙升一年(通常是在发布曲库中最有商业价值的歌曲时),然后持续下降。这些资产并不是“长青”的投资。

Royalty Exchange还有很多这样的版税交易,它们更有利于艺术家而不是投资人。例如,词曲作者Floyd E. Bently III和Christopher Dotson 最近各自收到了30000美元和40000美元的款项,用来交易他们在Chris Brown的单曲《Party》中的版税分成——即使这首歌是在2016年12月发行的,在拍卖的时候只获得了544美元的版税,还并没有在市场中证明自己的价值。还有一个例子,一位投资人花了比歌曲12个月版税高17倍的钱购买了鼓手Thomas “Coke” Escovedo在Santana的《No One To Depend On》中的版税分成,尽管这部分版税从2008年开始就一直保持下滑趋势。

如果热门歌曲并不是最好的投资,那么什么类型的音乐曲库是好的呢?答案可能在电影和电视中。例如,配音演员兼电视音乐制作人Christopher Arias出售了他在《In Touch withDr. Charles Stanley》主题曲中全部的公开表演版税分成。投资者只支付了该资产的5倍的费用,但是其版税收入的稳定性和连续性比热门歌曲曲库更有吸引力:


其他电影相关的拍卖,比如一些电影电视的R&B和Hip-hop的电影原声歌曲,都展示出了更加稳定的收入模式。事实上,专门写电视节目主题曲的词曲作者通过写一首歌来赚取百万美金版税的事情并不少见。

扫码或点击阅读原文优享完整内容

更多精彩尽在小鹿角VIP会员

 

非会员可下载小鹿角APP

进入“日报-栏目推荐-鹿眼洞察”页面观看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音乐版税投资,
  • 相关文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