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览会 | 音乐公司进入了新战国时代:他们的“内容思维”是什么?

宋子轩  | 中国音乐财经CMDN |  2018-05-09 11:45 点击:
【字体: 】   评论(

新时代下,音乐公司的功能性将会发生很多变化。

无论对于内容的创作还是宣发的渠道以及平台,还是对于消费者的消费形态,这几年都出现了非常大的变化。对于音乐公司来讲,在这样的背景下,他们的内容思维是什么,又如何适应新的环境并抓住新环境下的机会?在2018小鹿角·中国音乐财经博览会上,我们邀请了草台回声创始人兼CEO戈非,心喜文化新音乐厂牌S.W负责人王凯,作曲家/演奏家/制作人及导演秦四风,青年指挥家/词曲作者金承志以及知名乐评人/唱片企划流水纪和我们一同分享了此议题。

戈非,草台回声创始人兼CEO,曾组建复眼乐队、Airbag、摇摆人等乐队,发行唱片,参加各类摇滚乐演出,2006年至今定居北京,以音乐制作人,媒体人,唱片厂牌经理人等身份活跃于文艺音乐圈。他与音乐制作人周治平共同创办了音乐厂牌“草台回声”,现任CEO一职。草台回声旗下包括了声音玩具、莫西子诗、卢庚戌、衣湿乐队、Mr. Miss、阿力普、Kawa、Mr.asbo等等众多知名独立音乐人。

王凯,心喜文化新音乐厂牌S.W负责人,10年流行音乐行业从业经验,拥有互联网娱乐产品发展的敏感嗅觉。主要负责公司音乐产品、艺人音乐形象定位及包装,策划“艺人创意行销”的包装制作模式,音乐产品企划制作。曾企划制作羽泉、张靓颖、杨坤、周迅、瞿颖、BOBO组合、尚雯婕、陈楚生、黄征、丛浩楠、牛奶咖啡等艺人二十余张专辑及单曲音乐产品。2016年10月作为初创核心团队成员加入心喜。

秦四风,作曲家、演奏家、制作人及导演,是中国当代最知名的爵士与摇滚音乐的键盘手之一,曾组建或加入GYQ爵士乐队、团结湖爵士乐队、汪峰乐队等,现已出版四张个人专辑。2017年第28届台湾金曲奖颁奖典礼,秦四风首次入围便凭借专辑《SEDAR》获得四项提名,并包揽了 “演奏类最佳作曲人”、“演奏类最佳专辑”、“最佳演奏录音专辑” 三项大奖,成为了有史以来金曲奖演奏类奖项的最大赢家。

金承志,彩虹室内合唱团艺术总监、青年指挥家、词曲作者,自幼跟随指挥家邹跃飞、作曲家郑小冰学习钢琴与音乐理论。2007年考入中国音乐学院指挥系,先后师从王燕副教授、吴灵芬教授。本科二年级借读于上海音乐学院指挥系直至毕业。2010年,金承志与友人一同建立上海彩虹室内合唱团,并担任艺术总监与指挥至今,在排演世界各地多种风格的严肃合唱作品之余,金承志以彩虹为基础进行了一些跨界的尝试,并为彩虹打上了独特的烙印。

流水纪,知名乐评人,媒体撰稿人,唱片企划,华语音乐传媒大奖、华语民谣奖评审,为韩红、大张伟、凤凰传奇、零点乐队、金志文、江映蓉、白举纲、饶威、黄英、杨菲洋、洪辰、孙伯纶等众多知名艺人打造唱片;担任《中国新歌声》、《中国好歌曲》、《蒙面歌王》、《我是歌手谁来踢馆》、《全球中文音乐榜上榜》、《碎乐斗阵版》、《别吐槽我的歌》等节目媒体/乐评人评审,嘉宾;发表音乐评论数十万字,与其他知名作家合著有散文集《Moon映像》、《何必等明天》。

流水纪:大家好,我是乐评人流水纪,也是今天分论坛的主持人,今天咱们这个分论坛来讨论一下音乐公司进入了“新战国时代”,他们的内容思维是什么。就我自己个人的经验来说,从我入行以来,我陆续参与过不少歌手的唱片内容,包括像凤凰传奇,超女快男。近两年有一些找到我的案子开始变成了所谓的网红歌手、主播歌手,他们当中甚至产生了流量爆棚的现象,在互联网的数据已经拥有了不下于10个亿的视频流量。所以音乐公司也许真的是从这两年开始进入了所谓的“新战国时代”,我们有好的作品不断出现,同时对于音乐的选择,对于音乐的消费形态也不断地在发生变化。

首先先问四位第一个问题,如果要用三个关键词来形容一下过去的2017年,不知道四位会用哪三个关键词。

王凯:关键词是忙,工作还挺多,想法也挺多,为第二年做工作铺垫,也阶段性取得了一些收获。

戈非:我去年的三个关键词,第一个是比较忙碌,第二个挺焦虑的,第三个也有一些兴奋。确实去年事情很多,面对的挑战也很多,但是也给我们带来了很多新的机会。

秦四风:我去年个人的生活基本上是沉浸在喜悦之中,自己已经飘飘然了。冷静之后陷入了思考,开始还钱,基本上这一整年沉浸在天使和恶魔挣扎的过程中。

金承志:我们算是比较年轻的团队,想在年轻的时候收获一些不一样的东西,我并不急着2017年要做一个什么样的作品。实际上我们2017年回到专业的地方去耕耘了一些东西,我们知道如果想像秦老师那样获得成就的话,必须在这个时间成本慢慢地做下去。

流水纪:下一个问题想问一下非哥,草台回声在2017年发展得非常快,艺人的种类非常多元化,都是属于原创,有自己在音乐上的审美。你觉得对于现在的音乐行业来说,原创音乐的黄金时代真的到了吗?你在A&R方面的音乐内容经营思维是什么?

戈非:我觉得这些年下来,产业的变化,传媒的变化,我们还是总结了一些方法,最近两年,大家也都看到了音乐内容行业的一些机会。大体上,我们公司会在两个方向上发力,一个是音乐产品上更接近传统或者经典的标准,一个是传播与营销方式更加互联网话,现在(大家)可能都不愿意提传统,提到互联网好像是一个新的观念。但是恰恰传统是这个时代比较稀缺的东西,当然我说的传统不是说老的思维,而是说在音乐内容上,那种可以遵循的产业累积,或者说标准吧。现在我们这个行业里面机会很多,但把传统的那些打破了,这里面造成了很多问题。

行业人才稀缺,现在去招一个靠谱企宣都很难,我想挖你你能来吗,所以这个是一个行业的断裂,我希望能去发现好的运营人,重新塑造行业,所以无论是在运营的体系上面,还是在音乐的内容上,其实我一直在强调(这个)。我也一直在跟朋友争论,因为这个年代有很多新的东西,很多年轻人完全有不同的方式出来,但另一方面,很多音乐和艺人的网红化也并未带来行业的提升,但是我个人的观点就是今天中国的音乐市场正在获得互联网发展带来的信息机会,但音乐内容工业水准本身的发展还没有跟上这个节奏。

△戈非

一方面是行业标准,尤其像我们行业从业人士来讲,音乐行业数年来累积和发展出来的这个标准是非常关键的。比如说评判一个作品品质的时候,他有创作,有词曲,有方方面面的审美上的(标准),这个标准在今天全球范围内来看并没有衰退,而且还在不断向前提升,中国音乐人士应该思考,是不是流量是可以真正代表这个时代的审美?

另外一方面就是互联网,这个是我们没有办法避免的,或者说更应该去拥抱的,过去有一种状态我认为是不好的,有些音乐产业精英瞧不上现在互联网这些族群,他们很难理解这些流行风潮,这个想法,我也有,但是我们不能够否认一个事实,这么大的一个族群,这么多人在这个新兴的社交网络上发声,产生了数亿计新的内容,我们可以看到数亿的族群就是在这里面,在这里面有这个时代全新的内容传播方式,审美口味,良莠不齐,但生机勃勃,这样的现象逼着我们去产生一些思考。

一个想要去做优质内容的,想要去按照国际音乐标准做事情的人或公司更应该去关注这个东西。如果你认为你的音乐很牛逼,如果你有一个比较好的审美,你为什么不利用这些更有力量的媒介去影响更多的人。

所以在今天来讲,(我们)非常强调内容的品质,另外一方面我们也特别强调追求在新的应用传播方式上面,甚至变现的方式,甚至我们在这些新的渠道,新增的这些社群里面发现这个时代的一种状态,我认为音乐在任何一个时代,都是那个时代关联的。

流水纪:一方面我们要接受传统时代留下的经验,同时在互联网时代我们应该重视新兴的渠道,能够与时俱进。说到新的音乐人,我想问一下王凯,我们怎么理解心喜的新音乐厂牌S.W呢?它要做的厂牌和传统厂牌业务的区别是什么?S.W的音乐内容经营思维是什么呢?

王凯:新音乐厂牌所谓的新无非就是我们得用新的工作逻辑和新的判断标准来梳理和执行工作。随着消费升级和生活方式的多元化,音乐市场已经发生了巨大变革,曾经的价值体系已经不适用现在的环境,作为音乐经营者必须重新梳理自我价值观修改判断标准。所谓新思路,无论从战略还是策略来说体现在执行层面时都不会有太对变化关键在于价值观和判断标准。对于我们心喜文化的这个厂牌我是以环境化的概念来树立我们自己的价值观:s.w其实是super woman的缩写,我想我们这个厂牌是可以孕育超级生命的环境,因为作为音乐经营者必须对音乐充满敬意。关于音乐,刚才您提了一个问题,现在是否是音乐创作者的春天,其实我觉得对于创作者来说永远都是春天。因为创作本身其实它不应该受流量的影响,我们为什么要创作,创作的能动力来自于情感诉求,你的生活环境是你创作养分类似你接触什么人,甚至你今天跟谁吵架,创作这个事情符不符合现在的时代,一定符合,我们生活在这个时代,一个公司或者一个机构,哪怕说一个音乐人他是以什么样的价值观梳理他自己工作这件事,对创作来说最重要。

流水纪:刚刚非哥作为音乐公司的经营者,不断地强调内容本身的重要性,内容本身不会因为载体或者说时代的变化而产生褪色,一定会有最大化的价值。我知道秦四风老师本身就是一个非常厉害的音乐内容生产者,这两年对秦老师印象最深的一个是因为您为黄绮珊定制了非常棒的专辑,一个是去年获得了三项大奖。您获奖的专辑是一个以爵士乐为风格的,从创作的角度,我想请秦老师分享一下,您可否举例说明,在创作中如何融入东方本土语境下时代背景的元素并充分的在音乐中表达出来?

秦四风:对于我的那张专辑,出了之后,有一些我听到的反馈,有的人并不认为那是洋专辑,这一点特别让我高兴,特别让我有一种喜悦的感觉。我还看到了很多音乐APP下面的评论,说这个根本就不是爵士乐,这个完全是什么什么一样。但是其实我从来也没说过它是一张爵士乐(专辑)。你要知道每一种音乐在最一开始的时候是没有任何定义的,别人听到了,我们才赋予它一定的意义。

所以我创作的初衷,也没觉得它是爵士乐,它可能就是一种流行音乐,我们小时候听的,像我刚才讲我的经历一样。我们无法去从他创作的初衷去判断它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音乐。我觉得这是一类重要的人,或者是一批重要的分类,他们是这样去做的。对于我的音乐到底能组合成什么,我并没有太多的考虑,但是我考虑了一件事情,我的音乐肯定跳出了其他的大框框大条条,我能不能做到尽量跟别人不太一样。

△秦四风

所以那样的音乐放进了不同的声音,我加了古筝,加了大提琴,加了一些音效,这都是遮掩自己能力不足的手段,但是获得了一个好的共鸣,共鸣产生出来一种效果,就像他的作品(指向旁边的金承志),大家非常喜欢它的那种正式的感觉,但大家演唱的内容并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么正式,所以我们这个音乐也是这样,我们没有特别定义我们的音乐是什么,可能是好多种音乐揉在一起。如果我要是在我非常活泼的音乐加一个说唱,我会觉得我的音乐也没有什么变化。其实都是参考和学习音乐,所以没有怎么特别去定义风格。

流水纪:风格其实真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是否发自于心,创作能够真的打动你。说到打动人,我们知道其实彩虹合唱团真的是打动了很多人心,其实所谓的合唱团并不是一定要高大上,或者一定要当做什么殿堂级的艺术欣赏。彩虹合唱团可以说是流行音乐的一个奇迹吧,今天我想问金老师一个问题,你音乐中的幽默、犀利、都市时髦感,这些精确的观察和极好的网感让彩虹合唱团在年轻人群体中建立了广泛的“群众基础”。创作中,你在音乐性与大众流行文化之间的把握度上是如何一步步锤炼自己的?可否分享这个过程?

金承志:我会发现有的时候观众听完了(我们的音乐),所有人都忘了,原因是我传递的语言过于生涩,因为创作能力有限,把国外听到的很多交响乐的元素变成人声,也就是把人声交响化,但是表达出来以后观众听不懂。那我就在反思一个问题,我到底是想要观众听懂,还是说我就是故意让他们听不懂,还是说我应该诚恳地表达,不管他听得懂听不懂。我后来选择了第三种,首先我先要诚恳的表达,不要为了炫技而炫技,也不要为了讨好而讨好。

△金承志

这次《白马村游记》就用了很多民歌,民谣这样的方式,不是为了做简约派,或者我一定要传承某一个东西,而是把这个音乐通过重复的力量,通过配器和和声上的变化,让它变得越来越好玩。当我真诚地去面对音乐的时候,观众也会接受你想要的东西。我曾经做过一些尝试,就是我把音乐改得风格再流行一点,我身边的人就表示那个就不是你想要表达的东西了。我也尝试将音乐变得特别生涩,那这样导致大家最后也不买你的账。你能触及到什么其实是作品取向决定的,比如我做的这个是关注情感的话题,那对于这方面喜好的人就会有这方面的共鸣,如果我这个内容只是探讨人与社会关系的,那可能这样的族群就会少很多,所以说这是音乐本身题材和风格决定的,但不是说我一定要讨好大家,就一定会有人买单。当你抛弃掉你固有形态去做一件你已经认为在讨好大家的事情的时候,大家不是蠢蛋,大家一定会反过头来不认可你的作品。

流水纪:其实今天咱们现场请到的四位重要嘉宾,大家来自不同风格,不同背景的厂牌,但是从刚才大家的观点,我觉得四位非常重视内容本身的质量。目前音乐公司进入了一个新的战国时代,可能我们听到很多作品,不管它是质量第一,还是流量第一,确实看到一些新的形态,包括当下出现的网红歌手、主播歌手,跟之前的唱片歌手形成了越来越多元化的发展趋势。我想跟四位讨论一下在这样一个新的形式下,作为内容的生产者也好,还是说营销方面的经营者也好,咱们觉得在当下市场面临到的最大挑战是什么,这样的挑战大家有什么应对的方法,这个挑战是否给大家带来了一些新的思路。

王凯:我觉得就是新的环境和新的挑战,其实最大的(事情)就是活下去。怎么活下去,我刚才听了金老师说的最后的一段,音乐是他们的载体,因为他们是音乐人,他在探索表达这件事。我举个例子说,比如说我们喜欢一个姑娘,是直接上去亲,还是告诉她你爱她。这两种方式取决于对方能否接受,取决于对方饥饿到什么程度,假设对方是一个生活在思想非常开放情况下的话,希望你亲她,如果生活在比较闭塞或者比较羞涩的环境下,会觉得你告诉她你爱她,表达其实就是探索方式。

△王凯

举个例子,比如说我们喜欢一个姑娘,以你的个性是直接上去亲他一下,还是告诉她你爱她?这两种方式取决于你们存在的环境和对方的接受能力。假设对方是一个生活在思想自由开放环境下的姑娘她一定认为你直接的一个吻是很浪漫的事情。但如果对方是成长在一个比较含蓄和羞涩的环境只能中她肯定更愿意接受你对她的言语表白。在这个例子里,音乐人就是那个表达者,姑娘就是市场,爱情本身就是音乐,而经营者是环境和空气是能掌控局势和气氛的旁观者。公司或者厂牌做的事就是我们尽量帮助这些音乐人扩大他们所有正确的表达方式的影响力,让更多人听到,这就是所谓厂牌做的最重要的本质,不要影响创作和音乐人对于自己本身创作的方向,不要给音乐人做这种导向。因为音乐人就是表达,只能研究市场,而对市场变化的敏锐度才是每个经营团队最大的挑战。

流水纪:非哥你觉得现在这个时代,不管做内容还是宣发,有让你觉得真正头痛的问题或者挑战吗?

戈非:不是有,是每天都在面对,但是这个事情一方面会给我们一些焦虑感,另外一方面也有很多事情让我们看到一些兴奋点。我觉得其实对于我们今天这个话题,我讲一下我的一个看法。第一个,回到作品本身来讲,在整个全球的体系下面,它是有标准的,所以我认为这个标准是必须要去提升的。我在我们公司一直让所有的同事,自觉的习惯全球整个产业一些新生的事物,同时也要去研究,比如说整个过去的流行音乐史,要求他们去看类似于像这个时代的,一个行业的人需要了解的行业背景,很多答案都可以去探讨。所以我认为内容端就是这样,我们要去找行业的标准,在看我们这个地区,我们应该做什么样的内容,怎么去做。

另外一方面其实挑战就是今天的时代是一个碎片化的时代,大家去抢各个音乐品牌,去年我们公司一直在提的,一定要去寻找传播的方式,我们做了一个尝试,其实这件事情给了我们一个启发,有一首歌叫《你怎么不上天呢》,是都市男女打情骂俏的歌曲。后来上到抖音之后,截止到现在有大概20多万的人使用了这首歌作为他的背景音乐,其中还有一部分人直接做了视频,所以我看到这样的音乐作品其实只要你推了以后,有年轻人会去买他们。我们这首歌曲在抖音的使用量大概是20多万,另外一个数据更有意思,抖音只有11秒,很多人跑到网易云上找,在网易云这类音乐平台上面,可以观看他的一个转化,所以在碎片化的时代下面,这些新的媒介平台,他也产生了非常新的方式。我认为这是我们现在的重点,今年我们的重点就是在深度挖掘这些新的社群。

△流水纪

流水纪:我们期待可以在转变上做更多的尝试,秦老师您觉得除了钱这个问题的话,还有哪些让您觉得挑战或者说是困难吗?

秦四风:在我演讲之前,有一个嘉宾说了一句话我觉得挺有意思,你想害谁的话就让他给音乐投资,我觉得这句话挺应我的景的。我是音乐的创造者,也是制造者,我跟宣发是截然不同的,我是前端的。对于我的那种纠结,和我的经历,大部分是...(流水纪:孩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孩子已经不会再来了,不能再多了,再多了的话就要卖房子了。

对于我的音乐创作的这个角度,大部分是甲方乙方之间的探讨,更多的是关于别人喜欢什么我做什么,还是我做一个什么让别人喜欢的东西。我觉得在场应该有少量的音乐家朋友,以及更多的音乐管理宣发后端的这些人。所以这是一个问题,也希望大家讨论,我并没有什么答案,因为这是无解的。这个不太会有一个固定的答案,如果真的有答案的话,每个人就会知道马上去做什么,什么是成功的,关键是我们不知道。这个问题就存在了,到底是我做你们喜欢听的,还是我做一个,你们来喜欢上听我的,这是一个问题。

我们从以往的现象,以及现在正在发生的现象,可以稍微做一点点分析。第一个就是现在发生的事情,现在我们这个国家大部分发生的热烈活动,跟音乐有关的,体现了一件事情,就是大家吃饱了,这是什么意思呢,也就是说大家会非常热情地参与这件事情。但是有一个现象就是很少有新的作品,老的作品已经被炒完了,新的作品又跟不上,缺作品,这是一个。就像刚才说的关于原创音乐春天的那个问题,是不是春天,真的不知道是不是,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现在是一个机会。

回到刚才的话题,这个世界上起到最重要的引领作用的人,我们可以看一看他之前有没有类似的音乐,迈克尔杰克逊之前有类似于他的音乐家吗,没有。我觉得这个话题就变成了一个创造者,制造音乐的人,前端的人大部分考虑的问题是没有答案的问题,我是去做你们喜欢听的,还是我做一些音乐你们喜欢。

流水纪:金老师也请分享一下您觉得现在音乐市场上,您还有您所在的彩虹合唱团,有面临所谓最大的挑战吗,您有想过面对挑战应对的解决问题的方式是什么?

金承志:我自己的感受,包括我们在互联网上,让我更为改观的一点,像之前几位老师说的,现象可以传递东西。我们到广州票卖光了,大家进到音乐厅再出来以后,我发现一对一所感染的观众是真实的。所以我们开始做一些基础的,我们的族群是很多变的。我们想要做的是让他具备更高的聆听的一些知识,希望能够转换更好的,而不是说听完这个歌曲不会感兴趣再去的,我们希望留住这个人,这个对我们来说是最大的挑战。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秦四风, 金承志, 流水纪, 戈非, 王凯, 彩虹合唱团, 草台回声, 心喜文化,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