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览会 | “I say Panta U say Q”——Panta.Q

音乐财经  | 音乐财经CMBN |  2018-05-08 13:38 点击:
【字体: 】   评论(

我们需要把自己的音乐融入新的音乐形式,这是需要花时间去沉淀的。而互动,对于电音现场来说是极为重要的,观众才是一场Show真正的主角,我们都是服务于观众的人。

从2018年开始,小鹿角·中国音乐财经博览会会在主会场设置多个主题演讲,关注音乐(MUSIC)、技术(TECHNOLOGY)、媒体(MEDIA)三大维度,邀请多位行业大咖分享他们如何站在历史新起点、引领市场、焕发音娱行业新活力的经历与经验。

出身于顶级学府伯克利音乐学院且获得过诸多赞誉,国内实力派音乐人Panta.Q凭借着自身音乐天赋和努力,成为了国内最好的电子音乐人之一。4月12日,他和我们分享了他在表演中如何呈现电子音乐以及他对于当下电子音乐产业的见解。

Panta.Q,全能音乐人,伯克利音乐学院最高荣誉毕业生,被称为“华语电音希望”。中国最好的Bass、Dubstep音乐制作人之一,手握众多电音热单,如《依然》、《不冷不热》、《冷暖》、《战马》、《熊猫人永不为奴》、《什么鬼》等,作品在音乐平台综合播放量超过一亿。作品《什么鬼》是史上第一首被录入伯克利音乐学院年度专辑的中文歌,作品《依然》获评网易云音乐十大热门单曲之一。DJ Show现场劲爆之极,接连刷新国内“Mosh Pit”“赶鸭子”规模纪录,Rave圈内一直流传着他那句——“接下来就是检验栏杆的时刻!”

以下整理自电子音乐制作人Panta.Q于2018小鹿角·中国音乐财经博览会的演讲内容:

我刚接到邀请的时候主办方跟我说20分钟,我觉得对于我来讲,给大家做一个透彻的自我介绍都不够,我只能在今天有幸跟大家表达一下我对这个行业的看法和浅薄的认识的同时,穿插着介绍和推销一下我自己。

我是Panta.Q,我是一个音乐人,谢谢大家。今天我的演讲标题叫做“I SAY PANTA U SAY Q”,这个是一个很典型的音乐人跟观众互动的操作,我相信应该是来自HIP HOP的文化,具体操作是这样的,Ok Let's try,I SAY PANTA U SAY Q,PANTA,Q,PANTA,Q。OK不如我想象的好,没关系,我早有准备,Ok,再来一遍,Let’s try it again,I SAY PANTA U SAY Q,PANTA,Q,PANTA,Q。我为什么会提到这个“I SAY PANTA U SAY Q”,因为我在演出的时候经常跟观众做这样的互动。更重要的是,互动两个字对于电音现场来说是极为重要的。

第一部分发言我的视角是一个DJ,我做音乐的同时DJ是我表演的一个身份,这里我需要提到的一个词叫做Rave。Rave就是我们所说的现在广义的EDM的音乐节或者音乐Party的现场。我对Rave的理解,我没有办法很标准的用中文去翻译它。但是在英文,它处于Party和Concert之间的这样一个概念。

说到Rave,有多少人去过Rave现场?在Rave发生的事情无非三点,我总结出来第一点就是DJ在放歌,第二点就是大家跟着音乐在跳舞,或者是拍照,或者是干嘛。第三点就是我们的舞美、灯光、视觉、喷纸、喷气,gogodancer在用他们的方式辅助着这一切的尽兴。

其中最重要有一点,首先我说DJ放歌,我是一个DJ,我按一个play键就会放歌,就像刚才那位朋友,他在放这个东西的时候,他的身份也是一个DJ,同时他是一个VJ,VJ就是跟DJ相对应的概念,处理视频操作的工作人员。我想说的是人们跳舞的这个部分,我觉得是最重要的。我插一个题外话,我想问一下在场观众,有多少人知道为什么人听到音乐会跳舞?律动是很好的词,我们叫groove,Rhythm,怎么说都行。在我看来律动是一个简单的规律,事物运行的规律,声音运行的规律都可以叫律动,都可以叫节奏。我自己思考的一个结果,除了我们人从生物学角度上讲,对声音的反应来看,我自己思考的一个结果就是这个世间万物所有的东西都是有节奏的,所以我们对它有自然的反应。

打个比方我们一年四季,春夏秋冬,春夏秋冬,听起来就像一个四四拍的Dance Music。我们再把一年四季分为每个季节三个月,春天的三四五月,三四五六七八九十十一,听起来就是一个四三拍的华尔兹,所以我们整个世界就是在律动的。我为什么会说这个题外话,我觉得很重要的一点,在Rave的现场,Rave的参与者叫做Raver,我以后可能会经常提到这个词,在Rave的现场我们因为有不同种类的律动,导致大家产生不同种类的跳舞的人的反应。

我可以在这里给大家举几个例子,我刚才说的,有多少人知道House Music,一般标准128拍每分钟。Four beet on the floor,House Music最经典的一句话叫做,Everybody fucking jump。还有就是我个人擅长的Bass音乐,Bass音乐给大家带来的反应很多时候是也会跳,但是大部分时候是甩头,这个是从摇滚乐、金属乐发展到了电子乐,同样出现了这样一个现象。很多人为之疯狂。用我们俗话说,就叫做操栏杆。

我就不一一举例子了,除了我们不同的律动带给观众不同的跳舞姿势之外,我们同样有一些可能跟律动没有那么相关的事情,但是在现场会有很有趣的一些现象,比如说有多少人看过现场,就是突然出现一个圈,在最重拍的时候所有人往圈里面冲,获得撞击别人的快感。很有趣看起来,但是很开心的是,目前我做演出到现在我们没有发生意外事件,我觉得这是我们中国听众素质的体现。在去年的丛林音乐节,以下都是Panta.Q自己的现场,我说过我要穿插着推销自己,在去年的丛林电音节,我们创造一个很有趣的被大家称为“滚筒洗衣机”的这样一个东西,也可以叫“大风车”。同时有一个项目叫做赶鸭子,我不知道你们知不知道,所有人一起往左动,一起往右动,这个东西好像是电音现场独有的一个东西,我觉得很有趣。大概是这样,形式很多,花样繁多,我就不一一给大家展示了。

我说了这么多,大家也看了这么多东西,其实我想表达的一个重点,就是你们也看到了在我的现场,甚至是在自我推销的环节,我都没有放太多我自己的画面,因为在我看来本质上Rave活动中,在这样一个音乐演唱会和音乐Party结合的活动形式中,观众才是真正的主角,这也是一直以来Panta.Q对自己演出的一个宗旨吧。

当音乐节发生的时候,所有的音乐人,所有的艺人,主办方和相关的工作人员,我们承担的角色都是一样的,就是为前来参加这个Rave的Raver进行服务,我提供音乐,你提供场地,其他人提供吃的喝的,大家分工合作。所以这是我对电子音乐现场我觉得最重要的一点,也是我今天是希望大家或许能够印象深刻的一点,就是在这样的现场,观众永远是主角。我们也看到在电音现场的不管是宣传片也好,还是回顾也好,我们看到的绝大部分的片子里面,看到的都是大家开心的笑容,或者是感动的泪水,大家疯狂的跳,疯狂的甩头,很少的画面是那些艺人在台上搔首弄姿。所以说这是我想讲的第一点。

我想说的第二点,我除了是一个DJ,做电子EDM的表演以外,我自己是一个音乐制作人。其实我想说的是音乐制作人对我个人来说是一个比DJ更重要的身份,为什么会把DJ放在前面来讲,我怕大家很容易就睡着了。我是一个做音乐的人,我写歌,我写词,我唱歌,我录音,我做混音,也做母带,每一项我都非常喜欢,我会在自己的作品中,每个环节都自己把握。在我看来电子音乐的制作其实和流行音乐没有什么本质区别,我自己认为现在的EDM和流行音乐其实并没有明显的界限,在场有很多,刚才也有艺人朋友说过关于音乐制作这方面的东西,我就不再大面积班门弄斧了。

我简短地总结一下我们会利用更多的采样和更多大量大量的软件合成器去做音乐。我用软件做很多很奇怪的音色,我在学校的时候,我会用每天五个小时以上的时间去研究这些东西,我忘了跟大家说了,我是伯克利音乐学院的毕业生,我当时的专业是音乐制作与工程,毕业回国一年多了。当时我的室友是一个泰国人,他可以说是一个泰国贵族,泰国贵族有趣的是他有四分之一的中国血统。他一度以为我在装修我自己的房间,当我在不断的用合成器研究那些东西的时候,他一度以为我在旁边做我的房间的声音处理,结果不是这样的,他进来以后看到你的房间并没有变化,我展示给他这些东西的时候他并不理解,电子音乐是这样的,当你把东西做成型之前,所有东西看起来、听起来十分诡异,就像刚才那样。

我想讲的很重要的一点,中文音乐,中文电子音乐,Panta.Q可能被现在很少的人认识的一个很重要原因也是因为我在做中文的电子音乐,不得不说中文电子音乐确实非常难,我相信做中文R&B,中文HIPHOP,我的同行们也会遇到这样的东西,电子音乐更加的明显。大家也能够看到我们成熟的中文的电子音乐作品其实并不多,甚至有很多人觉得中文电音本身不可行,我想说其实我有不同的看法,我认为是可行的。

我会用很多时间去研究中文的写词和电音编曲的气质上的符合,发音上的符合和一些其他的东西能够让它融合得更好。确实是非常难的事情,我这里面我要自我推销一下,我认为我出了一些可以让我自己满意的作品,比如说《依然》,很荣幸获得了去年网易云音乐的十大热门单曲,还有我自己的歌《什么鬼》,被选入了伯克利年度专辑,成为历史上进入伯克利年度专辑的第一首中文音乐,还有刚才独壹不贰说的《全部都是你》,请允许我把《全部都是你》归为中文电音的这一块,确实都是非常优秀的作品。我认为中国电音不但可行,而且在未来大有可为。需要的是我们这些音乐人用很多时间沉下心来,不仅仅是模仿国外的音乐形式,而是要把我们自己的流行音乐融入现在新潮的音乐形式和新的音乐科技中,这需要我们很长时间的沉淀。

同时我第三个身份,除了DJ和音乐人之外,我第三个身份是现在Panta.Q团队的领头人,我们也成立了自己的公司,接下来也要帮助一些像我一样刚入行的独立音乐人去发展,跟他们共同成长,相互帮助。作为一个刚入行的,我能称自己为产业人吗,这样一个人的话,对于产业我不想发表太多看法,因为我确实认为我自己看的不够深,就像刚才CLOUD WANG说的Urban music时代到来了。我没办法说电音时代什么时候会到来,就像我最初所说的,我们的电音文化分为两个部分,一部分是concert文化,一部分是party文化,我们中国人传统的组局能力一定是世界领先的,这个我不怀疑。我说是音乐文化,音乐文化相当重要,这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我们需要把自己的音乐融入新的音乐形式,这是需要花时间去沉淀的。

我认为在中国所谓的电音年代到来之前,到来的标志是大量的优秀的音乐人,音乐创作者,优秀的作品和音乐的表演者出现。那我不清楚会是什么时候,或许是半年以后,或许是一年,甚至需要两到三年的时间来沉淀。那我认为其他方面在我们的主办方,在我们的听众也好,在我们的所谓的市场,资金这方面也好,我们的乐团是没有问题的,甚至比很多国外,比美国,比欧洲都要领先。

在这里我作为一个音乐人,我也感谢在场所有的产业人和听众对我们音乐人和音乐作品的支持,同时我作为一个音乐爱好者,我也感谢在场的所有音乐同行给我们带来这么好的音乐作品。希望我们能够一起为中国的电子音乐做一些努力,同时也是对我们的流行文化做一些贡献。

很开心来到这里,忘做介绍了,我叫Panta.Q,我是一个音乐人,我的中文名字叫郭曲,不是后来改的,是我爸给我取的,谢谢大家,很开心来到这里,谢谢音乐财经。走之前能不能跟大家复习一下,我们的标题,I SAY PANTA U SAY Q,PANTA,Q,PANTA,Q。谢谢大家我叫Panta.Q,拜拜。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博览会, Panta.Q, 《依然》,
分享按钮